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和苏锐预想的一样,蒋青鸢真的滑倒了,她单腿跳着,想要从浴室门口回到淋浴之下,短短一米多的距离,她只需要跳下就能到达目的地了。

    可是,她没有铺地巾,地面的湿滑程远远超出她的想象。

    即便蒋青鸢已经扶着洗手台,但仍旧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没受伤的那只脚哧溜一下,整个人便摔向后方

    于是,苏锐便听到了那声响

    他听到响声之后,连忙站起身来,来到浴室门口,却发现门被从里面反锁上了。

    “你没事吧”

    苏锐并没有强闯进去,而是隔着门问道。

    蒋青鸢并没有回答,一直在发出声声痛哼。

    “你要是再不答应,我可就闯进来了?!彼杖竦ナ治兆∶虐咽?。

    “不要,我可以起来?!?br />
    蒋青鸢想要扶着洗手台坐起来,但是尾椎骨好像摔到了,疼的她完全支撑不住身体。

    而且,她只有一只脚能用,更是无法借力了。

    足足过了两分钟,蒋青鸢终于还是放弃了。由于尾椎的疼痛,让她只能侧身而坐,靠在门上,大口喘着气,胸前的高耸起起伏伏。

    “喂,我说你到底要怎样,如果你愿意继续坐在地上,那么我也不管了?!?br />
    “等我一下?!苯囵吧硎职言〗泶蛹苌献吕?,然后艰难的围在自己的身上,道:“好了,你进来把我扶起来吧,我实在实在是疼了?!?br />
    说罢,她反手把门打开。

    苏锐进来之后,不禁一阵无奈,嘲讽的说道:“我真的不会进来,你说你害怕个什么劲”

    蒋青鸢面颊通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疼的。

    她忍着疼痛,把浴巾包裹的非常好,雪白的胸前几乎一点没暴露,但越是这样,越是有种别样的美感蕴含其中。

    “口口声声说你不进来,刚才谁不打招呼就闯进来的万一你接下来再闯进来怎么办我能不锁门吗”蒋青鸢忍着痛说道。

    “我扶你起来吧?!?br />
    苏锐说罢,深深的看了一眼蒋青鸢的雪白长腿,由于她是坐在地上的,浴巾也只能盖到大腿中段而已,还是给人大的想象空间。

    “只能这样了?!苯囵爸遄琶纪罚骸拔铱赡芩ど肆宋沧??!?br />
    “真没用?!?br />
    苏锐摇了摇头,双手抄在蒋青鸢的腋下:“准备好了,我要起来了?!?br />
    蒋青鸢红着脸,轻轻的“嗯”了一声。

    因为苏锐的这个动作实在是让人纠结了,他的手放在腋下,手指便不可避免的会碰触到山峰的侧面,蒋青鸢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手指的压迫。

    殊不知,她很无奈,苏锐更加无奈。

    某个位置被浴巾所包裹,确实非常柔软,他本没有占蒋青鸢便宜的意思,但是这样看来,这有一张嘴也说不清了。

    当苏锐把蒋青鸢扶起之后才发现,后者摔伤尾椎,连单条腿站立都快做不到了。

    “你还能继续洗澡吗”

    “好像不能了?!苯囵熬澜崃艘幌?,说道。

    “你怎么就那么脆弱?!?br />
    苏锐无语,直接拦腰一个,把蒋青鸢给横着抱了起来。

    蒋青鸢一声惊呼,本能的双手搂住苏锐的脖

    “你怎么那么粗鲁?!苯囵昂熳帕乘档?。

    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胸前的山峰已经在唉苏锐的胸膛上被挤压变形了,那弧让人十分纠结。

    听了这话,苏锐可不乐意了:“我怎么就粗鲁了我要是真粗鲁,马上就把你扔了?!?br />
    “你不会?!苯囵八坪醵运杖竦摹叭恕焙茏孕?。

    “我怎么不会”

    “因为你看起来很不正经,但实际上是个好人?!苯笮〗阋膊恢朗窃诳嫘?,还是在认真表达心中的想法。

    “嘿嘿,其实,你错了,我不仅外表不正经,本质上更不正经?!?br />
    苏锐说罢,做了一个“注定孤独一生”的举动直接就把蒋青鸢扔到了床上。

    别忘了,这可是“”

    虽然床垫足够柔软,但蒋青鸢还是吓了一大跳,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叫,然后重重落在床上

    “苏锐,你过分了?!?br />
    蒋青鸢摔的有些狼狈,不过她这句话似乎并不带着多少怒意,不知怎么的,苏锐这样扔她,她的心里却不怎么生气。

    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打情骂俏”

    一贯在语言上毫不想让的苏锐并没有还嘴,而是沉默无言。

    蒋青鸢觉得有点不对劲,一抬头,发现苏锐正看着自己,眼睛连眨都不带眨的。

    她意识到了什么,低头一看,差点没崩溃掉

    由于苏锐刚才把她扔到床上,导致浴巾直接被崩开,那姣好的身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也暴露在了苏锐的眼前。

