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

    听到苏锐的低吼,蒋家大院的众人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均开始涌起狂喜之色

    张不凡,竟然是张不凡

    这位身居华夏南方翠松山的超级大神,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天佑蒋家天佑蒋家

    五年之前,如果不是张不凡在最后时刻出手挡住苏锐的进攻,蒋毅刚早就变成了死人哪里还有机会再苟延残喘五年时光

    这一次,他们已经请不动张不凡,只能退而求其次,把天机观的观主天机先生和他的五名得意弟子请来。

    可是,蒋家人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天机观的人根本不是苏锐的对手,就连天机先生都被当场斩断了喉咙

    在蒋家所有人都已经绝望的时候,蒋青鸢开枪打中了苏锐,而一枚珠子犹如子弹一般从天而降,将苏锐的致命一刀打偏了

    苏锐死死盯着某个黑暗的角落,他肩膀上的枪伤正不断的涌出鲜血,染红了半个身子

    蒋青鸢看了看手中的枪,又看了看依旧背对自己的苏锐,终于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她并没有看到张不凡在哪里,但是苏锐既然这样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那位于五年之前拯救了蒋家的老人,这次终于再次出现

    随着苏锐的话音落下,从黑暗之中走出来一个人。

    他身穿道袍,并没有像一般道士一样梳着发髻,而是留着寸许长的平头,头发已然全白,整个人显得异常瘦削,甚至看起来都不到一百斤。

    真的很难想象,刚才那具有子弹般威力的珠子是他发出来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除了苏锐

    张不凡看起来走的很慢,但实则已经快到了极点,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就来到了蒋毅刚的身前

    “张不凡,五年前你黑白不分,现在仍旧是非不明吗”苏锐冷冷说道:“你这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是不是”

    “苏锐,有些事情,并不需要这样处理,你一意孤行,只会引起首都大乱?!闭挪环驳挠锲啪薏?,他的手中捏着一串珠子,式样和刚才掉落地面的那颗一致。

    苏锐站在原地,就像是一头野兽,冷冷的看着张不凡,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张不凡,五年前,你说你欠蒋家一个人情,因此才护住蒋毅刚,可是五年之后你依旧如此,该作何解释”苏锐冷笑:“世人眼中的得到高人,看起来也不过是个为了利益可以不要脸皮的凡夫俗子”

    这个世界上,能够当面指责张不凡不要脸皮的,估计也只有苏锐一个人了

    “我只是碰巧在首都办些事情,听闻今天晚上的事情,便立即赶来?!闭挪环驳档溃骸八杖?,你的杀心太重,即便杀死了蒋毅刚,你也绝对不能像五年前一样全身而退,还是随我离开吧,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br />
    “杀不杀他是我的事,我能不能活的成也是我的事?!?br />
    苏锐一指遥遥指着张不凡:“从开始到现在,你从来就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一直在避重就轻你根本就没有解释你为什么要护住蒋毅刚”

    “我办事情向来不需要解释,今天已经破例了?!?br />
    张不凡的另外一只手握着一柄拂尘,他轻轻一拂袖,道:“我今天就站在这里,无论你使用什么武器,只要能过了我这一关,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我便不会再插手?!?br />
    蒋青鸢仍旧握着手中的枪,但是心中已然松了一大口气。

    她虽然不知道张不凡因为何种原因才赶来,但是他既然能够出现,那么蒋毅刚就已经百分之百安全了

    “张不凡,五年前我能在你的防守下废掉蒋毅刚的两条腿,现在也一样可以割断他的喉咙”苏锐说着,踏前一步,眼中的决然之色越发浓烈

    “今时不同往日,谁胜谁败,一试便知?!?br />
    张不凡拂尘一扫,一股淡而强大的气场开始以他为圆心,逐渐辐散开来

    蒋家的众人感受到了这种气场,有些人已经开始喘不过气来了

    在这种气场压力之下,苏锐首当其冲

    不过,他也只是脸色微变而已,手中的四棱军刺已经处于随时发动的状态

    “蒋叔,这种人直接杀了算了,如果你的人手不够,我还带了人来”

    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怨毒的声音响了起来

    来者是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胳膊上还吊着绷带,走起路来微微有些伛偻。

    这正是张家的张飞宇

    五年前被苏锐亲手废掉的张起航就是他的儿子

    平日里一贯气宇轩昂的张飞宇,此时变成了驼背的模样,都是拜苏锐所赐

    在那次南宫瞬设计、借助白家明等人的事件来暗算苏锐的时候,张飞宇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是这个家伙在南宫家族的大院门前等待着最后结果之时,被苏锐一脚踹飞十几米,当场不省人事。

