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警察,你看他有多么的猖狂,打了人还不认错?!惫纷屑钦叻叻咚档?。

    既然警察来了,他们也不再抱着苏锐的大腿了,这个动作实在太丢人,他们也没脸继续做下去。

    “警察同志,你们看,我的相机镜头都被他给摔碎了?!绷硗庖幻纷兄缸挪悸押鄣木低?,满脸都是委屈。

    苏锐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淡淡说道:“偷拍别人,不顾周围群众的反感,自己本身的素质就极为的低下,还敢在这里唧唧歪歪,真不知道自己的脸在哪里么”

    “是的,警察同志,我们都亲眼看见的,这两个狗仔队记者不停的偷拍,还差点把我给挤倒了呢”

    “说的不错我也是被挤着了那闪光灯对着这位小哥的脸一直在闪,要是我,我也打人啊”

    这个时候,有围观群众来替苏锐发声。

    看来,狗仔队的行为已经引起了公愤,警察这种事情见得多了,只是从他们几人的脸上扫过,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说实话,这种纠纷最不容易处理,虽然事情是狗仔队先挑起来的,但是苏锐下手也不轻,摔坏的镜头少说也得大几千块钱。要想让双方都服服帖帖,还得花上不少的功夫才行。

    “都跟我回去处理?!?br />
    警察率先转身,紧接着,他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听着电话那端的声音,他又转过脸来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然后回答道:“好的,好的,请您放心,我明白了?!?br />
    苏锐这次很配合,也跟着朝机场分局的方向走去,他似乎从警察刚才那一下的眼神之中读懂了很多的东西。

    那个眼神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反而带着探索和征询的意思。

    这一刻,他不禁想到了罗妍薇。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的话,谁还会在这种时候请警察帮助自己

    两名狗仔见到苏锐都配合了,也纷纷拔腿追上。

    不过其中一人每走一步都要疼的龇牙咧嘴一番,因为苏锐刚才的那一下推搡,让他一屁股重重坐在地上,伤到了尾椎。

    等到了机场分局,警察把苏锐和狗仔队分别带到了不同的房间,其中一名警察还给苏锐倒了一杯水。

    “谢谢?!笨醋琶白湃绕谋?,苏锐露出笑容。

    “说实话,我们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让对你多照顾一下?!蹦昵峋煨α诵?,道:“既然大领导都打过招呼了,我们也不可能不照办,只是这一次的情况让人有点纠结?!?br />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是我出手重了,给你们添麻烦了?!比司次乙怀?,我敬人一丈,苏锐倒也没有和这两名警察为难,说起话来非常的客气,同时端起杯子,吹了吹热气,轻轻的吸了一口。

    喝了这口水,就表明他不想和警察作对,有些时候,这种小细节还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对这些狗仔队头疼不是一天两天了,上一次他们肆无忌惮的偷拍,也惹得某个脾气火爆的男明星对其大打出手?!绷硗庖幻昵峋煳训哪恿四油贩ⅲ骸暗钦獯尾灰谎?,你还摔碎了他们的镜头,怎么讲呢,无论怎么私了,即便有领导给你打过招呼,这都是需要赔偿的,我们不可能偏袒的太明显?!?br />
    苏锐闻言,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很认真的说道:“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出来,你们都是好警察?!?br />
    “当然,我也不会让你们为难,你们帮我取五千块钱出来,就当赔偿他们了,你看如何?!彼杖裰苯泳腿〕隽艘徽趴?。

    看到苏锐这么配合,两名警察也感到十分意外,事实上,在接到领导电话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曾想到苏锐会如此友善。

    开什么玩笑,能够和那个层次的领导搭上关系的人,不都是个个眼高于顶的吗怎么会这般配合呢

    “五千块钱虽然不够买镜头的,但是也应该能让他们闭嘴了?!彼杖窨吹搅矫旎乖诜€?,于是笑了笑,把这张银行卡推到了二人的面前。

    再多一点的钱苏锐也不是出不起,但他觉得那样就太便宜两名小偷了。

    “好,有你这句话,我们就不会太难办了?!绷矫烊缡椭馗?,相视一笑。

    十分钟后,苏锐走出了机场分局,两名年轻警察一直将其送到门口才离开,至于剩下的两个狗仔队成员,还要再继续享受一番批评教育才行。

    那五千块钱他们肯定会觉得少,但却不能不拿着。毕竟事情是由他们所挑起来的,

    苏锐一出机场分局的门,就见到了正往这边赶来的秦冉龙。

    苏锐在川城的时候,已经给秦冉龙发了信息,让他来首都机场接自己,不过,这个家伙还好来的晚了点,否则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把那两名狗仔队整的不轻。

