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的

    外可杀敌御侮,内可斩奸除佞

    这句话对于蒋天苍而言,曾经是无上的褒奖,而现在却是极大的侮辱

    “苏锐,你敢”蒋天苍气的胡子乱抖

    “我为什么不敢”苏锐冷冷一笑:“你号称凭着这把刀可以斩奸除恶,可是,当你的亲生孙子变成了大恶人,你怎么不用这把刀去砍他”

    “你”蒋天苍指着苏锐,却说不出话来

    此时苏锐站在中央,另外一端是张天机和蒋毅刚,面对的则是蒋天苍和蒋青鸢,以及家族中的所有保镖

    “说不出话来了,是不是”苏锐冷冷一笑:“你的孙子祸害了多少人的生命,你却无动于衷,只有你孙子的命最金贵,而别人家儿子女儿的性命在你眼里就不是命”

    苏锐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记耳光,扇的蒋家人脸上噼里啪啦作响

    蒋天苍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喉咙上下滚动,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他知dào苏锐说的是对的,也知dào蒋毅刚究竟做下了多少人神共愤的事情可是,那是他最得yi的亲孙子,是蒋家未来的希望,他蒋天苍怎么可能把家族的希望扼杀在自己的手中

    哪怕他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他首先也是自己的孙子

    蒋天苍迟疑了很久,终于从牙缝里蹦出了一句话:“苏锐,五年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把蒋家炸成了这个样子,我也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还敢再伤害毅刚,我蒋家和你不死不休”

    “好一个既往不咎,好一个不死不休”苏锐眯着眼睛,话语之中释fàng着无限的冷芒:“貌似,这句话由我来说更合适吧”

    说着,他已经转过身,准bèi朝不远处的蒋毅刚走去

    而此时,蒋青鸢的声音也在夜空之下清脆响起:“还愣着干什么全部都去,堵在毅刚和苏锐之间不能让他再向前半步了”

    一群保镖蜂拥而上,但是他们看起来气势汹汹,却没有一个敢往苏锐的身上扑去,只是从他的身边绕过,然后将其团团围在中间

    “就凭这些歪瓜裂枣,也想拦住我吗”苏锐冷冷一哼,再次往前踏了一步

    而这上百人的保镖群则是集体往后面退了一步

    一个人而已,在气势上竟然压制了上百人

    “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

    一道尖厉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是安保队长在发布着命令

    他此时正站在蒋天苍和蒋青鸢的身边,满脸怨毒的盯着场间

    如果不是苏锐,蒋家怎么可能会变成这个样子

    已经成了这样,自己明天就将失去饭碗

    这个圈子很小,既然丢掉了蒋家的饭碗,那么他将很难再找到同样的工作了

    甚至,如果蒋毅刚有了三长两短,那么蒋家极有可能拿他来出气,把他当成替罪羊

    因此,苏锐必须死

    苏锐死了,自己才能杜绝背黑锅的可能

    蒋青鸢虽然下决心除掉苏锐,并且之前已经说了类似的话,可是,如果真要让她下这种命令的话,却还是有些说不出口。

    因此,安保队长便自己下令了

    况且现在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苏锐已经被上百号人团团围住,如果来一次手枪齐射,他怎么可能躲得过去

    虽然这样会造成大规模的误伤,但是只要能够除掉苏锐,那么一切都值得

    可是,他的话音一落,苏锐就一扬手中的沙漠之鹰

    一发子弹从层层人缝之间精准的穿过,在这安保队长的咽喉之间炸开了一个血洞

    手起枪落人即死

    说杀就杀毫不犹豫

    “我说过,我不想杀人,但是谁要想杀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苏锐冷冷丢下一句,根本就没有看那安保队长的临死前模样

    这是他今天杀的第一个人

    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对于那什么狗屁天机五子,苏锐只是将他们重伤而已,只要给予足够的恢复时间,那么他们都可以恢复健康甚至断臂都可以重新接上

    但是这次不一样

    这个安保队长想要杀他,苏锐便毫不犹豫,当场反杀

    安保队长就站在蒋青鸢的身边,因此,当苏锐的枪口指向这边的时候,她的身体都忍不住的狠狠一颤

    下一秒,安保队长喉咙间喷洒而出的鲜血便已经溅到了她的脸上和身上

    蒋青鸢脸色骤变

    从小到大,她身上所沾过的流过的鲜血,都没有今天多

    当然,这种情况要刨除生理期。

    “还有谁敢动”

    苏锐手中的枪口仍旧举着,环视了一圈,凡是被他枪口指着的保镖,都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

    安保队长的身死严重的刺激了他们的神经

    “此子交给我,快来人?;そ佟?br />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冷哼已经响了起来

