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苏锐浑身的气场骤然爆发 ,一股凌厉之极的气息直冲云霄

    远在数万里之外的黑暗世界,所有观看屏幕直播的人齐齐感觉到浑身一凉,他们虽然隔着屏幕,但仍旧清楚的感觉到了那股冷冽的气息

    在这一刻,不知道 有多少人开始本能的打冷颤

    这就是太阳神大人的气势吗

    这才是一个天神该有的做派

    停顿了一下,苏锐单手握拳,在心脏部位捶了两下,冷冷说道:“比安奇家族,在我回到西方之日,便是你们家族灭亡之时”

    直接宣战

    这是来自于太阳神阿波罗的宣战

    他早已经意识到,这些摄像头就是西方黑暗世界的人所安装的

    在这一刻,苏锐没有去隐藏自己心中的情感,也不屑于在西方黑暗世界中人打太极,他就是要灭了比安奇家族,没有谁能阻挡

    谁挡谁死

    有实力的人,就是这么的任性

    那些敢在他的背后搞小动作的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看着苏锐那个重拳捶胸口的动作,众人一时间都沉默了

    而一幢豪华别墅内,一个满头金色短发的中年男人正盯着屏幕,满脸担忧。

    而他旁边一位漂亮且性感的女人正对他怒目而视。

    “我早就说过,不要对阿波罗动心思,你偏偏不听”女人一发起火来,柳眉倒竖,带着一股子戾气:“你不听也就罢了,为什么非要找帕金斯兄弟和史密斯夫妇那两伙废柴来做这件事情他们怎么可能是太阳神的对手”

    原来,这个男人不仅雇佣了帕金斯兄弟,更是许诺了天大的好处给史密斯夫妇,才唆使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去刺杀太阳神

    “比安奇家族想要在新能源领域继u 布局的话,那么太阳神殿就是最大的阻碍,眼看又一个十年即将结束,如果不除掉他们,我们怎么可能完成家族的十年目标”金发男人皱眉说道。

    “十年目标布局新能源领域你说的可真是天花乱坠,还显得一切都是为了家族着想”

    女人继u 愤nu 的说道:“别以为我猜不到,一定是亚特兰斯蒂家族里有人跳出来,让你做他的代言人,指使你做出来这种事情,对不对”

    听了这话,金发男人的眼底闪过一抹慌张,嘴上却继u 否认:“所有人都认为比安奇家族是亚特兰蒂斯的附庸,但是你我都知道 实际 上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真的被其所指使”

    “佩蒂特,你自己招来的祸事,你自己解决,我不再掺和从现在开始,我伊莎贝拉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再认你这个哥哥,你也没有我这个妹妹”

    说完这句话,这漂亮女人甩动着一头金发走了出去

    看着妹妹离去,名叫佩蒂特的男人愤nu 的踹出一脚,名贵的古董花瓶立刻 变成了碎片

    而远在数万里之外的华夏,苏锐在对比安奇家族发出口头宣战之后,又对着摄像头冷笑道:

    “比埃尔霍夫,你个傻逼,如果不想为此事付出代价,那么就把一千万美金送到太阳神殿,如果明天太阳落山之前还没有到账的话,我平了你的老巢”

    “我去”

    比埃尔霍夫正在抽着雪茄,忽然听到苏锐这样讲,差点没被雪茄的烟雾给呛死

    “咳咳咳咳咳”

    比埃尔霍夫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着,呛的是满脸通红

    “他怎么会知道 ”比埃尔霍夫看着屏幕,远在华夏的苏锐好像在和他对视一般

    虽然比埃尔霍夫已经让人在直播前宣布 了这个视频来自于他的拍摄,但是远在华夏的阿波罗怎么能够猜的出来

    虽然在公开视频之前,比埃尔霍夫就权衡过,公开还是保密,哪种方式所带来的利益更加长远。

    很显然,公开视频,绝对会让阿波罗不爽,但多就是赔一笔钱,而所带来的长远收益却是远远大于这一笔钱

    通过这次直播,比埃尔霍夫和他手下的情报机构将会把名声再次宣扬到黑暗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明天,送一千万美金去太阳神殿?!北劝6舴蛭弈蔚乃档?。

    “老板,直接转账不就可以了吗”

    “不,要亲自去,这样才能显得我们比较有诚意?!?br />
    比埃尔霍夫其实心中已经开骂了:“张口就是一千万美金,怎么比我还要无耻你当我赚钱容易吗”

    不过,腹诽归腹诽,比埃尔霍夫表面上绝对不会说什么坏话的,毕竟抛开上一次夏清父亲的事件,这是他和太阳神阿波罗真正 意义上的第一次接触,用一千万美金,搭上太阳神殿这条线,还是颇为划算的

    比埃尔霍夫从骨子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生意人

    说完这句话,苏锐随手一弹,一颗小石子从他的手指间爆射而出,精准无比的打在了摄像头之上

    西方世界在围观的众人只是感觉到一颗石子在他们的眼前越放越大,随后整个屏幕变得一片漆黑

    “比埃尔霍夫,你个蠢货,快点更换摄像头”