    秦冉龙一看到苏锐,眼睛都亮了起来:“大哥,没事吧我听人说你被带进了分局里面,正准备往里冲呢?!?br />
    “没事,只不过和几个狗仔队发生了点冲突而已?!彼杖裨频缜岬陌诹税谑?,意思是让秦冉龙不再追究。

    否则,以他这位嚣张狂少的性子,还不得把那两个狗仔记者往死里整

    “敢得罪大哥你,他们真的是不想混了?!惫徊怀鏊杖袼?,秦冉龙愤愤的卷起衬衫袖子:“等这两个货出来,我弄死他们”

    “多大点事,不至于,瞧你不淡定的样子?!彼杖袼蛋?,便朝机场外面走去。

    “大哥,我听说你是为了?;ひ桓雠餍?,才和狗仔队发生冲突的,是真的么”秦冉龙八卦的问道。

    没好气的瞥了秦冉龙一眼,苏锐倒也没打算瞒着他:“是罗妍薇,飞机上她正好坐在我旁边?!?br />
    “我去大哥你真是走到哪里都不忘记泡妞”秦冉龙立刻崇拜的竖起了大拇指:“罗妍薇,啧啧,你不会是看上了她的胸吧”

    “我就知道不能告诉你?!彼杖聃吡饲厝搅唤牛骸拔乙强葱?,不如去看岛国片,罗妍薇的有什么好看”

    “当然好看了,她可是以胸出道,被评为华夏年度最性感的女人之一,虽然主持的功力还不错,但是所有人都是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胸前了,大哥,早说你有这种好事,我就跟着一起了”秦冉龙喋喋不休,这家伙一聊起女人,真的跟话唠没什么两样。

    “她人倒是挺好的?!毕肫鹇掊本尤辉敢飧齑虻缁鞍镏约?,苏锐对这个女人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你俩一定有一腿”秦冉龙搓了搓手,满眼都是八卦的光芒。

    “随你怎么想?!?br />
    看到苏锐懒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秦冉龙立刻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哥,你这次在西藏过的怎么样”

    “挺好的?!?br />
    “我听说这次有不少势力都要趁着你在西藏的时候刺杀你,尤其是蒋家?!彼档秸舛?,秦冉龙的眼中露出一抹愤怒:“这些家伙,每个都该死?!?br />
    “蒋家应该没动手,其余的几家应该没按捺住,不过都被我敲山震虎了,没事?!?br />
    想了想,苏锐还是没说出帕金斯兄弟和比安奇家族的事情,毕竟秦冉龙不是西方黑暗世界中人,说的多了也只是会给他徒增烦恼而已。

    “嗯,这次那位老爷子想要借你之手给一些势力重新洗洗牌,没想到你那么配合,这一点还挺出乎我的意料的?!鼻厝搅档?。

    “我不是配合他,而是配合形势?!彼杖竦难壑新冻瞿刂骸八凳祷?,这个社会发展到如今的程度,如果想要后劲更猛更足,那么还需要对一些痼疾顽症动动刀子才行?!?br />
    “你说的有道理,中央纪委已经派了好几个调查组下来,要对重点单位进行长期驻点调查,而审计总署也是一样,十几个审计组全部被派去了重要的国企和央企,现在那些负责人可都要惴惴不安了?!?br />
    说到这儿,秦冉龙的嘴角露出快意的笑容来:“这次真的很解气,以前那些家伙挥金如土,一顿饭都能吃上十几万,看看他们现在怎么办”

    苏锐摇了摇头:“这只是治标不治本,想要彻底治愈,还得从根源上动刀子才行,当然,这样阻力也会大的超出想象?!?br />
    “确实如此,不过这次我们可都是见到了那位老爷子的魄力,一号首长能够这样做,肯定也是和他仔细的商讨过的?!?br />
    “我还不想老是提起他?!彼杖裎弈蔚乃档?。

    为什么在自己是那位老人私生子的消息传开了之后,他的耳边总会听到那个老人的消息这频率为什么如此之高

    “好,知道你心情不好,今天弟弟我带你去个地方,咱们不醉不归,好好的排解一下郁闷心情?!?br />
    对于苏锐的郁闷,秦冉龙自然是非常理解,任谁知道自己是个私生子,恐怕心情都不会太好过。

    顶级私生子又如何,那本质上还不是个私生子

    “好,不醉不归?!彼杖竦档溃骸懊魈煳揖突啬??!?br />
    “回宁海那么着急做什么”秦冉龙有点意外。

    “首都是个大染缸,局势错综复杂,我已经尽了力,做了我该做的事情,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好了?!?br />
    “我就怕苏老爷子不会放你离开啊?!鼻厝搅叛?,大有深意的说道。

    “我如果想走,他还能拦得住吗”苏锐的眉毛扬了扬,眼中瞬间便是精光四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