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网

    蒋青鸢的呼吸陡然急促了起来

    在这一刹那,她的心中掠过了慌乱,也涌起了莫名的期待

    “苏锐,你要干什么”

    蒋青鸢话还没说完,就见到苏锐已经对着她的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被撩拨的火焰,总是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蒋青鸢根本不可能抵抗的了这种侵袭,她笨拙的张开嘴,迎合着苏锐

    与此同时,后者的一只手已经覆盖上了那柔软的山峰

    另外一只手也同样不老实,在蒋青鸢的身上的敏感地带到处游走

    后者早已情动,可是,当苏锐伸手勾住她的贴身短裤,准备扯下来的时候,蒋青鸢的眼中却恢复了一丝清明。

    “苏锐,不要,我我还没准备好,真的没准备好?!倍杂谀持侄?,越是珍藏的久,那么也就越是重视。蒋青鸢也同样如此,她虽然对苏锐献出了所谓的“感谢初吻”,但根本没有做好突破最后一步的准备

    尽管身体之中已经是激情燃烧,但一旦苏锐即将面对最后一关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记住,下次不要再这样撩拨我?!?br />
    苏锐并没有勉强蒋青鸢,他的手在她两条腿中间的关键部位狠狠地自下而上抓了一把,然后便起身走向卫生间。

    “我去冲个冷水澡?!痹诠孛胖?,苏锐说道。

    可是,他却完全没有看到,正是因为他的这一抓,蒋青鸢躺在床上,浑身连续颤抖了好几下

    等从浴室出来之后,苏锐就躺倒在地,用床单盖住头,没跟蒋青鸢说一句话,直接呼呼大睡了起来。

    蒋青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扶着墙小心翼翼的挪到了浴室中,准备开始清洗身体。

    当她看到大腿从根部到膝盖已经是一片湿滑的时候,不禁无nài的苦笑了一下,脸红红的,好像发烧了一般。

    谁能想到,她人生之中的第一次**,竟然就这样在苏锐一抓之下到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感觉还真的挺让人向往的。

    第二天一早,蒋青鸢悠悠醒转。却发现苏锐正坐在床边,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

    蒋大小jiě的眼中顿时掠过一阵惊慌,昨天晚上二人的亲密模样还历历在目呢

    “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蒋青鸢拉过被子,胸前的沟壑给挡住。

    苏锐似笑非笑,眼睛里满是戏谑的神色:“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

    蒋青鸢的脸庞之上登时腾起两朵红晕:“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br />
    鬼才知道她昨天晚上为什么会骑在苏锐的身上掐着他的脖子

    鬼才知道他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因为感谢苏锐而献上自己的初吻

    鬼才知道在苏锐抓了自己一下之后,那一阵猛烈的颤抖为什么会发生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苏锐的眼中露出似是遗憾的神情。

    “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苯囵傲Π蜒凵褡瓶?,一看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了?!彼杖窈鋈凰档?。

    “什么”蒋青鸢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讶

    她根本想不到苏锐为什么会这样说

    貌似昨天自己身体颤抖的时候,他已经进了浴室冲澡吧

    “你不要否认了?!彼杖窨醋沤囵暗难劬?,笑眯眯的问道,很显然,蒋青鸢的表情已经把她自己出卖了。

    “你别别胡乱说?!北凰杖袷镀屏诵∶孛?,蒋青鸢的眼眸之间闪过了一丝慌乱,她真是觉得要丢死人了。

    “我可没有乱说?!?br />
    苏锐无nài的指了指床单,上面有着白黄的硬硬褶皱。

    “铁证如山?!彼杖裥γ忻械乃档?。

    他似乎非常喜欢看到蒋青鸢发窘的样子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br />
    蒋青鸢只能否认,脸都红透了,单腿跳着冲进卫生间

    看了看床单上的硬块,又看了看蒋青鸢的背影:“早知道你那么不堪,我说不定就多抓几把了?!?br />
    刚刚关上卫生间房门的蒋青鸢听到这话,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真是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可以和苏锐走到如此亲密的地步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白天,苏锐都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对昨天晚上的事情只字不提。

    苏锐这样表现,蒋青鸢也放下心来,从紧张兮兮到逐渐放开自己。

    她到现在也说不清自己和苏锐究竟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经过几天的相处,两人的敌对气氛已经逐渐化解,取而代之的更是一种惺惺相惜般的战斗友谊。

    不过,这种战斗友谊从昨天晚上起就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蒋青鸢不知道双方接下来该怎么走,她也不想去考虑那么多,因为蒋家已经传来了消息,接她的人明天就能来到墨脱。

