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苏锐,如果要走,就拦住他?!?br />
    君廷湖畔的别墅中,苏无限正对着一大张宣纸泼墨挥毫,头也不抬的说道。

    苏炽烟站在旁边,似乎是有点为难:“如果拦不住怎么办”

    苏无限闻言,刚刚饱蘸墨汁的毛笔悬在空中,一点墨汁从笔端滴下来,在雪白的宣纸上面形成了一小块墨痕。

    “老爷子想要留的人,还有留不住的吗”苏无限扬了扬眉毛,一股利剑般的意味从其中透发了出来。

    看到这个情景,苏炽烟的心忍不住突突的跳了一跳。她已经隐隐的意识到,距离苏锐踏上苏家大门的那一刻已经不远了。

    而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风起云涌

    坐上了秦冉龙的车,苏锐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想要给林傲雪和秦悦然发个消息,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还是等到见面之后再给她们个惊喜吧。

    “对了,大哥,要不要告诉我姐一声,说你回来了”秦冉龙边开车边问道。

    “等我当面告诉她吧?!彼杖竦谋砬槲⑽⒛土艘幌?,然后苦笑着说道,他和秦冉龙可算是想到一起去了。

    “那也行,不然要是真的告诉了她,这疯女人还不得从宁海风风火火的冲过来,咱俩这顿饭可就没得吃了?!?br />
    “你把饭店选在哪里的”苏锐问道。

    “北方公馆?!鼻厝搅呛堑模骸罢夥沟昕擞辛侥炅?,说实话,不便宜,但是菜的味道足够好,不然谁也不想去那里挨宰?!?br />
    “那不如挑个便宜点的地方好了?!彼杖袼档?。

    “咱有的是钱,何必在意这点花费,就当是我给大哥你接风洗尘了?!鼻厝搅Φ溃骸拔胰昧礁鍪窒乱丫雀瞎ピざ┓考淞?,到时候咱们打上几圈牌,乐呵乐呵?!?br />
    “行,那就看你的安排了?!彼杖褚仓狼厝搅械氖乔?,犯不着为他心疼。

    北方公馆建在首都三环的位置,这地方可是寸土存金,建筑物整体从外表上看起来就像是个民国公馆,虽然谈不上金碧辉煌,但看起来也是足够大气,绝非普通民众的消费能力所能承受的。

    相比较这种地方,苏锐反而更喜欢大排档和烧烤摊,舒适而惬意。

    “我们在落花厅?!?br />
    秦冉龙走在前面引路,来到这种地方用餐的,男的无一不是西装革履,女的无一不是珠光宝气,苏锐穿着一身杂牌货运动服走在这里,倒显得非常扎眼。

    好在他的性格本来就比较洒脱,根本不在意这一点,若是换做别人,可是要完全放不开手脚了。

    就在苏锐和秦冉龙刚刚进入落花厅的时候,一辆丰田埃尔法、一辆gmc房车在北方公馆的门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一群年轻男女从其中走出。他们个个衣着光鲜,很显然都是家境不错之辈。

    其中一个穿着白色休闲西装的男人本来正准备迈进北方公馆的大门,却一抬头,见到了秦冉龙的那辆奔驰轿车,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来。

    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冷冽。

    “没想到秦大少爷也来了,过一会儿,咱们可都要过去敬他一杯?!卑孜髯袄湫ψ潘档?。

    “那是当然的,不过白少,今天晚上的主角可不是咱们几个,杨少说要请罗妍薇吃饭,咱们都是电灯泡啊?!?br />
    能够出现在这里的白少,不是白秦川,只有白忘川

    因为前者还老老实实的呆在发改委上班呢

    “说实话,杨光明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怎么就看上了罗妍薇?!卑淄ǖ淖旖俏⑽⑶唐?,露出一丝嗤笑:“他也不仔细考虑一下,这罗妍薇能进得了他家族的大门吗”

    “一个靠露胸上位的女主持人而已,说不定杨少只是看上了她的胸,玩玩罢了?!绷硗庖桓瞿星嗄晷Φ?。

    “不过既然是光明看中的女人,咱们也都得给点面子,老在背后这么议论的,似乎也不太好?!卑淄ㄋ蛋?,微微一笑。

    众人也都相视一笑,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不管心里怎么想,如果今天晚上杨光明能把罗妍薇给请来,那么他们表面上也是得做足了功夫。

    放着那么多大家闺秀不去找,偏偏要找一个坦胸露.乳抛头露面的主持人,真不知道杨光明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其实,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年轻男女们表面上看起来关系都十分融洽,但是背地里还不知道会怎么议论别人。

    白忘川等人自然已经包下了北方公馆最豪华的厅,不然也配不上他们的身份。

    这里的经理早就把最漂亮最懂事的服务员安排上门,尽可能的让几位少爷小姐开心舒适。

    “时间还早,咱们先玩两局?!?br />
    白忘川率先坐在茶几前面,道:“炸金花吧,一百元起?!?br />
    “一百元起”另外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男人笑道:“白少,你这是看不起我们还是看不起你自己一百块人民币,能符合你的身份吗照我的意思,咱们一万块打底,不然怎么能玩的痛快”

