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网

    这话已经问的非常直接了,尽管罗妍薇平日里应对过无数的大场面,但是现在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她躲开杨光明的眼神,犹豫了一下,才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杨少说笑了,在那么多大少面前,妍薇怎么敢喝醉失态呢,那样也是在丢杨少的人啊?!?br />
    这已经是拒绝了,但是拒绝的非常委婉,让人心中生不出任何的反感。

    杨光明微微一笑,倒也没有太过在意。

    “到底是主持人,说话水平就是高?!卑淄ň倨鹁票骸袄?,我们今天齐聚一堂,先共同干掉这一杯?!?br />
    他等众人举起杯子,便毫不犹豫的喝下了一杯红酒。

    这可是整整一个高脚杯,说明他的酒量真的是不错。

    云蝶舞紧随其后,也笑吟吟的喝了一满杯。

    看着这些人的酒量,罗妍薇的眉头忍不住狠狠的跳了跳。

    她不是喝不下这一杯红酒,只是,为了?;どぷ?,她几乎没做过这么伤身体的事情。

    可是,如今在座的所有人都把酒喝光了,她又怎么可以拒绝

    皱了皱眉头,咬咬牙,罗妍薇还是把酒给喝掉了。

    而此时,所有人都已经放下了杯子看着她。

    当罗妍薇喝完这杯酒,把酒杯放下的时候,包间里顿时响起了一片掌声。

    “爽快”

    “罗小jiě,你这才是有诚意啊?!?br />
    “你喝了这杯酒,我们才真正的把你当朋友?!?br />
    杨光明也认为罗妍薇的表现不错,他的脸上也是非常有面子。

    此时的罗妍薇一边微xiào着应承众人,一边暗暗后怕,如果自己借故推辞,没有喝下这杯酒,那么后果恐怕会不堪设想。

    和这些世家公子哥们交流,真的是步步惊心稍有不慎,就会踏入他们挖好的坑,从此万劫不复

    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春风和煦,但实际上可一直看着你在如何表现呢

    罗妍薇暗暗的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会和他们发生更深层次的交流,能躲就躲,能拒绝就拒绝

    几个人喝着酒,随yi聊着,就在这个时候,白忘川看似不经意的提了一句:“光明,不知道你没有注意到,秦冉龙的车好像也在这里?!?br />
    “我注意到了?!毖罟饷餍γ忻械乃档溃骸疤彼?,他今天好像要在这里宴请很重要的客人,我可一直非常纳闷,究竟什么人对秦冉龙如此重要,又是亲自接机,又是带到这北方公馆来吃饭?!?br />
    “那我们不妨一起去见识见识好了,或者,把秦冉龙叫过来,就说这里有几个老朋友?!?br />
    “我们那么多人一起过去,会不会太给他面子了些”白忘川还是端着架子:“我可不认为秦冉龙有那么大的面子,值得让我们几人一起去敬酒?!?br />
    “我看还是我们过去吧,毕竟他们所在的落花厅也是很大的,咱们就算都去了,也没法把那厅给装满?!毖罟饷鞯故堑鞑榈暮芮宄骸罢婺训糜龅角厝搅?,不好好的和他喝上一场,怎么能报答他小时候对咱们所做的那一切”

    小时候,秦冉龙可是打遍首都胡同无敌手,大院里长大的那些孩子,无一没被他教训过,也就是白忘川让秦冉龙略略的吃了点亏,此时杨光明再度提起儿时的事情,众人的笑容立kè变的不怎么友好了。

    云蝶舞也是冷冷的哼了一声:“秦冉龙”

    她欲言又止,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话语之中隐含的意思是什么。

    小时候,无恶不作的秦冉龙可是爬到他们家院子的墙头上偷看云蝶舞洗澡,不知道偷看了多少次。这货看完之后,还到处宣扬,那段时间云蝶舞吓得都不敢出门。

    想到这一点,在场的杨光明等人都有点不怀好意的看着云蝶舞,后者怒哼一声,端起酒杯,道:“走,我们去会会秦冉龙,看看他今天在和什么人一起鬼混”

    看到众人都要去,白忘川也不能继续留下,他阴阴的笑了笑,秦冉龙今天一定是在跟重要人物洽谈合作事宜,白忘川相信,如果自己出现,那么绝对可以三言两语的把事情给搅黄掉。

    能够让秦冉龙多吃几次瘪,这种事情他还是挺乐意做的。

    “杨少,这种情况,我还去吗”罗妍薇明显感觉到了众人对秦冉龙的不友好,平心而论,她对秦冉龙并没有任何的恶感,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去得罪这位秦家大少。

