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鸢,青鸢,你没事吧”

    蒋白鹿一冲进来,便连忙说道。

    “脚扭伤了,其他没什么事情?!苯囵暗档?。

    “我们听说前几天苏锐也出现在这里,许多人都想着借此机会暗算他,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蒋紫龙也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危险,要不是脚伤了,我也不把你们叫来了?!苯囵八档溃骸耙荒忝切菹⒁幌?,吃个饭,咱们再去拉萨?!?br />
    “还吃什么饭啊,直接回去吧?!苯狭档溃骸按蟾缋肟脑?,毅刚才刚刚下葬没多久,整个蒋家大院正处于重建之中,花钱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还等着你回去主持大局呢?!?br />
    说到“主持大局”四个字,蒋紫龙似乎加重了一些语气。

    而听到自己的哥哥这样说,蒋青鸢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

    怎么,一到了需要用钱的地方,就想到我了么

    “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吗”蒋青鸢沉思了一下,问道。

    “确实有不少,因为被炸毁了几间房子,直升机的机枪几乎把所有的房间和路面都打烂了,根本不能住人,这次的工程量几乎相当于把整个蒋家大院重建一遍,重建和翻修,根本就是两码事?!?br />
    “而且,蒋家这次尽失颜面,导致了许多无形的损失,以后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挽回这些?!苯茁挂×艘⊥?,满脸的惆怅。

    看来,这哥俩都没怎么为死去的蒋毅刚操心,反正人都死了,还把蒋家给带到了这种境地,蒋白鹿和蒋紫龙的心里怎么可能对这个阴险的大侄子有好感

    蒋青鸢抬起头:“隐形的损失以后再说,我认为现在并不需要把整个蒋家大院全部重建?!?br />
    “为什么大院都烂成那个样子了,不重建怎么行如果没有苏锐那个暴徒,我们根本不会落到如此的境地”蒋紫龙提到这个名字,眼中还流露出淡淡的恨意。

    如果不是苏锐出手,他的儿子怎么可能被发配到那么远,从此远离家族权力中心

    听到蒋紫龙咒骂苏锐,蒋青鸢的眉头再度皱了一皱。

    “青鸢,你快点拿个主意吧,说实话,我和三哥虽然负责家族的部分生意,但是主要的财政权力还是掌握在你的手里,有很多事情必须得你拍板才行?!?br />
    “说的对?!苯茁沟愕阃?。

    蒋青鸢的心中闪过了些许黯然,这两年来,两个哥哥已经越来越过分,甚至已是越发的变本加厉了。

    他们来到墨脱,只是客套性的问了一句自己有没有事,在得到了否定的回答之后,便立刻转移了话题,开始商讨起用钱方面的事情。

    她的脚现在还肿的走不了路呢。

    蒋青鸢看着两位哥哥,心中在轻轻叹息:“唉,不是我不放权,哥哥们,就你们这样子,我如果把家族财政权力分出去的话,就是对我们蒋家的不负责任?!?br />
    不过,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蒋青鸢却问道:“重建大概需要多少钱”

    “保守估计,需要三个亿以上?!苯狭烈鞯?。

    “三个亿”

    听到这个天文数字,蒋青鸢忍不住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四哥,你开什么玩笑,重建怎么可能需要三个亿”蒋青鸢的话语中带着非常不满的口气,如今的蒋家正处于最危急的时候,到处都需要用钱,虽然不是拿不出三个亿,可是,一下子花掉那么多流动资金,会让家族的财政严重不平衡,甚至有可能会遇到捉襟见肘的情况

    “妹妹,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要知道,这可是整整一个家族需要重建,这不仅关乎我们蒋家的面子问题,更关乎生存问题”蒋紫龙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蒋家大院,怎么至于需要全部重建呢”蒋青鸢反问道:“除了被苏锐炸毁的四个房间和一个大门需要彻底重建以外,其余的房子只是遭受机枪子弹的伤害而已,且不说大部分的子弹没有打穿墙面,就算打穿了,简单的修缮一下也就行了,完全没有必要彻底的推倒重来?!?br />
    蒋青鸢简直无语了,为什么两个哥哥的关注点会在重新翻建房子上面他们怎么就找不到重点呢

    “青鸢,你说的轻巧,你知不知道,那些路面墙面上的瓷砖几乎全部都被打碎,所有房间的玻璃也全都碎掉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给那些家族成员推倒重建,他们会愿意继续住吗除开主体建设的钱,光后期的装修就是天价”蒋紫龙的眼光闪了闪,而蒋白鹿则是站在一旁,一声不吭。

