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在西方黑暗世界圣城一角,有一个占地五千平方的小庄园,在庄园的周围,分布着持枪警戒的人,这些人的胸前无一例外都别着黑色六芒星勋章

    客厅中,一个男人正赤着身,露出精壮的肌肉,躺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几米外的电视。

    一个同样没穿衣服的丰满女人正跪在他的身前,头部一低一抬,时不时的发出让人骨头发软的低吟声,整个客厅之中弥漫着让人面红耳赤的气氛。

    不过,这个男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双眼一直盯着电视,压根就没分半点注意力到身前的女人身上

    比埃尔霍夫的这两千个针孔摄像机真是布置的恰到好处,不仅可以清楚的看到苏锐的图像,甚至能够准确的传播他的声音

    当这个男人听到从苏锐口中说出“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之时,浑身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尊敬的团长大人,您冷吗”

    一直“埋头苦干”的女人抬起头来,有些诧异的看着对方,在她的印象里,这个男人的身体十分强悍,在这种温的天气里,他怎么会打哆嗦呢

    “我确实有点冷?!蹦腥松艏枭乃档?。

    他叫斯塔卢克,是黑暗佣兵团的团长。

    这个佣兵团可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家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每个阶段都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如今正在处于上升的阶段,并且势头非常喜人。

    由于目前的接单量已经处于饱和状态,西方黑暗世界的佣兵团竞争又十分激烈,在这种情况下,斯塔卢克便想着把事业拓展到地球的另外一端古老的东方。

    对于竞争激烈的佣兵界来说,东方,尤其是华夏,简直就是一片蓝海

    他事先计划的非常周密,准备先从几个比较容易的任务做起,慢慢打响名声,逐步扩大业务量。

    毕竟,神秘而古老的华夏号称雇佣兵的禁地,斯塔卢克并不敢大张旗鼓肆无忌惮的宣传自己。

    可是,没想到他接的第一单,就是对付阳神阿波罗

    当然,他当时并不知道阿波罗的真实身份,派黑蛇野狗等几人过去,本来准备来个漂漂亮亮的开门红,结果派去的几人都杳无音讯,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而第二个单,还是继续对付之前的那个人雇主还是蒋家,只不过是从蒋毅刚换成了另外一个蒋姓人物

    当然,这个时候的斯塔卢克仍旧不知道自己的目标人物还有另外一个英名字,他只知道对方叫苏锐

    对于这第二次任务,斯塔卢克也是抱着出口气的心思,一口气把七名顶尖好手全部派了出去

    对方能够干掉黑蛇野狗等人,但未必是这次七人组的对手

    谁都没有前后眼,倘若斯塔卢克早点知道这次的目标人物竟然是阳神阿波罗的话,恐怕给他一个胆,也绝对干不出来这种事情

    “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希望阿波罗能永远的留在华夏,不要回来了?!?br />
    斯塔卢克喃喃的说道,目光之中满是颓然

    虽然黑暗佣兵团这两年来发展的很迅猛,但如果和阳神殿这种庞然大物相比,还是根本就不够看的

    如果阿波罗一声令下,那么阳神殿的那些高手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挥师来此,到那个时候,地球之大,恐怕也没有斯塔卢克的容身之地了

    “祈祷吧,祈祷吧?!彼顾说蜕钸蹲?。

    “团长大人,您又在担心什么呢”

    性感妖娆的女人站起身来,想要坐在斯塔卢克的身上。

    “滚开,我现在没有心情做这种事情?!?br />
    斯塔卢克粗暴的把这女人推倒在一边,双眼仍旧盯着屏幕。

    女人知道斯塔卢克是如何的喜怒无常,因此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默默的捡起衣服,撅着小嘴委屈万分的离开

    而她才刚走,斯塔卢克就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怒道:“我可真是该死”

    看着阿波罗几乎是砍瓜切菜一般的秒杀自己手下的精英七人组,斯塔卢克几乎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十二天神就是十二天神,绝对不是浪得虚名,他和阿波罗之间的差距,几乎不可以道理计

    “你知道我是谁吗”

    远在临近墨脱的那片密林中,苏锐问向黑暗佣兵团还活着的最后一人。

    “我只知道你叫苏锐?!闭庾詈笠幻侗×艘⊥?。

    他虽然不知道苏锐是谁,但是从对方身上所流露出的那种让人感觉到寒意逼人的气息判断,这个目标人物可绝对不是普通人

    “可是,我还有一个英名字?!彼杖衿沉怂谎?,淡淡说道:“或许你听说过,我的英名字叫阿波罗?!?br />
    “阿波罗”

    听到这话,这名佣兵的眼中闪过浓浓的疑惑,阿波罗是谁这名字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呢

