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

    听了此人的话,罗飞良在脑海之中迅速的分辨着这个声音,可是发现却对这声音十分陌生,这应该是第一次听到。

    “很好,你很不错,我的话你都敢当成耳旁风,你难道就没为你的老婆孩子考虑过吗”

    这个瘦削的男人挥了挥手,一旁被称为“老八”的光头男便嘿嘿冷笑了一声,再次单手握拳,砸在了罗飞良的小腹处

    后者的身体再一次被打成了大,蜷缩在地上,痛的直哼哼

    “敢忤逆我的意思,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做错事情都是要承担责任的?!?br />
    那个瘦削的男人狞笑着拍了拍手,一个少妇带着十来岁的少女便被推搡着走出来

    两个人看来是很长时间都没有洗脸换衣服了,衣服和脸颊都是脏兮兮的,但是目光却仍旧明亮。

    随着她们的走动,身上还会发出金属的响声,明显是戴了手铐和脚镣

    而旁边的男人还举着摄像机,一直记录着这一切

    整个空旷的厂房间还有五个持枪男子,正分立几个方向,从不同的角度监视着场间的一切,只要有一点苗头不对,他们就会扣动手中的扳机

    “飞良”

    见到蜷缩在地上的男人,少妇情不自禁的大喊道

    她的泪水已经滚滚而出多日以来的坚持与担忧,在这一刻终于决堤

    “爸爸”

    小姑娘也喊道,声音清脆响亮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朝前方奔去,可是却被那瘦削的男人死死拉住

    罗飞良明显是听到了妻女的声音,在地上剧烈的扭动着身体,似乎是想要挣扎着站起来

    “给我老实点”

    光头男老八重重的踹了罗飞良一脚,这个动作让他的妻女更加哭喊起来

    “来人,把她们给我吊起来”

    瘦削男人一声令下,立刻有两个壮汉从阴影处走出来,分别抓住罗飞良的妻女,把她们的双臂高高举起,两道铁索从天花板上垂下来,正好勾住了二人的手铐

    此时,她们只能保持脚尖踮地的姿势,身体都紧紧绷着完全做不出任何的反抗

    “不听我的话,我就要让你知道不听话的下场”瘦削男人阴冷的说道:“没有人敢忤逆我的意思,哪怕你是国安重案处的处长”

    罗飞良仍旧在疯狂扭动着身体,因为他已经预感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来,摘掉他的头上的黑布,让他看一看,他的老婆和女儿会因为他的不配合受到怎样的对待”

    瘦削男狞笑着,然后对着一旁的摄像机点了点头。

    摄像机已经同步把这里发生的一切情况传到首都的某个大宅院里,一个面容更加阴沉的男人坐在没开灯的房间中,看着桌上电脑的视频,嘴角露出冷笑。

    “苏锐,你等着,我要把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一个一个的从你身边带走、杀死,最后,再让你死无葬身之地?!?br />
    远在千里之外的宁海,瘦削男人示意了一下,光头老八会意,嘿嘿一笑,走到罗飞良妻子的身边,单手搭在了她的肩头

    “滚开,你个混蛋,给我滚开”

    罗飞良的妻子疯狂挣扎,可是她整个人都被吊起来了,根本无济于事

    一旁的女儿也在大声哭喊尖叫,眼泪流了满脸

    “来吧,摘下罗飞良的头套让他看一看这世界上最美妙的电影”

    瘦削男并不是这一切的主导者,他只是为人办事而已。当然,他深深知道自己的主子究竟爱好什么东西,所以,他就要尽一切可能来满足他变态的

    那个名为老七的瘦小男人冷冷一笑,单手抓住剧烈扭动的罗飞良,然后一把摘下了他的头套

    “啊飞良,别看,别看”

    罗飞良的妻子在大声哭喊,此时光头男已经把她上衣的第一个扣子给解开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首都,那个阴沉男人对着屏幕发出了命令:“把镜头对准罗飞良的脸,我要好好的欣赏一下他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他知道,对于一个成熟男人来说,最让他痛苦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让他的妻子女儿当着他的面被别人强奸,这种感觉一定非常难忘

    终生难忘

    现场的摄像师很听话,迅速扛着摄像机来到罗飞良的身前,把机器对准了他的脸

    瘦削男走到罗飞良的跟前,拍了拍后者的面颊,说道:“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根本怨不得别人,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打起精神来,欣赏这一切?!?br />
    首都的阴沉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罗飞良的脸,想要从他的脸上寻找到发狂的表情。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自从摘下头套之后,罗飞良并没有露出太疯狂的表情,没有目眦尽裂,没有痛不欲生,有的只是平静

    而且是那种让人感觉到心悸的平静

    好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一般

    瘦削男再拍了拍罗飞良的脸,很不满意的说道:“我说你被吓傻了吗你的老婆和女儿马上都要被我的人给上了,你这样也能忍”

