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

    听到这声音,众人有些意外,纷纷朝门口看去

    这个时候,一个对于在场众人来说算不上多么熟悉的身影出现了视线中。

    他看起来很瘦削,穿着一身迷彩军装,头戴贝雷帽,肩章之上是金黄的麦穗和两颗闪亮的将星

    一名中将

    虽然在场的已经有了三名秦家的老将军,但是此人的气势却是一点不弱

    他身穿迷彩服,看起来却比常服更有魄力

    苏锐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自己的老首长张玉干

    也就是他,那一次专门派一名少校秘书把自己从南宫家大院的门前接到了陆特总部

    看来,这位曾经的副总参谋长,如今也成为了华夏陆军特种部队的负责人了。

    苏锐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苏战煌已经啪的一个立正,敬了一个姿势标准的军礼

    “首长好”

    苏战煌也在特种部队呆过,现在的编制也仍旧属于首都军区,张玉干自然也是他的老领导。

    在张玉干的身后,两排头戴钢盔、身穿战斗服的战士正整齐走来,每个人都是手持钢枪,动作整齐划一

    这些战士个个精悍,眼中全部闪耀着精芒,很明显都是特种部队出身,每个人都是一把利剑。

    这些人一现身,立刻把蒋家那群乌合之众的保镖给比了下去

    人数再多又怎样不是精英也没辙数量够多质量可不行

    “首长,您怎么来了”苏锐有点意外。

    张玉干对秦家的三位老将军敬了个礼,才转而对苏锐说道:“你这小子,又开始欺负蒋家丫头了”

    苏锐看了蒋青鸢一眼,嘴角微微牵扯出来一丝冷笑:“首长,我可没欺负她,这样的人,我也欺负不起,如果首长你是来给这个女人撑腰的,那么我劝你还是回去吧?!?br />
    张玉干眉毛一竖:“臭小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要是来给她撑腰,刚才还会喊那一嗓子说的好吗”

    说到这儿,张玉干的眼睛落在了苏锐的衣服上面。

    他的目光骤然变冷:“你的血”

    苏锐点了点头,冷冷说道:“一个不小心,被一只母蚊子叮了一口?!?br />
    “母蚊子”

    张玉干的眼神转向了蒋青鸢,冷冷问道:“蒋家丫头,你干的”

    “是我?!苯囵袄淅渌档溃骸拔冶纠聪氪蛩男脑?,结果只打在了他的肩膀上?!?br />
    “胡闹”

    张玉干脸上的怒意骤然爆发,指着蒋青鸢,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知道,我在阻止一个破坏我家的暴力分子?!苯囵暗拿纪芬恢?,声音清冷。

    “你扯淡”

    张玉干气的转过身又转过来:“蒋家丫头,我本来还以为你明是非懂道理,可我现在真想开枪毙了你”

    蒋青鸢默不作声。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苏锐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他为了这个国家做出过什么”

    “我不知道?!苯囵暗蜕档?。

    “不,你知道这个时候你嘴硬什么”

    张玉干又看向了一旁的蒋天苍,说道:“蒋老爷子,你也是当过兵的人,你更应该知道,我们的战士不能在前方流血,回到后方还要流泪”

    张玉干已经是气的浑身颤抖了,他指着苏锐,道:“他是我最喜欢的兵,他在前线不知道负了多少伤,不知道流了多少血回到后方还要被你们打伤,继续流血他在?;つ忝?,你们却伤了他”

    张玉干推了苏锐一把,让他转过身去,然后指着他身后的伤处,怒道:“蒋青鸢,你给我仔细看看,如果你开枪时候的枪口再往下偏一厘米,就会打中苏锐的心脏”

    一厘米的偏移,足以对子弹的弹着点产生致命的影响

    “我只知道,他杀了我的弟弟?!苯囵盎乖诩岢?。

    即便她明白许多的道理,但是此时此刻,她必须充当起蒋家利益代言人的角色

    “蒋青鸢,我告诉你,如果苏锐今天晚上死在这里,我马上调五十挺重机枪来对着蒋家大院狂扫,你信不信”张玉干很显然是动了真怒

    “张玉干,我当师长的时候,你还是个不起眼的小兵,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吆五喝六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女儿这样说话”

    蒋天苍终于站出来:“你这是兵,还是匪蒋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么一个外人指手画脚了”

    “蒋老爷子,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张玉干跨前一步,丝毫不把蒋天苍论资排辈的行为放在眼里,他冷冷喝道:“不要跟我说什么生命都是平等的,在我心里,苏锐的性命比蒋毅刚还要重要的多我更不是指手画脚,我的兵有事,那就是我的事”

    “张玉干,你”

    蒋天苍指着张玉干的鼻子,想要骂人,但是他今天晚上已经骂了太多太多句,每一句都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是非不分,黑白不辨,我说你是老糊涂了,你难道还有意见”

    张玉干很显然有些激动:“我今天是受人之托来把苏锐带走,本来我觉得他闹的有点过分,但是现在看来,你们蒋家活该落到如此地步”

