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青鸢瞪大了眼睛,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

    自己保存了三十来年的初吻,竟然就这么没了

    而且还是送给了一个家族的仇人

    这实在是让人太意外了

    她忘记了把嘴唇挪开,可是苏锐却不乐意了,他一把推开蒋青鸢,开始翻身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可是三层楼的高度

    即便把山本极战的轻身功法运用上了,抵消了一部分下坠的力量,但苏锐仍旧被摔的不轻

    再加上蒋青鸢本身的重量,他被撞得气血翻腾,咳嗽还是小事,没吐血都是好的

    这还是下面有厚厚的一层落叶,如果是水泥地,那估计后果更严重

    没事的时候千万不要去玩英雄救美,真的会付出很多代价的。

    蒋青鸢看到苏锐咳嗽,连忙上去轻拍他的后背:“你没事吧”

    她甚至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拍后背的动作究竟有多亲昵。

    苏锐又咳嗽了两声,然后翻身坐起来,指了指头顶上的树杈:“还问我有没有事。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会没事么”

    蒋青鸢还真的没有事。

    她抬起头,看着半 空的高高树杈,不禁心中涌起浓浓的后怕。

    这十来米的高度摔下来,即便下方是厚厚的腐殖质层,但也充满了危险,不死也会重伤

    可是,在蒋青鸢掉落的一瞬间,苏锐毫不犹豫的冲下来,甚至不惜用身体给她做缓冲垫

    蒋家大小姐除了受到一些震动、嘴巴碰的有些发麻之外,浑身上下竟然连一点伤势都没有

    想着浑身的伤势都转移到了苏锐的身上,蒋青鸢的眸子间满是复杂。

    这两三天的单独相处,让她对苏锐的印象已经发生了大翻转,虽然她之前并不觉得苏锐如何坏,但也一直认为这个男人的骨子里充满了对生命的冷漠,性格偏向于残忍。

    但是现在看来,苏锐在冷漠的外表下面,有着古道热肠。

    当然,这也是蒋青鸢的认识不清了,苏锐对朋友从来都不冷漠,能够承受他冷漠和残忍的,只有他的敌人。

    “对不起?!彼醋潘杖?,又说了三个字:“谢谢你?!?br />
    这两天来,苏锐三番五次的救她,让蒋青鸢的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br />
    苏锐又伸出一只手来,勾住蒋青鸢的下巴。

    后者偏了一下头,没有躲得开。

    “嘴唇挺软呢?!?br />
    苏锐冷笑的说道:“把我的初吻给抢走了,你负责不负责”

    “我负责”

    蒋青鸢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艰难,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才是被抢走初吻的那一个

    “你的你的初吻还在吗”

    “当然,我一贯是个非常保守的男人?!彼杖竦档?。

    他拍了拍蒋青鸢的肩膀:“反正亲也亲过了,你想耍赖不负责,我也没什么办法,”

    说完这句话,苏锐便上下打量了蒋青鸢那冲锋衣都挡不住的玲珑身材,道:“当然了,我可不知道这是你的第几十次初吻了,这样算来,我可是吃大亏了?!?br />
    这家伙说谎都说的面不改色。

    蒋青鸢直接就抓狂了,对苏锐的歉意荡然无存:“这也是我的第一次初吻”

    她满脸通红的说完之后,并没有等到苏锐的反驳,却见到后者已经站起身来,走向了仍旧躺在地上的帕金斯兄弟。

    一共有八发子弹击中了他们,其中老大汤姆身中三弹,两发打在后背上,一发打在肩膀处,胸肺已然重伤,气息越来越微弱。

    而一旁的老二斯通,则是早就断了气,三发子弹打在他的四肢,两发子弹钻进了他的天灵盖,满头满脸的鲜血,双眼圆睁,显然已经当场毙命了。

    横行西方佣兵界的帕金斯兄弟,就这样被两把冲锋枪打成了一死一重伤

    面对太阳神,他们连稍稍抵抗一下都做不到,从开始到最后都被算计的死死的

    事实上,这还是苏锐所携带的武器不够多的缘故,如果材料足够,他绝对可以布下更多的陷阱,到那时候灭掉这些佣兵们可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知不知道我是谁”

    苏锐走到汤姆的身边,蹲下问道。

    在蒋青鸢的眼中,这一刻的苏锐可不再是之前的那般模样,虽然仍旧穿着一身冲锋衣,但看起来充满了威严。

    这一刻,在蒋青鸢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三个字太阳神

    在那个充满了黑暗的地方,他是高高在上的太阳

    “我我知道?!碧滥芳枘训乃档?。

    “知道我是谁,还敢来杀我”苏锐冷冷一笑:“你不会真以为凭你们的能力能在黑暗世界中拥有神位吧”

    汤姆无法否认,因为他确实就是这样想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彼杖窨醋旁嚼丛叫槿醯奶滥?,道:“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br />
    痛快

