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336;

    苏锐买了张首都到西藏的火车票,就这样直接上了车。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知道这是整个华夏最长的一条线,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在哪里下车,只是想单纯的在路上看看风景。

    他就这样坐在车厢里,吃着又贵又难吃的火车盒饭,和很多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天,困了就窝在座位上睡一觉,累了就在车厢里走一走,若是想要安静了,那就静静的转脸看着窗外的景色,挺好。

    值得一提的是,苏锐一路上抓了七个扒手,全部扭送给了乘警,甚至还得到了列车长的口头表扬。

    “如果自己哪天改行去当个反扒的警察,估计整个华夏的扒手不出两年都能被自己抓光了?!彼杖褡猿暗乃档?。

    他已经离开首都两天了,他并不知道这两天多的时间首都究竟发生了什么,也懒得去想那些世家的反应到底如何,更没有想起自己那操蛋而狗血的新身份。

    苏锐纯粹是怀着看风景的心情在散散心,貌似从小时候到现在,他一直都想这样一个人旅旅游,走走天下??墒?,由于种种原因,这个简单的理想竟然到今天才实现。

    这一趟旅程,他要彻底的放空自己。

    苏锐一直很想拥有一个状态,就像是黄小琥里一首歌中唱的那样不想拥有太多情绪,一杯红酒配电影,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舒服窝在沙发里。

    现在的时间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场周末。

    世界那么大,他已经走过很多地方,但却从来不曾怀着看风景的心情。

    一路海拔越来越高,有不少乘客都开始了吸氧,但是这种情况对于苏锐的身体条件来说却没什么问题,区区的高原反应,比起他们当年的魔鬼训练,可不知道要弱上多少倍。

    换了几批乘客之后,坐在苏锐周围的是几个大学生,两男三女,一看就是暑假出来旅游的。

    苏锐虽然没和他们聊天,但从言谈之中也能听出来这几个学生之间的关系。

    他们并不是情侣,但这两个男生或多或少都对其中的两个女生有意思。

    看着他们跑前跑后献殷勤的模样,苏锐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这才叫青春。

    “你是去哪里的”这个时候,其中一个圆脸女生问向苏锐。

    “我去拉萨?!彼杖裥Υ?。

    “一个人吗”另一个女生也好奇的问道。

    “是啊,一个人?!彼杖穹次实溃骸澳忝悄亍?br />
    坐在苏锐身边的长发姑娘答道:“我们都是首都大学的学生,想趁着暑假出来走走?!?br />
    而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则是露出明显的警惕之色:“看你的年龄也不像是学生,你现在出来旅游,不需要工作的吗”

    苏锐摇头一笑:“那份工作,我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了,老板也不会介意?!?br />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他的专职就是?;ち职裂?,现在十二神卫和周显威都在华夏,因此并不需要他专门贴身?;?。

    “哦?!?br />
    那名男生点了点头,不过眼中却闪过一抹鄙夷,他悄悄的在圆脸女生的耳边说道:“哪家的老板会有这么好,估计是失业了才这样说的?!?br />
    苏锐的听力很好,把这些话尽收耳中,但是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这些用父母给的钱来旅游的大学生们又怎么会想到工作和生活有怎样的艰辛

    就算自己真的失业了,那也不能算是丢人,毕竟每个人对于成功和幸福的衡量标准是完全不一样的。

    另一个男生也悄声说道:“是啊,我一看他就是个丝?!?br />
    苏锐哑然失笑。

    这两个男生皆是穿着一身名牌,能够来西藏一趟,光个人的消费就不会少于五千块,再加上他们在女生面前肯定不会丢了面子,遇事皆是抢着买单,这一趟他们每人不花个小两万是绝对不够的。

    由于这两个男生的悄悄话,导致三个女生也不太愿意和苏锐聊天了,现在社会的大学生绝大多数都很现实,甚至现实的程度让人感觉到有些可怕。

    苏锐当然不会计较这些,而是继续看风景,火车已经驶入了西藏境内,他看到了湛蓝的天空上,层层白云在飘荡。

    “那你到了拉萨之后住哪里呢有没有定好旅社”

    圆脸女生又问道,不过她才刚刚说出口,就被身边的男生拉了一下,很显然是让她不要多嘴。

    “没有呢?!彼杖袢缡荡鸬?。

    “没有可是来西藏旅行不都是事先就把酒店旅社订好的吗现在暑假是旅游旺季,你到了西藏都可能订不到房间的?!?br />
    苏锐苦笑道:“我也是临时决定到的拉萨,没想那么多?!?br />
    他这倒是实话,一路漫无目的,只是为了看看风景放松心情,就算目的地是拉萨,也只不过是十分钟前临时决定的而已。

