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老鼠简直快哭了,尼玛,捅的顺手了,这也算理由

    他才绝对不会相信不知道杀过多少人的苏锐会控制不住手中的刀子呢

    “我说,我说,求你别再捅了”老鼠已经是泪流满面

    “早这样不就行了”苏锐听完,在老鼠的衣服上擦了擦匕首。

    “早这样”老鼠简直快要哭出来,我特么一句话都还没说,你上来就噗噗两道捅的我直冒血好不好你给过我机会吗

    半个小时之后,苏锐从阴影之中走出来,蒋青鸢仍旧没睡,问道:“背后是谁”

    “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出现在这里会被许多人盯上?!?br />
    苏锐并没有告诉蒋青鸢答案,而是掀开帐篷,兀自钻了进去。

    “喂,你干什么”

    蒋青鸢顿时气结,自己好歹也是目标人物之一,也有知情权的好不好

    你不告诉自己也就算了,为什么又钻进我的帐篷里

    面对这么一个长相身材皆是不赖的女人,苏锐的心中却没有任何旖旎的想法,更不会和她。

    “如果你想今天晚上被人一枪打死在外面,那就别进来?!彼杖癯胺淼目戳怂谎郏骸扒虮鸾?,继续当硬汉?!?br />
    说罢,苏锐直接拉上帐篷的拉链,躺在里面,合衣而眠。

    看着此景,蒋青鸢咬了咬嘴唇,气愤的跺了跺脚,转脸走向一边。

    这个时候,山林之间吹过一阵凉风,让她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在胆量方面,女人天生就是不如男人的,更何况是随时处于暗杀之中的蒋青鸢

    她知道,苏锐这么做只是不想被有心之人拖下水,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ち俗约?。

    可是,前几天她还和苏锐刀枪见红,如今竟然要共同抵抗敌人,这种感觉着实太怪异。

    真的不敢想象,如果这种情况被完全沉浸在悲伤中的蒋家人知晓,会是一番什么感觉

    蒋青鸢虽然认为蒋毅刚先前所作所为是错的,但也绝对不会认为苏锐就是对的。

    当然,她也不认为自己做的就是对的,之前在蒋家的那些事情,让她认为自己的价值观也发生了问题。

    在她的心里,这件事情上面,没有对的人。

    当然,由于苏锐曾经救过自己一命,因此蒋青鸢的心中更多了一分复杂,她一贯认为自己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救了自己,自己不仅没有报答,反而打了他一枪。

    静静的考虑了几分钟,蒋青鸢还是咬了咬牙,走近帐篷,伸手拉开了上面的拉链。

    苏锐并没有睁眼,他的呼吸均匀,似乎已经是进入了梦乡。

    虽然帐篷非常狭窄,但是苏锐已经把身体紧紧贴在一边,留下了足够蒋青鸢躺下的空间。

    看到此举,后者不禁摇了摇头,眼神中的意味更加复杂。

    她小心翼翼的挪到了苏锐身边躺下,两个人此时已经是胳膊紧紧挨在了一起,看起来真是“亲密无间”。

    扭过头,看着苏锐的侧脸,蒋青鸢再次叹了一口气,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亲密无间”,但是她知道,两个人思想上和心灵上的距离究竟有多远

    他们本来不需要成为敌人,但是由于各自的立场不同,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蒋青鸢才带着满腹心事入睡,而当她发出均匀呼吸的时候,苏锐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已经睡了两个小时,这么长时间的深度睡眠对于他而言已经足够用了,接下来的时间,所需要的就是两个字警惕。

    他不会低估那些世家想要除掉自己的决心,也同样不会错误判断那些投机者想要搞乱局势浑水摸鱼的想法,而想要达到这一切的直接途径,就是让自己在西藏挂掉

    想到这一点,苏锐的眼中现出了无尽冷芒

    第二天早晨六点钟,天气已然放亮,队长吕晓明钻出帐篷,伸了个懒腰。

    昨天被苏锐摔的七荤八素,经过了一夜的休息,终于恢复了不少。

    感受着后背的隐隐疼痛,吕晓明的眼睛中不禁掠过一丝阴沉之色

    好端端的一次英雄救美,结果英雄没当成,变成了硬熊,没泡到妹子,还差点被摔出内伤,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吕晓明越想越愤慨,于是往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蒋青鸢的帐篷被拉开了。

    美人就是美人儿,即便睡眼惺忪,即便头发微微有些蓬乱,但也丝毫不影响她本身的气质,更是增添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吕晓明见到蒋青鸢出来,满脸的阴沉尽数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惊艳之情。

