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的

    一旁的警察连忙挤上来,想要拉开并制服中年男人

    敢在分局的大院里动枪,这还得了

    可是,两辆帕萨特的车门齐齐打开,从里面出来了好几个精壮男人

    这些男人的个子都不高,但是清一色的留着平头,身材匀称,没有一丝赘肉,目光之中流露出精芒

    很显然,他们都是军人出身而且是精锐军人否则绝对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气势

    这几人一出来,立kè就把在场的警察给拉到一边

    “你知不知dào你在做什么”李龙凯满脸怒气,他完全想不到会发生这种扯淡的事情

    自己可是堂堂公安分局的一局之长,居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用手枪指着脑门

    在华夏的土地上发生了这种事情,这已经不是扯淡了,这特么的是神话故事

    “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目露精芒的中年男人低吼道:“你知不知dào你在做什么”

    说话间,他手中的扳机已经压下去了一半,手枪已经处于随时可以击发的状态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李龙凯看到扳机被扣成了这样,心底忽然一阵发虚

    他已经意识到,这个男人真的敢开枪

    如果自己不配合的话,绝对有可能被当场打死

    如果那样的话,他可就成为华夏自建国以来死的最憋屈的局长了

    以后档案里该怎么记载他难道要写着“被匪徒在分局大院内开枪击中,壮烈牺牲”

    李龙凯虽然想着要在“大少”的面前好好表现,但是此时危急关头,心底的求生自然本能的冒了出来说话的语气也软了不少

    “四少人在哪里说”

    中年男人用枪口顶着李龙凯的额头,极为的用力这个动作使得对方的头部不得不后仰看起来实在是狼狈不堪

    “四少是谁”李龙凯并不是傻子,知dào这四少一定是被抓的那几个纨绔子弟中的一人,但是他还肩负着重yào任务,哪能说放人就放人

    在他接下了“大少”布置的任务之时,就已经知dào了自己将要面临怎样的压力,对这种压力也提前有了心理准bèi

    不过这个四少在此时冒出来,说明他的能量还不小

    “别给我装疯卖傻”中年男人单手揪住李龙凯的衣襟,直接就把他提的离开了地面

    “如果四少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中年男人一声低吼:“说,四少人在哪里”

    李龙凯清楚的看到对方已经处于爆fā的边缘,终于不再坚持:“你说的是刚刚抓的人吗他就在大楼后面的审讯室里?!?br />
    事实上李龙凯还存着侥幸心理,只要这“四少”不是那个杀人嫌疑犯的话,他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依然可以圆满的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中年男人把李龙凯往地上一扔,冷冷的丢下了一句,道:“敢抓苏家四少,你有几个脑袋”

    说罢,他便带着一伙人风风火火的朝后面奔去

    “苏家四少哪个苏家”

    偌大的首都,还有几个苏姓人家有资格被称为“苏家”

    李龙凯听到这句话,先是疑惑了几秒钟,然后才反应了过来,像是被电棍电到了一般,直接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堂堂的一局之长,像是见了鬼一般,眼中全是难以置信之色,爆粗口道:“苏家四少我特么的抓了苏家四少”

    “李局长,什么苏家四少这里是分局大院,他们想要出去可不容易”

    这个时候,门口的保安跑到李龙凯的身边,扶住了对方摇摇欲坠的身体。

    “你懂个屁”

    李龙凯面色苍白,如丧考妣

    他感觉浑身的力量几乎都被抽走,脑海之中有无数道闪电不停的劈下来

    “完了,我彻底完了,彻底完了啊”

    李龙凯丝毫不顾形象的仰天大吼:“我真的完了,惹到了苏家,大少也别想救得了我”

    从他意识到自己错抓了苏家四少的时候起,李龙凯就知dào,自己已经是别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了

    别说还要进入市局的领导班子了,估计现在的位子也保不了几天了

    李龙凯浑身瘫软,越想越痛苦,竟然抱头痛哭了起来

    苏法华正站在审讯室中,感受着后腰处传来的疼痛感,面色阴沉如水

    那个小王下手可真够阴狠的,如果苏法华因此留下了什么后遗症,那么他绝对会把这里给铲平

    “四少,四少,您没事吧”

