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微型针孔摄像机的清晰并不会高,但是比埃尔霍夫的这两千台可不一样,每一个都是超高清,因此才把苏锐的影像演示的如此清楚

    如果苏锐知道这片密林中竟然布置了那么多难以发现的针孔摄像机,恐怕会直接疯掉

    他同样不知道,由于比埃尔霍夫的偷拍行为,自己在华夏的这一场自卫反击战已经成为了整个黑暗世界的焦点,甚至所有赌池的下注金额加起来已经超过了十亿美元

    风起云涌的,可不止是华夏

    苏锐更不知道,这一次西方黑暗世界有多的人蠢蠢欲动,在华夏的某些吃里扒外的家伙的有心引导之下,已经在这里形成了包围圈

    他们早就下定了主意,阿波罗虽然很强大,但并不是无敌的,来的都是高手,就算是硬磨也能把他给磨死

    一贯算计别人的阿波罗,终于被别人了

    蒋青鸢呆在帐篷中,紧紧握着苏锐留给她的枪,双眼之中满是警惕。

    刚才一连串的枪声响起,让她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阳落山,月亮升起,今夜的月光出奇的明亮皎洁,树林之中还保持着不错的能见,这也让蒋青鸢不像之前那般恐惧,但还是很为苏锐担心。

    那个男人可是她唯一的战友,如果出了什么事,蒋青鸢肯定也难逃一死。

    摸了摸脖上已经结痂的刀痕,蒋青鸢不禁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在几天之前,自己还在和这个男人不死不休,而几天后的现在,两个人却已经成为了并肩作战的伙伴。

    不,并不是伙伴,确切的说,他们的组合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罢了。只要敌人一撤退,那么他们会重新变成陌生人

    想到这一点,蒋青鸢不禁觉得心境有点复杂。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又是,打断了她的思绪

    苏锐正站在一处树杈之上,盯着瞄准镜里正在倒下的身影,摇了摇头。

    这已经是他今天晚上杀的第二十四个人了。

    这二十四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国际佣兵

    这种发现让他不禁有些想要推翻自己之前的推断了

    难道受,这次来围杀自己的,并不只是那些华夏势力,甚至有黑暗世界中人的参与

    苏锐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存在

    因此,他的眉头已经皱在了一起

    打死了视野中的最后一人,苏锐并没有立刻转移地点,仍旧是靠着树杈,用瞄准镜在不断观察着四周

    果不其然,又是一队佣兵走进了他的视线之内

    七个人

    虽然他们在行走的过程中把距离拉的很远,但是借助着明亮皎洁的月光,苏锐还是把他们的身形看的一清二楚

    “跟苍蝇一样,没完了是不是”

    苏锐冷冷一哼,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连续枪

    他这一次连续射击,中间并没有换气,几乎是在扳机复位之后便立刻扣下

    这是生生把狙击枪变成了突击步枪的节奏

    发弹,干净利落的撂翻了个人全部都是爆头

    打完这枪,苏锐的身体翻腾而下,把狙击枪甩到背后,拎起突击步枪,猫着腰朝那仅剩的四人狂奔而去

    由于距离还比较远,而且光线并不算明亮,苏锐并没有看清楚那四个人的胸前都挂着黑色六芒星勋章

    他们和黑蛇一样,是来自的

    在前往首都的上,苏锐和他们交过手,却没想到在这里又碰上了

    与此同时,西方黑暗世界的各个屏幕前已经响起了一片惊呼,因为在那些针孔摄像头的记录下,苏锐的速实在是快到了点,虽然大量的摄像头在不停的转换视角,但是苏锐的身影几乎只是一眨眼,便闪出了摄像头的摄像区域

    虽然在这片密林的外面有两辆伪装的转播车在不停的调整主摄像头,但是他们调整的速完全跟不上苏锐的速呈现在众人眼前的,只有残影,残影,还是残影

    今天晚上这种情况已经连续发生了很多次,在致速下,苏锐的近距离高速突杀简直就是无解

    那仅剩四个人相距大概有五六米的样,看到战友被爆头,第一反应就是把身体藏在树后面,用瞄准镜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敌人。

