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35z.,更新最快的

    认祖归宗

    这四个字犹如炸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耳边炸响

    所有人都反应过来,苏战煌一开始所说的那个“小叔”,就是苏锐

    即便罗云路、李宗翰和蒋青鸢等人已经是事先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此时听到苏战煌亲口承认,并且说出“认祖归宗”之类的话来,心中仍旧震撼无比

    苏老爷子是什么身份

    他拥有私生子的消息一旦传开,对他的名声将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到了他们这种高位,最在意的应该就是名声,可是如今苏老爷子宁愿名声受损,也要把这个消息公诸于众,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苏锐在他的心中具有极为重yào的地位

    和晚节不保相比,这苏锐的地位可是要重yào的多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人精的,几乎都在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层关窍

    有几个善于投机之人甚至已经开始暗暗懊悔,自己为什么非要一时脑抽赶来帮zhu蒋家如果事先知dào苏锐的身份,给自己一百个胆子也不会做出得罪苏家的事情来

    蒋天苍在震怒的时候,还能够保持清醒,当他意识到苏战煌绝对不可能在这种关头假传苏老太爷的意思之时,整个人怔怔的站在原地,似乎完全没了主意

    苏锐杀了他蒋天苍的孙子,那么蒋天苍也已经下了决心,要当场诛杀苏锐

    可是,如果给苏锐安上另外一个身份的话,那可做的选择就截然不同了

    因为他是苏老太爷的儿子

    就算自己再气愤,难道还能杀了苏老爷子的儿子来报仇

    如果真的那样做的话,恐怕苏家这一直霸占第一宝座的家族会把所有枪口对准蒋家,集中火力,强行覆灭

    到那个时候,蒋家可就要彻底烟消云散,连这被机枪打碎的瓦砾都将不复存zài

    “爸?!苯囵胺鲎沤觳?,一时间不知dào该说什么好

    今天晚上的剧情反转实在是太厉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让人目不暇接

    不仅他们如此反应,甚至连苏锐都晕晕乎乎,仿若云里雾里

    苏战煌口中的苏家小叔竟然是自己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从苏锐记事的时候起,自己就是孤儿,从来没有父母,没有任何亲戚

    唯一能够算得上亲人的,就只有叶冰蓝了

    如果不是多年之后的偶遇,恐怕这个唯一亲人也要失散在时光的长河里

    而此时,苏战煌居然说找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是那个曾经站在华夏金字塔最顶端的老爷子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让人如何接受的了

    秦冉龙不禁揉了揉眼睛,一副崇拜之极的样子:“我说大哥,我一直以为你很牛逼,没想到你根本就是虎逼”

    唯一能保持镇静的,也就是秦之章了。这位老爷子简直和老狐狸没什么两样,嘴角微微翘起,这隐隐的笑容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时至今日,他终于证明了当初的猜想,也终于证明了自己赌对了

    “苏战煌,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苏锐沉默了将近五分钟的时间,才开口说道。

    而这五分钟之内,几乎所有的人都是一片沉默,就连那些被邵梓航的子弹所打中的伤者,也都停止了叫唤

    极度的震惊已经摧毁了他们的神经,让这些人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了

    蒋紫龙蒋白鹿等人神色变幻,他们有些犹豫的看了看蒋天苍,似乎在考lu还需不需yào继xu给蒋毅刚报仇。

    如果,能够以牺牲蒋毅刚的生命,换来苏家的友谊,实现蒋家的二次崛起,似乎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本来蒋毅刚就已经成了个废人,每天阴阴郁郁的,让人看了都感觉到阴森,既然现在已经死了,不如就死的更有价值一些好了

    蒋紫龙和蒋白鹿对视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都看穿了彼此的意思。

    而至于张飞宇和龚夏刀等人,更是失去了对抗之心

    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让江河日下的自家家族成为苏家的敌人

    “所以,我要走,谁敢拦”

    苏战煌跨前一步,看着所有人表情上的惊愕,他的脸上写满了傲然

    他从来不会仗着家族的势力来欺负别人,今天还是第一次

    这种感觉真的很酸爽

    “苏战煌,你可以走,他不行”

    蒋青鸢很快便从震惊之中调整了过来,重新恢复了清醒与理智

    她知dào,在这件事情上,蒋家不能有一丁点的退让

    哪怕对方是苏家,也绝对不行

    死了就是死了,这个仇必须要报否则的话,蒋家将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话,还如何能够在首都立足

