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网

    感受着身边男人的气息,蒋青鸢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有点睡不着了,心底始终有一种悸动。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她感觉到这房间里似乎充满了一种暧昧的气息。

    “我说,你是不是很紧张”苏锐感受到了蒋青鸢那绝对称不上是平静的心情,淡淡一笑:“到底是雏儿,没经历过男人?!?br />
    “你胡说什么呢”蒋青鸢立kè反击。

    “我说错了吗难道你不是雏儿”苏锐哈哈大笑。

    蒋青鸢当然是,不过此时她忽然觉得,当着苏锐的面承认这个事情,好像有那么一点丢脸。

    “沉mo就是默认了”苏锐叹了一口气:“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世界上三十来岁的雏儿还真的比较少见,你也算是奇葩了?!?br />
    “苏锐”蒋青鸢阴沉着脸:“再这样说,信不信我掐死你”

    这个混蛋,居然敢说自己是奇葩

    难道保持处子之身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吗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我不信,你来掐死我好了?!?br />
    苏锐说罢,直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你快来啊,你要是掐不死我,你就是我孙女?!?br />
    “你混蛋,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掐你吗?!?br />
    蒋青鸢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竟然直接就翻身坐到了苏锐的身上,伸出双手,掐住苏锐的脖子

    “现在相不相信我能掐死你了”此时的蒋青鸢竟有种小女儿心态,他掐着苏锐的脖子,脸上带着些许得意。

    “拜托,大小jiě,要掐死人可不是这样的?!彼杖裆斐鲆桓种钢噶酥杆难恳韵拢骸案荒懿扇≌庵肿耸??!?br />
    蒋青鸢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虽然本能的感觉到这种姿势有点暧昧,但却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直到苏锐提醒,她似乎才感觉到,自己正和苏锐亲密接触在一起,似乎只是隔着两层布料而已

    紧接着,她便感受到了苏锐那透过布料所传来的火热

    “真的不怪我,这都是本能反应?!?br />
    苏锐挺了挺身体,似乎是在解释。

    事实上,他虽然不会瞎搞乱搞,但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更何况蒋青鸢还是个大美女,送到嘴边的肉如果不吃掉,是不是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却没想到,苏锐这个小幅度的挺身动作,却让蒋青鸢浑身一软,好像所有力气都被抽空一般,就这样失去了支撑,直接趴在了苏锐的身上

    感受到了两团柔软挤压在自己的胸膛之上,苏锐不禁觉得自己口鼻之间的呼吸有点燥热

    “我说,你到底怎么了”

    苏锐嘴上虽然这样问,但是心中却十分明白,蒋青鸢这是从小到大三十来年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体,乍一接触之下,直接就浑身瘫软的不行了。

    说你是雏儿你还不承认

    当然,苏锐现在也不太好过,他只是在凭理智支撑着自己而已。

    蒋青鸢伏在苏锐的身上,完全就不想再起来了。

    她从来没有和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更是不曾想到,异性的身体竟然可以给她带来如此大的触动

    苏锐只是轻轻的一挺身而已,似乎就把她身体深处的那些渴望全部都唤醒了

    这种渴望来的如此之迅猛,让蒋青鸢似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再继续和苏锐进行下去,可是她残存的理智却无法夺走身体的掌控权

    “我说,你不是要和我乱一场吧”苏锐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咱们两个发展到现在,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蒋青鸢就是蒋青鸢,不是一般的小女生,她的自控能力真的是强到了可怕,在残存的理智即将抵挡不住身体的召唤之时,她竟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下,疼的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知道,自己和苏锐的关系本来就不应该太明朗,如果还发生这种深层次的交流,那可就更说不清道不明了

    看到蒋青鸢这种时候还能咬舌头,让疼痛来保持自己的清醒,苏锐不禁感慨:“你对自己可真够狠的?!?br />
    “我下去了?!?br />
    蒋青鸢红着脸,努力克制住身体的欲.望,带着万分不舍,离开了苏锐。

    “好吧?!?br />
    事实上,苏锐如果想要推倒她的话,根本不用花费什么力气,刚才的蒋青鸢明显就已经是意乱情迷了,自己若是霸王硬上弓,她顶多只是半推半就。

    可是,苏锐现在还不想这么做,他所残存的理智要比蒋青鸢更多一些。

    林傲雪和秦悦然,这两大女神都无法搞定了,后来又半路杀出了一个声称不用负责任的方妍,苏锐都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若是再多出一个蒋青鸢,他回头该怎么交代

