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锐这一句话得罪了三个人。

    第一个就是蒋青鸢。

    她听了苏锐的话,差点没晕倒,什么叫“我就算和我后背上这位发生关系,也绝对不可能看得上你”,她可不就是苏锐后背上这位吗

    好歹也是名动一方的大美人,怎么在苏锐的语气里,显得她这么不堪呢

    要知道,当年首都追她的名流公子哥儿可是要排着队呢

    她是蒋青鸢,可不是罗玉凤

    不知怎么的,蒋青鸢郁闷之下,竟然伸出手,在苏锐的肩膀上拧了一下。

    她倒也没敢使劲,只是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不过拧完之后才意识到,这种动作实在是太亲昵了,似乎充满了打情骂俏的意味。

    苏锐感觉到了微微的疼痛,不过却没有转脸看她一眼,因为对面的两口子已经要暴走了

    这两人都粗通华夏语,自然明白苏锐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也难怪,任何一个女人被称为是“公交车”,她都会很不爽,哪怕其本身就放浪不堪,但也不能允许别人这样讲。

    而莫雷史密斯就更不爽了,自己老婆是个什么德行她也非常清楚,但是被苏锐说成这种“大众化的交通工具”,谁能忍得了

    “能够让太阳神阿波罗先生都如此在意的女人,我想,我也很感兴趣?!?br />
    莫雷虽然不爽,但看起来并没有发火,而是看着伏在苏锐后背上的蒋青鸢,舔了舔嘴唇,眼中掠过一抹阴沉。

    这种华夏御姐可是他的最爱,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和自己的老婆一起陪这个华夏美女好好玩一玩

    与此同时,西方黑暗世界的绝大部分人已经屏气凝神,他们都在静静等待着,想要看一看太阳神阿波罗会如何动作

    毕竟,他的后背上驮着一个女人,极大的影响灵活性,就算将其放下,也要分心?;?,十分影响战斗力

    “阿波罗,你如果丢掉这个女人,或许还能打得过我们,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她的,对不对”萨琳卡娇媚的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冷意。

    说话间,她的手腕一抖,一截黑色钢鞭便从腰间滑落在地

    这钢鞭看起来很细,但是硬度极高,只要挨上一下,那就是筋断骨折的下场

    这些年来,萨琳卡不知道用这钢鞭抽死过多少人

    当然,这武器和她本身的性格极为相配,据说在床上玩弄某些男人的时候,她也会拿着黑色软皮鞭,每天晚上演着女王调教奴隶的重口味戏码。

    蒋青鸢冷冷的看了萨琳卡一眼,然后对身边的男人说道:“苏锐,你不要管我?!?br />
    “别再说这样的话了,我也不想再重复?!彼杖窨戳私囵耙谎郏骸拔一岜D惆踩??!?br />
    “可是”

    蒋青鸢欲言又止,因为她清楚的看到了苏锐眼中的坚定。

    我会保你安全。

    这简单的六个字,给蒋青鸢的心中注入了一股暖意。

    事到如今,看着对面杀气腾腾的两人,蒋青鸢轻叹一声:“苏锐,谢谢你?!?br />
    “别再这样说了?!?br />
    苏锐丝毫不给蒋青鸢面子,他的眼睛始终放在史密斯夫妇身上。

    此时,莫雷的双臂已经从背后伸出,两把充满了科幻风格的战刀正被他握在手中。

    这一夫一妻,对冷兵器和热武器皆是极为的擅长

    “黑鳄战刀?!彼杖衩凶叛劬λ盗艘痪洌骸罢庵值吨皇强雌鹄春芸犰?,观赏性远远大于实用性?!?br />
    “在我看来,观赏性比实用性更重要?!蹦自俅翁蛄颂蜃齑?,眼睛之中露出嗜血的光芒:“阿波罗,我的双刀如果捅进你的身体里,会更加具有观赏性?!?br />
    “是么”

    苏锐微微后退了一步。

    他看起来双手是托在蒋青鸢的大腿根部,但实则手指并没有停下,在小范围的做着某种动作。

    甚至,苏锐的双手还会不时的划过蒋青鸢那肥美娇嫩的臀部,让后者的身体不断紧绷。

    被这样“占便宜”,蒋家大小姐并没有发怒,因为她知道,苏锐在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着准备工作

    “我很想知道,是谁让你们来杀我?!彼杖窨谖实溃骸澳芄磺氲枚忝?,真不知道西方黑暗世界里有谁拥有这么大的手笔?!?br />
    “这个,我们无可奉告?!蹦姿档溃骸盎蛐?,等你死了,我会对你的尸体说出答案?!?br />
    说罢,他踏前一步,两把黑鳄战刀一挥,浓重的杀气从他的身上流露出来

    他的妻子萨琳卡同样一挥钢鞭,在空气真便引起了气爆声

    “或许你们不知道,我在一个小时之前,同样遭遇了一场袭击?!?br />
    苏锐冷冷笑道:“比安奇家族的人雇佣了帕金斯兄弟来杀我,他们现在已经变成尸体了?!?br />
    比安奇家族帕金斯兄弟