    “他们不愿意住,那就搬出去?!苯囵袄渖档?,她已经是十分不快了,难道这些所谓的家人都分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吗

    “搬出去青鸢,你这话说的简直可笑,那样会让整个首都都在看我们蒋家的笑话”蒋紫龙道:“我们这一辈姑且不谈了,就那几位叔叔伯伯,年纪大了脾气也大了,如果你简单的给他们修缮一下就不管,他们会怎么看你说不定会给你安上一个不孝敬老人的大帽子”

    “明明简单的修缮一下就可以住了,为什么非得花上十倍的成本来全部推倒重新建设还要装修的那么豪华就是为了所谓的面子,是不是四哥,你脑子里是怎么想的难道还担心那些叔叔伯伯们对你吼吗”蒋青鸢转过头去,冷冷说道:“如果他们不满意的话,就让他们来找我好了?!?br />
    “青鸢怎么跟你四哥说话呢”蒋白鹿阴沉着脸,“他这是为你好,你知不知道”

    “怎么就为我好了现在家族财力正处于紧张的时候,三个亿不是拿不出来,但是会非常勉强。如果四哥他真的是在为我考虑,那就该想着怎么省下这笔钱”蒋青鸢说着,语气似乎有点激动。

    三个亿是多大的一笔数字,他们以为自己修的是颐和园吗

    “我怎么就不是为你好了”蒋紫龙也是生气了:“你的房子被炸了,到时候重建之后跟新的一样,家里的其他长辈却都住修缮过的破房子,说不定还会漏雨漏风你让他们怎么想难道不会对你有意见吗”

    “四哥,你会不会想太多了你的想法简直可笑?!?br />
    “我可笑我还不是为你着想”

    蒋青鸢没有再给蒋紫龙插话的机会,直接打断:“是在为你自己着想吧我主管家族的主要资金使用情况,你在主管那两间公司的同时,还分管家族内部的内务和后勤,也就是说,重新翻修房屋这件事,本就该由你负责,你是担心如果我不放款的话,那些叔叔伯伯们会对你心生不满吧失去了老一辈的支持,到那个时候,你想要接替父亲成为蒋家家主可就更没有希望了”

    蒋青鸢一针见血,话语之间不给人留下丝毫回转的余地:“四哥,我说的对不对”

    “胡闹”蒋紫龙重重的一拍墙面,满脸怒容

    蒋白鹿深深的看了看弟弟一眼,然后转而望向蒋青鸢:“青鸢,你这么说就有点太过火了。事实上有很多时候我们都不会为自己考虑的,你四哥这样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br />
    蒋紫龙双手叉腰,干脆转过身去,深深呼吸着,显得义愤难平。

    “如果我坚持不放款的话,那会有什么后果吗”蒋青鸢虽然坐在床上,但是她的气势却要隐隐的比两位哥哥高上一头。

    事实上,当她第一看看到两位哥哥从首都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接自己,心里还是有着些许暖意的,结果二人的主要关注点根本不是她脚上的伤势,而是家族的财政和资金

    这让她感觉到非常的心寒。

    如今蒋家已经是江河日下,一盘散沙,为什么就不能在这种时刻团结起来,还偏偏要内斗下去

    蒋家的颜面都丢成那个样子了,此时还在进行这种无意义的攀比,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到那个时候,会不会因为自己房子的装修没有别人房子装修的好而找事闹事

    在这群人身上,一切皆有可能

    “当然会有后果?!苯狭档溃骸拔液腿缫丫锍闪艘恢?,在这件事情上,必须一视同仁,全部重建,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压下家族内部的矛盾?!?br />
    蒋青鸢感觉到浑身一阵无力。

    她揉了揉太阳穴:“为什么这种时候你们不去想着怎么样去挽回蒋家的名声,怎么样去恢复那些断掉的关系,而是在为房子这种小事纠结来纠结去”

    简直可笑之极

    “攘外必先安内”

    蒋紫龙道:“青鸢,你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吧你不让这些家族成员心里舒坦,万一后院起火了怎么办”

    “他们就只想着自己根本就没有为别人考虑过根本就没有为这个家族考虑过”蒋青鸢觉得前所未有的疲惫,看着这两个哥哥的嘴脸,此时的她空前怀念那个叫苏锐的男人。

    和他在一起的这几天,可是人生中最轻松最没有负担的一段时光。

    和苏锐相比,这些所谓的亲人,却更像是敌人。

    他们空有血缘关系,却在这种关键时刻连一点所谓的亲情都不会施舍

    “青鸢,说白了,你还是不想放款,你是不是担心我们会分走你的家族财政大权”蒋紫龙冷笑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