如果杨光明没有说谎的话,那么他抛出来的这句话足够所有人都为止震撼了

    杨光明的妈妈,也就是苏家的女儿苏天清这可是出了名的护短女强人

    年纪轻轻,便战胜了一干异性对手,成为了华夏某超大型国企的一把手掌门人,简直是牛逼到了极点的存在,行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颇有苏老太爷当年的风范

    苏天清的性格比一般的弱女子要强势太多,护短更是出了名的蛮不讲理,她的侄子苏战煌在上学的时候被几个高年级的学生给围殴了,苏天清就能带着人,一家一家的挨个找过去,最后学校迫不得已,只能把那几个高年级顽劣分子开除了事

    这种护短的事情不仅在苏家内部数不胜数,在她所执掌的这家国企内部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对外抢资源,对上抢政策,对内抢权限,简直就是争取一切能够争取的,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谁敢让她的集团吃亏,谁就要做好吃一辈子亏的准备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家集团从尾大不掉业绩平庸,开始渐渐蒸蒸日上,每年的利润已经可以达到天文数字。

    这家集团的名字,叫做“神州集团”

    能够用这种名字来冠名一家企业,足以说明这企业是多么的霸气。

    甚至有人曾经说过,神州集团控制着华夏一半的经济命脉,只要搞垮了神州集团,那么华夏的经济将一蹶不振。

    这句话或许有很多夸大的成分,但是无疑在很大程度上阐明了神州集团的重要性

    苏天清不过四十几岁,就完成了这种壮举,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会创造奇迹的女人

    有很多人都评价说,苏天清倘若生在战争年代,绝对是一员可以开疆拓土的顶级战将,她几乎继承了苏老爷子的所有特质

    “我不骗你,真的,在知道你消息的当天,我妈掉了一晚上的眼泪?!毖罟饷骺醋潘杖瘢骸拔颐挥兴祷?,更没有必要骗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去家里看看,到那时候就会知道我妈对你的态度了?!?br />
    苏天清是能够把护短做到极致的那种女人,她心疼这个小弟弟,当然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而白忘川等人的脸色则是直接变了

    毫无疑问,站在他们的角度,拿苏天清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如果这个强势的女人铁了心要罩苏锐,那么谁还敢再找他的麻烦

    从此以后,在苏锐的面前,谁还敢称自己是华夏顶级公子哥儿

    苏锐的眸间仍旧看不出什么情绪,他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这个时候,服务员们已经开始鱼贯而入,把最好的酒最好的菜全部端上来。既然有大老板发话,那么他们也不怕会赖账,可劲儿上菜就是了。

    苏锐淡淡的指了指白忘川:“一会儿把这顿饭钱全部算在这位先生的头上?!?br />
    服务生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好的,我明白了?!?br />
    白忘川忍气吞声,一顿饭的钱他不至于出不起,但是这顿饭简直相当于敲诈勒索,吃的也太憋屈了些。

    说完付账的事情,苏锐转向了杨光明,道:“关于我的身份,我还不想提的太多,你回去吧,我和他们还有一点事情要谈?!?br />
    说到“有点事情要谈”的时候,苏锐的眸子间划过了一道冷光。

    这道冷光很隐蔽,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但是冷光一出,房间里的温度都陡然下降了好几度

    “小舅,如果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来家里坐坐?!毖罟饷骺雌鹄春苁浅峡业乃档?。

    秦冉龙不屑的撇了撇嘴:“这还用你说我大哥想做的事情,他自己不会决定”

    杨光明没好气的瞥了秦冉龙一眼,根本不答话。

    “还有一件事?!彼杖窨戳寺掊币谎?,然后对杨光明说道:“强扭的瓜不甜,少做仗势欺人的事情?!?br />
    听到这话,罗妍薇的眼中顿时涌现出了感激的神情

    很明显,苏锐就是在告诫杨光明,不要打自己的主意

    从初次见面到现在才不过区区几个小时,他竟然为自己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杨光明的额头上悄然冒出冷汗来:“是,是,小舅教训的是,我一定把您的话谨记于心?!?br />
    秦冉龙撇着嘴,他看杨光明那点头哈腰的模样,这哪里是舅舅和外甥,简直是爷爷和孙子。

    苏锐点了点头:“回去吧?!?br />
    “好?!毖罟饷饕膊辉俣啻?,不过临走之前还深深的看了罗妍薇一眼,说道:“妍薇,那什么,有时间咱们一起出来喝杯茶,纯友谊性质的?!?br />
    “一切听从杨少安排?!甭掊蔽⑿ψ牌鹕硭捅?。

