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苏锐脱衣,蒋青鸢没来由的慌了一下。

    他不会想对自己做什么吧

    不过半秒钟后,她便推翻了这种想法。

    两个人独处几天,如果苏锐想要做什么,早就做了,何必等到现在

    当蒋青鸢听到对方是要自己帮忙上药的时候,脸上便涌出了担心。

    在下一秒,她脸上的担心便化成了尴尬。

    苏锐后背肩膀处缠着纱布,如今白色的纱布已经被汗水湿透,中间有大约拳头大的血痕。

    很明显,这血迹是新鲜的。

    “这是我打伤的”蒋青鸢语带艰难的说道。

    在苏锐强攻蒋家大院的时候,蒋青鸢曾经打了他一枪。

    用苏锐的话说,他割了她一刀,她打了他一枪,两人算是扯平了。

    可是,蒋青鸢知道,这又如何能够扯的平,苏锐的一刀只是轻轻划开了她的皮肤表层而已,而她的这一枪却差点击中苏锐的心脏

    想到这一点,再看着眼前的伤口,蒋青鸢的心中一时间五味杂陈。

    “别耽误时间了,把你的医药包拿出来,用酒精给伤口消毒,抹点消炎药,再缠上纱布,会吗”

    看到蒋青

    “会?!?br />
    这些都是野外急救的常识,身为行走俱乐部的成员,蒋青鸢自然懂得这些基本技能。

    不过,当她解开纱布,看到触目惊心的枪伤之时,不禁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是的,伤口外翻,血痂已经崩开,不断有鲜血渗出来。蒋青鸢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自然有些接受不能。

    她用棉签沾了沾酒精,但是手却有些发颤。

    这样让酒精棉签直接接触伤口,那得多疼啊

    “快点,不要耽误时间?!彼杖窕乖诖叽?。

    “嗯?!?br />
    蒋青鸢也知道现在的时间实在是宝贵,一刻也不敢多耽误,咬了咬牙,便用棉签把伤口的里里外外都小心翼翼的给沾了一遍。

    “疼吗”

    蒋青鸢轻声的问道。

    苏锐并没有回答,而是说道:“把消炎药撒上去,如果有喷雾更好?!?br />
    “好的,马上?!?br />
    蒋青鸢咬了咬牙,她知道,和自己所造成的枪伤相比,这种程的疼痛对于苏锐来说确实算不得什么,但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她心中的歉意越发的深了。

    鼓起勇气上好药,给苏锐缠上绷带,蒋青鸢的眸间已经满是复杂。

    她真的很难想象,苏锐带着这样的伤势,还和那些国际佣兵周旋了好几个小时,并且杀了十几人

    他要忍受多少痛苦

    女人看问题的出发点和男人总是不一样,看到苏锐重又穿上沾满血迹的冲锋衣,蒋青鸢饱含歉意的说道:“苏锐,对不起?!?br />
    苏锐拉好拉链,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忽然伸出手,勾住了蒋青鸢的下巴。

    后者猝不及防,被苏锐这个动作搞得浑身骤然僵硬

    “我们之前是不是打过一场赌”苏锐冷冷一笑:“这赌注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有兑现”

    蒋青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确实有打过赌在苏锐杀上蒋家的那天晚上,他曾对她说道,如果蒋毅刚死了,那么蒋青鸢就要陪他睡一觉。

    当然,那个时候的苏锐只是说句无聊的狠话而已,蒋青鸢虽然很漂亮很有味道,但苏锐见过的漂亮女人不少,两人立场对立,更是提不起兴趣了。

    看到蒋青鸢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样,苏锐放下手:“放心,我对你没兴趣?!?br />
    每个女人都是虚荣的,每个女人都是希望异性可以夸自己,虽然蒋青鸢一贯高冷,并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苏锐这样说,还是让她有点其他想法。

    貌似从小到大,能够抵抗住自己的魅力不对自己产生好感的异性可是少之又少的,蒋青鸢甚至知道,自己家中的某些亲戚也会偷偷用那种眼神打量自己。

    所以,从这一点上来看,苏锐确实是个异类了。

    “接下来怎么办我继续呆在帐篷里吗”蒋青鸢收拾好医药箱,转移了话题。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们要迅速离开这里?!?br />
    苏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禁想起了那被自己破坏的几十个针孔摄像机。

    那么多的数量,还布置的如此隐蔽,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本来苏锐是想着要在此地一战立威,让华夏国内那些胆敢在背后搞小动作的家族们被震慑一下,可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国际佣兵加入了这场战斗,让苏锐开始意识到此事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难道说,国内有汉奸人物,勾结国外黑暗势力一起,妄图在把自己置于死地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苏锐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得逞。

    躲而不战并不是苏锐的风格,但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必须要改变策略,否则可就变成了找死的愣头青了。

    正当他准备迈出帐篷的时候,手机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哈帝斯已经与张不凡交手,我带人回西方收拾冥王殿?!?br />
    这叙述的语气一看就是出自军师之手。

