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听到蒋紫龙的话,蒋青鸢顿时觉得心寒无比

    这就是口口声声关心自己的四哥

    他终于说出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那些所谓的财政权和决策权,真的就是自己所在意的吗如果几个哥哥足以撑起家族的话,蒋青鸢根本就不想碰这些权力

    她还不是受到老爷子的嘱托,为了这个家族,被迫扛起这份责任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蒋紫龙冷笑道:“从始至终,你都把家族的财政权力牢牢抓在手里,我们要出去做个项目投资,都得经过你这边的审核,还美其名曰什么可行性论证,真是可笑之极,还不是为了卡住我们我们发展的越好,对你的掣肘也就越大,对不对”

    蒋青鸢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她一切都是从家族的利益出发,所有的做法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考虑,可是这些不仅没有得到任何的理解,反而遭受了那么多冷眼和嘲笑

    蒋青鸢的付出,完全没有得到任何的回报

    “别人都认为我是蒋家四爷,风风光光,有花不完的钱,用不完的权力,可是我混得什么样,只有我自己清楚四爷算个屁,你蒋青鸢才是家里最大的大爷”蒋紫龙已经完完全全的失态了,他指着蒋青鸢的鼻子吼着,脸上带着狰狞。

    事实上,他认为自己已经被压抑的太惨太惨,必须要抓住现在的机会进行强有力的反击

    蒋紫龙已经意识到,过了这件事之后,或许再也找不到从蒋青鸢手中夺权的机会了

    咸鱼翻身,必须毕其功于一役

    “四哥,我从来没想过,我在你的眼中竟然会是这个样子?!苯囵熬醯米约嚎煲蔚沽?,眼前一阵阵发黑。

    “紫龙,你胡说些什么呢”蒋白鹿推了弟弟一把。

    “三哥,你觉得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蒋青鸢,我们还不至于被别人嘲笑那么多年别看你表面上在劝架,事实上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肯定和我抱着一样的想法”蒋紫龙气的浑身颤抖:“蒋家女儿棒,男儿当自强这两句话在首都多有名我们从小到大被这两句嘲笑过多少次这次数根本都数不清”

    “好了你给我闭嘴”

    蒋白鹿说道:“这次是带青鸢回去参与家族重建工作,你这个态度,我们还怎么带青鸢回去”

    “可是,她这个态度,像是要帮助家族重建的吗”蒋紫龙继续指着蒋青鸢:“别说区区三个亿,就是三十个亿,她也掏的出来”

    “三个亿的资金我当然可以批,三十亿我也能筹措来,但是我认为家族的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明明一两千万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却非要掏出十倍以上的价钱,我还不知道有人是不是想要趁机中饱私囊呢”蒋青鸢一改往日温和的性子,说话也同样犀利起来

    “我中饱私囊你说我中饱私囊,你要拿出证据来”蒋紫龙快要气疯了。

    他确实没想过要中饱私囊,但是他心中的真实想法和蒋青鸢所说的也差不了多远,那就是借机讨好家族中的长辈,赢得他们的好感,从而在未来的家主竞争中获取关键的支持

    毕竟,蒋紫龙分管家族后期和内务,如果能够借机把那些长辈的房子给装修的豪华一些,他们对自己肯定也就越有好感。

    当年老爷子把后勤和内务交给蒋紫龙分管的时候,他还老大的不乐意,认为管这些东西根本没什么前途,现在看来,这其中不仅油水丰厚,更是大有可为。

    “这次三个亿的事情暂且不谈,你主管家族后勤,每次报账的时候,有多少大额发票是虚开的,你当我会不知道吗”蒋青鸢针锋相对:“这些钱最后都去了哪里,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蒋青鸢,你血口喷人”蒋紫龙此时虽然在反驳,但是气势上已经弱了一分。

    因为,蒋青鸢所说的确实是事实

    主管家族财政大权,手底下有好几个会计师和审计师,家族的每一笔账、谁想多捞谁想少赚,她都一清二楚

    只是,碍于其余家人的面子,蒋青鸢基本上放任这些人,就当是家族分红之外的福利了。不过,这些年间,其他人不仅不领蒋青鸢的情,反而变本加厉,通过这样的报账流向私人腰包的金额就已经大的没边儿了

    在蒋家,蒋青鸢的精明和智慧是无人能比的,她绝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果真的严格管理起来,那么蒋紫龙等人可就不好受了

