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

    天机先生原名张天机,是华夏南方一个比较有名的道士,找了个山头自立山门,名为天机观,这些年间倒也是香火不断。

    天机先生的名声虽然没有翠松山的张不凡响亮,但是后者乃是成名已久的一方名士,如果不是早些年欠了蒋家一个人情的话,五年前的血色之夜也不会出手相助。

    张不凡是很难再请得动了,但是天机先生却不一样,他可是个“有求必应”的人,只要价钱合适,没什么事情是他不能做的

    天机五子,号称天机先生手底下最精锐的五名弟子,他们不仅剑法超群,在合力组成剑阵的造诣上更是远胜同辈,一旦让他们全力施展开来,实力足够让世人震惊。

    当然,这是五个人的合力水平,如果单单论起个人的战力,他们也同样很强

    可是这些一贯自诩仙风道骨的道士们却没想到,苏锐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动枪

    而蒋毅刚在刚刚来到他的房间门口,就见到了苏锐如此张狂的一幕

    “快给我拿枪打死他”蒋毅刚拍着轮椅扶手,忍不住怒吼道

    张天机的双眼忍不住冒出怒火,他分明看到,自己最得意的大弟子竟然被苏锐五发子弹打断了胳膊

    就算能够取出子弹修复骨头,但还可能恢复巅峰水准吗

    完全不可能

    而此时,蒋天苍蒋青鸢他们距离苏锐已经不足十米,同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却无能为力

    那上百个保镖已经集体拿出枪来,但是却发现根本没法开枪因为苏锐的身影已经和这些人绞缠在了一起

    张天机差点没按捺住心中的怒意,他踏前一步,高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杀了他”

    五人的合力剑阵是演练多年的,而这个大师兄,就是最关键的阵眼所在如果他受伤失去战斗力,那么这个剑阵的威力将缩水百分之五十

    天机五子现在只剩下了四个半,他们听了师父的话,终于反应了过来,四把长剑顿时挥舞起来,朝着苏锐当头罩下

    可是,苏锐的身形却抢先一步,跨出了他们的包围圈

    苏锐的目标,就是这站在正前方的天机门大师兄

    这大师兄之前被苏锐打废了胳膊,正疼的不知所措,却只见到目标人物宛若炮弹一般,直直的撞向他的怀中

    不愧是天机先生最得意的门生,这么多年的修武可不是白费的,他尽管被毁掉了一条胳膊,但仍旧在短时间内做好了最迅速的防守动作

    此人单手竖掌,不退反进,一声怒吼,迎向了苏锐

    可是,当苏锐的身形宛若炮弹一般高速撞过来的时候,这大师兄的怒吼就变成了悲惨的哀嚎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苏锐手中的一抹乌光陡然绽放,在夜空之下大放光华

    这乌光好似无坚不摧,从大师兄的左手掌根部刺入,直接就没入了小臂的骨头中

    “啊”

    苏锐的四棱军刺已经沿着对方的小臂刺进了三分之二,军刺的顶端已经从肘部穿出

    这相当于在这大师兄的手臂上开了一个长近三十公分的透明窟窿所有关节和骨头被一并破坏

    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神兵利器,岂是他这种**凡胎所能抵挡的

    这种剧痛让此人的额头上瞬间布满汗水,脑子已经快要炸开了

    此时此刻,他只想把自己的左手砍下来

    左臂被贯穿,右胳膊被打成了五节棍,双臂尽废,这位天机门的大师兄已经是毫无再战之力了

    苏锐没有任何的犹豫,刺穿他的胳膊之后,尚未拔出军刺,重重的一膝盖,直接顶在了对方的胸骨处

    咔嚓咔嚓咔嚓

    一片让人牙酸的咔嚓声响起,这位大师兄的胸骨碎了一大片,身体已经被顶的倒着远远飞出

    而他的身体所飞行的方向,正是蒋毅刚的所在位置

    如果蒋毅刚不闪不避的话,一定会被砸成重伤

    张天机一声怒哼,跨步上前,单手接住了自己的徒弟

    天知道苏锐在这个大师兄的身上用了多少暗劲儿,张天机在触碰到徒弟身体的时候,只感觉到一股大力骤然袭来,心道不妙,连忙伸出另外的左手帮忙接住

    可是,饶是如此,他也被这股大力带的一个踉跄

    苏锐见到这个情景,不禁有些意外,他本来已经准备把这大师兄的身体当成炮弹,重创一下蒋毅刚,却没想到这狗屁天机先生竟然能够接得下来

    殊不知,苏锐心中吃惊,张天机的心里更加震惊

    他出道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让自己如此狼狈的人

    更何况,对方还如此年轻,甚至年轻的有些过分天机先生的心中不禁骇然无比

    他看了看手中的大徒弟,已经是大口吐血,如果不在床上躺个半年时间,根本别想走的了路

    费尽心思栽培的门派精英就这么被废掉,张天机的双眼已经开始喷火

    “四人结阵”他吼道。

    即便不用他说,剩下的四个徒弟已经联起手来,由于苏锐的前冲,导致他们四道剑光劈在了空处,此时剑光再起,从四个不同的角度杀向苏锐

    不愧是天机门琢磨多年的杀人剑阵,就这么一下,已经让苏锐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颈部,脚腕,腰部,腿部,全部都被剑光笼罩在内