    听到这两个名字,远在西方黑暗世界观战的人们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

    因为这一句话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实在是庞大之极

    帕金斯兄弟的战力堪称佣兵中的前列,就这么被苏锐给杀了看他的样子,杀掉这两人简直就是游刃有余,根本没怎么受伤

    而比安奇家族,为什么要和太阳神殿对抗

    难道说,比安奇家族的某些人不太安分了吗抑或是说,比安奇背后的亚特兰蒂斯家族终于愿意掀开千年面纱、主动暴露在世人眼前了

    无论是其中哪一种情况,对于西方黑暗世界的所有势力而言,都无异于一场大大的搅局

    或许,整个黑暗世界的格局也将因为亚特兰蒂斯家族的重新出现而发生剧烈的改变

    莫雷史密斯冷冷一笑:“我们夫妇二人和帕金斯兄弟可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能够杀了你,我们不仅可以获得大量的佣金,甚至有可能会取你太阳神而代之,成为新的天神?!?br />
    “取我而代之”苏锐摇头:“你们的梦想还真是美好,从过去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可是他们最后都变成了死人?!?br />
    在说这话的时候,苏锐在蒋青鸢身后的动作一直没停,只是小幅度的手指动作,让对面的史密斯夫妇都没有看出任何的端倪。

    “而且,我可以确定,这是你们金主的意思?!彼杖竦ψ潘档溃骸吧绷宋?,他们便力捧你们夫妇二人上位,对不对”

    “当然,不过这不是需要你操心的问题?!?br />
    史密斯夫妇步步紧逼,苏锐步步后退,看起来是处于下风。

    “可是你们就没想过太阳神殿你们就没想过,如果我死了,军师会带领着太阳神殿对你们展开怎样的报复”苏锐的话很多,只有蒋青鸢知道,他一个又一个问题的抛出,都是在争取时间

    “军师”想到那个总是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神秘人,史密斯夫妇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担心。

    阿波罗是太阳神殿的精神领袖,但军师无异于总参谋长,如果没有他那强悍的指挥能力,太阳神殿也不一定能够成为现在的一方巨擘。

    就在史密斯夫妇本能的对视的一刹那,苏锐忽然一伸手,一道黑色细带从他的手中激射上了夜空

    在顶端锋刃的带领下,这黑色细带上升的速度极快,直接穿过了二十米高的树枝,然后深深的钉入树杈内

    与此同时,苏锐的右手拽住细带的另外一端,以锋刃下方的圆环为定滑轮,用力一拉

    蒋青鸢的身体便迅速升空

    “苏锐,你要小心”

    蒋青鸢人在半空,并没有担心自己的处境,而是满脸担忧的对苏锐喊道

    她知道,苏锐把自己的腰腿绑的结结实实然后寻找机会吊上半空,就是为了避免自己在接下来的激战中受到波及

    可是,不知道她的喊声有没有被苏锐听到,下方已经交战成了一团

    苏锐的近身能力固然强大,但是史密斯夫妇同心协力作战多年,对于冷兵器的使用也是非一般人可比拟。

    苏锐手中的军刺才刚刚和两把黑鳄战刀发生接触,那边一道黑色钢鞭便从背后阴险毒辣的卷了过来,实在是危险之极

    如果被钢鞭扫中,苏锐的双腿都有可能会当场断掉

    面对这种情况,苏锐只能选择避让

    可是,他这么一避让,对面的黑鳄战刀可就不客气了,莫雷史密斯挥着双刀,刷刷刷的声音响彻场间,好似要割裂这片空间

    这种程度的出刀速度,让黑鳄战刀已经完全摆脱了“中看不中用”的名声,每一刀都能够夺走人的性命

    也幸亏苏锐退的快,好几刀都是险之又险的擦着他的冲锋衣而过

    如果没有萨琳卡的细长钢鞭,苏锐大可不必这样退让躲避,但史密斯夫妇二人所持兵器一长一短,打法一刚猛一阴柔,完全弥补了双方的缺点,一加一已经大于二

    蒋青鸢已经抓住了二十米之上的树杈,稳定住了身形,她看苏锐处于下风,不禁焦急无比。

    如果放在两天之前,蒋青鸢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对这个男人如此担心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的蒋大小姐自然无法想那么多,因为她的眼中已经写满了担忧。

    “苏锐,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一定可以走出去,一定可以的?!苯囵霸谛闹胁欢掀淼?。

    史密斯夫妇的二人围攻,让苏锐看起来只有招架之力,他不断后退,堪堪抵挡,脚步略微有点凌乱。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五分钟

    远在数万里之外的神王宫殿,宙斯盯着屏幕,摇了摇头:“哪怕已经贵为十二天神之一,也永远都改不掉扮猪吃虎的做派?!?br />
    ps:感谢dslq兄弟的再次万赏,感谢孤狼游魂、yichunchen22、紅龜仔、笑看红尘8612、残夜孤烟兄弟的支持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