    “苏锐是炸了几幢房子,用机枪打碎屋顶,可是在我看来,这样还不够远远不够蒋青鸢,蒋天苍,就冲你们现在的表现,我真想调八十辆坦克,把你们蒋家来来回回碾上一百遍”

    张玉干完全是动了真怒,竟然直呼蒋天苍的名字从他的身上已经看不出来“儒将”的半点样子,倒像是个火药桶,一点就炸

    不过,由于他激动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吸引人,大伙竟是全部自动忽略了他那一句“受人之托”

    “张玉干,你别太过分了”

    蒋天苍怒道:“今天你的所作所为,我会一并报上去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

    “至于苏锐这个杀人狂魔,就等着法庭的审判吧”蒋天苍怒火中烧:“今天,所有的蒋家人就在这里,我看苏锐还能离开一步”

    蒋天苍被张玉干指着鼻子骂,已经彻底的发了狠,重重的给了自己的胸口一拳:“今天,只要苏锐敢迈出这院子一步,我立刻死在你们面前”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蒋老爷子无疑是从华夏建国以来仍旧健在的为数不多的老人之一,如果他今天真的因为此事死了,那么将无异于一场大地震

    苏锐摇了摇头,如果蒋天苍不说这句话倒还好,一说这话,显得他更加挫败了

    用生命相要挟,这不是威胁,而是无能的表现

    苏锐沉默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冷笑:“蒋老爷子,你还真以为现在的华夏有几个人在乎你的死活你未免把你自己看的太重了吧”

    苏锐再显补刀狂魔的本色

    蒋天苍闻言,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

    “蒋老爷子,我想,有几件事情,你还需要了解一下?!?br />
    张玉干听了蒋天苍的“鱼死网破宣言”之后,似乎也没有之前那般激动了,冷冷说道:“蒋老爷子,十年前,你受邀去了一趟欧洲,和几个英国将领老友重聚,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的那次出国已经被反动组织盯上了,十五六岁的苏锐一路上帮你拆除了三枚炸弹,干掉了七个隐藏在暗中准备刺杀你的人”

    听到这话,蒋天苍顿时愕然

    翻来覆去,这苏锐竟然是蒋家的恩人,这怎么可能

    他知道当时有一支秘密部队在暗中?;ぷ抛约?,但绝对想不到苏锐也在其中

    蒋青鸢冷冷说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十年前的事情,你能拿出证据来吗”

    张玉干看了蒋青鸢一眼,似乎很是不屑,语气更冷:“我自然不会信口开河,苏锐当年已经在事后形成报告,现在还锁在绝密作训处的档案室里”

    “如果没有苏锐,你父亲早就死了十年了倒是你,蒋青鸢,你知不知道,七年前你被人绑架,绑匪要求蒋家在三天内提供一千万华夏币,否则将把你灭口”

    “我当然记得,这种事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蒋青鸢冷声回道:“只是我不知道你现在提起这种事情想做什么你千万不要告诉我,那次绑架案是苏锐做下的这样我只会更想杀了他”

    那一次的绑架,给蒋青鸢留下了浓重的阴影,虽然绑匪都死了,但是后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她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

    “你放屁”

    张玉干的吐沫星子几乎喷到了蒋青鸢的脸上

    “如果没有苏锐,你蒋青鸢已经死了七年了而七年后的今天,你差点杀了你的救命恩人”张玉干继续吼道

    不过,苏锐听了这话,却是有点犯迷糊,他做过类似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还真的想不起来自己曾救过蒋青鸢了更何况还是七年前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蒋青鸢失声

    “有什么不可能”张玉干说道:“苏锐是那次特别行动队的队长,如果不是他第一个杀进绑匪的窝点,然后抱着你从三楼跳下,你蒋青鸢也早就在地狱里当一只孤魂野鬼了”

    蒋青鸢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

    被绑架所经历的一个个场面,她从来都不敢忘记尤其是那个救了自己一命的战士,更是深深地刻在骨头里

    她曾经多方寻找那个救命恩人的消息,但从来都是泥牛入海,没有任何的消息,却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救命恩人就在眼前,还差点被她一枪打死

    “张参谋长,你如何证明那个人就是苏锐”蒋青鸢即便心中已经认为张玉干所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嘴上仍旧不愿承认

    如果苏锐真的摇身一变,成了他们蒋家的大恩人,那么这一场杀弟之仇,该怎么去报

    张玉干见到蒋青鸢的反应,已经是怒极,他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苏锐打断了。

    “我想,我想起来一些事情?!?br />
    张玉干的话给了苏锐一些提示,也让他想起了当初的事情。

    苏锐盯着蒋青鸢,冷冷说道:“当时还是秋天,你穿着一身睡衣,我把我的军装还披在你肩膀上?!?br />
    蒋青鸢闻言,浑身一颤

    ps:明天全市的项目观摩会,因此在单位忙到很晚才回来,就这一更吧,撑不住了,明天还要早起去项目现场,大家晚安。r1058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