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的

    “你想忤逆我的话吗”

    苏锐闻言目光骤然寒冷了下来:“你知不知dào,你根本没有任何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我知dào你的意思,可是我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人,我对队友也下不去手?!焙谏咚档?。

    “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你的队友了,而是你的敌人?!彼杖衩凶叛劬Υ蛄孔藕谏撸骸盎卮鹞?,杀,还是不杀”

    “抱歉,你还是杀了我吧?!焙谏咚档?。

    “你负责让他们放qi任务,如果他们同意,我可以留他们一命?!彼杖竦档?。

    事实上,这正是他想要的回答。

    如果黑蛇毫不犹豫的杀掉昔日的同伴,那么苏锐也定然不会把这种心狠手辣之徒留在身边??墒?,他既然做出了这种选择,说明此人并不是无情无义的家伙,即便不能堪当大任,但至少可以暂且用一下。

    “谢谢您?!?br />
    这一次,黑蛇用上了敬语。

    他知dào,以苏锐的身份和立场,就算不放过这些手下,也是情有可原甚至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可是,苏锐竟然会选择放过了他们,这一点让黑蛇在意wài的同时,心中也生出了一丝感激。

    他是这次行动小组的指挥,只需yào假传一个命令,把这些人调回去就好了。

    想要办到这一点非常简单,黑蛇只是对着通讯器说了几句话,便已经完成了任务。

    “好,你现在需yào给你的金主打一个电话?!彼杖衩辛嗣醒劬?,提到“金主”两个字,一抹寒芒从他的眼睛里释fàng了出来。

    黑蛇明白苏锐的意思,拨通了一个号码,说道:“任务完成,请交付剩余的佣金?!?br />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钡缁澳嵌说纳艉芤趵洌骸拔乙娜送??!?br />
    黑蛇开的免提,因此苏锐能够清楚的听到那边的声音,听了这话,他的脸部肌肉忍不住的抽了一下。

    他对这个声音,真的很熟悉。

    黑蛇看了苏锐一眼,答道:“可以,那么交货的时间和地点呢”

    “交货时间地点我来定,你等着我的通知好了?!蓖6倭艘幌?,电话那端继xu说道:“我事先已经和你们团长讲好了,事成之后的全款会直接付给他,不需yào经过你的手。你的职责,就是送货而已?!?br />
    说完,电话那端便直接挂断。

    听着对方话语里明显的鄙视意味,黑蛇的眼中隐隐的出现了一股怒意。

    “我们怎么办对方很谨慎?!?br />
    苏锐冷冷一笑:“他再谨慎又有屁用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还想定交货地点,这件事怎么可能由着他”

    看着苏锐身上隐隐透出来的霸气,黑蛇眼中的怒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战意。

    他不知dào自己能跟着这位大人物混多久,但是很明显,加入了太阳神殿的他在地位上已经脱胎换骨,再也不是之前黑暗佣兵团的一个小小佣兵头子。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br />
    苏锐说完,走到堤坝的旁边,直接纵身跃下。

    他也顾不得再次全身湿透了,沿着那些钢筋一级一级的下去太费时费力,这样跳下去多省事。

    方妍早已等的十分心焦,自从苏锐上去之后,外面连枪声都没响起,她很担心苏锐别出了什么事情。

    至于苏锐会不会扔下自己独自溜走,方妍还真没往这方面去想。

    事实上,这个小妮子还是简单了些,如果苏锐把她扔在检修口里,拍拍屁股走人了,那么方妍呆在里面,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就算她喊破了嗓子,这里也不可能有人来救她,检修口里没水没食物,她又能支撑几天

    最危险的是,如果来上两场暴雨,水位上涨,会直接把这小小的检修口给淹没,到那个时候方妍可真的是活不成了

    不过还好,方妍并没有等的太久,就已经听到了噗通的落水声音

    她心中一惊,生怕苏锐出事,连忙从窗口探出了半个身子,却发xiàn苏锐已经从水下浮上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对她露出一个颇为灿烂的笑容。

    “都搞定了,跟我上去?!?br />
    苏锐喊了一嗓子,然后便跃出水面,直接钻进了检修口。

    方妍看到这个男人重又出现在身边,激动的不能自已,直接冲上去,搂住苏锐的脖子便狂吻了起来

    苏锐猝不及防之下,差点被撞倒,方妍的举动真的是让他感觉到有些哭笑不得。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br />
    苏锐把方妍背在身上,然后沿着七零八落的钢筋朝着上方攀爬而去。

    “再见?!?br />
    方妍看着那个小小洞口,在心中轻声说道。

    这个地方承载了自己最梦幻也最快乐的一段记忆,或许在不久的雨季,这个小小的检修口将会被彻底淹没,而这一段记忆也会随之在她的心底封存。

    也许,这辈子她再也不可能来到这里,再也不可能遇到那个人。

    这是她在青春期最美丽的梦,即便这梦很短暂,但却足够她回忆一辈子。

    如果不疯狂一次,还叫什么青春

    让方妍独自开走了她的跑车去和苏法华汇合,而苏锐却坐上了黑蛇的吉普。

    “走吧?!?br />
    苏锐说了一个路名。

    “你知dào他的大本营在哪里”黑蛇诧异的问道。

    一般金主的身份地址都是隐秘的,就连黑蛇也要听从对方的吩咐来办事,他没想到苏锐竟然知dào金主的身份。

    他暗暗心惊,看来太阳神阿波罗不仅在西方黑暗世界中名扬天下,在东方这个古老的国度仍旧拥有着不可想象的能量

    “大本营”听到这三个字,苏锐冷笑了一句:“你还真以为他是何方神圣”