    “现在的关键是重建蒋家大院,不要提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苯狭芸尚Φ囊话谑?,转移了话题:“三个亿而已,根本不是什么大的金额,青鸢,就算你拨了款,也绝对不会对蒋家的流动资金造成太大的影响?!?br />
    这位蒋家四爷的和好能力还真是强大,在刚刚翻脸之时还显得狰狞可怖,此时在蒋青鸢刺中他软肋的时候,语气又回归平淡,真是收放自如,够不要脸的。

    蒋青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们说的容易,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这些年间撑的有多辛苦

    这些年来,除了蒋毅刚之外,蒋家的后代几乎一无所成,而在蒋毅刚被苏锐废掉之后,这种情形更是严重到了极点。

    早些年蒋家布局的许多产业都入不敷出,官场上又后继无人,全是凭借以前父辈的关系在硬撑着,和坐吃山空没什么两样,可是,这种吃老本的行为又能够维系多久呢

    进项越来越少,开销却仍旧庞大,维持这么大家族的运转,每年花掉的钱绝对是个天文数字。蒋青鸢非常无奈,这两个哥哥,尤其是蒋紫龙,根本就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的贵,不知的苦

    虽被称为五大世家之一,但也只是表面上的而已

    可是,这又能怎么办呢

    尽管刚才蒋紫龙的话语让蒋青鸢非常的心寒,可是,接下来的问题,还是要面对。

    她看着四哥,也不想再在刚才的问题上面继续纠缠,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家里其他人的意思”

    蒋紫龙的眼光闪烁了一下,避开了蒋青鸢的直视:“我只能说,不只是我的意思?!?br />
    听到这句话,蒋青鸢沉默了。

    如果家族中有太多的人和蒋紫龙持同一观点,那么她也不可能因为此事而忤逆所有人的意思。

    她不是家主,其他人并不需要听她的,这是表面风光和背后的无奈。

    事实上蒋青鸢大可以请蒋天苍站出来帮助她,但是她在心中冒出这个想法之后,还是第一时间选择了拒绝。

    在过往的数年里,蒋天苍已经帮助了她太多太多,老爷子最疼爱这个小女儿,也强行压下去了许多反对的声音,可是,这一次蒋家遭受奇耻大辱,如果老爷子再站出来的话,也许有点不太合适。

    看着两个哥哥,蒋青鸢在心底深深叹息。

    “从蒋家的形象考虑,也需要把整个大院重新翻建一遍,不然的话,如果以后来了客人,在院子里还能发现子弹的痕迹,那我们的脸往何处放”

    蒋紫龙看到蒋青鸢的话语软了下来,于是继续加强自己的攻势。

    “而且我认为,不仅要翻新重建,更是要建的越豪华越好,要让外人知道,咱们蒋家并没有在苏锐的强压之下失去精气神,反而越挫越勇”蒋紫龙说道,看起来信心满满。

    “越豪华越好么”蒋青鸢苦涩的一笑,有些心灰意冷的说道:“行,那你做好设计之后,我便拨款好了?!?br />
    这两位哥哥已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彻底的拉不回来,蒋青鸢没有任何的办法,她的坚持不会获得一丁点儿结果。

    “还有一件事情?!?br />
    蒋紫龙沉吟了一下,说道:“我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从重建开始到主体完成,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精装修需要一个月,装修好之后不能立刻住人,至少需要通风四个月以上,对人体有毒害的甲醛等物才能散去,因此,这半年的时间,我们所有人都需要重新找地方住?!?br />
    蒋青鸢听的一阵头大,差点没昏过去这算什么蹬鼻子上脸吗

    “你一定是有了初步方案了,对不对”蒋青鸢看着四哥,表情艰难,声音干涩。

    “我们蒋家整整三代加起来,上上下下也有三四百口人,这还不算那些保姆佣人之类的,我已经订好了一间五星级酒店,按平均每人每天一千五百块平均花费来算,大概半年还需要五千万的样子”

    蒋青鸢彻底被激怒了,立刻打断,声音发寒:“这件事情绝对不会通过,四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所有人在外面都有房子,而且还不止十套八套的,别墅什么的更是稀松平常,所以,酒店的事情想都不要想,这次是蒋家的难关,那么所有人就把自己的房子贡献出来好了”

    随后,她一拍床垫:“那么多房子,我想把好几个蒋家全部装进去也绰绰有余”

    等到蒋青鸢所乘坐的商务车到达拉萨机场的时候,戴着墨镜口罩的苏锐已经等候多时了。

    他并没有上前去和蒋青鸢打招呼,而是目送着三兄妹进入候机厅,然后随手拎起自己的行李箱,率先登机。

    坐在飞机头等舱的末端,看着蒋家三兄妹进入机舱,坐在最前面,苏锐拉下墨镜,眼中露出冰冷的神色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