    一个男生面带嘲讽之色的说道:“你这是准备一路流浪下去吗”

    “流浪”苏锐呵呵一笑:“我觉得你这个说法很恰当,很符合我当前的状态?!?br />
    他找到了家,但是却完全没有家的归属感。

    他姓苏,那个家族也被称为苏家,整个华夏也只有一个苏家。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家是可以驻足停留的温暖港湾,但是对于苏锐而言,却对这个苏家没有任何的感情,甚至当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心中涌起来的,更多的却是反感。

    苏锐不想回去,不想去面对那个老人。

    他的人生,要自己做主,不愿也不能活在别人的操控之中

    可是,在那位老人的有心控制之下,这场大局已经展开,不是说收就能收的了

    看着苏锐又陷入沉思,对面的男生撇了撇嘴,低声道:“不就是个丝吗,装什么装?!?br />
    或许男人在女人面前的表现实在是太强太强,因此才会明里暗里的较劲。

    苏锐抬起头,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个总是说自己坏话的男生,说道:“你也是首都大学的学生”

    “当然?!蹦猩牧成下庸荒ǖ蒙骸拔铱墒俏颐鞘械母呖记笆??!?br />
    这是他一直都为之骄傲的一件事情,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想要在胸前挂一块牌子,把自己的高考成绩写出来。

    苏锐并没有对这个答案感到意外,毕竟首都大学事全华夏最好的学府之一,没有拔尖的成绩是完全不行的。

    可惜,这个学生不知道的是,在你踏入了社会之后,高考的那点分数真的不算什么,那些比你低一百分两百分的人所能赚到的钱,有可能是你的几倍甚至更多。

    “有些时候,不能光埋头学习,还得学学怎么做人?!彼杖竦档?。

    “你是在教训我吗”男生的脸上出现了怒意,苏锐的话让他感觉到很没面子。

    “如果你愿意把这当成教训的话,我想也没什么问题?!彼杖衩嫖薇砬?。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教训我”

    这男生看起来脾气不太好,已经气的满脸涨红:“你根本没有资格这样说我看看你,都到了这个年纪,要工作没工作,要女人没女人,要钱没钱,只能穷游,还美其名曰流浪流浪什么我看你就是个loser”

    坐在他身边的两名女学生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少说一些,不过这个男学生却完全没感觉到,仍旧说道:“你们拉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们看看他浑身上下,哪里能证明他不是loser”

    “你说的对,我当过不止一次的loser?!?br />
    苏锐大大方方的承认,反而让这名学生有些意外。

    这个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忽然在车厢里面响起。

    “如果苏少是loser,那么普天之下就没有几个人是成功的了?!?br />
    苏锐听了这话,皱了皱眉头。

    一个男人带着两个手下从车厢的另外一端走来,他看起来有二十来岁,一身国际大牌夏装,目光之中带着张扬的意味,很明显是个养尊处优并且地位还算不错的世家公子。

    他走到那名男学生跟前,冷冷说道:“敢说苏少是失败者,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此言一出,全车厢都寂静了下来,所有乘客目光都射向了这边

    苏锐瞥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你是谁”男学生皱着眉头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闭飧瞿腥思绦档溃骸澳闶鞘锥即笱У难惺裁疵帧?br />
    “你有什么资格知道我的名字”男学生愤怒的说道。

    “我没资格那我就让你看一看,我究竟有没有资格”男人冷冷一笑:“我已经知道了你的长相,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从明天开始,你将被从首都大学除名”

    这男生显然不相信:“首都大学是什么样的学府,你一句话就能让我被开除你是校长的亲儿子不成说话也不过过脑子”

    “嘿,我还真是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有意思的家伙了?!?br />
    这男人的脸上露出纨绔之色:“来人,把他给我关到火车的厕所里,好好的修理一通如果还敢对苏少出言不逊,直接扔下车摔死”

    他身后的两个手下立刻跨前一步,两人架住了那个男学生,便朝厕所拖过去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混蛋”这名男学生还想喊几句,却没想到嘴巴上重重的挨了一拳,就连门牙都被打掉了,满嘴的鲜血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刚刚还被自己称之为loser的家伙,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能量

    看着男学生被拖进厕所,重重关上舱门,这个男人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随后,当他看到苏锐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同时带上了一丝谄媚的味道来:“苏少,您看我这样做,能让您满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