    “这场杀人大赛还没结束呢,比埃尔霍夫,你要是再不恢复信号,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做交意 ”

    黑暗世界的论坛又被咒骂比埃尔霍夫的帖子刷屏了,后者翻看着这些帖子,简直要气炸了肺,出力不讨好不说,还赔进了一千万美金,他简直亏到腰窝里去了

    “草他们全家?!?br />
    比埃尔霍夫愤愤的咒骂了一句,然后一挥手,说道:“他们不是吵着要看直播吗把所有的讯号全部掐断,我让他们看个够”

    米思尔酒吧中,那个白人壮汉看到屏幕变的一片漆黑,眼中的炽热没有半分消退,反而更加昂扬

    “太阳神,不愧是太阳神”

    他嘀咕了一句,拿出一张纸币放在吧台上,然后转身走出了酒吧。

    今夜,黑暗世界注定无法平静

    苏锐在干掉了史密斯夫妇之后,坐在地上休息了两分钟,这才重又站起。

    他不是神,没有无穷无尽的体力,本来就是奔波了大半夜,如今又和史密斯夫妇鏖战一场,如今一放松下来,疲惫感便如潮水般的涌来。

    毕竟,那两口子可不是什么善茬,双人合力所形成的战斗里在西方黑暗世界里都很有名气。

    如果不是故意 示敌以弱诱敌深入,苏锐还真不大可能顺顺当当的把他们全部干掉

    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苏锐才慢慢的朝树上爬去。

    蒋青鸢仍旧趴在树枝上,她的眼睛受到了强光的刺激,到现在还没有从短暂失明中恢复过来。

    听到苏锐来到自己身边,她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下来,问道:“苏锐,你没事吧”

    “我没事?!彼杖裆斐鲆恢皇郑骸袄窗?,我背你下去?!?br />
    “我看不到东西?!苯囵罢鲎叛劬?,但眼神却很茫然。

    从来没有经li 过这种强光刺激,让她满脸泪水。

    “一会儿抓紧我?!?br />
    苏锐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小心的把蒋青鸢挪到了身体后面,让她的双臂搂住自己的脖子。

    不知为何,当自己的胳膊搂住苏锐脸庞贴在他肩头的时候,蒋青鸢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今夜,她听到了枪声,看到了流血,经li 了死亡,见了太多平生绝对无法见到的危险,而在这些危险出现的时候,她只有呆在苏锐的身边,才会感觉到安心。

    趴在苏锐的后背上,一路前行,蒋青鸢也不再用手臂撑着身体,避免那种亲密接触,她现在很放松,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大腿被苏锐托着,也不在意自己胸前的高耸被挤压的变形。

    这一路,他们一直走到了正午。

    也许史密斯夫妇是最后一波杀手,在杀了他们之后,苏锐和蒋青鸢都没有再遇到刺杀。

    “虽然阳光出来了,但是还不能掉以轻心?!?br />
    看着头上无限释fang 热量的太阳,苏锐眯了眯眼睛。

    无数次从生死时刻熬过来的经验告诉 他,这次的危险还没有结束。

    不过,这是白天了,敌人应该不敢再继u 猖狂下去。

    自己已经向西方黑暗世界发出了警告,那些人应该会收敛一点,至少短期内不会出现太多的事情。

    但是,国内的某些势力,仍旧不会太安分。

    “苏锐,等到了墨脱,我们是不是要重新回到之前的状态”蒋青鸢的眉头轻轻皱起。

    这连续两三天,蒋青鸢一直处于被?;ぶ?,这让她对苏锐的印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在蒋大小姐的心里,苏锐是最纯粹的男人。在他的身上,蒋青鸢看到了无数的闪光点。那些首都的花花大少和他相比,简直就是渣滓一般。

    “回去就回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苏锐的眉毛扬了扬:“除非你能真正 的脱离蒋家,否则我们之间不可能做朋友?!?br />
    蒋青鸢知道 ,这个问题再聊下去也还是死循环,找不到任何突po 点。

    “苏锐,其实你不知道 ,在我得知了你的身份之后,我忽然感觉到不那么孤单了?!苯囵拔⑽⒁恍?,即便她的脸上有些许灰尘,头发显得凌乱,但仍旧掩饰不住那高贵的气质。

    而“孤单”这个词,很少在蒋青鸢的口中出现。

    “你整天被一群男人围着,孤单个屁?!彼杖窭淅湟恍?,不知是在笑蒋青鸢的状态,还是在笑自己的身份。

    “你也不看看,以我的辈分,还有谁敢放开了追我”蒋青鸢同样自嘲的笑了笑:“我的年纪和首都三代子弟都差不多大,这个城市看起来大,其实很小,谁也不敢贸然乱了辈分?!?br />
    事实的确如蒋青鸢所说,她已经不再是个小姑娘了,女人三十来岁,虽然是最有味道的年纪,可是韶华易逝,现在的光彩,终将变成明日黄花。

    “我以前认为我是首都红二代里面最年轻的一个,现在看来,又多了一个你?!苯囵暗奈⑿ο缘煤芮崴桑骸爸辽?,我的处境不会很尴尬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