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的

    这就是轮回,五年为期的一场轮回。

    五年前,苏锐要杀掉这个人,却在关键时刻被翠松山的张不凡阻止,在拼着自己受伤的情况下,也废掉了蒋毅刚的双腿。

    苏锐也想过早晚有一天会来取走蒋毅刚的性命,但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回到国内之后,他虽然用武力废掉了蒋毅鹤的胳膊,用计策逼的蒋毅搏名声全毁,但是从来没有去找过蒋毅刚的麻烦。

    这个男人虽然该死,但是在诸多大佬的干预之下,五年前的事情已经画上了句点,再加上他这些年间十分低调,因此苏锐并没有足够充分动手的理由。

    可是这一次就不同了

    蒋毅刚绑架了罗飞良的妻女,用这种下作之极的手段来逼迫苏锐就范,毫无疑问,这种行为已经触及到了苏锐的底线

    都说或不及妻儿,如果不是苏锐及时营救,那么罗飞良的妻子女儿将会遭受非人的虐待哪怕能够侥幸逃得一命,也会在生命中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从这一点上来看,蒋毅刚不仅不知悔改,甚至连最基本的做人的资格都没有

    五年前害得自己战友的姐姐惨死,五年后仍旧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这五年的时间,他都活到狗身上了

    既然嫌自己活得太长,那么苏锐不介yi取走他的性命

    苏锐这次是单枪匹马,并没有把战力强dà的十二神卫召集过来,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不是太阳神殿的事情

    华夏对于这种事情比较敏感,内部的争斗,不宜有外国的势力介入,否则性质就会大变样。

    苏锐已经彻底的下了必杀之心,今天晚上他一定要带走蒋毅刚的命谁拦谁死

    甚至,苏锐不介yi把这蒋家大院给推平了

    他要让整个首都都知dào,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究竟是怎样的下场

    苏锐仔细的打量着这扇坚固的大铜门,目光之中精芒闪动

    五年前,他就从这扇大门前杀进去,单枪匹马的杀出一条血路,生生杀到了蒋毅刚的眼前。

    可是,五年后的今天,他仍旧打算这样做,当然,方式方法要改变一些才是。

    如果苏锐悄悄潜伏进去,或者端着一把狙击枪对蒋毅刚来一次远程狙杀,也同样能够干掉他,可是,这却起不到震慑蒋家的作用

    蒋家门口站岗的两名安保人员已经注意到了苏锐,这个陌生的男人站在蒋家的门前十几米的地方一直不离开,行迹非??梢?br />
    “你是谁干什么的快点离开”

    安保用手指了指苏锐。

    这两个安保从穿着上看起来是蒋家从特勤公司雇佣的,但是实ji上则是蒋家内部的保镖,每个人的战斗力都算不错,他们的直接负责人就是蒋晨昏。

    苏锐知dào,自己站在这里一定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自从五年前的事件过后,这间大宅的里里外外便全部装满了监控探头,没有任何的死角。

    可是,那又怎样,没有死角,也是可以制造死角的

    更何况,苏锐根本不在乎自己有没有被摄像头录下来

    他抬起头,对着大门之上的摄像头微微一笑,然后便迈步走了上来

    “给我回去离开这里”

    两名安保齐齐掏出背后的枪,顶住了苏锐的胸口

    这两个人的表情颇为认真,很显然在五年之后,门口的警卫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和职责。苏锐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硬要往里面冲的话,这两名安保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蒋家,真是越来越猖狂了呢?!?br />
    苏锐轻声念叨了一句,然后伸出手来,分别握住了两人的手腕

    这两人只感觉到一股强dà的力量传来,顿时将自己的手给禁锢住了,就像是被铁钳死死钳住一般,连枪都握不住了,如果持续下去,他们的臂骨一定会被捏到变形

    这两个人正准bèi出言示警,但是苏锐却陡然松开了他们的手

    紧接着,苏锐的手就化掌为刀,重重的切在了他们的颈后

    两个人一声不吭,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苏锐迈步从他们的身上跨过,站在这扇气派的大铜门前面,然后打量了一下上方的“蒋家”牌匾,眼中露出精芒。

    “都什么时代了,还弄这些牌子?!?br />
    苏锐冷冷一哼,从腰间掏出一个长条形的物体,覆盖在了大铜门的把手之上

    c4塑胶炸药

    他拿出打火机,在并不算长的引线上轻轻一点,火光顿时映红了他的眼睛

    引线在迅速燃烧着,而苏锐却走到另外一边的院墙下面,两只手并没有堵住耳朵,而是握住了军刺的把柄

    几秒钟之后,一声巨响,好似让这片土地都抖了三抖

    气派华贵精致的铜门被炸成了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而写着“蒋家”二字的大牌匾,同样被炸的不知所踪

