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网

    从拉萨到首都,中间需要走川城经停,总共大约要飞行五个小时左右。

    苏锐坐在头等舱的尾部,调整了一个极为舒服的姿势,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轻轻的摇了摇头。

    净土虽好,但却不可能呆上一辈子。

    有些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归来。

    苏锐相信,明年这个时候再来墨脱,绝对不会是现在这般心境

    此时此刻,他没有再去看做在前方的蒋氏兄妹,也没有去管妄图刺杀自己的比安奇家族,更没有理会那已经数百年从未光明正大现于世间的亚特兰蒂斯,他想到的,只有自己的身世。

    一想到这件事情,苏锐就会觉得有点烦乱。

    他知道这种烦乱需要调整,可就是调整不过来。

    这种心境本不应该出现在久经沙场的苏锐身上,可是偏偏就出现了,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

    他是苏老爷子的私生子,是首都的煌煌二代。

    他不是草根,不是孤儿,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拥有最顶级的身份,拥有别人努力几辈子都无法获得的权力。

    有人说,苏锐杀过那么多的人,见过那么多的血,连区区身份的问题都会影响到心情,那还怎么能被称为兵王

    可是,那些关乎于生身父母的问题,从来就没有“区区”之说。

    苏锐不是机器,是个有血有肉有情绪的人,孤孤单单了二十几年,却忽然有人告诉他,他是个私生子,还有个牛逼哄哄的老爹,他会怎么想

    苏锐皱了皱眉头,他越来越觉得,五岁之时那场大火一定不是偶然。

    在自己被带走了之后,立kè纵火烧死了那么多福利院的老师和学生,难道就是为了掩盖自己生活的痕迹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是不是你干的”苏锐的眼前浮现出那位老人的模样,眸子间闪现出星星点点的精芒。

    没有人能回答他。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苏锐又把目光转向蒋青鸢三兄妹。

    这三个人看起来也挺有意思,一路就没有互相交流过任何一句话,蒋青鸢一上飞机便立kè闭目睡觉,蒋紫龙也是,蒋白鹿则是自顾自的用平板电脑看着电影。

    苏锐的目光最后重又落在蒋青鸢的身上,他想着这些天来和蒋青鸢之间发生的一切,不禁也感慨世界太奇妙。

    说实话,他对蒋青鸢本身并没有特别的恶感,他知道这位蒋大小jiě是不得不站在蒋家的立场上做这些事情,但仍会对她打自己的那一枪心怀愤怒。

    不过,既然在西藏偶遇,苏锐就不能不管蒋青鸢,如果放任敌人利用其做文章的话,所形成的后果将更是不堪设想的。

    两人在几天的相处之后,也慢慢的由敌化友,虽然苏锐在心理上并没有什么打suàn突破男女关系的想法,但是生理上却不自觉的做了出来。

    这还是验证了那句话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苏锐也不例外。

    他虽然很强,但是他越强,下半身也越强,这是必然的逆反关系。

    由于这几天来在墨脱休息的还算不错,因此苏锐现在全无睡意,飞机从拉萨到川城,他一直睁大着眼睛,观看着窗外的蓝天。

    经停川城后,许多旅客上上下下,苏锐则是一直没挪窝儿,而蒋青鸢一直处于睡眠之中,看起来精神异常疲惫。

    苏锐很轻易的就能判断出来,蒋家兄妹之间在见面之后一定是有着不小的争执,但是不知道这种争执究竟是不是因为他。

    在这种时候,苏锐更不能现身了,否则将会给蒋青鸢带来更大的麻烦。

    他虽然有心在蒋家内部挑起一些矛盾,但也并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

    “帅哥,你看起来很忧郁哦?!?br />
    这个时候,一阵淡淡的香气钻进了苏锐的鼻孔之中。

    他转过脸来,发现一个身穿赤红色长裙的女人已经坐到了他身边的位子上,说话间,还摘掉了脸上的口罩。

    她戴着大大的黑超,烈焰红唇和身上的火红色长裙互相衬托,就像一团炽烈的红云,异常耀眼。

    皮肤洁白细腻,波浪般的长发从头上垂下,修身的红裙将她的身材恰到好处的展现了出来,即便没有看到黑超墨镜下的眼睛,但苏锐也能够判定这是个极品且张扬的美女了。

    能够穿着火红长裙、画着烈焰红唇的女人,又有几个是省油的灯

    苏锐微微一笑:“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当然,你有心事?!焙烊古艘恍?,嘴唇微微翘起,还颇有点勾人的味道。

    苏锐侧过脸,上下打量了这女人一遍,然后眼睛在对方胸前的雪白沟壑处微微一停顿,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笑容来。

