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放手”

    蒋青鸢面红耳赤的说道。

    此时的她感觉到脸颊发烧,从小到大,蒋家大小姐还没有和别的男人如此亲密接触过,更何况私密部位被人家这样搂抱挤压

    苏锐也是无心的行为,此时经蒋青鸢提醒,他才注意到自己手臂的动作,那柔软的感觉也透过冲锋衣传达到了他的小臂上

    即便隔着两层衣服,也无法抵挡蒋青鸢那极致的触感。

    能够被冠以首都二代中的最美女人,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br />
    苏锐没再多感受一番,直接松开了小臂,蒋青鸢的双脚也随之着地。

    不过才刚刚着地,她就发出了一声痛呼

    整个人也再次失去了重心,往一旁倾倒而去

    苏锐耸了耸肩,无奈的再次伸出手,扶住了她。

    “我的脚好疼”蒋青鸢单腿着地,倒吸冷气。

    从她的样子来看,应该是疼的非常严重。

    “可能是刚才那一下给崴到了,瞎逞能?!?br />
    苏锐不由分说,便把蒋青鸢再次放倒在地,捏住她的脚,把鞋袜全部脱掉。

    光洁的玉足 暴露在空气中,被苏锐这样捏着,让蒋青鸢不禁浑身僵硬。

    不过她看到苏锐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仍旧认真地观察伤势,这让蒋青鸢心中不禁有点汗颜。

    貌似,一直都是自己想太多。

    “貌似有点严重?!彼杖衤源氐乃档?,他已经看到,蒋青鸢的脚踝已经高高肿起,就像个馒头一样。

    苏锐伸出手指,在伤处轻轻一点,就听到蒋青鸢再次发出一声痛呼。

    “像你这种情况,应该需要放血?!彼杖褚槐咝⌒囊硪淼母囵爸匦麓┥闲?,一边解释道:“不过我手头没有工具,你只能忍着了?!?br />
    “而且,看你这疼痛的程度,不能确定有没有骨裂情况发生?!彼杖褚×艘⊥?。

    骨裂

    蒋青鸢非常沮丧,这完全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自己居然崴了脚,这不是拖了苏锐的后腿吗

    蒋青鸢可不想因为自己而导致苏锐腹背受敌,在这短短的两三天时间里,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小集体。

    “扶着我,我试着走一下?!苯囵白ё∷杖竦母觳?,单腿站起来,这个时候的她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

    “试了也白试?!彼杖竦档?,他这些年受过的伤不知道有多少,一眼就能够判断出来伤势的严重程度,在这一点上,蒋青鸢自然是远远不及的。

    “不试怎么知道”

    蒋青鸢倔强的瞪了苏锐一眼,便咬着牙轻轻地把伤脚放下。

    可是,脚掌才刚一触地,蒋青鸢就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她的所有重心都靠在苏锐的身上,疼的直冒冷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蒋青鸢平时性格坚强,遇到事情从来不会像小女生一样急得流泪,这次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疼痛了,所以才会控制不住眼泪。

    “八成是骨裂了?!彼杖竦ナ址鲎沤囵暗母觳?,分析道。

    “对不起?!?br />
    蒋青鸢沮丧的说道,过去的三十来年都没有骨裂过,为什么偏偏挑这个时候受伤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苏锐摇了摇头:“一点小伤而已,就算骨裂,也顶多休养三个月?!?br />
    “要不,你先走吧,别管我了?!?br />
    蒋青鸢看着苏锐的眼睛,道。

    她不是自私的人,此时此刻,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伤势而拖累苏锐。

    抛开某些本身的立场不谈,蒋青鸢确实有着属于她的性格闪光点。

    “我如果走了,你要么在这里被人打死,要么被饿死,当然,还有可能被一群饿狼一样的国际雇佣兵发现,那后果会怎样,你有没有动脑子想过”

    苏锐的嘴角翘起,露出嘲讽之色。

    “我只是不想拖累你?!苯囵坝械阄?。

    “我也不是喜欢抛弃战友的人?!彼杖袼档溃骸澳阏庋?,就是看低我了?!?br />
    蒋青鸢咬着嘴唇,表情很是复杂。

    “这种时候,千万不要搞个人英雄主义?!彼杖癜押蟊成系那怪Ы庀吕垂以谛厍?,然后躬下身子,说道:“上来吧,我背着你?!?br />
    “你背着我”蒋青鸢犹豫了一下,并没有上前。

    在她看来,自己有一百斤的重量,苏锐本身携带的那些枪支至少有四五十斤,加起来也就是一百五十斤

    而苏锐本身的体重估计也在一百五十斤左右,让一个人背负和他体重相同的重量,真的是太难太难。

    “你愣着做什么”苏锐看到蒋青鸢没动,哪里还不知道她的想法。

    “可是这样会压垮你的?!苯囵暗难劬α辆ЬУ?。

    “这点重量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彼杖褚桓痹频缜?,语气很平淡。

    事实上,他并不是人猿泰山那种超级猛男,一百五十斤的负重也绝对不可能无视,但是蒋青鸢既然伤了,就不能丢下她,否则这严重的违背了苏锐的做人准则。

    把她丢在这里,不是不可以,可如果真的那样做了,苏锐的良心根本说不过去

    蒋青鸢不是傻子,她知道今天晚上的敌人有多么的强大,也知道他们会给苏锐造成什么样的阻力,因此又建议道:“要不你把我放在树上吧,就像刚才那样,等你和敌人战斗结束,再接我下来?!?br />
    “这确实是个好主意?!?br />
    苏锐摇了摇头:“如果是半个小时前,我就答应了,但现在不行?!?br />
    “为什么”