    还不等爆zhà的烟雾散去,苏锐便已经施施然的迈出步子,主动走进了烟雾之中

    他在五年前就说过,如果蒋毅刚下次还敢犯事,那么不仅要取走他的性命,还要摘掉蒋家的牌匾,让他们为教子无方付出代价

    等到苏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大院之内,才有一队保镖大呼小叫的赶过来

    蒋青鸢今天恰巧要研究一下家族企业的经营情况,睡得比较晚,现在也只是刚刚洗完澡。

    穿着睡裙躺在床上,她正准bèi入睡,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忽然传来,她明显感觉到地面都震了三震

    蒋青鸢揉了揉眼睛,她一度以为这是错觉,可是当她看到了开裂的墙皮、听到了耳中的嗡嗡蜂鸣,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并没有贸然走出房间,而是推开窗户,仔细的查看一下院中的情况。

    保镖队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如今偌大的前院已经是灯火通明,影影绰绰,到处都是搜寻嫌疑人的身影,门口已然拉起了警戒线

    这五年来,蒋家不知dào把这种情况演练了多少次,此时突发爆zhà,仍旧秩序井然

    蒋青鸢皱了皱眉头,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从她的心中升了起来

    她依稀记得,五年前的那个血色夜晚,那个男人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的从正门杀进来,走到哪里,蒋家人的血就流到哪里

    那一夜的他不仅是战神,更是魔鬼

    蒋青鸢沉思了一分钟,便穿上拖鞋,有些气恼的跺了跺脚,打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

    她不怕危险,她必须要在危险到来之时,阻止悲剧的发生

    无论这是不是一场意wài,蒋家都不能再死人了

    蒋青鸢的脑海中始终盘桓着苏锐的那张脸,挥之不去

    “是你来了吗”

    一阵夜风吹来,蒋青鸢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但却更加快了脚步

    老爷子蒋天苍每天睡得很早,在这个时间段已经入眠了好几个小时,可是他的警惕性仍旧不减当年,当爆zhà发生的第一时间他便已经醒了过来,整个人立kè处于紧绷的状态之中,虎目里露着精光

    “来人”

    蒋天苍一声喊,话音一落,警卫员便已经冲了进来

    “首长,您有什么吩咐”

    “外面是怎么回事什么东西爆zhà了”

    蒋天苍分明的看到,房间的花架颤了几颤

    “报gào首长,我们的安保人员已经去调查了,暂时还不知dào发生了什么?!?br />
    由于此时距离爆zhà也过去了不过几十秒而已,警卫员从床上爬起来,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也同样处于稀里糊涂的状态之中。

    “我出去看看?!苯觳运蛋?,披上衣服站起来。

    “首长您不能出去在没有调查清楚情况之前,您这样做太危险了”警卫员连忙说道。

    蒋家从来不曾发生过爆zhà,这一次的情形太过诡异,警卫员又怎么可能看着老爷子以身犯险

    “我死不了用不着畏畏缩缩给我让开”

    蒋天苍一声吼,把警卫员推的一个趔趄

    这爆zhà声实在是太过惊天动地,没有人能够睡得着。

    无论是蒋紫龙、蒋白鹿等第二代子弟,抑或是蒋毅鹤等三代年轻人,全都从熟睡中惊醒。

    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即冲出去,而是第一时间把房门锁死,然后才到窗边查看情况

    这种反应和蒋天苍蒋青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蒋家大院竟然遇袭他们如何能够淡定的下来

    号称蒋家第一高手的蒋晨昏同样醒来,他的胳膊还没有痊愈,靠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冲天火光,皱眉不语。

    苏锐在行走过程中并没有刻意避开人群,事实上他不仅不隐藏身形,反而是光明正大

    如果真的需yào偷偷摸摸的杀人,那么他不如挖个地道潜进来好了

    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敲山震虎

    一个人如果无声无息的死掉了,根本不可能形成威慑力,蒋毅刚作恶多端,就像是隐藏在阴影里的毒蛇,总是伺机出动择人而噬,这样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恶,苏锐如果不杀了他,根本就难解心头之恨

    不过,即便苏锐如此光明正大的走着,但是却没有任何保镖发xiàn他。

    一是因为蒋家大院的佣人本来就很多,大部分都处于互不相识的状态,保镖和他们平日里并不会有什么交集,就算撞到了也不认识。

    二是此时绝大部分保镖都朝着发生爆zhà的大门口涌去,还有一部分人在偌大的花园里搜查嫌疑人,他们谁都没想到,这场爆zhà的始作俑者不仅没有隐匿身形,反而正大步流星的朝后院走去

    走过长廊的中段的一个房间,苏锐反手摸出另外一块c4炸药,打火机一点,然后便看也不看,随手扔进了旁边的房间中

    轰然一声巨响

    苏锐头也不回,冲天的火光成了他炽烈的背影

    三五中文网.35z.,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