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军师带着阳神殿众位精英们调转方向的时候,远在西藏墨脱附近的苏锐却停下了脚步。

    他今天晚上已经杀了十几人了,但是到现在才觉察到有些不对。

    因为,他看到了头顶上被树杈掩映的位置,似乎有一丝反光

    苏锐轻轻跃起,单手抓住树杈,便把自己的身体提了上去

    他的另外一只手撩开树叶,却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镜头。

    针孔摄像机

    苏锐的眼睛中露出危险的光芒来,怪不得他总是有一种被窥伺的感觉

    可是,这摄像机,是专门为了自己才布置在此地的吗

    这应该是个巧合吧,这片林很大很广,如果想要拍摄自己的话,得布置多少摄像机才能够办到

    苏锐盯着这小巧的摄像机,沉思了许久。

    而此时西方黑暗世界的众人,便看到了阿波罗先生的大头照。

    摄像机忠实的把苏锐的影像传了回去

    虽然他的脸上涂着油彩,看不清具体的长相,但是表情是那样的专注,五官也充满了锐气,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充满了魅力。

    就这一刻,整个黑暗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因为苏锐而湿不,而醉了。

    “哼,zhuanglity”

    丹妮尔夏普吐出了一个她在华夏到的新名词,当然,这个词的意思用华夏语来讲就是“装逼”。

    在她看来,苏锐对着摄像头凝神思考的样虽然比一般男人要好上那么一点,但这动作实在是装了,简直就不能直视。

    丹妮尔夏普拿出手机,看了看黑暗世界的论坛,几乎满屏都是讨论阿波罗的帖

    “阿波罗,你实在帅了,我要给你生孩”

    “阿波罗,我刚刚给阳神殿寄去了我卧室的钥匙,每天晚上我都会洗干净洗白白一丝不挂的等着你来开门”

    “我已经和我十几个好姐妹都商量好了,我们要把身体无偿贡献给阿波罗大人”

    看着这些帖的题目,丹妮尔夏普的心情变的十分糟糕,她气哼哼的说道:“都是一群不要节操的女人和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倒还真是很般配”

    说完,她便气呼呼的把手机丢到一旁

    而这“不要节操”和“不要脸”两个词,也都是她在华夏到的。

    这个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走过来,他同样穿着浴袍,端着一杯红酒,坐在了丹妮尔夏普旁边的沙发上。

    能够以这种形象出现在神王宫殿中,自然就是黑暗世界的无冕之王宙斯

    “听说你压了一千万,买阿波罗输”

    宙斯看着女儿,微笑着说道。

    从小到大,这个叛逆的姑娘和自己一直不合拍,如果不是阿波罗这次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女儿和自己还无法和好呢

    想到这儿,宙斯不禁有点感慨。

    看来,又欠了这个年轻男人一个人情,只有改天等苏锐从华夏归来,请他来神王宫殿做做客好了。

    “是啊,我就想看他输,死了最好?!?br />
    丹妮尔夏普虽然被苏锐教育的几乎一夜蜕变,但一想到在华夏的时候,自己被他整的那叫一个悲惨无比,心中怒火顿时又冒了出来。

    宙斯一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年轻人的事情他管不了,只不过,女儿从小到大,从来不曾对一个同龄男人投入如此大的精力,这让宙斯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

    “丹妮尔,你不会已经喜欢上他了吧”宙斯半开玩笑的说道。

    “喜欢上他”丹妮尔夏普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这怎么可能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他”

    听到女儿义愤填膺的话,宙斯微微松了一口气。

    无论他在黑暗世界创立了怎样的不世之功,无论他现在拥有怎样让人仰视的地位,但归根结底,他都是一名父亲。

    在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面前,他不是宙斯,不是神王宫殿之主,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父亲

    苏锐绕了一大圈,仔细观察之下,一共发现了十个摄像头。

    这些摄像头都分布在隐蔽之处,彼此相隔并不算近,最近的也相差了十几米

    在这片少有人来的区域布置这么多的摄像头,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锐皱着眉头,心中的疑云越来越盛

    由于他在找到摄像头的时候便将之随手毁掉,因此现在西方黑暗世界的观众们完全看不到他们的偶像了

    在短短的十分钟内,黑暗世界的论坛上铺天盖地,全部都是咒骂比埃尔霍夫的帖

    在那间会议室中,黑暗世界的情报之王同样脸色铁青,这个虚荣的家伙可是一直在刷着论坛,本想看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帖,结果从头到尾不仅没人夸他,反而一出问题,便都在骂他

    “你们要是再敢骂我,我就关掉直播,让你们谁也看不到”事情和自己料想的完全不一样,比埃尔霍夫气的不行。

    可是如今他已经是骑虎难下,如果临时关掉视频直播的话,那么估计就会得罪整个西方黑暗世界了

    “早知道就不这样干了”

