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两门重型迫击炮来轰击翠松观

    这得是多么天才多么疯狂的想法

    听了军师的话,在场的神卫们终于意识到他们今天晚上奔波几十里路来到此地的真正意义

    那就是借刀杀人

    想通了其中的关窍,众人看向军师的眼光都不免有些炽热起来

    如果论起拉仇恨的功力,如果军师自认世界第二,那么绝对没人敢称为世界第一

    这是要把冥王哈帝斯和华夏的张不凡往死里拉仇恨啊

    可是,那两门重型迫击炮在哪里

    如果轰击了翠松观,惊动了翠松山群豪,他们太阳神殿又该怎么离开

    不过,有军师在,这些问题自然不需要他们来考虑

    当金泰铢和人猿泰山上前,用随身折叠铲挖开那土堆上层的时候,发现二十公分土层的下面竟然是一层白色的帆布

    竟然做了伪装

    已经不用他们多说,其余人便上前帮忙,一起合力把帆布给掀开

    看着眼前的情形,只有四个字能形容太阳神殿众人的心情,那就是叹为观止

    此时此刻,他们对军师的佩服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五体投地了

    两门通体黝黑的宽口径重型迫击炮,就这样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种迫击炮每门的重量接近一百公斤,比起一般的火炮来,在质量上要轻得多,因此更便于携带,可是,在场的神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没有一个人知道军师是什么时候把这两门火炮放在此地的

    在两门火炮的旁边,层层叠叠的全部是摞在一起的黑色滑翔翼少说得有二十个

    众人的目光更加火热,他们已经完全明白了军师的意思了

    用迫击炮轰击翠松山殿群,等到张不凡率领高手赶来的时候,太阳神殿的众人便已经借助滑翔翼从这悬崖离开了

    到那个时候,冥王殿的精英战力也正好赶到,翠松山的人自然会认为哈帝斯他们是炮击的主谋

    军师的这一手借刀杀人真是玩的漂亮至极

    “军师,我们什么时候攻击我都有些按捺不住了”人猿泰山从来都是个好战分子,他抚摸着那两门重型迫击炮,眼中的含情脉脉让人看起来不禁有点慎得慌

    军师淡淡说道:“这种重型迫击炮的射程可以达到八千米,泰山,如果让你来操作,在这样的距离以内,能不能精准的命中目标”

    “没问题”泰山说道:“我可是炮手出身八千米的射程,都够我打到珠穆朗玛峰的脚下打到峰顶了”

    说到这儿,这货话唠的继续说道:“军师,可惜这迫击炮的威力还不够大啊,如果是来一门自行火炮,我绝对能把翠松山殿群给轰平了”

    “自行火炮”军师冷冷说道:“我是不是给你准备几枚导弹效果更好”

    “那肯定的,不过那玩意儿也不好弄啊?!比嗽程┥剿档秸饫?,忽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只见军师的面具后面开始透出冷意,而其他的同伴们则是使劲憋着笑,憋的好生辛苦

    “呃,其实我们的主要目标只是拉仇恨,如果真的弄几枚导弹来的话,翠松山都被炸完了,谁替我们收拾哈帝斯”

    人猿泰山终于开窍了,一边挠着脑袋,一边讪讪说道。

    而此时,其余神卫们终于绷不住了,开始放声笑起来

    这笑声回荡在夜空下面,哪里还有半分生死之战的紧张感

    两分钟后。

    十四架滑翔翼已经在悬崖边上一字排开,看起来颇为壮观。

    而那两门迫击炮也被调整好了位置,四名神卫分列两旁,已经做好了发射准备

    只要军师一声令下,那么今天晚上的翠松山殿群将会遭受创建以来最犀利的打击

    恐怕张不凡这个老道士做梦也不会想到,太阳神殿的人已经带着迫击炮摸到了翠松山主峰之下,黑洞洞的炮口正对准着他所在的主殿

    他们应该庆幸,军师的主要目的只是拉仇恨,否则的话,凭他出神入化的指挥才能,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就不是两门迫击炮,而有可能真的是两枚导弹了

    由于距离太远,加上查拉图斯特拉的躲避速度极快,霍尔曼的狙击枪并没有实现预期的效果,那个冥王殿的吸血鬼已经距离冷血越来越近了

    当然,冷血也绝对不是吃素的,他在撤退的过程中,仍旧可以反身抵抗,所射击的那些子弹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如果不是查拉图斯特拉躲的及时,恐怕早就挂彩了