    而在下一秒,他便意识到了这个名字的能量,连身体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阿波罗这不就是阳神的名字吗

    “他是阳神不,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这名佣兵的脑里全部都是震撼,他完全不相信,自己竟然被派来杀阳神阿波罗

    这可是有如神祗一般的存在啊怎么可能刺杀成功

    他的眼中全是懊悔

    “好自为之吧?!?br />
    苏锐并没有杀掉他,而是随手把黑色的六芒星勋章丢在他的身边,站起身来朝前走去。

    看到苏锐并没有自己的身,这名佣兵先是一惊,随后盯着苏锐的背影,懊悔之色逐渐褪去,一道狠辣的精芒在他的眼中渐渐成形。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阳神阿波罗的后心,就暴露在他的眼前

    能够参加雇佣兵的人,都是习惯甚至喜欢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他们从来都不是善茬,善良的人也干不来这份工作

    他并不会想到,自己追杀的目标是阳神,不过,当阳神放过自己一命的时候,自己也就有了杀掉对方的机会

    只要杀了他,就能扬名立万只要杀了他,自己将是西方黑暗世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有了良好的开端,再过个几年,自己未尝不可以成为高高在上的十二天神之一

    “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便是妇人之仁,很可惜的是,你堂堂的阳神阿波罗,居然不懂这一点?!?br />
    这名佣兵在心里冷笑:“既然你不懂,那么我便教教你好了?!?br />
    在这一刻,阳神的光环已经在他的心中完全褪去

    他用完好的左手摸出手枪,想要对准苏锐的后心

    虽然左手并不擅长枪法,但是这么近的距离,他足够自信可以打死苏锐

    苏锐连头都没有回,从腰间拿出一个东西,随手便扔了过来。

    这名佣兵的开枪动作被打断,还没来得及继续瞄准,便已经看到一个金属物体从苏锐的手中转着圈儿飞过来

    手雷

    竟然是手雷

    这佣兵瞪圆了眼睛

    苏锐就像扔垃圾一样,把这手雷的拉环拉开,然后随手扔到了这边,却准而又准的落在了佣兵的脸侧

    他的双腿中中弹,根本没法站起来逃跑,因此当手雷转着圈儿砸到他的脸时,他完全忘记了忍着疼痛翻身,而是呆呆的愣在了原地甚至手中的扳机都忘了压下去

    “多行不义必自毙,我给过你机会,你却不知道珍惜?!彼杖裢范济换?,冷冷一哼:“我如果是妇人之仁,又怎么可能走的到今天”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声轰然巨响

    苏锐还是没有转脸,仍旧大踏步的向前走去,他可不不是什么心理变态的家伙,不喜欢看到手雷在脑袋旁边爆炸的样

    这名来自黑暗世界的雇佣兵,终于为他的贪婪付出了代价,殊不知,能够算计阳神阿波罗的,全世界也没有几个人,他一个小小的雇佣兵,又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斯塔卢克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精锐手下被手雷削开了脑袋,血液混合着脑浆流出来,就像是熟透却被摔碎的西瓜

    这位黑暗佣兵团的创始人已经是满脸黑线,他站起身来,怒吼了一声:“蠢货真是蠢货你不知道阳神阿波罗是什么人吗连他都敢杀,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胆了死的活该,死的活该”

    看到苏锐那最后扔手雷把自己属下给炸死的样,斯塔卢克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举重若轻

    “来人,来人”

    他疯狂吼叫,就像是发了疯的公牛

    “团长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时候,又是一名丰满的金发女郎走了进来,她看了看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的斯塔卢克,微微一笑,眼睛中闪动着勾魂儿神情。

    她是团长的秘书,确切的说,是生活秘书。

    “快给阳神殿写一封邮件”斯塔卢克光着脚在地上来回踱着步,满脸都是焦急

    “写什么内容好呢请团长大人明示?!迸厥榇蚩嫔淼谋始潜?。

    “道歉,必须要向阳神殿道歉,就说这一切都是误会,我黑暗佣兵团没有任何想要行刺阳神阿波罗的想法”

    到了现在,斯塔卢克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祈祷苏锐不要活着回来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道歉,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啊行刺阳神”

    听到团长做出了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女秘书一声惊叫,笔记本直接摔在了地上

    ps:这一章更的有点晚了,抱歉,写的慢了,熬到现在才搞定。

    感谢伤残怀柔我擦尼姆龙轩听雨乌努尔非公神剑书友515946dslq十恉染烬尘煙孤狼游魂紅龜仔zjjxg2dota要超鬼砍砍qq870742643罗店铸造老納么雞笑看红尘8612?;暾哂涝栋拍忝刻焐献莺嵋涮柑煊崩鲛忍焯煨那楹眯值艿脑缕敝С?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