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波简直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这个苏锐怎么就那么彪悍,一抬手就开枪,连瞄都不用瞄

    要知道,那弹把耳朵所打穿的位置,距离他的脸也就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一厘米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苏锐在开枪之时,手若稍稍偏一毫米,那么此时的陈波已经眉心中弹当场死亡了

    陈波痛苦的嚎叫着,他可是被吓惨了,坐在地上,某种带有刺鼻味道的液体已经从裤裆里渗出

    这货竟然失禁了

    苏锐看着他不堪的模样,摇了摇头,眼中露出鄙夷的神情:“堂堂陈家的少爷,居然大小便失禁,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把你现在的情况拍下来传到网上,你今天晚上就能火?!?br />
    陈波听了,浑身一个哆嗦,貌似某种液体的释放速更加迅速了

    “现在有谁敢上来吗”这些保镖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当出头鸟的。

    开什么玩笑,对方手里拿的可是真正的枪,如果贸然上去,说不定会直接被开了瓢

    一万虽然多,但也是有命赚没命花啊

    “看到了吗你身边的人,都很没用。你这所谓的陈家大少,真的是不堪一击?!?br />
    苏锐对着陈波嘲讽了一句,然后收起枪,继续背着蒋青鸢朝前走。

    只是,当他看到陈波屁股下面的一摊水痕的面积还在不断扩大的时候,不禁皱了皱眉头。

    真是的,他们还没吃晚饭呢,这不是故意打搅人的食欲吗

    “给我拦住他们,拦住他们”由于某种热量自体内流出,陈波本能的哆嗦几下,这让他觉得自己更加耻辱。

    于是乎,这货竟要拦住苏锐他虽然尿了裤,但是这件事情似乎还不足以让他知道害怕俩字怎么写的。

    他认为自己丢脸丢到了姥姥家,必须要找回场,否则以后怎么在这些手底下人面前混

    可惜的是,根本没有一个人听他的,所有的保镖都和木桩一样,站在原地。

    苏锐的目光扫过他们,没有一人敢和他对视,都是连忙低下了头,生怕一个不小心被苏锐盯上,然后便挨上一枪

    “很好,你们非常上道?!?br />
    苏锐说完这一句,便转脸看向陈波。

    后者的眼镜早已经不翼而飞,满脸的鲜血,看起来着实有些凄惨。

    “别再拦着我,否则,后果自负?!?br />
    说罢,苏锐抬起脚,再一次踹在了陈波的脸上

    后者本就已经破裂的鼻梁再次遭到重击,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身体的重心,一个后仰,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

    呃,确切的说,他不是摔倒在地,而是让他身体和某种液体的接触面更大了些

    这下,连陈波手底下的那些保镖都觉得有些目不忍视了。

    “如果你还想找麻烦,那就让你的欧阳主来吧,你还不够格?!?br />
    苏锐说罢,便背着蒋青鸢,离开了走廊。

    捂着脸,陈波“哎呦哎呦”的叫唤了半天,才盯着苏锐消失的方向,目光之中露出怨毒之色:“不就是身手好了一点么有什么了不起我陈家在宁海的势力通天,等哪天你若是到了宁海,我可一定不会放过你”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屁股和后背的衣服已经湿透,实在是不堪到了点

    这个时候放狠话,除了徒增笑料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完全和小生打不过人家然后回家告诉家长没什么两样

    可是,陈波话音还未落,就见到苏锐竟背着蒋青鸢从转角处走了出来

    保镖们和陈波的眼睛都瞪圆了

    怎么回事这人难道没离开,一直躲在角落里偷听

    这个男人也阴险了吧

    此时,保镖们看向陈波的眼光之中都带着怜悯之色,他们的老板又免不了一通狠揍了。

    “我如果是你,绝对不会选择在电梯还没有关上门的时候骂人?!?br />
    陈波听了,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大哥,开什么玩笑我以为你走了,你特么的居然说你还在等电梯

    苏锐一脸嫌弃的看着陈波,道:“你说说,做出这么傻逼的事情,如果你不是傻逼,天底下还有傻逼吗”

    说罢,苏锐把蒋青鸢轻轻的放在地上,让她一只脚着地,同时很自然的揽住她的纤细腰肢,说道:“老是背着你累,我换个姿势,打架方便?!?br />
    事实上,苏锐揽腰的动作非常的自然,根本就没有多想,而蒋青鸢则是不同了,她除了被苏锐背过以外,还没有和异性有过其他举动,也包括搂腰在内。

    乍一被苏锐揽住,蒋青鸢浑身僵硬

    因为她是个非常保守的女人,在她的心里始终记着一句话男人头,女人腰,不是情人不要着。

    这意思很明白,如果不是恋人关系,那么女人就不要摸男人的头,男人就不要搂女人的腰。

    苏锐本无心,奈何蒋家大小姐想多。

    “我改主意了?!?br />
    苏锐看着陈波,淡淡说道。

    虽然美人在侧,但是他没有半点侧头观看的意思,这货的眼中只有敌人好吧,真是没风了。

    不知为何,听了苏锐的话,其余的人竟然齐齐一个哆嗦

    这位爷又想干嘛

    苏锐一脸嫌弃的看了陈波一眼,然后松开了蒋青鸢的腰,让其扶着墙,走上前去,一脚便把陈波踢的翻了个儿

    苏锐看着他湿漉漉的后背,根本没法下手,于是又踹了一脚,把陈波正好踹的平移到了那一大滩液体之中

    那些保镖都忍不住的别开头去,不敢再看,而蒋青鸢也是捏住鼻,转向一旁。

    此时,陈波的脸正和那一大滩水渍亲密接触着

    而苏锐的脚就踩在他的后脑勺上,让其动弹不得怎么挣扎都没用

    由于苏锐让陈波的脸正面着地,因此只要后者张开嘴呼吸,那么必然会吸进浓浓的尿液味道

    甚至,他的嘴唇和舌头已经与之亲密接触了

    “棒了,不是么”苏锐冷冷笑道:“想必你会永远记得这种滋味儿?!?br />
    这种滋味真是难忘了,陈波想吐,可是无论如何都吐不出来,倒是旁边有个保镖直接干呕了一声,随后扶着墙开始吐了。

