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到底想要怎样”

    瘦削男子有些惊慌的看着苏锐,眼中的阴沉完全消失不见。

    很显然,他也只是外强中干之辈,一些所谓的阴沉气质都是伪装出来的而已。

    “一个奴才,跟着一个主子久了,就会自然而然的开始模仿他的一举一动,这一点其实非常常见?!?br />
    苏锐冷冷一笑:“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br />
    瘦削男子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你瞎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你不需要听明白,只要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就可以了?!彼杖衽牧伺氖菹髂凶拥牧?,道:“你刚才也是这样拍我的脸吧啪啪的,是不是很爽”

    苏锐的手越来越用力,每一下都打的非常实在,一声又一声响亮的耳光,回荡在这片空旷的厂房中

    十几下过后,瘦削男子的脸已经是高高肿起嘴角鲜血迸飞

    辱人者,人恒辱之

    “你也看到了,你的人全部都死了,如果你配合,我便可以饶你一命?!彼杖竦?。

    “如果我说了,你真的能不杀我”瘦削男子的眼中泛起一道亮光来。

    “当然,我没有必要骗你?!彼杖袼档溃骸安还?,你必须要说出真实的答案,否则你还是要死?!?br />
    “都这种时候了,我没有必要撒谎?!?br />
    瘦削男清楚的看到了光头老八被割喉的场景,他可不想重蹈兄弟的覆辙,于是,他轻轻的说出了一个名字。

    “我怎么能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听到这个名字,苏锐眯了眯眼睛。

    “我是他的心腹,这几年来他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在处理,我知道他的银行账号密码,我知道他有几个女人,我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虐待花样,我”

    瘦削男还想说什么,苏锐却淡淡的一摆手,道:“口说无凭?!?br />
    “那你想要怎么样,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爱信不信”瘦削男简直无奈了,他现在确实拿不出什么证据来,但是所说的的确都是真实的

    “说的好,我确实不怎么相信?!?br />
    苏锐此时的手正捏着匕首的把柄,而匕首则是刀尖向下,正对着瘦削男的心脏

    话一说完,苏锐那捏着匕首的手指猛然松开

    匕首便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了

    就像是切开豆腐一般,刀尖轻易的切开了瘦削男的胸口肌肤,精准无比的从两条胸骨的缝隙之间穿过,然后穿过肺部,刀尖扎透了心脏

    “啊”

    瘦削男一声惨叫,捂着胸口,怒吼道:“你不是说过不杀我的吗”

    “我撒谎?!?br />
    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弯下腰,拔出了插在瘦削男胸口上的匕首

    鲜血顿时如泉眼一般,随着心脏的搏动,喷出了一尺多高

    罗飞良正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他没有任何的睡意,就这样躺着,一直保持一个姿势,动也不动。

    短暂的雷厉风行过后,他便再次回到了这种状态,他知道苏锐今天晚上要去救自己的妻女,但是却没有抱多少的希望。

    是的,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成功救人

    自己帮助苏锐的行为有点类似于一场赌博,赌注是妻女的生命

    想到这儿,罗飞良不禁感觉到很是有些担忧

    但是,担忧也没办法,他所能做的只是等待,在煎熬中等待。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了一声清亮的喊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爸爸”

    罗飞良的身体一个激灵,连忙坐起身来,他看了看窗外浓重的夜色,自嘲的摇头笑了笑:“都开始出现幻听了?!?br />
    正当他准备躺下的时候,清亮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爸爸”

    “爸爸”

    连续好多声

    罗飞良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眼中全是难以置信

    他已经清楚的听到,这声音就是从市局的宿舍楼下发出来的

    顾不得穿上衣服,他便连忙推开了窗户,在宿舍楼下,正有三个人影

    “爸爸,我们回来啦”

    小姑娘兴奋的大喊着,妈妈则是在一旁无声的抹着眼泪。

    罗飞良根本没多想,直接从二楼跃下

    当年的身手依旧还在,只不过落地的时候由于激动导致踉跄了几步

    “爸爸,我们回来了”

    小姑娘兴奋的跳到了罗飞良的身上,道:“是苏叔叔救了我们”

    听到这话,罗飞良不禁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然后对女儿说道:“有没有谢过苏叔叔”

    “当然,我谢了苏叔叔一路呢”

