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间豪华大床房

    听了这句话,蒋青鸢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这要不我们换一家酒店吧?!苯囵坝淘サ乃档?。

    “这是旅游旺季,像我们酒店都需要 提前两个月预订房间的,其他酒店现在也一定满了,除非你去住小旅社?!鼻疤ü媚锟戳丝幢凰杖裢栽诒澈蟮慕囵?,暗地里撇了撇嘴两人都亲密成这个模样了,还在这里矫情的不住大床房,装什么装。

    苏锐也懒得再换地方,道:“大床房就大床房吧,我可以睡沙发?!?br />
    蒋青鸢俏脸微红,不再讲话。

    她知道 双方目前所处的境地是怎样的,并没有矫情的多说什么。

    不过,开好房间之后,苏锐并没有立即上楼,而是背着蒋青鸢来到了隔壁的服装店,随便按照两人的尺码挑了几件衣服。

    蒋青鸢明白苏锐的意思,不禁暗暗佩服这个男人的细心。

    两个人的衣服都扔在与帕金斯兄弟对战的地方,并没有带来,此时苏锐比自己率先想到这一点,真的很难得。

    “不过我都还没有试衣服呢,万一不合适怎么办”

    “肯定合适?!?br />
    苏锐掏出一张卡,已经直接付款了。

    “你为什么那么自信”蒋青鸢觉得苏锐略微有点敷衍。买衣服不用试,难道光用眼睛看看就可以吗

    “肩宽三9,腰围7二,胸围”苏锐感受着身后那柔软的压迫,道:“胸围105,挺丰满的?!?br />
    不理会身后蒋青鸢那震惊到极点的目光,苏锐又淡淡的说道:“还有臀围这个不好估计?!?br />
    说罢,他托在蒋青鸢大腿底部的手向上滑了十几厘米,来到了那处丰满肥美的臀部之上。

    蒋青鸢一声轻叫,浑身一颤,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苏锐在自己的屁股上用力抓了一把

    “臀围95左右?!?br />
    苏锐淡淡一笑,又加了一句:“你这身材,和诺贝尔奖得主莫言曾写过的一本书很像?!?br />
    “你耍流氓?!苯囵耙ё抛齑?,俏脸已经红透。

    她当然知道 莫言写的那本书是什么,书名叫做丰乳肥臀。

    这个可恶的家伙,终于露出他的色狼本性了吗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吃自己的豆腐

    蒋青鸢知道 ,臀部可是自己的绝对隐秘部位,这么多年来从未有异性碰过,今天竟然被苏锐给那啥了

    蒋青鸢虽然长得非常漂亮有气质,但骨子里是个极为传统的女人,她从来不曾赞成过婚前性行为,坚决要把第一次留在新婚之夜。

    可惜的是,这么些年过去了,她也没等到新婚之夜却等到了苏锐的咸猪手。

    这个混蛋,为什么说出的尺寸都这么准简直就可以称得上是非常精确了他的眼睛是游标卡尺吗

    走出了服装店,苏锐又来到了街对面的内衣店。

    二人的随身衣物都扔在了密林中,甚至苏锐还用蒋青鸢的短裤当做诱饵,把帕金斯兄弟炸了个措手不及。

    说起来,蒋青鸢的短裤还立了大功。

    看着苏锐走进店门口,里面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板娘便迎上来,一开口就是极为标准的普通话,很显然是从内地过来开店的。

    “哎呀,二位要挑内衣是不是一看先生小姐就是郎才女貌,这样吧,我们这里有最时尚的情侣内衣,不知道 两位喜不喜欢”

    说着,老板娘便把苏锐二人带到了情侣内衣专柜,在这里要性感有性感,要卡通有卡通,甚至,要情趣有情趣

    当苏锐的眼睛扫过一条女式短裤的时候,眼皮忍不住狠狠的跳了跳,因为他看到短裤上面清楚的印着两个大字鸟窝

    “那个地方,还真是鸟窝?!彼杖裥ψ潘盗艘痪?,现在的设计师,真是太有才了

    蒋青鸢伏在苏锐的肩上,被调戏至此,她已经是面红耳赤

    “我来挑吧?!?br />
    苏锐根本就没问蒋青鸢的意见,随手指着专柜上的衣服,道:“这几个款式各来一套?!?br />
    蒋青鸢低着头,闭着眼睛,压根就没仔细看,她也愿意全权交给苏锐负责。

    “先生真是有眼光,不知道 您的女朋友穿多大的尺码呢”老板娘笑眯眯的问道,这可是大客户啊。

    “三二d?!彼杖裾趴谒盗艘桓鍪?。

    说完,他只感觉到蒋青鸢的身体再次一颤

    后者完全难以置信了

    怎么就那么准

    他难道偷偷看过自己的内衣

    不过,一联想到这个家伙刚才在自己的臀部上摸了一摸,就能知道 具体的尺寸是多少,蒋青鸢才稍稍的收回心惊之感。

    话唠老板娘自来熟的说道:“看来先生您真是细心,连女朋友穿多大的尺码都是张口就来,这位小姐,我不得不说一句,你找到这样的男朋友,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br />
    “他不是我男朋友?!苯囵敖馐偷?。

    老板娘一脸不相信的神色:“不是男女朋友,还一起出来买情侣内衣不是男女朋友,还撒娇让人家驮着美女,你的脸皮也太薄了?!?br />
    蒋青鸢无言以对,她那是在撒娇吗明明是受伤走不了路好不好