    杀了蒋毅刚,再上了他小姑,如果真这样做了,苏锐可真是觉得自己牛逼大发了这才叫报仇好不好

    蒋青鸢显然也非常难受,她的脸如同火烧一般,滚烫滚烫。

    苏锐调笑着说道:“怎么着,是不是从来没尝过甜头,第一次尝,然后有点欲罢不能啊”

    “你是个流氓?!?br />
    蒋青鸢自然不能认同苏锐的话,虽然她的身体已经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一个星期以前,两个人还在喊打喊杀,一个拿枪打对方,一个用刀划对方,而一个星期之后,这针锋相对的一男一女就睡到了一张床上,还差点做了爱做的事

    “我怎么就流氓了”苏锐说道:“是你主动骑到我身上来的好不好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能够控制住不把你推倒,就是因为我的小脑比一般人发达”

    苏锐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蒋青鸢坐起身来,扑哧一声笑开了。

    她的眼睛似乎比床头的灯还要亮,昏黄的灯光之下,那一身睡裙之下的玲珑身材也是尽显无余。

    如果单单凭借身材来讲,蒋青鸢绝对不属于任何超模,甚至还有一种模特所不具有的丰满肥美,看着她的玲珑曲线,苏锐不禁觉得更加口干舌燥了。

    此时此刻,他忽然有点后悔,后悔之前为什么没有把蒋青鸢就地解决了。

    “苏锐,谢谢你?!苯囵昂苋险娴乃档?。

    “不用谢我?!彼杖衩缓闷幕亓艘痪?,他现在非常不喜欢自己装滥好人的行为,某个地方还在撑着小帐篷呢,装好人有用吗还不是委屈了自己

    “你真的是个好人?!苯囵八坪趺挥懈芯醯剿杖竦哪谛南敕?,还在微xiào着发着好人卡。

    “你要是再这样说,我可就不是好人了?!?br />
    苏锐不爽的翻过身去,他真的不能再看了,否则保不齐会做出什么禽兽的行为。

    做了是禽兽,如果不做,是不是就是禽兽不如了

    “你是个好人?!苯囵盎乖谥馗?,她看着苏锐的样子,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来,而笑容之中还带着淡淡的歉意:“你是不是很难受”

    “你以为呢”

    苏锐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他哪里是很难受,简直是非常难受好不好

    “我也很难受?!苯囵叭缡邓档?,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情不自禁的摩擦了一下双腿。

    “那你就去冲个冷水澡好了?!彼杖袼档?,他连脸都没有转一下。

    “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得说句抱歉?!苯囵翱醋潘杖?,犹豫了一分钟,才重新又开口:“如果你真的太难受,我可以帮你解决?!?br />
    听了这句话,苏锐感觉到脑子都要猛地炸开了

    他满眼期待的转过身来,问道:“真的还是假的”

    “用手吧,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操作的吗”蒋青鸢红着脸说道,珍藏了三十多年的最宝贵的东西,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将其交出去。

    不过,能够让蒋家大小jiě说出“用手”的话来,已经是殊为不易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也在砰砰直跳

    毕竟某些东西她从来不曾见到过心中充满了好奇以及渴望。

    而且,苏锐大裤衩还在撑着小帐篷,这一点并不能逃过蒋青鸢的眼睛。

    “还是别了?!?br />
    苏锐看了看蒋青鸢,脸上带着淡淡的嫌弃:“你是个雏儿,估计技术不咋地,到时候别爽都没爽成,反而难受了?!?br />
    蒋青鸢闻言,没有任何怒意,反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苏锐,我没有看错你,你真的是个好人?!?br />
    “这已经是你今天晚上重复的第三遍了?!?br />
    苏锐刚想起身去冲个冷水澡,却发现蒋青鸢忽然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脖子,那两座山峰在他的后背上挤压变形。

    这个动作,可是像极了之前苏锐背着她行走的样子蒋大小jiě可是搂的驾轻就熟了

    感受到了蒋青鸢的身体所释放出的热量,苏锐浑身一紧:“你要干什么”

    “为了报答你这几天来对我的照顾,我必须要以某种方式来感谢一下?!?br />
    蒋青鸢说罢,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坚定之色,咬了咬嘴唇,然后在苏锐的侧脸上印了一个吻。

    “为了表达我对你的感谢,这应该算是我的初吻吧?!苯囵翱嘈ψ潘档溃骸耙桓霰4媪巳茨甑某跷?,听起来还真的挺可笑的?!?br />
    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而已,就让苏锐浑身的热量陡然上涨

    他松开了蒋青鸢的手臂,一个翻身,便把这玲珑有致的身体压在了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