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时候,一个人的五官敏感度太高,并不是什么好事。

    就像现在,斯通的灵敏嗅觉虽然给他带来了几秒钟的快乐,但紧随而来的却有无数的危险。

    他根本就忘记了,太阳神阿波罗不仅拥有一身高强的武艺,其本身就是一个特种作战领域的专家级人物

    “不好”

    老大汤姆已经发现了不妙,在月光的掩映下,他看到了那条微不可查的细线

    阿波罗人虽然走了,但是为什么不去销毁他留下的痕迹不仅不销毁,反而堂而皇之的留下两个大背囊

    这种情况就是用脚趾头去想也是肯定有问题的可他们两个由于太过兴奋,竟然完全忽略掉了

    尤其是斯通这个蠢货,竟然在这种关头被冲昏了头脑

    来不及多想,汤姆一脚把斯通踹飞,而他自己也借助着这一脚所带来的反冲之力,倒着飞向了一旁

    在他们二人刚刚闪开的时刻,一连串的手雷在蒋青鸢的背囊中爆炸了

    苏锐早就在其中布置了诡雷

    由于斯通只是扯出了蒋青鸢的内衣,并没有完全的打开背囊,因此手雷的爆炸范围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可是这种限制并不是很重要,因为两个人才飞出三米左右

    紧接着,两声惨叫在夜空下响起来

    汤姆和斯通都躺在地上翻滚着,留下了一片血痕

    汤姆还好,由于他闪的较快,因此只是小腿被削掉了一块肉,胳膊上嵌进了一个手雷弹片,并不是致命的伤势。

    而他的弟弟斯通,则是为这次的好色行为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斯通的四肢全部都被弹片击中,有两枚已经深深的嵌进了骨头里,让他痛不欲生。

    不过,最要命的伤势并不在这里,而是在肚子上

    一枚碎片旋转着穿透了他的迷彩服,轻易的撕开肚子表皮,然后钻进了他的小腹

    看起来只是一枚普普通通的碎片,钻进了他的小腹之后,没有打坏他的脾脏,没有切断他的小肠,但是,却击爆了他的膀胱

    尿液混合着鲜血在他的腹腔内炸开,让他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

    堂堂的黑暗世界帕金斯兄弟,来到华夏之后,还未与苏锐真正意义上的交手,就已经一轻伤一重伤

    “你怎么样”

    汤姆忍着痛站起身来,看着翻来覆去的弟弟。

    “这疼痛可以忍受?!彼雇ㄒё叛?,满脸大汗:“该死的阿波罗,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虽然膀胱破碎,但是如果能够忍住疼痛,那么短时间内并不会影响太多的战斗力。

    可是,苏锐又怎么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

    “只会说狠话有什么用想让我生不如死吗不如现在就来吧”

    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从他们的头顶响起

    他们二人齐齐一颤,战斗的本能瞬间被激发出来,连目标都顾不得看,摸出手枪就要往声音传来的方位打去

    他们苦苦寻找的太阳神阿波罗,居然就在两人的头顶上而他们二人竟然全无所觉

    苏锐一声冷哼,不闪不避,双手握着两把乌兹冲锋枪,根本不用瞄准,就对着下方倾泻出子弹

    在他看来,帕金斯兄弟在慌乱之下所打的几枪,根本就没可能会集中目标

    两把冲锋枪火光狂闪,似乎都要点亮这片夜空。

    这两把枪还是他从之前干掉的佣兵手中缴获来的,苏锐觉得能用得上,便随手带在了身上。

    两把枪加起来也不过是十来斤而已,这点负重对于苏锐来说完全算不了什么。

    这种微型乌兹冲锋枪的装弹量大约三十发左右,枪机开放时的射速可以达到每秒十六发如果打开了枪机,每秒的射速甚至可以达到让人惊恐的二十八发

    每秒钟二十八发子弹,火力全开之下,只需要不到两秒就可以打空一个弹匣

    在这样的射速条件下,哪怕你轻功盖世,也很难躲得开

    在热武器面前,真的是人力有时而穷

    即便帕金斯兄弟的个人武力再强,但是有伤在身,躲避的速度大大减缓,面对苏锐这种程度的攻击,简直是无所遁形

    蒋青鸢之前选择的宿营地,本来就是一小片开阔地,此时苏锐居高临下,视线根本就没有遇到任何的遮挡

    冲锋枪的枪口在不断的喷吐出火舌,苏锐的手腕微微调整,他并没有一味的往帕金斯兄弟身上射击,而是对这一小片开阔地实施了火力覆盖

    这是最简易的火力覆盖,但是在苏锐的操控之下,抱头鼠窜的帕金斯兄弟根本找不到突围的道路

    他们的周围已经下起了由子弹组成的暴雨

    一枪,两枪,三枪八枪

    等到苏锐打空了两把冲锋枪中的所有六十发子弹,一共有八发击中了帕金斯兄弟

    或许这并不是一个很高的命中率,但是已经足以满足苏锐的要求了

    子弹停歇,苏锐看着躺在地面上的两个黑人,对一旁的蒋青鸢轻轻一笑:“你的内衣是我们致胜的法宝?!?br />
    蒋青鸢坐在另外一侧的树杈之上,脸色被枪声震的有些发白,不过,听到苏锐这样讲,她苍白的脸上又浮现出一抹红色。

