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蒋青鸢没有带妆,而且穿着一身平日里绝对不会见到的运动服,气质看起来与平日里迥然不同,但是欧阳冰原是何种眼力,回头仔细一想,便感觉到有些不对了。

    意识到了那个女人的真正身份之后,他凝重的表情开始舒缓开来。

    “蒋青鸢啊蒋青鸢,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还和苏锐如此亲密”

    欧阳冰原的嘴角掠过冷笑,手指轻轻转动着那名贵的手串:“你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么你不是冰清玉洁眼高于顶不近男色吗真的很不容易,能够看到你和另外一个男人这么亲密,嘿嘿?!?br />
    他阴险的笑了一下:“最关键的是,和你这么亲密的男人不是别人,而是刚刚踏平你蒋家大院的苏锐”

    “你和他这么亲密,蒋家老爷子会同意吗蒋家的其他人会同意吗苏锐把蒋家大院变成了一片废墟瓦砾,还杀了未来能够继承蒋家的蒋毅刚,而你蒋青鸢却和他在西藏幽会,真是婊子中的婊子”

    欧阳冰原伸出一根手指,指点着前方的空气,就像是在教训着蒋青鸢一样:“非常简单的道理,只要我把你和苏锐在一起的消息传回首都,那么结果将让人非常惊喜”

    “当然,如果你愿意献身给我,我说不定可以考虑替你保守秘密?!迸费舯匝宰杂?,看起来跟精神分裂没什么两样。说到这儿,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将蒋青鸢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本能的有些火气上涌,控制不住的咳嗽了两声。

    看来肺部和气管被辣椒水所造成的伤害还没有好利索啊

    对于蒋青鸢,首都很少有男人敢拍着胸脯说对她不感兴趣,也很少有人在盯着她的时候不去想那方面的事情,当然,这并不是在说蒋青鸢比较风骚,而是由于她那一身极致的御姐气质,让所有的男人都非常向往,欲罢不能。

    虽然她是蒋家二代子女,首都一些三代子弟碍于辈分的缘故,并不敢放开手去追求,但是暗地里经?;岫越囵胺⒊鲈蓟嵫?,这种约会,自然和“约炮”没什么两样。

    欧阳冰原深谙玩弄女人之道,自然对蒋青鸢这种极品女人也有着很浓烈的征服,他不是没有发出过约会邀请,但是全都被蒋大小姐无一例外的给拒绝了

    甚至,还有更多的邀请犹如泥牛入海,根本就得不到回音

    久而久之,首都的三代子弟们都放弃了钓上这位蒋家小姑的想法,也包括欧阳冰原在内。

    不过,这次欧阳冰原却是看到了希望

    即便不能搞到苏锐,但是能够推倒蒋青鸢,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补偿办法

    “哈哈哈”想到可能发生的结果,欧阳冰原仰天狂笑,那笑容显得非常狰狞,而笑声却让人感觉到有点毛骨悚然

    站在他身后的两名高个子保镖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露出些许无奈,他们听着这种笑声,都同时感觉到不太舒服

    他们一直在小心翼翼的伺候这位少主,可是这个家伙真的不太好伺候,喜怒无常,简直跟个心理变态是的,要是高兴了还好,若是有点不高兴,便对他们非打即骂。

    不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欧阳冰原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也僵化了。

    紧接着,他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

    “,蒋青鸢,老子一直以为你是冰清玉洁的原装货,却没想到你和苏锐都住在同一房间了”

    这货真是后知后觉

    欧阳冰原在与苏锐碰面之后,自然派人到前台打听了一下苏锐的房间号,前台姑娘收了好处,自然非常尽责,把苏锐来到酒店的来龙去脉全部详细阐述了一个遍。

    自然,欧阳冰原也得知,蒋青鸢和苏锐只开了一间房

    不仅是一间房还特么的是豪华大床房

    “好一个豪华大床房”念叨着这五个字,欧阳冰原的脸上已经是阴云密布

    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能干什么好事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蒋青鸢三十出头,正处于虎狼之间,某些方面的需要不可能没有,这两个人在一起,还不是,一点就着

    虽然绝大部分的男人都有处女情结,但也并不是一定不能接受有过那方面经历的女人??墒嵌杂诖ψ又?,欧阳冰原有着一种近乎变态的执着。

    他经常玩弄女人,但是绝对不会在一个没有把第一次交给他的女人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甚至在那事结束之后,如果发现对方不是第一次,他便会采取一些虐待的做法。