    看这架势,似乎苏锐在下一秒就会被劈成好几半

    “好杀了他砍死他”蒋毅刚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在死亡的压力逼迫之下,他已经完全失态,状若疯魔了

    “我说过,谁挡,谁死”

    苏锐一声低吼,左手在后背上一扯,随后一道耀眼的寒芒便划破了夜空,刺痛了众人的眼睛

    铿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震彻着众人的耳膜

    一截大约一尺来长的断剑已经高高飞起,然后直直插在了蒋毅刚身前的地面上

    而此时,天机门二师兄正呆呆的望着手中的半截长剑,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这把精钢所铸的宝剑竟然被这么轻易的斩断了

    不光是他,就连张天机也愣住了这是什么武器,锋利程度竟然恐怖如斯

    与此同时,一起愣住的还有蒋天苍

    满头白发的老人似乎有些眼花在他的眼中,苏锐手中的那一抹炽烈寒芒却是如此熟悉

    斩断了一把剑,整个剑阵也就有了个大缺口

    苏锐的身体扭动了一下,从山本极战身上学来的极致轻身步法陡然发动,瞬间便从剑阵的缺口之中脱身而出

    随后他手中的寒光再次闪过,天机观二师兄的一条胳膊已经齐肩而断高高的飞上了天空洒下一片血雨

    再废一人

    蒋天苍终于看清了苏锐手中的武器,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这是我的刀”

    他身边的警卫员也低呼道:“的确是首长的刀”

    这把刀重二十斤,陪着蒋天苍一起经历了漫长的战争年代,曾经有一次阵地战,在子弹打光了的情况下,蒋天苍用这把刀一口气砍死了十九个敌人

    这把刀一直放在他的书房中,可是现在,却出现在了苏锐的手里

    很显然,在苏锐把蒋老爷子的房间炸毁之前,却将这把刀拿了出来

    一脚将对面的二师兄踹飞,苏锐看也不看,反手就是一刀挥出

    又是半条拿着长剑的小臂旋转着飞向了人群的位置

    蒋青鸢看着天空中的断臂,表情忍不住抽了一抽,她的脸上已经被洒上了几滴温热的液体

    当她意识到脸上的不明液体竟是人血之后,一股翻江倒海的恶心感觉已经从她的胸口冒了出来

    苏锐一刀削断了对方右臂,右手间的军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那把银色的沙漠之鹰

    砰

    一声枪响,断臂之人的右胸口随之爆起了一蓬血花

    这还是在苏锐不想杀人的情况下,否则这一枪打穿的就不是对方的右胸,而是心脏了

    五人已去其三

    一枪打出之后,苏锐没有任何的犹豫,枪口旋即指向剩下的两人

    “要么继续动手,要么就给我滚开?!彼杖窭淅渌档?br />
    “还不动手”张天机一声大吼

    那两名弟子见状,对视一眼,眼中各掠过一抹狠色

    可是,就在他们刚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苏锐手中的枪已经响了

    又是连续五声枪响

    这五发子弹,全部打在了其中一人的肚子上

    苏锐虽然没有往要害打,但是这五枪下来,直接让对方的肚子多了五个疯狂冒血的窟窿

    在开枪的同时,一道寒芒已经从他的左手爆涌而出,瞬间跨越了好几米的距离,毫无阻碍的穿破了最后一人的胸膛

    “除了蒋毅刚之外,我不想杀别人,但是你们最好别逼我?!?br />
    苏锐说罢,两个人影骤然倒下

    他走到最后一人的胸前,拔出了那把式样老旧却仍旧明亮的刀

    这是厚重的开山刀,刀柄的花纹已经被磨平,流露出古朴沧桑的气息。

    那刀上的寒芒,让对面的蒋家人都刺痛了眼睛

    “蒋老爷子,相传你这刀外可杀敌御侮,内可斩奸除佞,是么”

    苏锐一声冷笑,脸上满是蔑视的神情

    蒋天苍脸上的神色变幻,仿佛阵阵乌云拂过

    “你在迟疑什么回答我,是不是”苏锐继续冷冷问道

    此时他浑身的气势暴涨,已经隐隐的盖过了蒋家的上百名安保

    “你既然回答不出来,那我来替你回答?!?br />
    苏锐看着这明亮的刀身,说道:“在把你的房间炸毁之前,我还是把这把刀拿了出来,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砍过敌人的头,饮过敌人的血”

    听到这话,蒋家人齐齐一颤蒋天苍老爷子的眼底涌出一抹复杂

    “在我看来,这才是你们蒋家最有价值的东西今天我就要用这把刀,替你们蒋家来清理门户”r1058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