    紧接着,一个人影犹如大鸟一般,骤然腾空而起,踩着重重保镖的肩头,就这样朝着苏锐抓来

    此人正是张天机

    见到他出手,周围的保镖齐齐往后面退开,给他留出空间

    蒋青鸢终于舒了一口气,这天机先生正是她做主请来的,虽然五个徒弟都已经折损,但只要他能够出手,那么这一切便不是问题

    张天机的攻势雷霆万钧,但是让众人吃惊的是,苏锐却不退反进,右手握拳,重重的和对方的手掌对轰在了一起

    张天机身在空中,对轰了一拳之后,身体无处借力,整个人便倒飞而回,落在了身后五米的地方看起来轻轻松松,游刃有余

    苏锐仍旧一步不退,继xu前冲,一个迅雷般的铁山靠,重重的顶在了张天机的怀中

    一往无前

    “不自量力”

    张天机一声冷喝,只是后退了一步,便已经止住了身形,同时双臂一震,胸膛一挺,苏锐竟然被生生震开了好几步,周身气血翻腾

    见到此景,蒋家众人终于更加放下心来单从武力上来讲,苏锐的确不是张天机的对手

    “天机先生,给我杀了他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蒋毅刚歇斯底里的吼道

    “没问题,蒋少稍安勿躁?!?br />
    张天机说着,便踏前一步,双手成爪,已经朝苏锐探了过去

    他的手指好似精钢打造,锐利无比,一抓之下,绝对可以让人筋断骨折

    最关键的是,他的速度足够快,双手已经舞出了一片幻影

    到底是成名已久的高手,的确名不虚传

    不过苏锐的速度也着实不慢,山本极战的轻身功法配合上他本身的实力,在速度上竟然可以做到和对方旗鼓相当

    两个人的身影纠缠在一起,阵阵闷响不断传来,听的众人心肝皆颤

    这可是拳拳到肉如果轰在普通人的身上,恐怕心脏都早就被震碎了

    在打斗中一贯用巧的苏锐,这一次竟没有任何的退缩,不闪不避,每一招都是在硬拼

    一拳,两拳,三拳

    苏锐完全摒弃了任何的招数,就是这么蛮不讲理的硬拼硬打

    在这样的狂攻之下,他步步为营,而实力明显高出一筹的张天机却在步步后退

    两个人气势上的输赢完全可以弥补实力上的差距

    “谁挡谁死”

    苏锐一声大吼,双眼骤然充满了血丝

    不知为何,看着苏锐血红的双眼,听着他这一声大吼,张天机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心悸

    在他出道那么多年里,这种心悸的感觉只有两次一次是刚刚出道不久面对翠松山张不凡的时候,第二次就是现在了

    对方的实力明显不如自己,为什么气势上却如此恐怖

    来到首都这一趟,不仅没能成功的杀掉对方,自己的五个优秀弟子也齐齐被废掉即便有着丰厚之极的报酬,但也无济于事

    此时此刻,张天机的心中不禁有些懊悔

    苏锐抓住了张天机这犹豫的一瞬间,左拳瞬间飞起,无视对方的利爪已经划破了自己小臂上的肌肤,拳头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竟然冲破了重重防守,轰击在张天机的肋下

    这是人体的上半身唯一没有骨头阻挡的地方

    即便张天机练就了一身的硬气功,也没法阻挡苏锐的狂猛拳劲透过身体

    一声闷响,张天机的一侧肾脏竟然直接被苏锐隔空震爆

    “啊”

    肾脏在体内受到外力的强dà作用而生生爆开,这种痛苦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够忍受的

    要想以弱胜强,就得先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而苏锐无疑完美的做到了这一点

    张天机一声痛吼之后,浑身上下满是破绽中间空门大开

    如果再把握不住这样的机会,那苏锐就可以自行了断了

    “不好”蒋青鸢已经抢先喊道

    事实上不用她喊,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觉得情况不对

    张天机的实力超群,可是这场对战之中,从头到尾都没有发出这样的痛吼,这还是第一次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在场的人都不清楚,为什么苏锐这一拳竟然给张天机造成了如此巨大的伤害

    要知dào,双方之前可一直都是在硬碰硬啊

    他们又怎么知dào,隔山打牛本来就是一种极为高明的功夫

    看着张天机那张因为疼痛而扭曲变形的脸,蒋青鸢的心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因为她分明看到,苏锐的右脚已经自下而上的撩起,重重的踢在了张天机的两腿的中间

    在场的所有男人随着这个动作都在齐齐的倒吸冷气甚至已经本能的夹紧了双腿

    一代宗师,竟然被变成了太监

    苏锐这一下绝对是断子绝孙脚,张天机被踢的直接跳了起来他完全顾不得去保持身体的平衡,捂着要害部位便重重的摔落在地

    苏锐又反手抽出背后的大刀,二十斤的东西在他的手里简直轻巧的不见重量

    反手一挥,一蓬鲜血便从张天机的喉咙间狂涌而出

    苏锐一只脚踩住了张天机的身体,低吼道:

    “挡我者,必死”

    三五中文网.35z.,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