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

    第592章最不堪的死法

    翠松山

    当这三个字从那个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全场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在张不凡来到首都阻挡苏锐杀人的时候,苏锐已经派人到了他的老巢

    此时,那些抱头躲在墙后的人们所看向苏锐的眼光已经有些不一样起来

    原来这个家伙早就做好了准备,否则又怎么可能面对张不凡这种高手而浑然无惧

    他们真的是冤枉苏锐了,苏锐真的是一点也不知情

    他虽然被称为西方黑暗世界的太阳神,但毕竟还是人,不是神,虽然心思缜密,但不可能事无巨细都算无遗策只要是人,就会有疏漏,就会有疏忽的地方

    可是,苏锐并不是一个人

    他的身边还有十二神卫,还有双子星,还有军师

    他没想到的东西,军师帮他想到了

    他遗漏的事情,军师帮他补全了

    太阳神殿的第一智囊级人物,绝对是名不虚传

    五年以前,如果不是张不凡突然出手相助,那么蒋毅刚绝对不可能逃得一命,军师对这一点非常清楚,他也知道苏锐的最大阻碍是什么,因此竟然不远万里,从海外赶到了翠松山

    如果说苏锐在行动之前和他通过气,那么军师此举还可以理解,最关键的是,苏锐此次来到首都,根本就没告诉任何太阳神殿的人军师难道有未卜先知之能否则的话根本就来不及在短时间内办成这么多事情

    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如果说苏锐是太阳神殿的精神领袖,那么军师就是实实在在的总规划师,真的不知道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如果没有他的帮助,那么太阳神殿绝对不可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甚至连一半的水平都不一定能够达的到

    只是,军师以往从来都是居于幕后,极少抛头露面,这次竟然选择在华夏如此高调亮相,这让苏锐也不由得不意外。

    不管怎么说,军师这家伙来都来了,而且给苏锐带来了一个绝好的消息。

    围魏救赵

    敢动苏锐一下,我就把翠松山上上下下灭个满门

    “故弄玄虚,真把我当成容易上当受骗的三岁小孩子了么”

    张不凡冷冷一笑,他自然不相信对方能够未卜先知,事实上,他此次对蒋家出手相助,也只不过是临时起意,就连蒋家都不知道,他苏锐又怎么可能事先就完成预判

    从弹出第一颗珠子到现在,过去也不过短短十几分钟,他张不凡可不相信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对方能够做出这么多事情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我也没有必要骗你?!?br />
    军师扬起他那带着黑色金属拉丝手套的手,屏幕中的图像缓缓上移,一片在月光下显得郁郁葱葱的山林便完整的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张不凡的眼睛已经骤然凝缩,一股精芒从其中释放出来

    从挑水劈柴的小徒弟变成开宗立派的大宗师,他在这座山里生活了一辈子,对山上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因此立刻判断出来,这面具人并没有说谎

    翠松山,真的是翠松山

    “张不凡,我会一直站在这里,等着你离开首都,回到南方?!?br />
    军师清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当然,如果你并不按照我的意思来做,那就等着翠松山变成一片灰烬吧?!?br />
    军师说着,摄像机的镜头再次一转

    “这里是十台火焰喷射器,同时开火的话,可以在十分钟内完成对翠松山百分之八十的火焰覆盖,而我所携带的燃料,足够把你的翠松山里里外外烧上三遍?!?br />
    烧上三遍

    张不凡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脸上的肌肉都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他年轻时纵横华夏民间武林,年长时清修至一代宗师,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围魏救赵的打法

    “你们不按规则出牌?!闭挪环怖淅渌档?。

    “规则谁来规定规则这是战场,战场之上没有任何规则”军师的声音清冷:“张不凡,如果你想要保住翠松山,那就立刻离开,否则的话,我会让这座山上的所有松树变成灰烬”

    军师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从高空之上传来,威压充满了这片区域

    “后生可畏?!?br />
    张不凡看似酸溜溜的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他不可能不在乎翠松山会不会被毁掉

    这是他的翠松山蒋毅刚的性命再如何重要,又怎么可能和这种事情相比

    他走的很快,几乎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这位大高手的离开,也就寓意着一直被他挡在身后的蒋毅刚已经完全暴露在了苏锐的面前

    张不凡一离开,直升机下方的折叠屏幕也开始缓缓收起

    军师的影像紧接着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可是,他的身影虽然消失,但是声音重又响起

    “张不凡,我就在翠松山等着你,亲眼看到你回来,我才会离开?!?br />
    而此时,苏锐已经踏前了一步

    他的眼睛锐利如剑,死死盯着眼前的蒋毅刚

    “苏锐,住手”

