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大人,这不可能”

    “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冥王殿守卫森严,即便我们不在,军师也不可能攻的进去”

    听到哈帝斯说军师要进攻冥王殿,硕果仅存的四名黑暗骑士连忙喊道

    他们的心中同时一凉

    虽然嘴上说着不可能,但是这四个人都不是傻子,已经开始往那个方向设想了

    “我们都错了?!壁ね豕鬯棺猿暗睦湫Γ骸按右豢季推肓朔较?,错的离谱?!?br />
    “大人何出此言”斯蒂芬妮还想要安慰哈帝斯。

    “一开始的时候,我本以为是我们在这里阻挡军师和十二神卫,阻止他们去西藏支援阿波罗,但是现在看来,我们根本就不是在阻挡军师,从头到尾都是军师在设计阻挡我们?!?br />
    虽然身体受了伤,但却让哈帝斯的头脑更清醒。

    “我们本来以为自己是猎人,但事实上根本就是跳进了别人圈套的猎物”

    哈帝斯说着,眼眸之中的阴沉之色更加浓重:“我本想着把阿波罗交给比安奇家族来搞定,然后再去宁海找林傲雪,但是现在看来,我的眼中只有三矬氨仑,但是军师的眼里 却装着一整个冥王殿”

    “大人,您别担心,军师说不定是去西藏支援阿波罗了呢这里距离冥王殿还有上万公里,他就算坐飞机前往,也至少得明天才能赶到,咱们还来得及”体壮如牛的埃博拉分析道。

    “根本来不及”哈帝斯摇头冷笑:“如果他早就布置好这一切的话,那么这一切就轻而易举了。说不定在我们来到华夏的时候,太阳神殿的精英战团就已经前往了冥王殿”

    “可是,我们现在也无法联系上留守的人,根本无法知晓大本营的情况?!彼沟俜夷菘嗌乃档?,他们现在连手机都没有了,和翠松山众弟子的混战已经让他们丢掉了一切通讯装备。

    “知不知晓冥王殿的情况已经不重要了?!惫鬯褂忠×艘⊥罚骸俺赏醢芸?,是个很简单的道理,我灭掉了很多势力,才成就了冥王殿,难道只许我灭掉别人,别人不能灭掉我吗”

    哈帝斯的心态简直震惊了所有人,在这四名黑暗骑士的印象里,他们的冥王大人可是从来没有输过,也是最输不起的一个人如今他竟然说出来这种话,怎能让人不震惊

    “三十年前,我本来就是一无所有,如今从头再来,又有何惧”冥王哈帝斯的调整能力简直惊人,只不过在冰凉的溪水里躺了十几分钟,就达到了这样的效果,他继续说道:“只要我们走出这片群山,走出华夏,回到西方,那么东山再起也不是难事?!?br />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指了指东边的方向。

    在那儿,一轮红日正从他的指尖缓步而上

    “大人说的对,到那个时候,我们再让太阳神殿付出代价”埃博拉又说着没用的狠话。

    哈帝斯转向那片山峦:“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离开翠松山?!?br />
    连活着逃离都做不到,还提什么报复

    查拉图斯特拉和斯蒂芬妮妮对视了一眼,他们跟随哈帝斯最久,自然明白他身上已经出现了某种变化?;蛐?,这次的失败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一件太坏的事情。

    如果被打趴下了爬不起来,从此一蹶不振,那才是最要命的。

    或许他们的哈帝斯大人从心底还是很难接受这次失败,但这并不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大人,我们快离开吧,再耽误一会儿,我担心翠松山的华夏人会追上来?!辈槔妓固乩丫奶搅嗽洞τ泻艉吧?,不禁神情一变。

    “走?!?br />
    哈帝斯一挥衣袖,他们虽然已经在这群山之中迷了路,但是只要朝着翠松山主峰的相反方向而行,总是没错的

    一王四将,满身是伤,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在山林间。

    对于冥王殿众人来说,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如果张不凡带领手下搜到他们,那么绝对不会留情,以冥王殿五人目前的战斗力,只有被翠松山弟子碾压的份

    这个时候,考验他们的不仅仅是意志力和战斗力,运气更是占据了极为重要的方面

    他们走着走着,远远看到了一名樵夫,正坐在地上,用斧子砍着一株松树。

    而在他的身边,已经摞了好几棵砍倒的树。

    这樵夫看起来有五十岁左右,一身朴素的打扮,面庞黝黑,头发斑白,一看就是常年生活在山中。

    冥王殿几人停下了脚步,每人都是一副警惕模样。他们已经神经紧绷了太久,见到任何一人都以为是敌人。

    斯坦森已经举起了狙击枪,远远的瞄准了樵夫的头部。

    “先别开枪?!惫鬯沟ナ址鲎∏构?,制止了他。

    樵夫似有所觉,抬起头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便继续专注砍树。

    几个打扮怪异浑身是伤的外国人在这里走着,本来就是一件极为怪异的事情,可是这个樵夫竟没有任何惊讶之色,甚至对于他们手中的枪支也是无动于衷

    “有古怪”