    看到苏锐的表情,这红裙女人没有任何的遮掩动作,而是笑眯眯的问了一句:“好看吗”

    “你以为你坐在头等舱的最后一排,戴着黑超墨镜,别人就认不出来你了吗”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把目光收起,继续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那女人一惊,她今天出门之后,特地让助理换了发型和装扮,甚至涂了平日里绝对不会采用的烈焰红唇,一路上都戴着遮住大半张脸的黑超墨镜,口罩也才刚刚摘下来,这男人居然就立kè认出自己了

    本来她玩心大起,想要调戏调戏这个年轻男人,看看他会不会对自己新造型下的魅力感兴趣,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认出自己来了,那还有什么意思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居然在认出自己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其他粉丝的狂热和惊喜,反而只是淡淡的转过脸去,这种表现实在是让自己感觉到落差

    他哪里是忧郁,根本就是傲气

    不过,他会不会是装的故意这么说只是为了诈自己

    红裙女人微微一笑,凑近了苏锐:“你认出我是谁了”

    苏锐连头都没有转一下,翻开飞机上的杂志,道:“博瑞娱乐传媒的当家女主持,罗妍薇?!?br />
    这一次,红裙女人是真的惊讶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认出来了要知道,自己这身打扮,连那些狗仔见了都不会偷拍因为他们不认识

    罗妍薇看了看苏锐,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呢”

    这个年轻男人越是表现的冷淡,罗妍薇就越是想要一探究竟,她真的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异性了。

    主持人的工作本来就很辛苦,很多时候还要接拍广告,电影和电视剧中也会经常露脸,作为今年发展势头最好的女艺人,罗妍薇的生活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比,但实际上则是冷暖自知。

    整整一年都没有休息过了,她感觉到自己这根弦已经紧绷的快要断掉,她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因此才特地到川城来旅旅游,吃吃火锅,享受一下普通人的快乐。

    今天罗妍薇就要踏上回首都的路了,只是在遇到苏锐的时候,她没来由的想要搭几句话,这种感觉也确实是比较奇妙,若是放在以前,她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无聊的事情。

    她找男人搭话那些男人不把她围堵了都要谢天谢地了

    “快回答我,我戴着墨镜妆容大变,你是怎么认出来我的呢”

    罗妍薇继续锲而不舍的问道,她实在是看腻了头等舱男人们的嘴脸,要么装土豪,要么装绅士,其实都是真小人,要么送花要么送表,实在是没多大的意思,她难得遇到一个认出了自己之后还如此冷淡的男人,怎么可能不感兴趣

    “认出你还不简单”

    苏锐撇了撇嘴,指了指罗妍薇的胸口:“你平时露的多,今天虽然露的少,但我还是能看出来?!?br />
    听了这话,罗妍薇满脸涨红,却并没有生气,眼中闪过玩味之色:“怎么露的少了你就能看出来呢”

    “非常简单?!彼杖窨戳丝此蔷碌牧撑?,微xiào着说道:“你以为男人是看你的脸多,还是看你的胸多”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罗妍薇拥有一双天然的胸器,博瑞娱乐也是量体裁衣,从她一出道开始,就让其走低胸性感的路线,这样的独辟蹊径,配合着她不错的主持功力,才使得罗妍薇能够在短短数年的时间里面迅速崛起。

    但是,这样的崛起路线自然会遭到不少非议,有些谩骂会比较难听,但罗妍薇不在乎,经纪公司也不在乎,你们越骂,身价也就越高。

    罗妍薇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其实形象已经树立了,改也是改不了,不过我一直就是低胸装而已,又不是三级片,没什么不好意思的?!?br />
    “我也不认为有什么,你难道都没看到,我根本就没怎么看你么?!?br />
    苏锐仍旧直视着杂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这很正常?!?br />
    罗妍薇难得遇到一个能够用这种态度和她聊天的男人,因此倒也没有立即放弃,而是满怀探索意味的看着苏锐:“你真像是个有故事的男人?!?br />
    “我本来就很有故事?!彼杖裎iào着答了一句。

    “你做什么工作”

    罗妍薇也真是无聊了,开始和苏锐聊着天,回到首都便会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难得有个这么放松的时机。

    眼前的这个男人穿着打扮都非常寻常,但是身上却自有那么一种让人无法言明的气质,这和罗妍薇之前接触的许多官二代富二代都不一样。

    “我的工作”苏锐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就是一家药企的业务员而已?!?br />
    “药企的业务员”罗妍薇重复了一边,似乎有点吃惊于苏锐的答案。

    “是啊,俗称是业务代表?!彼杖裎匏降男π?。

    “我相信?!甭掊辈焕⑹侵鞒秩?,反应极快,借用了一句苏锐之前说过的话:“每个人都有他的苦衷?!?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