    蒋青鸢已经大喊出声,然后踉踉跄跄的朝着苏锐跑了过来

    不仅是他,蒋家的许多人都在高喊住手

    由于刚才的一通机枪扫射,让他们和苏锐的距离被拉远了不少甚至蒋青鸢手中的枪都不知道被丢到了什么地方

    可是,蒋青鸢才刚刚跑出两步,一排子弹就在她的脚下炸开了

    迸起的火星甚至已经溅到了她的脚面上

    邵梓航端着他的那一把突击步枪,蒋青鸢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瞄准镜中

    “谁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打爆他的头”

    邵梓航枪口连续换了几个方向,几枪开出,四个人便捂着脚倒在了地上不断哭嚎

    “苏锐,住手,我们还可以商量”蒋青鸢大喊道

    苏锐回头冷冷的瞥了这个女人一眼,那目光之中所蕴含的冰冷意味让蒋青鸢如坠冰窖,根本就动弹不得了

    “苏锐,我求你,不要再伤害毅刚,不要”蒋青鸢哭喊着

    此时,张不凡已经被迫离开,面对苏锐的绝对强势,根本没有人能够站出来阻挡他

    “我不伤害他,他就会伤害更多人?!彼杖竦底牛骸坝行┤朔晒懿涣?,那就由我来管好了?!?br />
    说罢,苏锐转过身,一扬手,一道黑色细带从他的手中激射而出

    细带的末端牢牢的缠绕住了蒋毅刚的脖颈,让他的脸色瞬间涨红

    “一个不小心,让你多活了五年,这次,不会再有这样的意外了?!?br />
    苏锐看着蒋毅刚那惊恐万状的眼睛,大臂一扬,黑色细带顶端的锋刃被他高高甩起,直直冲上了十几米的高空

    蒋毅刚对这一切无能为力,他眼睁睁的看着锋刃带着黑色细带冲上半空,从直升机的起落架中穿过,随后重落回苏锐的手中

    而此时,细带的一端牢牢系在蒋毅刚的脖子上,另一端被苏锐握在手中,中段则是搭在起落架上,组成了一个类似定滑轮的结构

    “不要不要饶我一命”

    蒋毅刚的喉咙被勒紧,完全说不出话来,他的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怨毒,全部都是惊恐

    他知道,只要苏锐一用力,自己就会被吊死

    “我不会饶你?!彼杖窭淅渌档溃骸拔叶阅愕奈ㄒ涣蹙褪橇偎乐?,我让你再看一眼这个世界?!?br />
    说罢,苏锐拽着锋刃,用力一拉

    蒋毅刚的脖颈在黑色细带的拉扯之下,被带的迅速升空

    蒋家大院中的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蒋毅刚活生生的被扯着脖子,直接吊起了十几米高

    人的颈椎十分脆弱,不可能承受得住身体的全部重量,几乎只是在拉起的一瞬间,蒋毅刚的颈椎就被立即坠断

    颈椎一断,从上到下的神经被彻底阻隔,大小便立即失禁,屎尿也流了一裤裆

    他的身体挣扎了两下便再也不动弹了,四肢垂下,头部耷拉,舌头伸出嘴外,就像是被吊在空中的稻草人

    选择上吊这种死法,绝对是最没有美感的

    本可以成为蒋家未来希望的大少,终于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

    在所有家人的面前,他以这样一种极其屈辱的死法,结束了自己早就该结束的生命

    “毅刚”蒋天苍一声大吼,眼前发黑,差点站立不住

    最“出色”的孙子就这样死在他的眼前,蒋天苍如何不心痛

    这五年来,他早就恨到了极点,也悔到了极点,而五年之后的今夜,苏锐重又把蒋家打落尘埃

    “苏锐,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蒋青鸢大喊道

    “是吗”

    苏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道:“看来你说对了?!?br />
    说罢,他拽着黑色细绳的手猛然一松

    蒋毅刚的身体便从十几米高的半空摔落而下,重重的砸在地上,激起了一片烟尘

    蒋家大院顿时呼天抢地

    一个大活人从天上摔下,还是自己的亲人,这种滋味真的不怎么好受

    时至今日,作恶多端的蒋毅刚,终于身死

    “管教无方,你们活该有今天?!?br />
    苏锐冷冷的看了一眼蒋家众人,没有再多说什么,收起细带,转身离开

    “苏锐,你做下这等暴行,还想走吗”张飞宇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龚夏刀也是咬了咬牙:“给我抓了他”

    “我看谁敢”

    邵梓航二话不说,枪口已经喷出一片火舌

    ps:作者专区弄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打开,真是快折腾死了,下一章苏锐的身世揭晓,要十二点左右更新了。r1058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