    听到这个词,汤姆的眼神中不再有暴戾之气,而是闪过了一丝迷惘。

    自己这些年中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终于有一天要落到同样的下场了吗

    他早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从他当佣兵的第一天起

    汤姆知道,与其这样苟延残喘下去,至少要拖好几个小时才能死,和这样的结果相比,还不如让阿波罗给自己一个痛快

    “谁雇佣你们来杀我的”苏锐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冷芒。

    看到这样的眼神,汤姆不禁浑身一颤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和这个位列黑暗世界天神位的男人有多大的差距

    天壤之别

    想到兄弟二人还妄图杀掉阿波罗之后取而代之,简直就是自大到没有边际了

    这趟华夏之行,已经变成了他的亡命之旅

    “说吧,都到了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好再隐瞒的了,骗我更没有任何意义?!彼杖竦档溃骸盎挠芯淅匣?,人之将死,其言也善?!?br />
    “比安奇家族?!?br />
    汤姆虚弱的说道,他的眼中已经渐渐布满了灰败。

    “比安奇家族”苏锐的眸间顿时爆射出两道精芒,他眯了眯眼睛,精芒顿时收敛了一些。

    “他们真以为背靠着亚特兰蒂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苏锐的话语之中透出无限的寒意:“等我回到西方之日,便是比安奇家族灭亡之时?!?br />
    一言定生死

    蒋青鸢闻言,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她清晰的感觉到了苏锐话语中所透露出来的冷意

    汤姆也彻底认识到,自己和太阳神阿波罗之间究竟存在着多么大的天堑鸿沟,哪怕穷尽一生也无法逾越

    “大人我还有一个消息”汤姆纠结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消息”苏锐的眉头挑了一挑。

    “在来华夏的同一架航班上,我还见到了乔装打扮的史密斯夫妇?!碧滥飞詈粑思赶?,说道:“也许史密斯夫妇也和我们一样,接了追杀您的任务?!?br />
    在说话间,汤姆已经不经意的用上了敬语。

    “我知道了?!彼杖裉秸飧雒?,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的景象,眸间掠过一丝凝重。

    “我知道的都说完了,请给我个痛快吧?!?br />
    汤姆艰难的说道。

    他现在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鲜血不断流失,让他感觉到身体的力量正在被一丝一丝的抽走,呼吸越来越粗重,再坚持下去已经没有太多的意义了。

    杀人者,人恒杀之。

    “好?!?br />
    苏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反手从汤姆的腰间抽出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额头上。

    蒋青鸢转过头去,汤姆也闭上了眼睛。

    这个世界,就是这般残忍。

    汰弱留强,剩者为王。

    是的,是“剩者”,而不是“胜者”。所谓获得了暂时的胜利,也并不一定能够真正笑到最后,唯有保存实力韬光养晦的活下去,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谁活的更长久,谁就赢了。

    一声枪响,回荡在林间,震散了天上的云彩。

    蒋青鸢转过身,看着苏锐,喉咙上下滚动了几下,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弱肉强食,这是一个自然选择的过程?!彼杖衩嫖薇砬榈目戳怂谎?,然后背起枪,朝林外走去。

    蒋青鸢深深的看了几眼死去的帕金斯兄弟,脑海之中还在回想着他们之前的对话,比安奇家族、亚特兰蒂斯、史密斯夫妇等等,这些名词似乎是给她打开了一扇崭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弱肉强食,自然选择?!苯囵爸馗戳艘槐樗杖竦幕?,这句话和刚才的那些名词串联在一起,好似一道灵光划过脑海,似乎让她想到了什么,不过这灵光是来的快去的也快,蒋青鸢并没有抓住。

    看到苏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林间,蒋青鸢也不敢再多做逗留,连忙朝苏锐追去。

    如果离开了这个男人,在这片密林里,她完全就是待宰的羔羊,面对猎人的屠刀,她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在看不到苏锐的这几十秒里,她竟然涌出无限的心慌

    要知道,蒋青鸢可一直都是个女强人,足智多谋,干练大气,从来都是她让别人心慌

    人生中出现这种感觉,真的是前所未有

    “苏锐,等等我?!?br />
    蒋青鸢距离苏锐已经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了,不过由于忙中出错,这里正好是个小小的山坡,她一脚踩在了土坑里,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好几圈

    苏锐一回头,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连忙抢上几步,双手一抄,挡住了蒋青鸢的身体,顺势就把她给提了起来。

    后者头发凌乱,浑身沾了不少碎树叶,看起来颇为狼狈。

    “真是个笨蛋?!?br />
    苏锐这一下,把蒋青鸢提着走了好几米,直到过了这个斜坡才停下。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小臂似乎一直没离开过对方的某个部位。

    蒋青鸢刚刚注意到胸前的异样,那冲锋衣之下的山峰已经被苏锐的手臂挤得变形了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