    “要不,我也离开吧?!贝罟饷髯吆?,罗妍薇也说道。

    她本能的感觉,这里并不适合自己继续待下去了。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苏锐,不叫王铁柱?!彼杖裾酒鹕砝?,笑道:“我和杨光明说的话一样,有时间的话,可以一起出来喝杯茶?!?br />
    “很荣幸知道你的名字?!甭掊蔽⑽⒁恍?,然后不卑不亢的转身离开。

    等到走出落花厅之后,这位在华夏名声渐起的美女主持人摊开手心,已经有大滴大滴的汗水从其中滴落而下

    她刚才看似镇定,但实则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心脏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嗓子眼

    秘密,这绝对是惊天大秘

    苏家还有一名小叔流落在外也就是说,这是苏老爷子的私生子

    想到自己可能无意中窥见了某些东西,罗妍薇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承受不住了

    把助理小田叫出来,罗妍薇连忙说道:“扶我一下?!?br />
    “薇薇,你怎么了要不要看医生”

    “没什么,就是腿稍微有点软?!?br />
    罗妍薇转过脸,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落花厅,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各位,现在,好酒好菜已经上来,别愣着了,白二少爷请客,咱们开吃吧?!?br />
    说罢,苏锐倒是先拿起筷子,开始埋头开动了。

    还真别说,这北方公馆的菜价虽然贵,但是口味相当不错,加上秦冉龙特地关照过,这些食材本身就是珍馐,要是做的差了,这公馆也别开了。

    貌似这回到首都的第一餐,质量还真是不错嘛。

    除了秦冉龙和苏锐一样,大吃大嚼之外,其余人没有一个拿起筷子的

    他们真的不知道苏锐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把他们留在这里不让走,就是为了看他吃饭

    苏锐吃饭的速度很快,十分钟后,他喝了一口不知道价值几何的红酒,然后放下筷子刀叉,擦了擦嘴。

    “各位,白少请大家吃饭,大家却不吃,这是不给他面子吗”苏锐微微一笑,目光在几个公子小姐的脸上扫过。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白忘川冷冷的看着苏锐。

    他并不想当冤大头,更不想被困在此地,因此之前已经趁着苏锐不注意,偷偷用手机发出了一条报讯短信。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刚刚发短信的小动作我也不是没看到?!彼杖竦恍Γ骸拔壹热荒馨涯懔粝?,就不怕你发短信?!?br />
    白忘川被揭穿了小动作,脸色有点不太自然。

    “锐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不妨直说?!惫饔钪?,家族和苏锐之间虽然有着不少仇怨,但是这和他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都是龚秋剑龚夏刀惹下的祸事,关他什么事和杨光明一样,他也选择了暂时的服软。

    除了白忘川、云蝶舞、龚明宇、李万忠、南宫燕之外,在场的还有一个女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长相并不似云蝶舞一般透着一股媚意,而是文文静静的,坐在人群中很不起眼,从头到尾也一直没开口。

    她叫张曦予,是张家张的亲妹妹。她的亲哥被苏锐废掉,老爸被苏锐打成重伤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按理说,她应该极恨苏锐才对,可是,从进门到现在,她的目光一直低垂着,就连呼吸都很轻,众人也都自动的把她给忽略了。

    “我虽然刚才说不认得你们,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彼杖竦拿济崆嵋慌?,目光如利剑一般,从眼前几人的脸上逐一扫过,同时轻轻说道:

    “白家、云家、龚家、南宫家,张家,还有在首都地下颇具能量的李家?!?br />
    苏锐念出的每一个名字,都会引起普通民众的仰视,虽然这些人并不是家族中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但是所能凝聚起来的能量也绝对是不可小觑的

    苏锐淡淡一笑:“既然今天碰巧撞上了,也省得我一家家上门去找了?!?br />
    秦冉龙停下了筷子,他听到苏锐这样讲,顿时有种热血即将沸腾的感觉

    既然今天撞上,那就免得一家家去找和秦冉龙相反,在场的众人听到了苏锐的话,立时感觉到浑身冰凉一种不妙的预感已经从他们的心头升起

    “锐哥,锐哥?!蹦瞎嗔Ω尚α肆缴骸叭窀?,咱们有话好说,何必把气氛搞得那么紧张呢我知道,五年前我们家里有人得罪过你,可他们也都受到了惩罚,过去的事情就该翻篇儿,咱们都该往前看,你说是不是”

    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像你说的,那是五年前?!?br />
    “锐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南宫燕虽然不明白,但是感觉却越来越危险

    “五年前的事情已经翻篇,我要算的账,是现在?!?br />
    苏锐张口轻吐,对面的几人不寒而栗

    出了落花厅,杨光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打了个电话。

    “妈,我在北方公馆,苏锐不,小舅也在,看样子,今天的事情要闹大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