    面对这种送上门的风景,苏锐要是不多看上两眼,还是个正常男人吗

    不,如果是正常男人,恐怕早就直接扑上去了

    蒋青鸢一声尖叫,连忙扯过被盖住身体

    “苏锐,闭上你的眼睛”蒋青鸢的脸庞已经红透了

    苏锐咳嗽了两声,讪讪说道:“闭眼没问题,我对你也没多大兴趣,那什么,友情提醒一下,你要是尾椎受伤,就自己按摩一下,这种硬伤没事的,那部位敏感,我就不亲自下手给你按摩了?!?br />
    说罢,苏锐直接闪身进入浴室,他才不管蒋青鸢是什么表情呢

    半个小时之后,苏锐从浴室中走出,蒋青鸢还在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俏脸红扑扑的,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

    “好了,我洗好了,现在该你了?!?br />
    苏锐说罢,斜眼看了看她:“把浴巾围上,我扶你进浴室?!?br />
    蒋青鸢一声不吭,甚至都不看苏锐一眼。

    “你怎么不说话”苏锐问道。

    蒋青鸢还是不理她。

    “你的尾椎肯定不疼了,已经可以洗澡了?!?br />
    “你到底要怎样难道说我看了你的身体,你就要我对你负责到底”苏锐无奈的说道。

    “对,我就要你对我负责?!苯囵疤匪档?,眼睛非常明亮,哪里有半分生气的意思

    “不会吧哪有这么讹人的”苏锐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看你一眼就得对你负责终生,这和那些碰瓷的有什么区别”

    “我讹人我碰瓷”蒋青鸢本来是开玩笑的,见到苏锐这般反应,倒是有点来气了。

    自己是什么人,是首都二代中的第一大美女,曾经追过自己的男人至少有一个加强连,身都被他看光光了,半开玩笑的让他负责,他却说自己碰瓷

    “我说,别用这种杀人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苏锐摸了摸鼻:“如果你觉得被我看光光有点吃亏,那么我也让你看回来好了?!?br />
    说话间,他就要拉掉身上的衣服。

    我是流氓我怕谁

    “快停下?!苯囵拔孀⊙劬?,要是论起赖皮的功力,她和苏锐还差上十几条街呢。

    苏锐摊了摊手,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货原本就是装的,开什么国际玩笑,他才不会拉掉自己身上的衣服,那样岂不是白白便宜蒋青鸢了吗

    等到蒋青鸢洗完澡,苏锐便把她扶到了床上。

    “现在是午休时间,睡饱了之后,咱们去吃饭?!?br />
    蒋青鸢点点头,不过她的眼中还是有着一抹犹豫。

    只有一张床,两个人可要怎么睡

    虽然这床足够宽,但是孤男寡女睡在一张床上,难免不会出问题

    如果这个家伙真的兽性大发,那么自己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到时候还不得乖乖就范

    看到蒋青鸢低着头的模样,苏锐哪里猜不到她在想什么,于是从柜里拿出一条薄毯,走到一旁的单人沙发边:“我说过不会占你便宜,就肯定不会占,我说过我会睡沙发,我就一定不会睡床,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但绝对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所以,你放心好了?!?br />
    看着苏锐那淡淡的嘲讽神色,蒋青鸢不禁觉得自己刚才有点以小人之心君之腹了。相处了那么多天,苏锐如果想要对自己下手,肯定早就动手了,犯不着等到现在。

    她还在犹豫的时候,苏锐就已经靠在窄小的单人沙发上面,盖着薄毯,头一偏,甚至发出来轻微的鼾声。

    蒋青鸢并没有立即入睡,而是靠坐在床头,侧脸看了苏锐很长时间。

    她的眼神很真,很深,似乎是要把苏锐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足足半个小时之后,她才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钻进了被窝。

    这一觉,蒋青鸢睡的昏天黑地。

    那么多天的疲劳一起爆发出来,彻底的击溃了她的意志。事实上,并没有经过任何特殊训练的蒋青鸢能够和苏锐一起走到如今这一步,除了意志力强大以外,还真的找不到什么好的解释理由。

    但是,此时的她终于撑不住了,绷紧的神经一旦放松下来,立刻便有浓浓的疲劳感涌出,然后侵占全身。

    等到她悠悠醒转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苏锐已经先她一步醒来,换好了衣服。

    此时的苏锐穿的是一件简单的运动装,看起来颇为帅气。

    “你很帅?!苯囵坝芍缘脑尢镜?。

    “别花痴了,换衣服,咱们出去吃饭?!?br />
    苏锐把一身白色运动装丢给蒋青鸢,这两套衣服还是情侣款。

    两个人的外套不仅一样,事实上内衣也是一样的款式,要是说这俩人不是情侣,还真的没有人相信。

    等到背着蒋青鸢走出房门的时候,苏锐在走廊里碰到了一个人,一个他万万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