    “这次多亏了苏锐,不然我们娘俩真的有可能见不到你了?!甭薹闪嫉钠拮右沧呱锨袄?,轻轻的抱住丈夫。

    想到之前自己对苏锐的态度,罗飞良不禁有些惭愧,他没想到苏锐真的是说到做到,当天晚上就把自己的老婆孩子给救出来了

    “谢谢你,之前我那样做,实在是太不应该?!甭薹闪加潘杖竦哪抗?,道。

    “别这样说,你有你的难处,我都理解?!彼杖窭趾呛堑呐牧伺氖郑骸昂昧?,你们那么久没见面,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br />
    “改天请你喝酒?!甭薹闪疾⒚挥醒≡裨谡飧鍪焙蜓式裉焱砩系那榭?,只要妻女能够回来,那么一切都不重要了。

    不过,在他这个想法冒出来之后,脑海之中忽然像是打了一道雷让他的思维有些艰难

    “你怎么了”

    看到丈夫脸色不对,妻子担忧的问道。

    罗飞良并没有回答妻子的问话,而是转而对苏锐说道:“你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了吗”

    苏锐点了点头。

    他很轻易的就套出了答案,并没有花费多少的力气。

    “是谁”罗飞良深吸一口气,眼睛深处露出凝重的神色

    能够把事情做到这种地步,无疑说明幕后之人具有极强的势力

    如果他没死,日后继续报复该怎么办那岂不是该没完没了了

    想到这儿,罗飞良的心情又沉重了起来

    苏锐看穿了他的想法,摇头一笑: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还是好好的享受和老婆孩子在一起的日子吧,剩下的事情,我去解决就好了?!?br />
    苏锐说罢,拍了拍罗飞良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苏锐的背影,不知怎么的,罗飞良竟然感觉到了一种决然之意

    苏锐开着那辆抢来的别克商务车,穿行在宁海的夜色之中,他加了满满的一箱油,已经这么绕了将近一个小时。

    他的速度不算快,很显然一路上都在思考。

    “我不可能放过你,苟延残喘好几年,现在还是不知死活么”

    苏锐摇了摇头,终于还是一打方向盘,拐上了前往首都的高速公路

    反正不是他的车,苏锐一路上根本没有考虑超不超速的问题,速度始终保持在时速两百二十公里以上

    就好像是夜色之中的鬼魅

    能够把别克商务车开到这个份上,估计整个华夏也没有几个人能办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忽然发现,自己的车子后面多了几辆跑车。

    是的,这些跑车都很名贵,恐怕其中最便宜的一台也能买十辆以上的别克商务

    苏锐这才想起来,在刚才的一路上,自己把这几辆跑车全部超过了

    “真是废柴,开着这样的跑车,居然还跑不过我?!?br />
    隐隐的,他开始感觉到这些跑车在和自己较劲已经有两辆很明显的准备超车了

    苏锐摇了摇头,他并没有挑衅的把中指伸出窗外,自己和那几辆跑车萍水相逢,互不相识,没有必要做这种冲动的事情。

    “想超就超好了?!彼杖袢贸底有惺辉谟冶叱档郎?,把左侧的超车道让出来。

    在性能上,别克商务车和这种专业跑车是根本没得比的,直线加速更是不行,在这种几乎全是直道的高速公路上,更是几乎没有可比性

    如果对方想要在直道上面超车,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辆保时捷911很快的开上来,保持和别克并排行驶的状态

    保时捷的车窗降下来,一根手指伸了出来

    苏锐往侧面瞥了一眼,清楚的看到这是一根中指

    “真是扯淡?!?br />
    苏锐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用专业跑车来和别克商务比赛,也不嫌自己丢人”

    可是,那辆保时捷却有些不依不饶,拇指向下,再次对苏锐做出了鄙视的手势

    “哼?!?br />
    苏锐冷笑两声,直接打了方向盘

    在高速公路上开过车的人都知道,如果想要变道的话,只需要将方向盘轻打一厘米左右即可,可是苏锐这一下打方向,明显就是要横着撞过去

    这可是双车道的高速公路啊,不管是撞到了对方的车,还是撞到了护栏,在时速超过两百的情况下,都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苏锐的这个举动也把保时捷的驾驶员吓了一大跳,双方的速度太快,如果让这辆别克这样撞过来,就算自己的跑车质量再好,也绝对会变成一堆废铁的

    也幸亏是他的保时捷性能足够好,在苏锐撞上他之前,就已经一脚油门,堪堪摆脱了撞击

    如果再晚一秒钟,别克车的车头就要扫到保时捷的屁股了

    一脚油门跑出了几百米,看着后视镜中的别克车,保时捷的驾驶员心有余悸

    所幸苏锐也没有真要撞上去的意思,只是吓唬吓唬对方而已,他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几辆跑车竟然同时跟上,把自己团团围了起来

    这是要逼停自己么

    苏锐冷冷一笑,同样是一脚油门,前方的法拉利加速不及,被狠狠的亲了一下车屁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