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处境不尴尬,我的处境可就有些尴尬了?!彼杖窭淅湟恍Γ骸跋衷谌锥嫉娜硕荚诳次业男??!?br />
    要是放在以前,苏锐真的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头上竟然会被安了“私生子”三个字。

    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一点都不光彩,哪怕这是个“级”私生子。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却给了他这样的身份。

    “不,我没有看你的笑话?!苯囵拔⑿ψ潘档?,事实上,在她看来,自己和苏锐不仅是这两天的战友,在身份方面,更是同病相怜。

    她虽然不是私生女,但是年纪却和自己的侄子差不多大,从小也遭受了很多的非议。

    “你和苏老太爷真的很像?!?br />
    沉默良久,蒋青鸢忽然说道。

    “呵?!彼杖窭浜吡艘簧?,这一次,他虽然将计就计配合着首都的那位老爷子做了个局,让许多不安分的势力跳出来,但是这种配合只能说明是苏锐顾全大局,私底下来说,他对那位老人并没有多少好感。

    好感都没有,更遑论感情了。

    所谓的血脉相连父子情深,在苏锐的这里真的没怎么感觉到。

    苏锐在听到了苏战煌公布身份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浓浓的阴谋味道。

    妈的,都这种时候,还不忘借着自己来算计别人。苏老狐狸的名声可不是白叫的。

    “你和他的身上,都有一种无畏无惧勇往直前的精神?!苯囵暗难劬χ猩了缸帕凉?。

    “别给我戴高帽子,我不习惯这种夸奖?!彼杖衤源懦獾乃档溃骸盎褂?,不要拿我和他比,我不喜欢这种比较?!?br />
    “本来就很像,这是无法否认的事情?!苯囵凹岢值乃档溃骸澳阆胂笠幌滤谡秸甏富庸哪切┲揭?,如果不是有着超强的意志力和一往无前的大无畏精神,怎么可能坚持的下来”

    听了这话,苏锐沉默了许久。

    或许,这个国家能够走到现在,最需要 感谢的就是那位老人。

    就是他在风雨飘摇的年代挺身而出,率领着华夏军队,抵抗着侵略者。

    就是他把一支装备简陋人员业余的不入流队伍,培养成了让全世界都为之侧目的铁军

    单单就事论事,苏锐非常佩服那位老爷子,他不仅是个猛将,更是个千古帅才。

    如果不是他在关键时刻的铁腕和决断,或许华夏要走到现在还需要 多花上几十年的工夫。

    “墨脱近在眼前了?!?br />
    苏锐把话题转了个方向,他看了看远处若隐若现的城镇,把手里的狙击枪丢在一旁。如果把这玩意儿带进县城,那才要引起大麻烦。

    这一路,他们真的走的很辛苦,好在就快要到了。

    一个阴差阳错的相遇,极大的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从这方面来说,此次旅行还是利大于弊的。

    由于一路上海拔骤降,那些行走者可以体会到从高山寒带走到热带雨林的奇妙感觉,一路上的旅客越来越多,气温也在缓慢升高,看着苏锐已经满头汗水,却没有丝毫停下歇息的意思,蒋青鸢有点触动,她从口袋中掏出纸巾,开始本能的为苏锐擦拭汗水。

    “你累了就休息一下吧?!?br />
    蒋青鸢一边擦汗一边说道,声音之中带着淡淡的关切。

    “你不会看上我了吧”苏锐把蒋青鸢放下来,道。

    “你别想太多?!苯囵拔⑽⒁恍Γ骸澳苋梦倚亩哪腥嘶勾永床辉鱿帜??!?br />
    苏锐靠着树坐下,喝了口水:“女人太傲气可不是什么好事,注定孤独一生的节奏?!?br />
    这是两人身上的最后一瓶水了。

    苏锐喝完,便递给蒋青鸢。

    后者看了看苏锐嘴唇碰过的瓶口,并没有任何的犹豫,仰起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她仰头喝水,雪白脖颈上的喉咙上下滚动,显得甚是性感。

    抛开立场问题不谈,苏锐不得不承认,蒋青鸢是个大美人。她不仅长相漂亮,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更是许多花季少女所不具备的。

    最关键的是,她不矫情。

    苏锐刚才之所以率先把那瓶水喝了一口,并不是什么没有风度的表现,可以说,他这是一种试探的行为。当然,更确切的来讲,这一瓶水是他对蒋青鸢抛出的橄榄枝。

    如果蒋青鸢接过水后一脸嫌弃,或者说出什么“间接接吻”之类的话,苏锐绝对不会再继u 考虑 与蒋青鸢做朋友的问题。

    非常时期非常做法,如果在这种时刻还矫情的考虑 这些问题,那也真让人没话说了。

    还好,蒋青鸢的表现让苏锐比较满意 。

    “回到首都之后,我请你喝茶,可以么”蒋青鸢喝完之后,并没有随地乱扔矿泉水瓶,而是把瓶子装在随身的口袋中,显示出了良好的素质。

    “你就不怕被人拍到”