    可是,他们看来看去,根本看不到敌人在哪里

    苏锐的速不仅快,脚步更是轻不可闻

    最前面的一个佣兵刚刚看到瞄准镜中有一道残影闪过,下一秒就被割开了喉咙

    快到了致

    第二个人终于发现了苏锐,想要开枪,却根本来不及了

    仅仅五六米的距离,中间连棵树都没有,对于苏锐来说,几乎是眨眼即到

    那个佣兵的扳机还没来得及扣下,苏锐的身体便已经撞进了他的胸前

    就像是被高速大货车撞了一般,佣兵胸骨碎了一大片,口中喷着鲜血,身体倒着远远飞出,脑袋撞在一棵树的树干上,满头满脸的鲜血,显然是活不成了

    杀了两个人之后,苏锐并没有继续攻击,脚步不做任何停留,在树干上连续踩了几下,身体腾空而起

    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已经有两发弹打了过来

    仅剩的两名黑暗佣兵团的佣兵见到苏锐瞬杀两人,心中虽然震撼无比,但却没有任何手软,第一时间就射出了弹并且这弹差点击中了目标

    很显然,他们也是身经战的人,在黑暗佣兵团里也属于精英中的精英了

    苏锐的身体翻入树杈中,几个起落便已经消失不见

    两人端着枪,继续抬头寻找苏锐的踪影,可是即便有着皎洁月光的映射,他们也是无从寻找

    端着枪瞄准了几分钟,这两人均感觉到有点头晕眼花了这种程的高集中注意力实在是耗费精神

    四周静悄悄的,连风声都没有,实在是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这种恐惧感是深入骨髓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一发弹从高空射下来,钻进你的身体里

    正当一名佣兵想要放下枪,揉揉酸涩的眼睛之时,一道黑影忽然从半空扑下,就像是狮搏兔一般,将其直接扑倒在地

    此人倒地之后,一动不动

    因为在扑倒他的过程中,苏锐的右手顺势就拧断了他的喉咙再也活不成了

    苏锐杀了此人之后,身体一个鱼跃,在地上翻滚了两圈便单膝着地,稳稳的呈现出射击姿态,不过他似乎愣了一下,并没有立即扣动扳机

    因为最后一个佣兵,他逃了

    眼见苏锐实在强大,短短五分钟的时间而已,他们七个人就死掉了六个,如果继续对抗下去,无疑是必死的结局

    因此他才选择了不战而逃

    苏锐也仅仅是愣了一下而已,他没有再多犹豫,砰砰两枪,那个逃跑的佣兵便一个前扑,栽倒在地

    苏锐并没有要他的命,而是打断了他的两条腿

    那名佣兵倒在地上,没法再站起来,便伸手摸向腰间,想拔出手枪来自卫

    可是,他才刚刚把右手伸到了一半,一发弹便凌空射来,在他的手掌中间开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

    “别动,否则就打死你?!?br />
    苏锐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这名佣兵连翻身都不敢了,只能咬着牙,忍着处枪伤所带来的疼痛

    “我们聊聊吧,如果你表现的让我足够满意的话,或许还可以饶你一命?!彼杖穸自谡饷侗纳砬?,淡淡说道。

    这一次,他用的是英语。

    佣兵咬牙忍着疼,道:“恐怕我并不能让你满意,因为我只是奉命执行任务的,知道的信息非常少?!?br />
    “没关系,如果你知道的信息并不能够让我满意,你还是难逃一死?!?br />
    苏锐冷笑着说道:“所以我劝你还是记得清楚一点,否则我枪里的弹随时可以打爆你的脑袋?!?br />
    “你问吧?!笨蠢凑庥侗褪怯侗?,对组织的忠诚并不算高。

    “你们是黑暗佣兵团的人”苏锐伸手扯下来这佣兵胸前的六芒星勋章。

    当他看清楚这枚勋章的时候,眼睛微微眯了眯,流露出危险的光芒来

    “是的?!庇侗芾鲜档幕卮?,不过当他看到苏锐认出这枚勋章的来历之时,眼中还是止不住的涌出惊讶之色。

    他并不知道苏锐的真实身份,因此才会对在华夏居然还有人认识这枚勋章感觉到意外

    当然,话说回来,倘若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阳神阿波罗的话,恐怕就不会那么有勇气了根本就是来都不敢来了

    “你知道是谁雇佣你们来到这里的么”苏锐问道。

    “很抱歉,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并没有任何欺骗的意思?!?br />
    “你们佣兵出来作战,至少会得到目标人物的基本信息,那些信息是怎么说的”

    “我们事先所得到的那些信息真的非常简单,只有你的照片和名字,和一句话的评语?!?br />
    “什么评语”

    “身手高强?!?br />
    这个佣兵说完这句话后,眼中却浮现出深深的懊悔之色来,他们虽然知道目标人物的身手高强,但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鬼知道他能高强到这种程

    他们七个人的组合可是整个佣兵团里战绩最佳的小队,执行过大大小小几十次任务,根本就没有失败过又怎么会瞧得起区区一个略懂皮毛功夫的华夏人

    然而,现实给了他们狠狠一巴掌。

    “黑暗佣兵团么”苏锐捏着那一枚黑色六芒星勋章,冷冷说道:“即便作为佣兵团,也是有些任务可以接,有些任务不能接。等我回到西方,这黑暗佣兵团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br />
    听到苏锐这话,这名佣兵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