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长着一张颇为英俊的脸,只不过脸上带着一丝邪意,让人感觉很没有亲和力。

    当他看到苏锐的时候,脸上涌起了浓浓的怨毒神色

    “真不知道这小小的墨脱是要举行什么盛大的活动,连堂堂欧阳家族的病秧公都来了?!彼杖裥γ忻械乃档?。

    “苏锐”看到这个人,的怒气一下就涌上来了

    那一次,苏锐识破了他在背后的布置,把堂堂的欧阳二公整个人扇成了猪头,最后还喷了他一瓶警用辣椒水,让对方躺在床上咳嗽了半个多月

    如果不是重金从国外请来了最好的医生,欧阳冰原恐怕现在还下不了床呢

    因为西藏的空气比较好,有助于自己的恢复,因此欧阳冰原也想来走一趟墨脱,扩大扩大肺活量。

    事实上,他比苏锐来的还要早两个星期,这里空气的清新程简直是首都的十倍以上,让他一住下就不想走了。

    一看到苏锐,欧阳冰原的眼前就浮现出对方抡起大手对着自己噼里啪啦狂抽的情形简直就是悲愤欲死

    从小到大,欧阳冰原都没有受过这种待遇,一贯都是他在背后算计别人阴来阴去,什么时候被人如此粗暴对待过

    不过,这家伙也不想想,他设计暗杀苏锐暗整必康集团,苏锐只是抽了他十几个耳光而已,并不算什么严重的惩罚。

    事实上,欧阳冰原在墨脱两个星期,也只是粗略的听说了苏锐杀上蒋家以及苏家私生的消息,并没有跟进,欧阳冰原也知道,此事过后,在首都一定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八方云动,贸然插手并不好。

    欧阳冰原不是傻,他并不会选择在这最混乱的时候出手,浑水摸鱼虽然是他的风格,但有些时候鱼没摸到,自己还变成了炮灰,那可就不好了。

    果不其然,在他按兵不动的时候,许多世家争先恐后的跳出来,旗帜鲜明的表明立场,据欧阳冰原的秘密消息,中央纪委已经秘密成立了调查组,对那些选择在这个时候跳出来的人秘密展开调查。

    这次调查的规模前所未有,堪称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次。从这一点来看,欧阳冰原还真的走对了一步棋,他提前看到了顶层设计者坚定改革的决心。

    华夏历史上,所有改革都是需要流血的,这次也不例外。

    欧阳冰原虽然想要成就一番大事,但绝对不愿意这种血出自于自己身上。

    只是,他和苏锐实在是有缘分了,他不去找麻烦,麻烦反而找上门来。

    哪怕是在墨脱这个华夏的边陲小城,他也能和苏锐狭相逢

    真是应了华夏的那句老话冤家窄啊

    而且,该死的苏锐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居然喊自己“病秧”

    想到这儿,欧阳冰原血气上涌,控制不住,竟然非?!芭浜稀钡目人粤肆缴?br />
    “看吧,我说你是病秧,你还不承认?!?br />
    欧阳冰原闻言,满脸涨红,眼神之中的怨毒之色更加浓重。

    苏锐打量着这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继续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欧阳二公这么有情调,还玩行走墨脱,我还以为你只会躺在床上想着算计来算计去呢”

    苏锐特地把“欧阳二公”中的“二”咬的很重,特地在强调一下他在家族中的地位。

    欧阳冰原的脸色瞬间阴沉:“伶牙俐齿”

    “如果你不想请我吃饭的话,那就麻烦把让开,我们可是要出去吃晚饭了?!?br />
    苏锐看了看,欧阳冰原的架势还真是不小,出来一趟带着好几个随从,把走廊都挡的严严实实了。

    “你这个私生从首都躲出来,就是为了来到西藏泡女人”欧阳冰原指了指伏在苏锐身上的蒋青鸢,道:“你家里守着林傲雪,真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br />
    由于蒋青鸢的造型和平日里为不一样,而且又没有带妆,因此欧阳冰原一时间根本没有往蒋家大小姐的身上联想

    “我看着锅里的女人,管你屁事我是不是私生,又关你什么事”苏锐冷冷一笑,“让开点,不然我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br />
    听到苏锐又提打架的事情,欧阳冰原的眉头突突的跳了跳,上次被抽耳光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呢,现在又要打架

    不过,自从那次被揍的很惨之后,欧阳冰原特地给自己配备了十名保镖,全部都是一流好手,甚至其中有几人还当过雇佣兵。这一次来到西藏,自然一并带了过来。

    此时,苏锐一说出“打架”的话,那十个人立刻涌上前来,伸手入怀,虎视眈眈。

    苏锐微微一笑:“让我猜猜,你们怀里的,是刀还是枪”

