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网,更新最快的

    当为首的波哥发xiàn浮上来的手下已经一动不动的时候,他才开始意识到不妙。

    “怎么回事快去看看阿才是怎么回事”

    波哥大喊,可是仅剩的四人都潜游了,根本听不到他所说的话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已经两分钟过去了,竟然还没有人从水里冒出头来

    “这是怎么回事”

    波哥有些发颤,他知dào敌人一定在水底下,但是却不知dào在哪里

    这个时候,远处终于有人浮上来了

    穿着黑衣,趴在水面上,一动不动很显然是他的手下

    紧接着,又从水面下浮上来一个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这次一共有四个人接连浮上来

    他们身边的河水已经被大片染红了

    一动不动,全部都死了

    一股难言的心慌开始从波哥的心中冒出来

    他端起手中的冲锋枪,开始对着河水疯狂扫射,甚至已经不在意几个兄弟的身体被打烂

    弹匣已经打空,苏锐还没出现,波哥撑着栏杆,大口喘着粗气,浑身已经被冷汗湿透

    “打的爽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犹如鬼魅般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身后响起

    “啊”

    波哥浑身一个激灵,本能的发出惊叫

    他才刚刚转身,就发xiàn一个拳头已经在自己的眼中越放越大

    砰

    苏锐一拳就砸碎了波哥的鼻梁,让他的眼泪狂涌而出疼痛让他的整个脸都扭曲了

    “想杀我,我有那么容易死吗如果你们派出的都是这种货色,那也太让我失望了”

    苏锐冷冷一哼,随后右脚自下而上的撩起,脚背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狠狠的撞在了波哥的下巴之上

    后者的上下颚顿时重重的咬合在一起,磕的他眼冒金星

    在这巨大的力量之下,他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对身体的控zhi能力,整个人朝后跌出,翻滚着砸落河面,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可是,苏锐并没有就此放手,在波哥落水的一瞬间,一道黑色细带已经从苏锐的手中激射而出,追着波哥就进入了水中

    在被冰凉的河水浸泡全身的时候,波哥那已经被踢的七荤八素的脑袋顿时变得清醒,他已经意识到,这将是自己唯一的脱困机会

    几乎在进入水中的一瞬间,他就开始手脚并用,想要拼命向前游

    可是这个时候,他的右脚脚踝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疼痛

    这疼痛是如此钻心,好像他的整个脚踝都被穿透了

    而事实上,他的脚踝确实被穿透了

    那黑色细带的顶端,不知dào什么时候多了个黑色的锋刃,大约只有小拇指粗细,锋刃的周身带着数根或大或小的倒刺

    这种倒刺,只进不出

    如果皮肉被这种锋刃穿过,那么就会被倒刺彻底钩住,绝对不可能再脱离开

    天知dào苏锐这一下使出的力量有多大,天知dào这个锋刃有多么的锋利不仅穿破了波哥的肌肤,更是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脚踝,牢牢的钩住了骨头

    波哥每挣扎一下,都会带来钻心的疼痛这种疼痛让他几乎想死

    能够在“大少爷”的手下混到这种程度,这个波哥也不是莽撞无能之辈,他挣扎了几秒钟,见没有任何的效果,便调整了姿势

    他从腰间摸出一把匕首,反身蜷缩身体,拽住黑色细带,想要用匕首将之割断

    苏锐看到了他的这个动作,冷冷一笑,混不介yi,直接把带子系在高速公路桥的铁栏杆上,然后便转身朝着车祸的发生地跑去

    这个波哥用匕首使劲的锯着细绳,割了一次又一次,可是也不知dào这细绳是什么做成的,刀子在上面来回划了那么久,愣是连一道小开口都没有

    波哥彻底绝望了

    如果他知dào,这看似简单的黑色细绳是纳米碳管配合着金属拉丝制成,估计也不会做这种无用功了

    当苏法华悠悠醒来的时候,发xiàn苏锐正用力捶打着他身体的几处穴位。

    他每一次捶打,都会带来一种如同电流般的酥麻感觉,这也是让苏法华能够在短时间内醒来的主要原因

    “四少,你终于醒了”方妍几人都激动的喊道。

    他们并没有听从苏锐立即停车的命令,而是马不停蹄的赶来,来到的时候,正好kàn到苏锐把最后一个黑衣人踹进河里,几个人合力将苏法华从变了形的车厢内救出

    要不怎么说一分钱一分货呢豪车就是豪车,车体都钻到了货车底盘下面了,驾驶员座舱却还几乎是完好无损

    苏法华只是受到了几下剧烈的震动昏迷过去,并无大碍

    “这一场我们没有输赢,改天再来比过?!?br />
    这是苏法华睁开眼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这句话让苏锐直接无语。