    当然,他之前对林傲雪如此偏执的追求,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这一点考虑

    林傲雪冰清玉洁,高冷无限,蒋青鸢眼高于顶,拒绝所有人都追求,在欧阳冰原看来,这些可都可以从侧面证明,她们绝对没有经历过第一次

    可惜的是,这两个女神,居然都和苏锐产生了联系,发生了关系

    男人的占有欲和攀比欲都是非常强的,欧阳冰原自认为要比苏锐这个泥腿子出身的私生子强上很多,因此绝对不可能接受二女同时被苏锐推倒的事实

    那个混蛋,究竟何德何能,敢对自己看中的女人这样做

    他一定是在针对自己

    能够想到这一点,不得不说,欧阳冰原真的是有些太过自恋了。

    “二手货就二手货好了?!迸费舯难壑杏指∠殖鼋囵澳欠崧纳聿?,不禁双目血红,他把手串狠狠的往地上一扔,然后怒声说道:“蒋青鸢,我若是不上了你这个婊子,我欧阳冰原誓不为人”

    “还有你,林傲雪,你也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都尝到拒绝我的代价”

    “苏锐,苏锐也早晚会死,我会把你虐杀,大卸八块,喂我的那些恶狗”

    欧阳冰原有一个斗狗场,里面养满了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各种凶猛犬类,他在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这些斗狗相互厮杀,因此他既然已经提出要把苏锐给喂狗,就说明他对苏锐真的是恨到了极点

    其实,欧阳冰原原本并不是这样偏执的人,他只是喜欢躲在黑暗中出一些阴毒的招数来算计别人,这种算计会让他有一种掌控的感觉,但是这位欧阳二少很少会像今天这样自言自语到完全失态。

    这说明苏锐在前一段时间给他造成了不仅是身体上的伤害,心理上更是已经把他逼到了偏执

    两个保镖觉得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凝重,因此再次对视了一眼,说道:“少爷,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如果可行的话,我们不如直接去把那个女人给绑来,放到少爷您的床上,这样岂不是更省力”

    “你们去把她绑来”欧阳冰原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转过脸来看着急着表忠心的下属,脸上的神情阴沉无比

    两名保镖下属一见到主子露出这种表情,心中顿时大呼不妙

    因为,欧阳冰原一旦这样,就预示着,他要发怒了而且是震怒

    “少爷,我说错什么了吗”那名保镖小心翼翼的问道,跟着这位喜怒无常的少爷实在是太辛苦了,一不小心就把拍马屁变成了拍马蹄子

    “你去绑”欧阳冰原又问了一句,他的脸上又露出狞笑,真是越来越变态了。

    “少爷,您觉得这可行吗”看着欧阳冰原的表情,保镖觉得自己心肝皆颤

    “为什么不可行”欧阳冰原竟罕见的没有发怒:“你们两个去把她绑来,然后我会好好的奖赏你们一大笔钱”

    “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少爷的重托?!闭饬饺硕加泄夤陀侗木?,绑票撕票的事情也没少干,虽然蒋青鸢身边那个男人是个高手,可是二人合力,不是没有绑走蒋青鸢的可能。

    “我是要绑她,但绝对不是现在?!迸费舯叩剿嵌说纳肀?,伸出两只手,同时重重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不得不说,你们给我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做法,看起来很粗鲁很没有风度,但是却简单有效?!迸费舯锌乃档溃骸跋衷?,都是我们自己把事情搞复杂了,事实上你想要上一个女人,把她绑来,然后强奸了,想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岂不是更有快感”

    “我也正可以借助绑蒋青鸢的机会,试探一下苏锐的底线到底在哪里”欧阳冰原继续说道:“蒋青鸢是个辱没门楣破坏家族名声的女人,将会在蒋家人人喊打,我替蒋家清理门户,这一点有什么不对吗蒋天苍那个老不死都说不定会感谢我呢”

    “我要绑走蒋青鸢,必须等回到首都之后,到那个时候她和苏锐分开,你们两个便着手进行此事吧?!?br />
    欧阳冰原说道:“务必要神不知鬼不觉,等到苏锐觉察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蒋青鸢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多日了我要把她囚禁在我的斗狗场里,啧啧”

    想到某种可能出现的虐待画面,欧阳冰原顿时感觉到小腹中有如火烧。

    “一定不会辜负少爷的期望”

    这两人齐齐点了一下头,攥了攥拳头

    真是好不容易拍中了一次马屁他们甚至还有可能赢得一大笔奖赏何乐而不为呢

    “她死定了,不是吗哈哈哈哈哈?!迸费舯次柿艘痪?,然后便开始狂笑起来

    “少爷,我们需要即刻启程回首都吗”

    “当然,安排两个人留下来,多拍几张苏锐和蒋青鸢在一起的照片,我相信,如果这些照片出现在蒋家老爷子的书桌上,一定是非常有趣的?!迸费舯跎男Φ?。

    ...

    最强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