    这个家伙知道,如果不让罗飞良表现出一些痛苦的样子,首都的主子是绝对不会满意的

    “罗飞良,你是真的被吓傻了,我想问问你,你究竟是不是个男人”瘦削男还在拍着罗飞良的脸,下手越来越重啪啪作响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罗飞良僵硬的表情终于动了。

    他眯了眯眼睛,一抹寒芒从他的眼睛深处释放出来

    瘦削男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首都那聚精会神盯着屏幕的阴沉男子已经高声喊了出来:“不,他不是罗飞良,他不是罗飞良”

    他的喊声清晰的通过耳机传达给宁海的所有手下

    “少爷,您是不是搞错了,他怎么可能不是罗飞良,我们可是亲眼看到”

    瘦削男还想解释,却发现“罗飞良”眼睛之中的寒芒越来越盛

    “他不是罗飞良,他不是罗飞良,他是苏锐,他是苏锐”

    千里之外的阴沉男子明显有些惊慌失措,他重重的连续拍了好几下桌子浑身都在不断的颤抖着

    是的,这就是苏锐

    尽管他化了妆,尽管他的脸因为受伤而显得很狼狈,但是阴沉男子非常确信,这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

    因为,他永远记得苏锐的眼神,永远记得他眼睛深处的那一丝如电精芒

    五年之前,如果不是翠松山老道张不凡在最后时刻打伤了苏锐,那么自己绝对会死在苏锐的刀下

    那个血色的夜晚,那双充满着精芒的眼睛,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

    在这五年之中近两千个夜晚,他不知道有多少次梦到了这双眼睛每次从噩梦中醒来,都是一身冷汗湿透了衣衫

    这是伪装他们全都上当了

    当然,在场的人仍旧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罗飞良”眯着眼睛,对着摄像机说了一句话。

    那句话很简短,但是却冷若冰霜,让人如坠冰窖

    “等着我来杀你?!?br />
    苏锐对着镜头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便单手扯过了一旁瘦小的老七,右手成爪,抓住对方的头顶,用力一拧

    咔嚓一声,老七的颈椎发出了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断裂声响

    他的头瞬间被拧了一百八十度眼睛已经能够看到自己的后背

    完全活不成了

    苏锐一只手攥着老七的头,一只手指着摄像机,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冒充的?!?br />
    说着,他已经拔出了腰间的手枪,把摄像机的镜头打成了碎片

    看到苏锐拔枪对准镜头的那一刻,首都的阴沉男子几乎以为他的枪正指着自己的头颅

    他的内心充满惶恐,本能的一个后仰,身体失去平衡,重重的仰面摔倒在地

    当他摔倒的时候,才发现苏锐开枪打的并不是自己,而是摄像机的镜头

    此时,曾经在无数个夜晚湿透他衣衫的冷汗,再一次迅速的冒了出来

    可惜的是,由于镜头被切断,他根本没办法看到宁海现场的情况了

    事实正如苏锐说说,他从一开始就是冒充罗飞良的

    他答应了罗飞良,要救出对方的妻子和女儿,就一定要做到

    苏锐事先化了妆,让自己的脸型看起来和罗飞良有些相似,这通过一些简单的粉底就很容易办到。尤其是苏锐的眉毛,更是画的短而浓重,仅仅从眉毛上看,这一点几乎和罗飞良一模一样

    当然,就算两个人体型差不多,就算给苏锐化妆的人再高明,也很难做到百分百的伪装,如果对方仔细看的话,一定能够发现端倪。

    为了避免被对方发现端倪,那就只有减少被发现的几率了

    于是,苏锐从一开始,就专门往光线不好的地方走,故意模仿罗飞良的走路姿势,刻意伪装出垂头丧气的神情,引诱对方的上钩。

    苏锐的伪装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老七老八轻而易举的就上了勾。

    他的伪装几乎无懈可击,尤其是在模仿罗飞良举起拳头砸老八脑袋的时候,更是让人无法辨别真伪

    或许在那个时候,苏锐已经把自己彻底的代入了“罗飞良”的角色,他想象着如果自己的妻女遭受了这种对待,自然而然的就生出了那种心情

    从开始到现在,他被打了许多次,但是为了避免暴露声音,他很少开口,基本上都是咬牙硬忍

    这也给老七老八造成了一种硬骨头的样子这很符合罗飞良的性格

    而在听到了妻女的声音之后,苏锐也只是在地上剧烈扭动,并没有张口喊叫

    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苏锐的嘴并没有被封上他完全可以张口说话

    一个很简单的伪装,就成功的引蛇出洞了

    “现在,该我了?!?br />
    苏锐抬起手枪,对着正面摄影师的头,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正中眉心r1058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