    “一万打底你开玩笑的么”

    会玩炸金花的都知道,哪怕你是一毛钱起,一个晚上输掉几百块都很正常。要是一万打底,那手气不好的人还不得输的没边儿了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卑淄ɡ淅湫Φ溃骸肮饔?,看来最近你赚的钱可不少啊?!?br />
    “我赚的钱再多,也比不上我家的龚夏刀啊,还不是他一声令下,我就得乖乖的把钱送上门去?!?br />
    龚明宇也是来自首都龚家,是龚秋剑、龚夏刀的堂弟,由于龚秋剑被苏锐废掉,龚夏刀一心走政坛之路,那么龚家在经济方面就主要由龚明宇来负责。

    不过,从他的话里面,众人不难听出,他对堂哥龚夏刀十分不满。

    “明宇,有那么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卑淄ǖ囊恍Γ骸澳憧刹灰?,如果你把经济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龚夏刀也会对你非常忌惮的?!?br />
    “那是自然?!惫饔畈恍嫉囊恍Γ骸拔一鼓苋盟值牧撕貌怀伞?br />
    几个年轻男女都围着茶几坐下,白忘川的眼神闪烁一下,道:“我们几个人,联合上杨光明,就会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只要团结一心,别说首都了,哪怕放眼整个天下,也是大有可为?!?br />
    “服务员,给我开一瓶皇家礼炮,小哥我先润润嗓子?!惫饔钚呛堑乃档溃骸鞍咨?,你说,如果把秦家的秦冉龙拉入团怎么样这小子本身就挺有能力,自己办公司,弄的风生水起,老秦家在军界的势力又无人可比,如果他能入伙,我们在以后很多方面都大有可为?!?br />
    “拉他入伙”白忘川冷冷一笑:“我看还是算了吧,他的的能力是有一点,但性子太桀骜不驯,根本控制不了,如果他真的进来,我担心咱们的堡垒会被从内部攻破?!?br />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白少不必放在心上?!惫饔畹挂埠敛辉谝猓骸安恢狼厝搅氲氖鞘裁慈?,一会儿去探探他的口风?!?br />
    “咱们几个在这里,自然得让他来敬酒,哪能主动过去,明宇,你说这话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闭飧鍪焙?,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笑吟吟的说道,她叫云蝶舞,也是首都云家第三代中的佼佼者。

    虽然云家、龚家等家族逐渐没落,但是这些年轻男女的光芒却越来越明显。

    或许以他们个体的能力,无法止住家族下滑的颓势,但是倘若抱团在一起,说不定能够形成不一样的结果。

    而在一个简单的摄影棚里,罗妍薇已经结束了封面大片的拍摄,所需要的就是后期的修图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她选择的都是几乎不怎么暴露胸部的礼服装,看起来性感中透着大气,莫非这是要她改变路线的信号么

    能够成为这本娱乐杂志的封面人物,罗妍薇自认为还是很幸运的,她只是一名主持人,或许今年在影视剧方面都有比较出彩的表现,但和那些大牌的女明星还是差的太远,获得这次封面拍摄的机会,不仅是经纪公司争取的结果,也有极大的可能是杂志社看中了她良好的上升势头。

    化妆师给卸完妆,已经是晚上六点钟了,罗妍薇揉了揉疲惫的眼角,她隐约听到了肚子的抗议。

    “小田,帮我买个汉堡带到车上?!?br />
    小助理应了一声,正准备出门,眼前却出现了一个人影。

    看到这个男人,她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杨杨少,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被称呼为“杨少”的男人没有搭理小助理,而是一脸担心的看向罗妍薇:“妍薇,总是吃汉堡这种垃圾食品怎么可以都说人是铁饭是钢,你这样不爱惜自己,我可都要看不过去了?!?br />
    小助理在一旁摇了摇头,连忙夺门而出,她可听不下去了,再听下去,可就要起一身鸡皮疙瘩了。

    “杨少,你怎么在这里”对于这个男人的出现,罗妍薇也感觉到很意外。

    “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你一下午了,你或许不知道,拍摄的时候我就远远的看着你?!蹦腥诵ψ?,看起来春风和煦:“还有,你也别总是叫我杨少杨少的了,还是叫我光明吧,这样我会觉得我们之间关系更近一些?!?br />
    “这个杨少,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罗妍薇不接这茬,要是喊他“光明”,还不是正中他下怀了

    “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顺便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一下,怎么样,赏不赏脸呢”

    杨光明看起来颇有风度的邀请道。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吗

    该躲的难道永远也躲不掉吗

    在这一刻,罗妍薇不禁觉得自己很无奈。

    眼前的男人很不错,身份家世都是十分可以,他虽然姓杨,但是妈妈却姓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