    在吕晓明等人的眼中,即便不穿旗袍,穿上了冲锋衣的蒋青鸢同样是人间绝色。

    这个时候,几个男队员都起来了,他们纷纷对着蒋青鸢打招呼。

    “嗨,青鸢,早上好啊?!?br />
    “看来你睡的不错,气色真好?!?br />
    “素面朝天,这才是真的美女?!?br />
    一时间,几个男人把赞美之词全部抛向蒋青鸢,让后者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可是接下来,精彩的场面发生了。

    在蒋青鸢的身后,一个男人从她的帐篷里钻了出来,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仰天叹道:“这帐篷实在是太小了,昨晚差点没被挤死?!?br />
    听了这话,蒋青鸢一脸的尴尬,雪白的双颊腾的就变红了

    被那么多人看到苏锐从自己的帐篷里面钻出来,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铁证如山,百口莫辩

    几个男人的表情也都是极为的精彩,他们万万没想到,队伍里的女神,竟然当着他们的面和别的男人同宿在一个狭窄的帐篷里

    “嗨,大家早上好?!彼杖袼坪醮耸辈抛⒁獾街谌?,笑眯眯的和他们打着招呼。

    没有一个人理他。

    因为众人还没从之前的震惊之中缓和过来。

    而那几个女队员,则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让你们没事就对蒋青鸢献殷勤,现在鸡飞蛋打了吧

    而吕晓明的脸,则更是被打的火辣辣的生疼

    他昨天还劝蒋青鸢和苏锐和好,虽然是出于私心,但是目的终究是好的,结果自己被摔了一通不说,人家竟和好了,甚至睡在了同一个帐篷里

    里外不是人

    这帐篷的空间那么小,一个人睡进去都会觉得局促,更何况是两个人了

    一男一女,女的还这么漂亮,男人怎么可能把持的住

    因此,吕晓明的脸色越发阴沉,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神被别的男人抢走之时,估计他的脸色都不会太好看

    “哎呦,这不是队长嘛”苏锐笑眯眯的走过来,拍了拍吕晓明的肩膀:“那啥,昨天真的是不好意思啊,误会,误会?!?br />
    吕晓明铁青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他的心里,这个苏锐,明显就是来故意嘚瑟的

    “还是要感谢队长你,如果没有你昨天的挺身而出,我和青鸢也不会和好的这么快?!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傲娇谧拥?,床头吵架床尾和,你看,我昨天和青鸢在帐篷里面谈了一夜的人生,现在都和好如初了?!?br />
    苏锐吐沫横飞的说着,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吕晓明的表情,说到兴奋处,他还不忘向蒋青鸢求证:“青鸢,你说是不是啊”

    蒋青鸢不吭声,事实上在这种时刻她也没有任何解释的必要,不过,苏锐的贱之程度还是远远的超出了她的想象

    自己和他怎么就成两口子了

    看到蒋青鸢不讲话,吕晓明还以为她是默认了

    于是乎,他愤愤的在心中咒骂了一句:“狗男女”

    苏锐笑呵呵的揽住蒋青鸢的肩膀,说道:“青鸢这个人脸皮一贯比较薄,所以有些事情即便我不说,大家也都是懂的?!?br />
    苏锐这句话可就暗示意味极强了

    他并没有说自己到底要讲什么事情,任由众人去猜,而在他暗示性极强的话语之下,所有人都是往那个方面猜了

    第一次被异性揽住肩头,蒋青鸢不禁有些浑身僵硬

    “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同意我加入这支行走墨脱的队伍?!彼杖袢跃擅挥蟹趴囵暗募绨?,看起来一脸诚恳的说道。

    男队员们都不吭声,而那几个女队员则是拍掌叫好:“同意同意,我们都同意”

    女人之间的攀比心理比男人可要严重的多了,之前由于蒋青鸢的长相实在是太过惊艳,团队里的男同志全都奔着她去了,以至于那些女队员都受到了冷落。

    而此时苏锐的出现,竟也在不经意中给了她们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自然要高举双手双脚赞同了。

    而吕晓明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我们团队之中有规定,如果要加入新成员,必须老队员里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同意才可以,我们不妨现在表决一下,看看有多少人同意你加入?!?br />
    很显然,这货还记仇呢。

    不过他的话倒也是非常有用,除了几个女队员表态赞成之外,男同志们愣是连一个举手的都没有

    谁想要看到女神的旁边有个男人

    苏锐在这里,可就是全民情敌了

    “你确定不同意我加入”苏锐问向吕晓明。

    “我确定?!甭老鞯难壑新庸荒ㄒ醭?,但是话语却是义正言辞:“这符合我们俱乐部吸纳会员的规则,我个人也没法更改,青鸢可以留下,你必须离开?!?br />
    可是,这个时候,蒋青鸢忽然发声了:

    “我和苏锐一起,他去哪,我就去哪,他走了,我也不会独自留下?!?br />
    ps:感谢大家在微信平台上刷屏一般的祝福,希望所有看烈焰小说的朋友们都天天快乐,事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