    “他所在的地方,我不仅知dào,五年前的一个夜里还去过一次?!?br />
    五年前,五年前

    想到这一点,苏锐眼中的血色开始缓缓浮现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你想要作死,那么我又怎么可能继xu手软

    五年前曾经放过你一次,那么五年之后你再次主动往枪口上撞,那么这条命就由我亲手带走好了

    一次又一次的不知悔改,一次又一次的丧尽天良,老天真是不开眼,到现在都还没收走这个人的性命

    好人不长久,祸害活千年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苏锐目光之中的杀意开始一点一点的凝聚

    今夜,他要再次让那座首都郊外的大宅,血流成河

    看到苏锐坐在副驾上沉默不语,黑蛇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今天晚上对于这位在西方黑暗世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言,也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大人,你紧张吗”

    就在这个时候,黑蛇忽然改变称呼,喊了苏锐一声“大人”。

    这两个字,是他们对黑暗世界十二天神的统一尊称

    这表示着,这位心高气傲的黑蛇,开始主动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他从苏锐的凝重表情之中也意识到,这次的任务虽然肯定不容易,但却是赢得苏锐信任的关键一步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黑蛇也想在加入太阳神殿的第一夜之时便和苏锐并肩作战,一战扬名

    “我紧张”

    苏锐摇了摇头:“我不紧张,只是在考lu一些东西而已?!?br />
    说到这儿,他看了黑蛇一眼:“对了,我还不知dào你叫什么名字?!?br />
    “代号黑蛇,名字是莫雷?!?br />
    “黑蛇这个代号不太好听?!彼杖衿缆哿艘幌拢骸岸?,太阳神殿已经有一个黑蛇了?!?br />
    黑蛇闻言,有些瞠目结舌,他的嘴巴半张了许久,才说道:“我一直用这个名字?!?br />
    这个名字多霸气多洋气多狂拽炫酷吊炸天,为什么你会觉得不好听

    难道说这就是东西方人的审美差距吗

    “既然加入了太阳神殿,就要彻底摒弃以前的身份,我来给你改个名字吧?!彼杖袼档?。

    “改名字我可以拒绝您吗”黑蛇想说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代号,已经使用了很多年,一点都不想换。要改的话,为什么你不让你的手下改

    “你不可以拒绝,我不可能让太阳神殿有两个黑蛇,而且,我真的不怎么喜欢这两个字?!?br />
    苏锐的话让黑蛇几乎无语,的确,黑蛇现在已经加入了太阳神殿,是苏锐的手下,对于上司的命令,他怎么可能拒绝

    “那我应该改成什么代号呢”

    苏锐皱着眉头打量了他一下,说道:“要不你就叫白蛇吧?!?br />
    “白蛇这代表什么意思呢”

    苏锐咳嗽了两声:“这是华夏古代非常有名的神话人物,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白娘子?!?br />
    “娘子”,这两个字翻译成英文,就变成了“夫人”,因此,黑蛇听了之后,表情很是有些艰难,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骗了。

    在西方黑暗世界里纵横捭阖的太阳神阿波罗,竟然会是这么低级趣味无聊至极的人物

    正在苏法华都觉得快等到了崩溃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跑车。

    方舟骤然激动起来,连忙跑到前面,差点被车子撞到。

    车门打开,方妍从其中走了出来。

    苏法华有些诧异,难道说苏锐并不是去处理内奸的

    “四少,苏锐说他先去找那个人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到了?!?br />
    她的脸红扑扑的,眼睛深处带着一丝柔波。

    “他先去找那个人了”

    苏法华闻言,重重的一拍引擎盖:“他瞎搞什么不要了命了吗他真的以为自己是盖世英雄吗这可不是五年前”

    “妹妹,你没事吧那个苏锐有没有欺负你”方舟抱着方妍的肩膀,关切的问道。

    “哥,他怎么可能欺负我,你别多想了?!?br />
    方妍笑着说道,眼底流露出满足的神情来。

    “妍妍,我怎么感觉你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呢”

    女人的嗅觉总是最敏感的,林琪琪敏锐的发xiàn了方妍在气质上的微小变化。

    “琪琪,你吃醋吃的晕头花眼了”方妍伸出手,佯装淡定的摸在林琪琪的额头上。

    苏法华冷声说道:“所有人立kè跟我出发,晚了就来不及了”

    在场的人都不知dào,此时苏法华的脑海里,全部是五年前那个血色夜晚的恐怖情景

    而这个时候,苏锐已经站在了那扇极为宽大气派的铜门之前,而铜门的上方,挂着一个大大的牌匾,上面只有两个字蒋家

    三五中文网.35z.,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