    比埃尔霍夫气的把面前的凳踹到一旁

    可惜,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自己选择的,跪着也要走完这句话实在是应景适合比埃尔霍夫先生了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在忍着笑,老板在个小时之前还一副高瞻远瞩的模样,现在局势就完全逆转,实在是有喜感。

    而远在数万里之外的华夏,苏锐已经围着那一顶小帐篷走了好几圈,把周围的摄像头全部清除掉。

    事到如今,他已经越来越心惊

    那么多摄像头,得多大的手笔才能完成

    难道说,这只是为了观察自己的动向,从而给敌人的行动提供依据

    苏锐仔细的想了一下,又推翻了这个判断。

    从他所遭遇的那么多敌人的表现推断,他们在遭遇之前并不知道自己的确切方位,也就是说,这些数量庞大的摄像头并不是为了给敌人提供数据

    那又是为了什么观察野生植物和动物

    苏锐没继续多想,而是走到那帐篷的旁边,伸手拉开了拉链

    “不许动”

    说话间,苏锐的额头已经被枪口顶上了

    “是我,你没长眼睛啊?!彼杖衩缓闷乃档?,然后拨开蒋青鸢的手,钻进帐篷里躺下。

    狭小的帐篷,再次躺了两个人。

    不知为什么,当苏锐重又出现的时候,蒋青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外面情况怎么样”蒋青鸢问道。

    苏锐战斗了几个小时,确实很疲惫了,他刚一躺下,便舒服的哼了一声。

    “死了十多人了?!彼杖竦档?,仿佛在阐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听了这个数字,蒋青鸢差点被震撼了

    十多人

    她知道今晚会有人来杀他们,但是绝对没想到是这么大的数字

    苏锐一个人就杀了十多个

    想到这一点,蒋青鸢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你没事吧”蒋青鸢问道,她完全没有发觉,自己的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关切的味道。

    “先别说话,让我歇一会儿?!?br />
    苏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说道:“十五分钟后叫我?!?br />
    在进入帐篷之前,苏锐已经肃清了周围几公里,足以保证自己能有接近半个小时的安全休整时间。

    话一说完,他便迅速进入了深睡眠。

    甚至蒋青鸢惊奇的发现,苏锐已经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你累了?!?br />
    蒋青鸢轻轻一叹,看了看手表,然后把薄毯盖在苏锐的身上。

    在她看来,苏锐本不必那么做的,如果不是因为苏锐回过头来找自己的话,那么他可能早就已经提前了两天到达墨脱,不至于身陷那么危险的境地了

    至于苏锐所说的“不想被人当枪使”的理由,蒋青鸢并不是完全信服,在她看来,苏锐根本就是一个追求自由无所限制的男人,他活的非常随性,绝对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原因便来?;ぷ约?。

    “你是个好人?!苯囵霸俅吻崆崴档?,她的眼睛扫遍苏锐全身,清楚地看到了那些暗红色的血迹。

    她神经一直紧绷了半夜,此时也略微有些疲惫,但是蒋青鸢并不是那种完全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她知道,自己的这点疲惫,和苏锐比起来,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这个夜晚,他已经付出了多多那么这十五分钟的警戒,就交给自己好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蒋青鸢的睫毛一下一下的眨。

    当指针指到了十五分钟的时候,苏锐完全没有任何醒来的意思,仍旧在发出轻鼾声。

    蒋青鸢想要伸手推醒苏锐,可是手才伸到一半便停住了,她纠结了一下,道:“要不你再多睡两分钟吧?!?br />
    等到第十七分钟的时候,蒋青鸢终于不敢再耽搁了,她伸手推了推苏锐。

    可是,她的手才刚刚碰到苏锐的衣服,后者便已经条件反射的抓住了她的手,一拉一拽,蒋青鸢便已经失去了重心,倒向苏锐的怀中

    与此同时,苏锐伸出另一只手,直接就扣住了蒋青鸢的脖,宛若铁钳一般

    “是我”

    蒋青鸢艰难的说道,她真的担心如果拖上几秒,苏锐就会把自己给掐死

    “抱歉?!?br />
    苏锐好像这个时候才从深睡眠中恢复过来,定睛看了一眼蒋青鸢,便松开了手。

    大量新鲜的空气涌入气管,蒋家大小姐仿若劫后余生

    蒋青鸢并没有因为此事而怪苏锐,她真的无法想象,这个男人究竟经历过什么事情,在熟睡的时候还能把防范攻击作为本能

    “帮忙上药?!?br />
    正在蒋青鸢沉思的当儿,苏锐已经坐起身来,脱掉了外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