    直到现在,他断裂的胸骨都没有完全康复,走起路来都得小心翼翼

    儿子差点变成植物人,现在还得躺在病床上,而他自己的身体也受到了重创,张飞宇怎能不恨

    因此,在听到苏锐前来蒋家闹事的消息之后,他便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在张飞宇看来,这次已经绝对不比五年前,此次和蒋家联手,将是做掉苏锐的最好机会

    张飞宇清楚,至于那什么绝密作训处所拥有的类似于先斩后奏的立即执法权,在世家子弟上根本就不起作用

    白家明蒋林浩等人都是世家中的远方子弟和偏门子弟,因此被杀之后还可以用这种牵强的立即执法权来解释,但在华夏自古以来,就有“刑不上大夫”的说法“立即执法权”在此时将失去本身应有的作用

    甚至,张飞宇还暗暗希望苏锐把蒋毅刚除掉,这样他就更有理由带人抓捕苏锐了而且绝对是名正言顺

    看到张飞宇出现,蒋青鸢皱了皱眉头:“现在别人最好不要插手?!?br />
    听了她的话,张飞宇的眉毛一挑:“蒋青鸢,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好意来帮你,你至于说出这种话吗现在的蒋家和张家,必须同气连枝才行”

    他已经清楚的看到,苏锐的半边身体已经被鲜血染红,这无疑是干掉苏锐的最好时机

    那么多条枪,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人

    张飞宇不知道的是,真正到了苏锐这个层面上,决定战力的强大与否和个体数量的多少真的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是没见到蒋家的上百名保镖被苏锐砍的血肉横飞的场面

    蒋青鸢很轻易的就看穿了张飞宇的小九九,她望着前方仍在僵持的背影,冷冷说道:“有张不凡老先生在,你觉得你带来的这些人能起到效果吗”

    “张不凡老先生”

    一听到这个名字,张飞宇先是迟疑了一下,而后那苍老瘦削的身影映入眼帘,他的脸上顿时涌起了狂喜之色

    “张不凡老先生竟然来了这实在是太好了快杀了他”张飞宇大喊道。

    他的表现真的是没一点风度,蒋青鸢都懒的多看他一眼

    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龚家的龚夏刀带着一帮警察也赶到了现场

    他是龚秋剑的弟弟,在大哥被苏锐拿走半条命之后,便成为龚家家主的第一候选人,如今在首都的警务系统里面也很是有些能量,这一次直接带来了几十个警察

    他这是要把民间的事情上升到官方的层面来解决

    龚夏刀自然也知道苏锐拥有“立即执法权”的事情,但是他既然来到这里,就是带着充足的底气

    他还没来得及出声讨伐苏锐,就见到张飞宇转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贤侄,今天看起来是不用我们出手了,苏锐这个暴徒马上就要被张不凡先生制服了?!?br />
    和张飞宇的反应一样,在听到了张不凡的名字之后,龚夏刀的眼中也涌起惊喜

    有这位如同传奇一般的老先生在这里守着,他苏锐还能杀了蒋毅刚吗

    他的心里也同样有着一点遗憾,如果蒋毅刚死了,那么今天的事情就更加完美了。

    倘若蒋毅刚身死,那么他们不仅能够名正言顺的除掉苏锐,更是削弱了前进路上的一个强大家族,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而此时,除了肩膀上的枪伤之外,苏锐确定已经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了最佳

    刚才那短短的一分钟,他没有听到张飞宇的嘈杂,没有在意身后的枪口,他只是在脑海里疯狂的计算着攻击路线,模拟着攻击方案

    一般的人已经犯不上让苏锐如此忌惮,只是因为这个男人是张不凡

    今天晚上的事情,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五年之前,虽然突破了张不凡的防守,但是苏锐也因此被打成了重伤,甚至留下了某些后遗症,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康复

    而今天的结果,又能怎么样呢

    “我欣赏你的勇气,但不欣赏你的鲁莽?!闭挪环驳ナ治兆欧鞒荆骸八杖?,你还年轻,现在收手还来得及?!?br />
    苏锐嘲讽的笑了笑:“张不凡,你这是为虎作伥我如果收手,那么将会给你护在身后的那个人更多为非作歹的理由将会有更多的人会死在他的手中”

    “所以今天,你必须倒在我脚下”

    苏锐的眼中充满坚韧和决然,脚步骤然发动

    而张不凡一甩拂尘,一股惊人的气场开始从他的身上升腾起来

    两个人眼看着就要缠斗在了一起,此时,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枪响骤然划破了夜空

    这些子弹明显是冲着蒋家、张家和龚家的人群聚集地去的

    那么多人聚在一起,简直和活靶子都没什么两样,一连串的枪声,直接撂翻了十好几个人

    不管不顾,疯狂之极

    人们纷纷寻找躲避子弹的地方,现场顿时一片混乱,连续发生了踩踏,哀嚎不断

    这个时候,比枪声更加响亮的电子机械扩音开始响彻这片夜空

    “太阳神殿双子星在此,谁敢造次”r1058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