    到底是个赛车狂人啊,醒来之后也不问问是谁来害他,反而在意的是比赛的输赢

    好在苏法华也不是特别不上道儿,他揉了揉还在阵痛的头部,目光之中透露出一抹狠色:道:“是谁干的”

    “我留了一个活口?!彼杖袼档?。

    只是,他还没说出活口在哪里,一旁的阿旺就冷声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我们几个可能被人下套”

    “阿旺,你这是什么意思”听了阿旺的语气,苏法华不禁皱了皱眉头。

    “我们之前跑了无数场比赛,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情,可是今天在遇到苏锐之后,就遇到了车祸,甚至还有枪击如果说这一切不是他蓄意安排的,我根本不相信”

    “阿旺,你不要血口喷人”

    林琪琪着急的说道,她可是亲眼目睹了苏锐和那些黑衣人的战斗过程,不过她能够和苏法华经常在一起玩,自然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也算见过一些世面,虽然被鲜血和死亡震撼了一下,倒也没有太过害pà。

    听到阿旺这样污蔑苏锐,林琪琪顿时不爽了。

    “是的,阿旺,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这件事情我们还不知dào是怎么回事呢”大胸妹方妍也说道。

    “我并没有胡乱猜疑别人,只不过是简单的推断而已?!卑⑼淅渌档溃骸敖裉焖纳俪隽顺祷?,保不齐明天后天我们就得死在这里陌生人的加入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你们两个女生,更是要提高警惕”

    阿旺的一番话让现场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甚至显得有些沉重而尴尬。

    “如果你们不相信,那么就让这个苏锐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阿旺指着苏锐的鼻子,满脸冷意。

    方舟也不说话,很显然是对阿旺的看法很赞同。

    “这些家伙应该不是冲你们来的,而是冲我来的?!?br />
    苏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你们看看,我说的是不是没错”阿旺吼道:“冲你来的,那就由你自己去解决,别连累我们也一起送了命”

    “阿旺”林琪琪满脸着急:“有你这么对朋友说话的吗”

    “朋友他把四少都害得差点丧命,还说我们是朋友林琪琪,你犯花痴也挑个时间好不好”阿旺冷冷说道:“我不管,我坚持要他离开这是个绝对的扫把星”

    “够了?!?br />
    苏法华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来,目光看向远处那扭曲变形的阿斯顿马丁,冷淡的说道:“如果说这本来是苏锐的事情,那么现在,也是我的事情了?!?br />
    很显然,苏法华早就判断出了局势

    “可是四少,这样会连累你”

    阿旺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苏法华打断。

    “如果你觉得害pà,可以自行离开,我也没有强行把你留下来?!彼辗ɑ沉怂谎?,话语仍旧冷淡。

    阿旺闻言,嘴唇嗫嚅了几下,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口,终究没有迈出离开的脚步。

    “我们去看一看那个活口吧?!彼辗ɑ运杖袼档?。

    这件事情害得他差点丧命,不管人家是不是冲他来的,都已经激起了苏法华的真怒

    “好?!?br />
    苏锐点了点头,便带着苏法华走到了护栏旁边。

    “你们其他人不要跟过来?!?br />
    苏法华已经让方舟把那两辆挡路的货车挪开,保证后面车辆的通行,这些人听了苏法华的话,只能站在不远处的应急车道上看着这边。

    阿旺则是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们几个千万不要越陷越深,和来路不明的人当朋友,早晚会出事?!?br />
    阿旺小声嘀咕了一句,但是却被方舟听到了,后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知dào你暗恋琪琪很多年,但是现在这种关头,还是不要逆着四少的心思才好?!?br />
    “方舟,你放心吧,我会尽量控zhi的?!卑⑼饄ing道。

    “那就好?!狈街鬯低?,便转身走到一边,远远的看着桥下方的水流。

    苏锐拉起栏杆上的黑色细绳,波哥便伴随着惨叫声破水而出

    他躺在水面上,只敢用另外一只脚保持着平衡,伤脚稍微动一下,都会带来钻心的疼痛。

    可是,当苏锐拉起黑色细绳的那一刻,波哥才深切的体会到,之前的疼痛和现在比起来简直都是九牛一毛

    几个小小的倒刺钩住了骨头,然后来承shou一百好几十斤的重量,在过往的那么多年里,波哥还从来没有经li过这种非人的疼痛

    就像扔垃圾一般,苏锐将波哥随手扔在地上,淡淡的说道:“谁派你来的”

    “我不说啊”

    波哥还未说完,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因为苏锐正握住黑色细绳的另外一端,狠狠一拽

    “我很不喜欢你的这个答案,所以,你需yào再想想?!彼杖袷种械暮谏干孀乓狗缜崆岫抖骸岸?,你一定不要再说出让我不满yi的答案了?!?br />
    三五中文网.35z.,更新最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