    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

    他这个问题很有难度。

    蒋毅刚是蒋青鸢的亲侄子,而杀死蒋毅刚的直接凶手就是苏锐,从这一点来看,苏锐和蒋家本应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如果蒋青鸢出来和苏锐喝茶被有心人发现 ,那么后果可就不太妙了。

    “我们可以乔装打扮?!苯囵八伎剂艘幌?,还是给出来一个比较让人纠结的答案。

    这确实是现阶段无法改变的现实,即便苏锐已经接受了蒋青鸢这个朋友,但由于两个人的立场问题,很多事情不太好办。

    “你恨我么”苏锐忽然问道。

    “你指的是毅刚的事情么”蒋青鸢的脸上闪过些许黯然,这也是她这些天来一直回避的话题。

    苏锐点了点头,这也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向蒋青鸢正面提及此事,这表示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重大的突po 。

    “曾经有过,但是现在不恨了?!?br />
    蒋青鸢摇了摇头,苦笑道:“现在想来,我当时恨你,并不是因为你杀了蒋毅刚,而是你把蒋家搅了个翻天覆地,颜面尽失。从真正 意义上来说,我和蒋毅刚的关系并不算深,我只是不想看到我父亲难受?!?br />
    她的父亲,自然是蒋天苍,最出色的大孙子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此时的蒋天苍怎么可能好过

    苏锐淡淡说道:“我承认我的手段略微有点过激,但是造成这种局面,最主要的责任还是你的父亲,蒋毅刚早晚要死,所以,长痛不如短痛?!?br />
    “嗯?!?br />
    蒋青鸢点了点头,似乎不知道 该怎么继u 面对这个话题。

    “我打了你一枪,你救了我好几命,即便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我也是要和你做朋友的?!?br />
    蒋青鸢伸出纤纤玉手,递到了苏锐跟前:“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蒋青鸢,交个朋友吧?!?br />
    苏锐伸出手来,和这只不知道 多少男人做梦都想牵着的手轻轻一握,直视着蒋青鸢的眼睛:“以后有机会,可以一起再走一次墨脱?!?br />
    这句话代表的意思很简单我接受你的友谊

    听了这话,蒋青鸢的眼眸中瞬间闪过明亮的神采:“好,要不就明年今日吧”

    蒋青鸢素以沉稳大气多智而出名,在人前她从来不会露出这种激动神色,事实上也极少有什么事情能让她如此兴奋??蠢?,她的心中对于和苏锐一起行走墨脱,还是有着浓浓的期待。

    “明年今日”

    苏锐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好,如果到时候有时间,一定会重新走一趟?!?br />
    两人休息了半个小时,苏锐又背起蒋青鸢,一路朝着墨脱县城的方向走去。

    墨脱县的中心是墨脱镇,如今也成了旅客的休闲集散中心,流露出淡淡的商业化气息。

    苏锐背着蒋青鸢走在街道上,引起了许多人的侧目。

    毕竟两人风尘仆仆的样子实在是太吸引眼球,就像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一样。

    苏锐可不会在意这些人的眼光,带着蒋青鸢直奔县人民医院。

    做了光之后,两个人才长出了一口气。

    苏锐也难得的有一次判断失误,蒋青鸢的脚属于严重扭伤,并不是骨裂,因此只需要 休养半个月左右就能恢复了。

    “我们在这县城里住几天,等到你的脚稍微恢复一些之后再上路。否则长途汽车会把你折磨死的?!彼杖袼档?。

    他已经替蒋青鸢做了决定,后者自然不会反驳。

    走到一家快捷酒店,苏锐掏出身份证,对前台姑娘说道:“麻烦开一个标间?!?br />
    “一个标间”蒋青鸢咳嗽了一声,面庞微红的说道:“两间单人房吧?!?br />
    苏锐瞥了她一眼:“安全第一?!?br />
    蒋青鸢并不傻,听了这四个字,她顿时意识到了双方的处境。

    虽然走出了密林,但是敌人的暗杀还没有结束,苏锐之所以选择和自己住在同一个房间,就是为了能够时时刻刻的?;ぷ约好馐芪O?。

    想到这一点,蒋青鸢的心中泛起一股暖意来。

    她对前台姑娘说道:“那就要一个标间吧?!?br />
    虽然这样可能会造成种种不便,但是为了二人的生命安全着想,蒋青鸢没有任何不答ying 的理由。

    一路上那么多危险,那么多尴尬,这都走过来了,还会在意同住一个标间

    再说了,此时蒋青鸢伏在苏锐的背上,怎么看都像是亲密的情侣

    没想到,等蒋青鸢做出决定的时候,前台姑娘却摇了摇头:“二位,抱歉,现在正是旺季,我们酒店只有一间豪华大床房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