    说到这儿,老板娘在蒋青鸢的面前做了个挺胸的动作,压低声音,说道:“不过美女,话说回来,你真的是够有本钱的啊,三二d,啧啧,我生完孩子都赶不上你?!?br />
    “快包起来吧?!?br />
    苏锐催促道,他已经觉得蒋青鸢快被调戏的不行了。

    老板娘会意的看了一眼苏锐,笑道:“我就知道 ,你们年轻人耐不住性子,在墨脱的林子里面走了那么多天,是不是早就憋得不行,迫不及待的想要释fang 了”

    苏锐登时无语,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这老板娘竟然从柜台的抽屉里拿出两包安全套,塞进了衣服的手提袋里。

    塞完之后,她意味深长的对苏锐眨了眨眼睛。

    苏锐落荒而逃,他有种被这极品老板娘勾引的错觉。

    “这老板娘太热情了?!彼杖窀锌?。

    “是你太下流了?!苯囵昂苋险娴乃档溃骸安杂欢N薹斓牡??!?br />
    苏锐:“”

    背着蒋青鸢回到房间,苏锐叹了一句:“果真是豪华大床房,真够豪华的?!?br />
    房间里有一张两米宽的大床,除此之外,只有一个单人沙发,实在是和“豪华”两个字不搭边。

    苏锐已经暗暗下了决心,以后再也不住这个牌子的快捷酒店了。

    “去洗澡,然后休息?!彼杖癜呀囵靶⌒牡姆旁谏撤⑸?,道:“睡完午觉之后,我们出去吃晚饭?!?br />
    “这个,好像要麻烦你扶我去洗澡?!苯囵翱戳丝醋约耗歉吒咧灼鸬慕捧?,说道。

    “我可不想帮你脱衣服?!彼杖翊鸱撬?。

    “我是说扶我去?!苯囵耙徽笃幔骸拔铱擅凰滴也荒芡岩路?br />
    这个可恶的家伙,一定是故意 的到了这个时候,终于露出他的本性了吗

    “让我给你脱衣服,我也不干啊?!彼杖穹鲎沤囵?,道:“我可不是首都那些想要泡你的小白脸?!?br />
    要是首都那些暗地里爱慕蒋青鸢的公子哥听到这句话,恐怕会气的大骂苏锐暴殄天物

    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如果不把握住,那还是人吗

    把握了就是禽兽,不把握就是禽兽不如

    浴室里并没有浴缸,苏锐只得拿过凳子,放在淋浴下面,让蒋青鸢坐着洗澡。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绷礁鋈硕来σ桓鲂⌒】占?,蒋青鸢面庞微红。

    她已经迫不及待要洗澡了,对于爱干净的女人而言,在树林中灰头土脸的奔波好几天,简直是不能忍受的事情。

    “有事情就叫我好了?!?br />
    苏锐关门出去。

    蒋青鸢看了看,门的把手距离自己还有一米的距离,单靠一条腿挪过去实在费事,于是她也就懒得锁门了这可全部是建立在对苏锐绝对信任的基础上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之间的彼此信任什么时候深厚到这种份上了

    蒋青鸢脱下沾了许多尘土的冲锋衣,扔在脏衣篮里,然后准备 解开内衣。

    再过两秒钟,这具被首都无数男人觊觎过的丰美身体,就会毫无保留的出现在西藏墨脱的某间小小快捷酒店里。

    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

    蒋青鸢陡然一惊,连忙本能的用手挡住上半身。

    虽然她仍旧穿着三点式的内衣,关键部分的光芒一点没露,但这样才更有诱惑力,苏锐差点看的愣住了。

    他是个正常男人,虽然说之前对蒋青鸢颇为的反感,但是经li 了这几天的事情之后,对其也有了全新的认识,此时见到对方光洁的身体,不可能没有感觉,腹中火苗升起,就连心跳都快了几分

    “那什么,我就是来给你拿换洗衣物的?!?br />
    苏锐的手中拿着刚刚二人一起买的贴身内衣还是情侣同款的。

    “衣服留下,你出去?!?br />
    蒋青鸢可没那么奔放,直接转过身去,留给苏锐一个背影她的脸已经又红又烫,好似发烧

    苏锐并没有立即出去,而是说道:“那好吧,一会儿你记得把衣服洗一下,用热风烘干之后再穿,新买的贴身衣物不能直接穿,细菌多,不卫生?!?br />
    “我知道 ,你快出去”

    蒋青鸢已经快要被苏锐搞得崩溃了。

    “行了,你也别害羞了,这年头到游泳池里,哪个穿的不比你少,你担心个什么劲,我又不会吃了你?!彼杖衿财沧欤骸笆裁词贝?,真没出息?!?br />
    说罢,他转身把门关上了。

    蒋青鸢简直快哭了,她郁闷的解开身体最后的束缚,然后打开淋浴。

    这位蒋家大小姐终于知道 ,任何时候对男人的信任都是对自己的出卖??狭酥?,她发现 门还是没有锁上,万一苏锐再冲进来可就麻烦了。

    于是,蒋青鸢费了好大的力气 ,小心又小心的单脚挪到浴室门边,从里面把门反锁了。

    苏锐正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听着这反锁的声音,撇了撇嘴,说道:“真是玻璃心,单腿蹦来蹦去的,就不怕滑倒”

    话音一落,卫生间里传来“啪”的一声响

    很显然是肌肤和地面亲密接触所发出来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