    短短的两句话,已经透露出很多关键性的信息

    哈帝斯果然来了华夏

    苏锐知道,这位十二天神之一对于矬氨仑一直可都是贼心不死,妄图得到之后控制“xone”的垄断权。他为了此事亲自来到华夏,苏锐并不意外。

    只是,让苏锐感到意外的是,张不凡竟然和哈帝斯交上手了,这一定是军师的手笔

    除了他,没有人能把仇恨拉的如此彻底

    想着哈帝斯这位黑暗世界的大佬在翠松山狠狠的吃一场大亏,苏锐的心情忽然变得无限好了起来

    看到苏锐忽然露出笑容,蒋青鸢满脸的愕然之色,她完全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走吧?!?br />
    说罢,苏锐一把拉着蒋青鸢的胳膊,将其拽出了帐篷。

    被苏锐这样拉着,蒋青鸢的心里有些异样,她转脸看了看苏锐,判断对方应该是无心之举,这才稍稍的放下心来。

    “我来收拾帐篷?!苯囵八档?。

    “不用浪费时间?!?br />
    苏锐道:“把你的背囊也丢掉,明天就能到墨脱,带着这些东西只会消耗自己的体力?!?br />
    “我明白,轻装前进?!苯囵暗愕阃?,蹲下身,把运动鞋的鞋带又系的更紧。

    “走,离开这里”

    苏锐也没有带多余的行李,浑身上下除了刀就是枪

    不过,在临走的时候,他反手从腰间摸出了几样东西,然后打开了蒋青鸢的背囊,蹲在地上简单的布置了一下。

    蒋青鸢看着苏锐的动作,眸间的复杂神色更加浓郁,脸庞也红了起来。

    “你这是在做什么”蒋青鸢的话语之中似乎都带着一丝羞怒。

    “杀人?!彼杖裢芬膊惶У幕卮?。

    在这个时候,蒋青鸢忽然发现,自己距离死亡已经如此之近,那些电影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流血和牺牲,就在自己身边

    此时,生存才是唯一的道理

    等到二人的身影消失在此地半个多小时后,又有两个身影出现在此地,他们看起来身形几乎一样,都是一米八的高,体壮如牛,如果看到正面的话,人们就会惊奇的发现,他们竟然像是一个??坛隼吹?br />
    双胞胎

    两人都是黑人,而且都是黑的发亮的那种,如果不是月光不错,而且偶尔露出惨白的牙齿,在这密林的夜晚,这种肤色简直就跟穿了隐身衣一般。

    这两人看到了地面上的背囊和帐篷,然后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笑容。

    “看来,尊敬的阿波罗大人并没有走远?!?br />
    他们被称为,兄弟二人组成了一个迷你的佣兵团,在西方黑暗世界中恶名远扬。

    不过,由于他们的战斗能力比较强悍,这些年来一完成了很多的任务,价格也是随之水涨船高,如今想要请得动他们,得花费天价的金钱才行。

    不过,这两个人的胆也足够强悍,在得知阳神阿波罗只是孤身一人的时候,竟然有胆接下这笔天价任务

    要知道,他们面对的可是西方黑暗世界十二天神之一

    富贵险中求

    帕金斯兄弟知道,风险越大的事情,所获得的回报就会越大,谁也不想一辈都当佣兵永远过这种刀尖舔血的生活

    如果他们杀掉了阳神,说不定会从此威望大涨,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甚至有可能成立个“帕金斯神殿”呢

    有钱能使磨推鬼,更何况是这么大的诱惑人的是无穷无尽的,但总是需要不断的把一些东西填到里面才行

    老大汤姆在左耳朵上戴着一颗黑色耳钉,老二斯通在右耳朵上戴着耳钉,这几乎是能够区分他们的唯一标识了。

    “斯通,阳神近在眼前,而且他还不是一个人?!?br />
    老大汤姆拿着聚光手电,在地上仔细的观察着,一深一浅两排脚印,很明显表示阿波罗还有同伴,并且体重较轻。

    “你说的对,阿波罗不仅有同伴,而且还是个女人”

    斯通闭着眼睛,感受着空气中的清风,满脸的陶醉:“我似乎闻到了女人的味道,而且是那种最成熟最饱满的女人?!?br />
    不得不说,他推断的真是一点没错,看来也是在女人之中厮混许久的人物。

    “快走吧,如果再耽搁下去,阳神阿波罗可就跑远了?!崩洗筇滥反叽俚?。

    “不着急?!?br />
    斯通看起来也是个见到女人走不动的货色,他说道:“这是我最喜欢的那种女人味儿,我要好好的感受一下?!?br />
    说着,他拉开一个背囊,从其中翻出了两件女人的贴身短裤,看着这薄薄的布片,斯通的表情更加陶醉。

    “都奔跑了大半夜,能够在这个时候闻一闻美好的女人味儿,对于我的体力恢复可是有大的好处?!?br />
    说罢,他便把蒋青鸢那性感的贴身衣服盖在了脸上

    只是,被冲昏了头脑的斯通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在拿起衣服的时候,已经不经意的牵动了一根细线r1292..

    举报错误和落后的章节,是您对书库最大的帮助,书库承诺所有的举报都会得到及时处理

    别的网站都有了.请您最好告诉我们现在有哪

    个网站更新速比我们快,以便使我们知道进落后的状况

    以下网站比书库更新的快" tart"nk" rel"nofoll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