    墨脱和拉萨之间的公路早就在前几年修通了,蒋家人只需要乘飞机到达拉萨,然后开车过来即可。

    即便是不太好的路况,几百公里的距离,也不过是六七个小时的事情。

    一想到这些,蒋青鸢的心情就怎么都放松不下来。

    苏锐似乎是看穿了这一点,仍旧背着她行走在墨脱的大街小巷,陪着她看街景,陪着她看蓝天。

    “貌似回去之后,这样的蓝天白云就很难再见到了呢?!苯囵白诼繁叩某ひ紊?,仰头望着天上蓝白分明的帷幕,语气之中带着淡淡的惆怅。

    似乎,她并不想让这场旅程结shu的如此之快。

    西藏好似天堂,行走在这片天空下,让人的心灵充满宁静,但是蒋青鸢却知道,一旦离开了这片净土,那么凡尘俗世间的纷扰就不得不去面对了。

    她不可能永远逃避下去,该面对的事情总是要去勇敢面对。

    “不是说好了明年的这个时间我们再来走一次墨脱吗”苏锐大大方方的揽住蒋青鸢的肩膀,让她浑身一紧。

    “好,明年,如果没有完全走不开的事情,你可不许不出现?!苯囵耙Я艘ё齑剑骸拔以诶饶??!?br />
    “明年此时,拉萨再见?!?br />
    苏锐笑着站起身来,然后一个公主抱,把蒋青鸢拦腰抱起。

    “走吧,风景也看够了,咱们回去睡觉”

    被苏锐这样抱着,蒋青鸢没有一点的反抗,不过,当她听到后者这样打趣的时候,脸上还是涌出了浓浓的羞赧之色

    而此时,欧阳冰原正准备登上从拉萨去往首都的航班,当他看到偷拍的下属实时传回的图像之时,脸上瞬jiān阴云密布

    “婊子,真是婊子”欧阳冰原简直快要气疯了。

    这两天,他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全部都是蒋青鸢的影子,他想要好好的设计一番,看看怎么样折磨蒋青鸢才能使他获得更大的乐趣

    但是,现在看来,他还需要再狠点才行苏锐和蒋青鸢明显已经发生了更深层次的关系这让他更加的妒火中烧

    “把这些照片发给蒋家人,让他们好好的看一看,看看他们的智慧女神究竟是怎么和仇人亲近的”

    欧阳冰原说罢,便将自己的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等到第二天中午,一辆挂着拉萨牌照的丰田埃尔法商务车便已经来到了快捷酒店的楼下。

    苏锐一直站在窗口,看着那辆车的车门打开,蒋紫龙和蒋白鹿从其中走了出来。

    “看来,我该躲起来了?!彼杖袼蛋?,拎起早就收拾好的一个背包,对着蒋青鸢一笑,转身就走。

    “等一下?!币簧戆咨硕慕囵罢驹诹怂杖竦纳砬?。

    “怎么着,我看你还有点恋恋不舍啊?!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昂臀艺飧龀鹑朔挚?,你不是应该更开心吗”

    “好了,你别打趣我了?!苯囵翱醋潘杖竦难劬Γ骸霸勖撬岛玫?,明年的这时候,我们再走一次墨脱?!?br />
    “没问题?!彼杖裆斐鏊?,微xiào着道:“友谊万岁?!?br />
    蒋青鸢那白皙的面庞之上顿时腾起了两朵红云,她同样伸出手,然后和苏锐轻轻的抱了一下。

    “希望你接下来能一切顺利?!苯囵昂苋险娴乃档?。

    “你也是,一切顺利?!?br />
    既然二人要说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顺利,那么就表明,他们将会遇到太多的不顺利。

    西藏终究是个逃避之地,可以躲得了一时,但躲不了一辈子。

    净土虽好,但凡尘俗世中的事情终归需要一个了结。

    蒋青鸢尽管心中不舍,但是也知道,如果被蒋家人看到苏锐出现在这里,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将更加的没法解释了。

    “再见?!?br />
    “嗯?!苯囵暗那樾骺雌鹄凑娴牟辉趺锤?。

    苏锐揉了揉蒋青鸢的头发,调笑道:“别这样了,要不你亲我一口,就当冲淡一下离愁别绪好了?!?br />
    对于两个人的关系能够从互相憎恶到现在这般境地,就连苏锐都觉得有些奇妙。

    “你想得美?!?br />
    蒋青鸢嘴上虽然拒绝了,但是眼神之中却在释放着些许热量。

    她咬了咬嘴唇,然后轻轻的踮起未受伤的脚尖,在苏锐的侧脸蜻蜓点水的印了一下。

    对于蒋青鸢而言,能够主动做出这种动作,已经是足够的难能可贵了

    “你别想多了,就是再见,没别的意思?!?br />
    蒋青鸢微微低着头,似乎不好意思再看苏锐,她内心中也觉得自己的举动有点太疯狂了。

    “好,再见,回去之后,好好养伤?!?br />
    苏锐微微一笑拍了拍蒋青鸢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去。

    就在他刚刚走出走廊转角的时候,蒋白鹿等人已经从电梯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