    不过,贵为除了哈帝斯之外的冥王殿最强战力,查拉图斯特拉也不是吃素的,他为了一雪今天晚上的耻辱,早已把速度提升到了极致,眼看着即将杀到冷血跟前

    而冷面娇娃斯蒂芬妮,早就已经被他甩开了上百米远

    冷血意识到了不妙,翻身硬抗,却没想到查拉图斯特拉的拳头之上所裹挟的力量实在太大,再加上他又借助着前冲之势,因此这一拳头轰出来,竟然把准备不足的冷血砸飞了好几米

    这可是冥王殿在今天晚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占据优势

    可惜的是,这优势实在是太短暂,转瞬即没

    “你死定了”

    查拉图斯特拉可是恨极了冷血,这个藏头露尾的狙击手今天晚上已经杀了冥王殿好几名精锐,如果不咬断他的喉管,斯特拉根本就难解心头之恨

    就在他准备趁着冷血没调整好的时候扑上去、对他展开致命一击的时候,两道人影陡然扑来,出现在了斯特拉和冷血之间

    他们的速度极快,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仅救下了冷血,反而二人齐齐出脚,和查拉图斯特拉的拳头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拳脚相交,谁会取得胜利

    查拉图斯特拉蹬蹬蹬的连续后退好几步,而这二人则是仅仅后退一步,便稳住了身形

    当看清楚二人面容的时候,查拉图斯特拉不禁发出了一声愤怒的低吼:“双子星我要”

    “我知道,你的下一句肯定是我要喝你们的血?!鄙坭骱嚼裂笱蟮拇蚨?,眼中尽是嘲讽之色

    自己标志性的常用台词被别人说出来,查拉图斯特拉忽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我要杀了你们”他的眼中满是怒火,浑身的气势也在升腾

    “光说不练是没有用的,你也不用特地为了我来更改台词,这样我会过意不去的?!?br />
    邵梓航冷冷笑道:“军师说不要恋战,救了冷血之后便退走,但是我今天偏偏不信邪,你这个变态的吸血鬼,我可是讨厌你很久了,就给我永远留在这里吧”

    黄梓曜则是站在一旁,浑身的气势在不断积聚着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冷血已经趁机离开此地上百米

    军师站在悬崖边,目光望着那片看起来颇具规模的宫殿群,声音清冷:“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两门迫击炮旁边的四个人齐齐说道。

    “既然准备好了,那就发射吧,记住,一定要打主殿?!?br />
    军师淡淡的一挥手。

    而此时,翠松山的主峰早就不平静了。

    在冥王殿与太阳神殿一声声枪响并没有瞒过他们,已经有管事长老前来请示张不凡,看看该如何处理。

    毕竟这么些年来,翠松山从来不曾发生过类似的状况,而这些划破了夜空的枪响明显非常激烈,绝对有不平凡的事情发生。

    可是,一直盘腿静修的张不凡根本就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淡淡的说了四个字:“不予理会?!?br />
    既然掌门老大都这么说了,管事的长老也不可能再多说什么,只能当那些枪声从没出现过。

    事实上,张不凡很郁闷。

    他本来在首都要对蒋家出手相助,结果被军师用围魏救赵之计逼回了翠松山,正当他昼夜兼程的从首都赶到南方、心里憋着一口气准备找军师算账的时候,却发现翠松山上上下下根本没有半点毛事,甚至没有一个人见过那面戴青面獠牙面具的人

    “被玩弄了?!?br />
    这是张不凡心中唯一的想法。

    可是,即便有这样的想法又怎样,他已经从首都赶到了南方,蒋毅刚也被苏锐杀死了,纵使他能力如神,也一样无力回天

    简直就是被玩的团团转

    他这些年来在翠松山潜心静修,除了必要的活动以外,基本不问俗事,甚至连某些国家大佬来翠松山参观,张不凡都是想见就见,不想见就不见,可是这一次,他竟接连几天心情都不怎么好,古井无波的心境几乎就被打破了

    如果道心被破,那么对于张不凡打击是极大的他这么多年来的苦修也就功亏一篑了

    因此,张不凡绝对要调整心情,哪怕外面已经打翻了天,他也绝对不可能让其破坏掉自己的心境

    可惜的是,张不凡这次遇到的是太阳神殿的军师

    一旦这位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神秘男想要算计别人,还真没有谁能逃得过去

    当张不凡说出“不予理会”四个字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另外四个字,那就是“事与愿违”

    随着军师的一声令下,迫击炮的炮弹划出了一道极为优美的抛物线,跨过三千米的距离,准而又准的落在了翠松山主殿的顶上

    张不凡正准备继续清修,结果那些主殿的屋顶被开了一个大洞,无数的灰尘、木料渣滓、水泥碎块开始扑扑簌簌的砸落下来

    甚至这些碎块有很大一部分都砸在了他的身上

    今晚,张不凡的道心,注定被破

    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