    面对这十个人的威慑,他没有丝毫惧怕。

    “苏锐,你背着一个女人,能打得过我十个手下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欧阳冰原冷冷说道:“如果你真的在意这个女人的话,那么就带着她,和我的十个手下打一场?!?br />
    “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彼杖袼党隽俗约旱男纳?。

    不一对一的单挑也就罢了,居然让自己背着蒋青鸢和对方打架

    就算自己不受伤,也绝对不可能完全保证蒋青鸢的安全

    这些家伙

    苏锐打量着对方,冷冷说道:“如果你们敢让我或者我身后的女人受一点伤害,我可以保证,你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墨脱?!?br />
    苏锐的话语很淡,但是却蕴含着浓浓的杀气

    而最直接承受这些杀气的,就是欧阳冰原

    他一贯以为人冰冷而著称,可是在苏锐那冰冷的杀气跟前,他的这种冰冷根本就跟纸糊的一样,瞬间被撕破

    “也包括你?!彼杖窨醋排费舯?,又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后者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没有再多说什么,但也没有让开道。

    他在赌,赌苏锐不敢动手。

    自己手下有十个好手,而他还背着一个累赘女人。谁能占优势,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最关键的是,欧阳冰原的十个手下个个带枪

    伏在苏锐的背上,听到他说出那么霸气的话语,蒋青鸢的眸间绽放出淡淡的光彩。

    有这个男人在身边,面对着十来个敌人,她竟连一点心慌的感觉都没有好像在她看来,苏锐任何事情都可以搞的定

    “冰原少爷,冰原少爷,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匆匆忙忙的赶来,在他的后面还跟着十几名猛男。

    苏锐的眼睛眯了眯,好家伙,这是要来一场黑社会聚会么

    这中年男人看起来瘦骨嶙峋,西装穿在身上都显得有些宽大,他挤开欧阳冰原的手下,来到后者身边,恭恭敬敬的问道:“冰原少爷,我听手下说这里有人找您的麻烦,是么”

    欧阳冰原根本不答话,只是冷冷的看着苏锐。

    眼镜男人已经有了答案,他打量了苏锐一眼,眼中掠过不屑的光芒,随后转向欧阳冰原,微微躬着身,恭恭敬敬的说道:“冰原少爷,您尽管放心,既然我陪着您出来,就一定要把各方各面都服侍到位,让您全程舒心?!?br />
    “回去之后,我会在你的爷爷面前多替你美言几句的?!迸费舯档?。

    “多谢冰原少爷赏识”

    中年男人一副奴才样,大喜过望:“我陈波定然竭尽全力,为冰原少爷服务”

    “你很上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br />
    欧阳冰原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转身离去。

    十个保镖将他团团围在中间,严密保卫着,一起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而戴着眼镜的陈波则是站在了苏锐的面前,笑容之中带上了一丝狰狞之意,说道:“小,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罪了冰原少爷,但是你得罪了他,就要做好被废的准备”

    “真的很不错?!彼杖竦恍Γ骸澳憬谐虏?,又跟欧阳冰原如此亲近,莫非是宁海陈家的人”

    听到苏锐一口叫出自己的家族名称,陈波的眼里露出一丝惊讶,随后说道:“既然知道我是谁,还不跪下认个错要是你的态诚恳,我或许会考虑放过你?!?br />
    苏锐摇头一笑:“宁海陈家,我还没有放在眼里?!?br />
    他知道,宁海陈家的老爷陈德荣以前是跟着欧阳健混的,陈家就是欧阳家族的附庸,这个陈波很显然是陈德荣的孙。

    这几年来,陈家和宁海的新晋首富李永兴走的非常近,在宁海的地位也逐渐攀升到了前列。

    而苏锐不了解的是,这个陈家甚至不仅涉足白道生意,对于黑道的一些事情也是准备大展拳脚,暗地里在缓慢蚕食着青龙帮的地盘与产业。

    “宁海陈家你都不放在眼里真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大少爷”骨瘦如柴的陈波冷笑两声。

    很不幸,他言中了。

    如果他知道,苏锐真的是来自于第一家族的大少爷,不知道他的脸上会绽放出怎样精彩的表情。

    “跪下,向我认错,我可以饶你一命。如果你不求饶,恐怕待会儿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波冷冷笑道:“要知道,你得罪的可是欧阳冰原少爷,欧阳家可是现在的第一家族”

    “欧阳家是第一家族,那么你把首都苏家至于何地呢”

    这个时候,蒋青鸢抬起了头,淡淡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