    自家子弟被杀,知dào了对方的身份之后,连个屁都不敢放,这算什么

    蒋青鸢的态度和蒋紫龙蒋白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本来蒋家的许多人被苏战煌的气势震慑,已经准bèi让路了,可是此时蒋青鸢一喊,把他们惊的一个激灵

    “蒋家的人,不许让路谁若退缩,立kè执行家法”蒋青鸢再一次喊道:“我要看到你们的决心,与蒋家共存亡”

    一个女人尚且如此,那么男人该怎么办呢

    蒋青鸢的这一番话,不禁让一些人重又振作

    “蒋青鸢,你是准bèi和我们苏家死磕到底了”

    苏战煌眉毛一扬,一股杀气爆fā了出来

    “反正苏锐不能走,这就是我的态度”蒋青鸢说道:“我也不会对他动用私刑,法律会给他惩罚让他为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苏战煌似乎也没想到蒋青鸢这个女人的态度会如此强硬,他的眼中掠过一抹狠辣的神色,跨前一步,正准bèi说些什么,却见到苏锐已经走到了前面

    他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着,径直来到了蒋青鸢的面前

    两个人相距已经不足一米

    “很不错,蒋青鸢,你做的远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彼杖窭淅湟缓撸骸澳敲?,现在请你把之前的话重复一遍?!?br />
    他上半身的血迹已经干涸,但是枪伤所带来的疼痛依然是实实在在的存zài着

    看着这个女人,他的眼中释fàng出无限的冷意

    “我说,法律会严惩你你会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蒋青鸢针锋相对,与苏锐对视着,毫不相让

    “法律”苏锐的眉毛一扬:“法律在哪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在场的有那么多警察,你以为他们会畏惧强权不敢抓你吗在这里,他们就是法律的代言人”蒋青鸢很聪明,一句话就把龚夏刀带来的那些警察给拉进了圈子里

    “我杀了蒋毅刚,没错,这点我承认?!彼杖袼档溃骸暗?,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br />
    “你在拖延时间,”蒋青鸢冷声说道。

    “我没兴趣拖延时间,如果你能回答出我的问题,我立kè举起双手让这些警察带我走,如果你回答不出我的问题,就把你这张颠倒是非的嘴巴闭上”

    苏锐眸间的冷色再度加重了一分

    “好,我洗耳恭听”蒋青鸢看来是打定主意不让苏锐离开了这是要死磕到底的节奏

    “你问我法律在哪里,那么我就要反问你,在蒋毅刚和几个花花大少把一个女人**致死的时候,法律在哪里”

    蒋青鸢面色一变

    “在蒋毅刚利用强权逼死我战友一家人的时候,法律又在哪里”

    苏锐的声音又提高了一分:“在蒋毅刚派人绑架别人的妻女,甚至完全泯灭人性的要将她们折磨死的时候,法律又在哪里”

    蒋青鸢的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这是她完全无法直面的问题

    “回答不了吗”苏锐眸间的戾气陡然加重:“蒋毅刚不死,将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他的迫害当我把这种连渣滓都算不上的人杀了之后,你居然在和我谈法律蒋青鸢,你真是可笑之极”

    苏锐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剑,把蒋青鸢的心脏插的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换句话说,蒋毅刚杀人的时候,法律不知dào躲在哪里,我杀了他,法律居然跳出来了,你说可笑不可笑”

    “蒋青鸢,如果你真的能为了你所谓的家族颜面,把我上面的问题一一回答了,我便任由你们处置”

    “如果你回答不了,那么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件事情我给你五分钟的回答时间,现在已经开始了?!?br />
    苏锐说罢,冷冷的看着蒋青鸢,不再吭声

    后者的眉毛已经拧在了一起,她完全不知dào该如何回答苏锐的问题

    善恶自古不两立,蒋青鸢的嘴唇动了几下,却没有说出任何一个字

    她知dào,蒋毅刚做的都是错的,都是错的离谱甚至违背人性的

    可是,站在她的角度,难道能说蒋毅刚该死吗难道苏锐上门来杀蒋毅刚,她不可以护着吗

    “回答不出来了是不是”

    苏锐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蒋青鸢,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胸前,那里已经被鲜血染红

    “蒋青鸢,最好不要犯错,更不要给我杀你的理由和机会”

    苏锐一把捏住蒋青鸢的肩膀,冷冷说道:“如果你有了下次,那么我会像杀了蒋毅刚一样杀了你”

    蒋青鸢被苏锐的杀气所笼罩,浑身如坠冰窖

    “说得好”

    这个时候,一道爽朗的声音在蒋家大院的门外响了起来

    三五中文网,更新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