    “因为史密斯夫妇要来?!彼杖竦捻渎庸凰烤?,说道:“这两个人虽然是夫妇,但都是双性恋,有很多变态的嗜好,比如说一起折磨女人之类的,如果你被他们发现了,那可就真的万劫不复了?!?br />
    “那该怎么办”蒋青鸢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淡定,满脸的焦急。

    “听我的吧?!彼杖窨醋潘难劬Γ骸凹幢闶窃菔钡恼接?,也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br />
    “有难同当?!?br />
    蒋青鸢念叨着这句话,犹豫了两分钟,才点了点头,眼中掠过一抹坚定之色:“你背着我,我们走一会儿就歇一会儿?!?br />
    苏锐俯下身子,让蒋青鸢趴在他的后背上。两座丰满的山峰,便在二人之间被挤压变形。

    苏锐自然感受到了这种非凡的触感,不过这个时候根本容不得他有别的旖旎想法,再说了,他对蒋家的人本来就没什么好感。

    双手托住蒋青鸢的大腿,苏锐稍稍一用力,便把她背到了后背上。

    几乎是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苏锐的身上,蒋青鸢觉得很是有些不好意思,还好苏锐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否则一定会出言嘲笑几句。

    一百五十多斤的负重,就这样压在苏锐全身。他背着蒋青鸢,步伐依旧稳健,连续走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停下。

    趴在苏锐的后背上,蒋青鸢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颠簸,如履平地,甚至苏锐那宽厚有力的肩膀还让她感觉到很舒适。

    这一路上,她的下巴就靠在苏锐的肩头,眼睛始终看着他的侧脸。

    而后者却是那么专注于前路,似乎对蒋青鸢的目光一无所觉。

    “我们休息一下吧?!苯囵疤嵋榈?,她看到苏锐从鬓角处流下的汗珠,有点于心不忍了。

    如果没有自己这个拖油瓶,想必他一路上会很轻松吧

    “行,休息一下吧?!?br />
    苏锐找了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把蒋青鸢小心翼翼的放下,整个过程都没让后者的伤脚碰到地面。

    等到后者坐稳,苏锐从随身腰包中取出一瓶水来,拧开之后递给蒋青鸢:“水不多,省着点喝?!?br />
    蒋青鸢正有些干渴,苏锐就送上了水,这让她的眼波变得柔和起来。

    “其实,你很细心呢?!苯囵敖庸孔?,却没有立即打开。

    “我确实很细心,否则也活不到现在了?!彼杖窨戳私囵耙谎郏骸翱赡茉缇退涝谀忝墙掖笤毫??!?br />
    得,两个人说的根本就不是一码事,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到周围看看?!?br />
    苏锐说着,便扔给蒋青鸢一把手枪,然后他自己走进树林中。

    看着苏锐的背影,蒋家大小姐的表情不禁有点复杂。

    他背着自己走了那么久,在自己休息的时候,他还要去周围查探情况,连坐下喘口气放松一下来不及

    自己和他一直有间隙,矛盾从未消解,但是苏锐却愿意抛下那些立场和成见,为自己做那么多的事

    甚至,现在苏锐身上那个被蒋青鸢所造成的伤口中还在流着血

    扪心自问,蒋青鸢并不能够确定,如果双方身份互换的话,自己能否做到苏锐这般

    有担当,有胆识,有情有义,侠肝义胆,这样的男人,和首都里那些整天泡在庸俗脂粉堆里消磨青春的公子哥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望着苏锐消失的方向,蒋青鸢怔怔出神。

    “好了,我们走吧?!奔阜种雍?,苏锐回到了蒋青鸢身边。

    “你不需要休息一下吗”

    “不用?!?br />
    苏锐说罢,把蒋青鸢搀扶起来,再次将其驮到背上。

    被苏锐这样驮着,一拨又一波的安全感如潮水一般的涌来。

    “苏锐,你是个好人?!?br />
    蒋青鸢忽然说道。

    “希望你们其他的蒋家人也如此认为?!彼杖竦囊痪?,顿时把蒋青鸢从遐想拉回了现实。

    不过,后者似乎全然没介意苏锐那不客气的话语,继续自顾自的说道:“这次墨脱之行,让我重新认识了你,这感觉其实挺好的?!?br />
    “我知道我魅力比较大,但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快的看上我?!彼杖竦髻┝艘痪?。

    “我们再也不做敌人了,行不行”蒋青鸢话锋一转,忽然说道。

    她的语气,有些淡淡的幽然。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