    可是,如果她和杨光明等人一起出现的话,铁定是要被秦冉龙划归到敌对的阵营中。

    “当然要和我一起去了,你是我们的客人,怎么可以把你单独留在这里呢”杨光明冲罗妍薇温和的笑笑,然后又抓住了她的手腕。

    这一次,罗妍薇连缩都没来得及缩一下,便被拉着朝外面走去。

    她只是一个在娱乐圈没有任何背景和后台主持人而已,完全没有任何的兴趣介入这种事情。

    可是,她不主动介入,事情却偏偏要找上门来。

    落花厅,秦冉龙正低头划拉着盘中的菜,他看到大门被打开,白忘川杨光明等人鱼贯而入。

    “哎呦,这是哪阵风把你们给吹来了”秦冉龙有些意外的说道,不过声音却带着那么一股子淡淡的阴阳怪气。

    这些人也不用客气,直接走到桌前拉着椅子坐下,还自带酒瓶呢。

    云蝶舞同样冷笑着回答道:“秦大少爷,你这是在等哪位贵客呢”

    她扫了扫桌面,心中便已经大致有了计较。

    偌大的桌子,那么多菜,却只有两副餐具。

    很显然,秦大少爷这是在和某个女人幽会呢。

    想到这一点,云蝶舞露出了只有她自己才明白的笑容。

    “我宴请什么贵客,关你们什么事”秦冉龙抬了抬眉毛:“我有邀请你们坐下来吗”

    “秦少,别这么不客气,我们只是听说你在这里,特地过来敬上一杯酒,顺便也想见识一下,能够让秦少你如此重视的客人,究竟是何方神圣?!?br />
    “何方神圣可不敢当?!鼻厝搅ψ?,环视了一圈,再展毒舌本色:“面对你们这个首都失意公子哥协会,哪有人敢自称神圣”

    首都失意公子哥协会

    这样也行

    听了这句话,在场的众人无不开始咬牙切齿

    的的确确,秦冉龙一眼便看穿了这事实

    在场的无论是白忘川,还是杨光明、龚明宇等人,全都不是家族的一号顺位继承人说他们是失意公子哥儿,并没有多少错误

    “秦冉龙,咱们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犯不着一开始就打嘴炮吧”云蝶舞冷冷说道。

    “我可没怎么感觉到你们的善意?!鼻厝搅财沧欤骸拔以谡饫镅缜牍罂?,你们来凑热闹算是怎么回事快点走吧,这里可不欢迎你们”

    这算是正式的逐客令了

    在富家子弟之中,绝大多数人都是笑里藏刀,当面铁的跟亲兄弟似的,转脸就能捅上一刀??赡芄蛔龅较袂厝搅獍阒苯拥娜思负趺挥?,秦家大少也绝对是异类中的异类了

    白忘川微微一笑,眼神大有深意的在秦冉龙的身上来回扫视了一圈:“看来你很着急让我们离开”

    白忘川的话非常的阴险,似乎立kè戳到了秦冉龙的关键点。

    听了他的话,众人似乎才意识到,今天的秦冉龙较之以往,的确有点不同。

    一上来就恶语相加,甚至不惜撕破脸,很明显,就算平日里的秦家大少爷再纨绔,也不会做出这么脑残的举动来。这样看来,白忘川推断的没错,秦冉龙就是想要让众人早点离开,然后密会他的重要客人。

    想到这一点,杨光明等人更不可能离开了他们可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秦冉龙成其好事

    “白忘川,你还真是长进了啊?!?br />
    秦冉龙粗中有细,一眼就看穿了白忘川在挑拨离间,这个家伙看似面带微xiào云淡风轻的,实际上一肚子坏水

    白忘川混不介意的笑笑:“我可是一直很长进?!?br />
    “长进上次在宁海金融峰会上被打的那么惨,你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千万别让脑子被打坏了,不然治都没法治?!鼻厝搅肥右蝗?,嘿嘿笑道:“啧啧,你们都没见到那场面,简直毕生难忘啊,堂堂的白家二少,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恼羞成怒的按在地上暴打,那可真是往死里揍啊”

    打人专打脸,骂人专揭短

    秦冉龙的毒舌,比苏锐可差不了多远

    “秦冉龙”

    白忘川一拍桌子,震得上面的酒杯都颤了一颤

    听着秦冉龙的话,他满眼都是阴沉

    在宁海接连两次被打,第一次是被苏锐当众踹翻,颜面尽失,第二次是被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打成了重伤,休养了很久才能下床,这件事情几乎已经变成了首都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是白忘川毕生的耻辱

    哪壶不开提哪壶

    杨光明云蝶舞等人虽然知道白忘川的不光彩事件,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当面提起,更没有人敢用这种奚落嘲讽的语气说出来

    无论换做是谁,都没有面子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吧

    在众人都略带紧张的时候,没想到白忘川倒是没怎么生气,他脸上的阴沉也只是一掠而过。

    “秦冉龙,你这样屡次的想要激怒我,是不是在催促着我离开呢只要我们走了,你才能和你那位贵客放心的见面”

    白忘川冷冷一笑,他认为自己已经看透了秦冉龙的想法:“很可惜,你的做法很低级,既然这样,我更不能走了。我们大家不妨一起期待,能够让秦大少爷如此对待的贵客,到底是谁”

    白忘川的话音一落,落花厅的卫生间门便被打开,苏锐正一边擦着手,一边走出来

    :推荐近身狂兵,朋友的书,大家有兴趣可以支持一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