    这个时候,中年男人满头大汗的赶来,不过,当他看到苏法华所戴着的手铐和脚镣之时,眼中顿时绽放出无限的怒火

    堂堂的苏家四少,居然被人铐住了

    “快给四少解开手铐”中年男人吼道。

    不用他说,几名手下就已经拥了上来,分别给几人解开手铐。

    “叫人来,我要推平这里”中年男人低吼。

    “推平就不用了,知会首都纪委一声,让他们查查这个分局里有多少人有问题,从局长查起?!?br />
    苏法华淡淡的一句话,就等于断绝了李龙凯的升迁之路

    甚至,他极有可能会因此而失去生命

    “这个人,我要带走?!彼辗ɑ噶酥傅厣系男⊥?。

    “带走”中年男人一把揪起被电的失去意识的小王,扔给了两名手下

    苏锐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不愧是堂堂的苏家四少,的确是霸气无比?!?br />
    苏法华摇了摇头:“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当然是在夸你,这么粗的大腿我抱都来不及呢?!彼杖窆Φ?。

    他看起来心情挺不错的,能够看着堂堂的苏家四少苏法华扮猪吃虎一回,他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不过,在听到苏锐的声音之后,苏法华身边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体陡然颤了一下

    他转过脸来,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锐,终于确定了某件事情

    “教官”

    中年男人有些迟疑,但还是喊了出来

    包括苏法华在内,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他们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已经将近四十岁的中年男人竟然会喊苏锐“教官”

    要知dào,这可是苏法华身边的第一号猛人,平日里硬气的很,谁都不服

    两个人的年龄相差了十来岁,年龄大的却在喊年龄小的“教官”

    这怎么可能其中肯定是有什么搞错了

    阿旺满是怀疑的说道:“肖哥,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这个被称为“肖哥”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往阿旺的方向看一眼,盯着苏锐,锐利的眸子间出现了激动之色:“教官,真的是你”

    “陈肖”苏锐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熟人,看着中年男人那张已经快要在记忆深处消散的面容,他的唇角露出一丝微笑。

    “确实是我教官,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陈肖一把抱住了苏锐,他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一旁的苏法华

    一个中年汉子在对一个青年毕恭毕敬,这种情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不适应

    “锐哥好霸气?!狈藉档?,她的声音不小,清楚的落入了苏锐的耳中。

    苏锐笑着看了她一眼,便转向了陈肖。

    方妍还捅了捅一旁的林琪琪:“琪琪,我觉得我要爱上他了,他实在太有型了?!?br />
    林琪琪撇撇嘴没说话,方妍都抢先亲了苏锐了,她还能说什么心底顿时冒起一股酸溜溜的感觉。

    “我怎么可能记不得你”苏锐微微一笑,重重的拍了拍陈肖的肩膀:“那么多年不见,你还是没怎么变样?!?br />
    两个人的举动已经完全证明,苏锐就是陈肖的教官

    即便前者要比后者小上十来岁

    无论是教官,还是老师,这样的字眼和年龄的大小从来没有关系

    苏锐并没有避讳方妍等人,笑着说道:“记得还是我二十岁的时候,到你们大队进行了特训,当时你已经快退伍了?!?br />
    二十岁

    听着这个数字,在场的人更加惊讶

    二十岁的苏锐究竟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训liàn别人而且听他的口气,陈肖所在的大队应该是精锐部队

    “是的,教官,自从你对我们进行特训之后,我们所有人从此以后都只服你一个人”

    陈肖记得很清楚,苏锐刚刚到大队的时候,那些老兵一看教官是个年纪轻轻的毛头小伙子,一个个都非常不服气,专门找碴。

    结果苏锐便让他们选出最强的五个人来,当场一对五单挑。

    单挑的结果非常出乎意料,苏锐仅仅花了四十五秒,就把这五个人干翻在地

    平均每个人还花了不到十秒钟时间

    自从那次事情过后,一贯眼高于顶的所谓特种大队开始对苏锐服服帖帖,那为期两个月的魔鬼训liàn,也让他们发生了质的变化

    看到多年没见的陈肖能够在苏家的手下赚钱,苏锐还是觉得很欣慰的,这意味着他的收入绝对不会少,退伍老兵中能够走到这一步的毕竟还是极少数。

    大多数的老兵在退役之后发xiàn,他们除了一身的正气和力qi,似乎已经一无所有。

    “教官,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一起聚一聚”

    见到了苏锐之后,陈肖算是彻底的把苏法华给忘记了

    不过这次苏法华也是出奇的有耐心,并没有任何的催促,只是微笑的站在一边。

    “好,那就把兄弟们叫上?!彼杖裰刂氐呐牧伺某滦さ暮蟊?,此时的他不禁想起了曾经那几个和自己生死与共的战友。

    “我怎么有点感动呢?!狈藉底?,揉了揉红红的眼睛。

    三五中文网.35z.,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