    想到之前下面的黑人拿着自己的贴身内衣在口鼻间猛嗅的样子,蒋青鸢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情绪。

    这苏锐绝对是故意的,他一定知晓帕金斯兄弟的恶趣味,否则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埋伏

    甚至,他还专门挑了两条没来得及洗的内衣

    真是可恶

    由于心中羞愤无比,蒋青鸢的注意力转移,并没有被眼前死人的景象所震骇,双颊通红如血。

    事实上,蒋青鸢猜错了,苏锐并没有她想象的这般妖孽。

    苏锐事先并不知道帕金斯兄弟会来,用她的内衣来做诡雷的掩饰也是随手为之,毕竟那么大的背囊,正常人找到之后,都会翻找一通,查看一下有没有线索的,至于手里的是内衣还是外衣,根本就无关紧要。

    至于苏锐为什么会专门挑两条没洗过的内衣,那纯粹是为了嘲讽一下蒋青鸢,让这位首都二代中的第一美女难堪一下而已

    两个背囊,一顶帐篷,如果不布置个诡雷,实在是太可惜了。常年在战场中穿梭的苏锐,又怎么会错过这样的埋伏机会

    谁能想到,他随手挑选的两件内衣,竟然误打误撞的被帕金斯兄弟中的老二斯通发现了

    如果苏锐早知道这位好色如命的家伙会来,一定会多给他准备几件,让他闻的迈不开步子

    当斯通拿着蒋青鸢的衣服猛嗅的时候,后者站在树上,看的一清二楚。如果不是苏锐及时的堵住了她的嘴巴,恐怕这位蒋家大小姐早就发出尖叫了

    她活了三十来岁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如今竟然有个黑人在猥琐的亲她的贴身衣物

    苏锐看着她脸上不断变换着的神情,忽然间心情大好,对这个女人似乎也不如之前那般反感了。

    他笑眯眯的说道:“这次如果我们能活着走到墨脱,那么军功章就有你的一半?!?br />
    “我才不要?!苯囵昂熳帕?,根本不想多看苏锐一眼。

    “不要也得要?!彼杖窈呛且恍Γ骸敖酉吕茨慊沟枚嘟栉壹讣?,绝对是致胜利器啊?!?br />
    蒋青鸢虽然已经三十来岁了,但归根到底还是个没出阁的大姑娘,面对苏锐这种荤段子,她完全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又羞又怒之下,蒋青鸢重重的跺了跺脚。

    可是,她忘记了这是在十几米高的树上,这么一跺脚,顿时踩滑了,整个人重心后仰,直接平着摔向地面

    看这样子,如果蒋青鸢的头部先着地的话,那么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她之前被苏锐背着爬上来,完全没想到会以这么一种方式回到地面

    “救我”蒋青鸢人在空中,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

    在这一刹那,无数的惊慌充满了她的心房

    即便她平日里如何多智如何淡定,但再面对这种生死考验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惊慌失措

    不过,即便不用她喊,一个身影就已经从树杈上面飞扑下来,以比她更快的速度下落

    蒋青鸢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紧紧揽住

    仅仅是一个简单无比的动作而已,就让惊慌无比的蒋青鸢迅速的平静了下来

    她望着苏锐那近在咫尺的脸,心中忽然涌出了无限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很奇妙,以前从来不曾在蒋青鸢的身上出现过,但是现在一旦开了口子,立刻就像是开闸泄洪一般,根本拦都拦不住

    苏锐哪里晓得蒋青鸢心中所想,他硬生生的一个拧身,两个人的位置完成了翻转

    他在下,蒋青鸢在上

    才刚刚完成翻转,两个人就砸落在地

    由于苏锐在下面充当缓冲气垫,蒋青鸢并没有受伤,只是受到了一些震动而已

    不过苏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英雄救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即便已经在下落的过程中用上了山本极战的轻身功法,但仍旧被震的七荤八素

    不过在下一秒,苏锐就已经瞪圆了眼睛

    由于这撞击所带来的冲击力,蒋青鸢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颈椎,两个人正脸贴着脸,嘴巴贴着嘴巴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