    “真是恶趣味?!?br />
    蒋青鸢扶着墙,单脚着地,嘴里虽然有点嫌弃,但是眼中却带着笑意。

    蒋大美人儿和苏锐在一起还没几天的工夫,就已经被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这么多。

    如果放在以前,她一定会不屑的哼一声,然后转脸离开。

    “你,过来?!?br />
    苏锐对一名保镖勾了勾手指。

    后者闻言,顿时一哆嗦。

    “过来,不然我废了你?!彼杖窭淅渌档?。

    那名保镖犹犹豫豫的走上前来,在他们的眼中,苏锐可是不要命的存在,能不招惹还是尽量不要招惹了。

    “每个人,都要狠狠的踩陈波一脚,我先做个示范?!?br />
    苏锐单脚踩住陈波的头,然后用力的蹍了一下

    可怜的陈家少爷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嘴巴就和地上的尿液无比亲密的接触了

    陈波想死,想死一万次

    “看明白了吗”苏锐问向那个保镖。

    保镖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不敢上”苏锐又问道,他的眸间放出丝丝精芒。

    保镖当然不敢,陈波可是他的老板,如果他这个当保镖的让老板的嘴巴和尿液亲密接触,那么他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陈家在宁海实力强悍,玩死自己简直和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

    “那好吧,下一个?!?br />
    苏锐说罢,单手握拳,自下而上,冲天而起

    尽管已经预料到了苏锐会动手,但是这名保镖还是没能躲得开,他只看到苏锐的拳头带出一阵幻影,然后狠狠的撞在了自己的下巴之上

    咔嚓一声,下巴骨裂

    这名保镖惨嚎一声,便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下一个?!?br />
    苏锐单脚踩着陈波的头,颇有一种“横刀立马”的装逼风范。

    他对陈波没有任何的怜悯,对这些保镖也是一样,如果不是苏锐身手强悍,那么现在躺在地上被肆意凌辱的人就是他和蒋青鸢了

    这些保镖助纣为虐,又有几个好东西

    苏锐就是要仗势欺人,在敌人内部挑起矛盾,给他们一个教训

    并不可以因为罪犯犯罪没成功便从轻处罚,必须要看他的作案动机才行陈波也是一样

    如果自己是个普通人,不懂任何的功夫,又会是怎样的下场

    有了第一个保镖的前车之鉴,第二个保镖尽管心中十分抵触,但还是走上前来。

    他可不敢有任何的犹豫,否则苏锐那记冲天拳可不是好受的

    “动作都会吗”苏锐问道。

    保镖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陈波的嘴巴都被挤变形了,仍旧大喊:“谁敢弄我,我弄死谁”

    今天他可谓是颜面尽失,嘴巴已经和尿液亲密接触了,如果这些保镖再来人人蹍上一脚的话,自己还活不活了

    “傻逼,闭嘴?!?br />
    苏锐说罢,又往陈波的后脑勺重重的来了一脚

    后者额头和地面相撞,被磕的眼冒金星,根本说不出话了

    “到你了?!?br />
    那名保镖一脸纠结的走上前来,说道:“少爷,对不起了?!?br />
    说罢,他往陈波的后脑上上蹍了一脚,然后转身欲走。

    “回来?!彼杖竦档溃骸安还皇咕?,给我重来一遍?!?br />
    听了这话,满腹屈辱的陈波已经是满脸泪水了

    自己好歹都是十几岁的人了,竟然被这么对待尊严何在

    而苏锐接下来的一句话,算是回答了他心中的疑问:“恶有恶报,天经地义?!?br />
    在苏锐的强势铁腕之下,那剩下的十几个保镖没人敢再犹豫,全部上来蹍陈波的头,而且都是使了大力气。

    陈大少爷简直感觉自己的脸都要歪掉了

    这还都是小事,天知道那十几下碾压让他开裂的面部肌肤之中渗进了多少尿液

    而此时的正呆在自己的房间中,他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似乎觉得哪里不对。

    “苏锐怎么会带着一个女人出现在这里他怎么会有这种闲情逸致”欧阳冰原自言自语了好久,终于眼前一亮:“我说那女人怎么看起来那么面熟,原来是蒋青鸢”

    ps:终于忍着发烧更新了。感谢每天上纵横和ggfffd两位壕的出手,感谢书友12624440紅龜仔人也彷徨m966111鬼灬儛zjjx1111神剑六王与谁共有骑驴撞校残夜孤烟q345小武哥书友12862201武汉北熊靓靓上海忆谈天ysfr >

    这两天中国的天灾实在多惨,生命实在不堪,其实发现,有些时候平平淡淡的活着,才是最值得追求的一件事情。祝大家平安喜乐,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