    冥王殿几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压下心中的惊讶,齐齐朝樵夫走了过去。

    “老家伙,怎么才能走出这片大山”埃博拉的语气充满了不善,不过这个看起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倒也是粗通华夏语。

    樵夫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劈柴,没有讲话。

    “我特么的在问你话呢,有没有听到敢误了我家大人的事,我现在就宰了你”

    埃博拉的华夏语除了发音不准以外,还真的颇为顺溜

    冥王哈帝斯皱着眉头瞪了埃博拉一眼,意思是让他稍微客气点。

    深山老林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老樵夫,这让哈帝斯的精神紧绷,如果此时埃博拉冲动一下,说不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没想到埃博拉的脑子还真的不太转圈,把哈帝斯的意思理解成了完全相反的方向,他嘿嘿一笑,直接掏出枪来,指着樵夫的头

    “大人有令,你再敢拖延,我就马上毙了你”埃博拉充满威胁的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哈帝斯差点没吐血

    这是真的要吐血了,也许是埃博拉的话刺激了他的内伤,一股腥甜的味道直冲口腔,被哈帝斯生生的咽了回去

    这个笨蛋

    “如果能活着离开,一定要把这个笨蛋踢出冥王殿十大骑士之列”查拉图斯特拉想到。

    “有这样的人列入十大骑士,别人会以为冥王殿的人全部都是脑残加白痴”斯蒂芬妮想到。

    狙击手斯坦森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的脚步却往旁边挪了两步,似乎想要离埃博拉这个笨蛋远一点。

    “我给你三秒钟,如果不告诉我们走出大山的路,我就杀了你?!?br />
    几个人还来不及制止,就听到埃博拉狞笑道:“三、二、一”

    他的“一”字还没落下,就看到老樵夫似乎是不耐烦的一摆手臂,一道残影便从埃博拉的眼前划过

    冥王殿众人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见到埃博拉一动也不动了

    “怎么回事”

    斯蒂芬妮率先来到埃博拉面前,却发现对方瞪大了眼睛,脖子上已经是一大片血迹

    细看之下,他脖子上的一大块表皮已经不翼而飞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

    埃博拉并没有死,他之所以一动不动,是因为他正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

    别人没有看清楚,而他却是知道的,在这位老樵夫一挥胳膊的瞬间,他的斧子也同样在自己的眼前划过

    埃博拉只感觉到脖子一凉,然后脖子上的一大片表皮层便被斧子给劈飞了

    不,这里用“劈”来形容并不合适,或许用“擦”才更恰当一点

    樵夫挥舞斧子的动作看起来强猛刚硬,但斧子尖端只是轻轻的刮过脖子表皮,完全没有更深层次的伤害

    这是警告

    用笨拙的斧子,完成如此轻巧的动作,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埃博拉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他只知道,如果这老樵夫的手上再多加半分力,自己的脖子就会被直接斩断连半分存活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最关键的是,埃博拉本来就是以身手见长,但是在这樵夫挥动斧子的一瞬间,他竟然完全无法抵抗

    除了仍旧处于震惊中的埃博拉以外,剩余三名黑暗骑士齐齐把手中的枪口对准了老樵夫

    “把枪都放下?!惫鬯顾档?。

    能够举重若轻的削飞埃博拉脖子上的一大片皮肤,说明这个樵夫根本就不是普通人

    “你让我想起了一个华夏古代的故事?!惫鬯股锨耙徊?,负手而立:“卖油翁铜钱滴油惊李广?!?br />
    看来这位冥王大人对华夏的研究也颇深。

    “无他,但手熟尔?!?br />
    老樵夫头也不抬,继续砍着树

    他虽然说的话类似文言文,但是其中的意思很明显能够做到这样,只不过是手熟罢了

    对于这句话,冥王哈帝斯是深信不疑的,他虽然不擅长斧子,但是用刀也同样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这名老樵夫刚才挥舞斧子的动作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完全就没有瞄准,仿佛斧子是身体的外延,指哪打哪

    哈帝斯自问,绝对不会做的比他更好

    华夏果然处处是高人完全是个卧虎藏龙的国度

    “请问,我们如果想要走出这片群山,该往哪个方向”哈帝斯收起心中的震骇,平心静气的问道。

    似乎是因为哈帝斯的态度还算不错,老樵夫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们走不出去的,我就住在山脚下,从今天起,翠松山开始封山了?!眎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