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

    国安部重案四处的处长

    此言一出,顿时全场寂静

    虽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国安”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但是并不妨碍他们自行脑补。

    华夏国安,和那什么美国的f、cia难道不是一回事吗

    段清峰这才记起来,在两三个月以前,确实发生过这么一回事。

    可是由于他那个时候正在国外“考察”,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今天才意识到,宁海市局多了一个从华夏国安部空降而来的副局长

    重案四处那岂不是国安的某一个特工头子

    虽然对方的级别没有自己的高,但是绝对掌握着相当多的秘密甚至自己有些违纪的事情都有可能被对方知晓

    不过,段清峰马上便否定了自己这个念头,他虽然身为宁海土生土长的市长,但是一些事情做的都很隐蔽,国安的人应该不会盯上自己才对。

    而且,如果被盯上的话,那早就该展开调查了,绝对不会等到现在。

    想到这儿,段清峰才把心放回肚子里,冷着脸说道:“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没有必要公布身份,我对你们国安的事情不感兴趣?!?br />
    “我之所以调到宁海,只是为了?;ひ桓鋈?,现在,我不希望他遇到任何的麻烦?!甭薹闪计骄驳乃档?。

    而上官墨和钱万星就站在他的身后,三人形成了掎角之势,隐隐流露出一种强悍的气息

    感受到这种气息,段清峰的脸色微微一变

    是的,这些人貌似要动真格的了

    他口中说的要?;さ娜?,难道说就是这个把王光明拳打脚踢的年轻小伙子

    他究竟有怎样的背影,竟然值得这样对待

    跨系统跨专业连夜空降一名官员到宁海,这得有多大的能量才能办成这种事情

    不仅段清峰震惊了,就连黄伯容的脸上也露出动容之色

    “你?;に衷跹训滥苎壅稣龅目醋潘敝谂勾蛩苏馐欠缸锬阆衷谑枪簿殖?,那更是知法犯法”段清峰身为一市之长,又怎么可能示弱

    罗飞良一步不退,冷冷逼视着段清峰,声音冷漠:“他要打人,那便打人,他要杀人,那便杀人?!?br />
    他要杀人,那便杀人

    听到这句话,本就已经极为安静的现场顿时落针可闻人们仿佛连呼吸声都静止了

    这还有没有道理可以讲这还有没有法律可以谈

    段清峰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指着罗飞良的鼻子,愤怒的低吼道:“简直是胡闹这是你一个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能说出来的话吗”

    罗飞良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苏锐打断。

    “段市长,你犯不着如此激动,事实上这件事情非常简单,但是某些人却有心要把这件事变得复杂?!背聊阜种拥乃杖裰沼谠俅慰?,他指了指王光明,道:“这个家伙投靠东洋黑帮,让对方把我的妹妹当成人质来诱杀我,这种出卖同事出卖同胞的行为,能不能够得上是叛国”

    “而段市长,你则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庇他,实在是让我有些怀疑,你是不是和这个卖国求荣的家伙沆瀣一气,接受了东洋黑帮的好处”

    苏锐的声音陡然提高,话语之中的寒意骤然爆发,让段清峰的神情不禁为之一滞

    跨前一步,苏锐盯着段清峰,说道:“段市长,如果你再敢对我有所阻拦,我可以保证,一个月之后的你绝对无法再继续坐在这个位置上”

    一个月之后的自己就不再是宁海市长了吗开什么国际玩笑

    段清峰刚想冷笑,却见到苏锐拎起已经变成死狗的王光明,就像是扔垃圾一般,直接扔给了上官墨

    暴怒关头的段清峰看的眼都愣住了,这一个大活人少说也得有一百五六十斤,就这么单手一抛还能扔出好几米

    这不是在拍国际功夫大片吧

    却没想到,上官墨根本没有接,而是往侧面闪开一步,直接让王光明摔在了坚硬的台阶上

    看着有些愕然的众人,上官墨一脸嫌弃的看着王光明:“多摔他几下也不解气,摔死才好?!?br />
    “段市长,请记住我说的话?!?br />
    苏锐单手握拳,在段清峰的胸口上不轻不重的砸了两下,然后便在上千人愕然的目光之中转身离开

    “陈局长,我们也走吧?!?br />
    罗飞良看了陈志山一眼,点了点头。

    老陈局长的心中在暗暗叹气,他知道,自此一事之后,自己将踏上和市长段清峰完全相悖的一面

    还有两年就要退居二线了,冒这么大的风险,值得吗

    段清峰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脸色铁青

    而市委书记黄伯容则是面无表情,率先从另外一扇门离开。

    作为一名低调到骨子里的市委书记,黄伯容今天已经适时的表明了他的态度,这就足够为后续的事情做出铺垫了。

    苏锐并没有做出当场杀人的不理智举动,虽然他已经在心中把王光明捅死千八百遍了。

    其实现在杀掉王光明已经是于事无补,相信上官墨他们会把这件事情处理的非常好。

    入夜,一个身影从宁海市局的大院里走出,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缓缓走着,看起来很忧虑,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从这身影上看,应该是罗飞良无疑。

    就如苏锐所说的,现在的他只有选择与苏锐合作,与虎谋皮根本不可能有半点的希望,到头来不仅会害了苏锐,更会连累妻女

    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子女儿都?;げ缓?,这种感觉无疑是极为颓丧的,他走了很长一段路,然后坐在台阶上,抽出一根烟点燃,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男人忽然站在了罗飞良的面前。

    “罗飞良”一个男人张口问道。

    “嗯”

    罗飞良抬起头来,眼中顿时掠过警惕的神色,不过,由于他坐的位置比较阴暗,并不能看清楚他是什么表情。

    “我们已经跟着你很久了,大半夜的,一个人出来遛弯,心里很郁闷吧”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嘿嘿笑道,他们从一开始就跟在罗飞良的身后,直到现在才现身,就是为了确定对方身边是不是还有别人跟着。

    当然,现在看来,是他们警惕过头了。

    “心里能不郁闷吗老婆孩子都被人绑走了,我要是他,我干脆一头撞死得了”另外一个男人则是个光头男,语气也很是戏谑

    罗飞良的双眼好似喷火,他猛然站起身来,挥拳便要打

    “你打,你使劲打,你照这儿打”

    光头男不仅不躲开,反而脖子一横,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有本事你就把你的拳头砸下来,你不妨试试看”

    看着他的样子,罗飞良恨不得把这张可恶的脸砸个稀巴烂可是他的拳头就这样垂在上空,颤抖着迟疑着根本砸不下去

    “嘿嘿,不敢砸了吧”光头男嘿嘿冷笑:“如果你这拳头砸下去,我敢保证你的老婆女儿立刻会被别人强奸了”

    “混账”

    罗飞良一声阴沉的低吼,又要挥动拳头打人

    作为一个男人,还有什么事情比这种更让他感觉到屈辱

    可是这一下,他的拳头仍然砸不下去

    他不敢他真的担心,如果自己这一拳头砸下去的话,妻子女儿真的会落到那种不可想象的下场

    可是,正当罗飞良收回拳头的时候,光头男则是抓住他的领子,一把扯过来,然后往他的肚子上狠狠的打了一拳

    就这一拳便让罗飞良捂着肚子半弯着腰,满脸涨红,大口的吐着胃中的酸水

    “还想揍我,你他妈的活腻歪了吗”

    光头男上去就是一脚,把罗飞良踹出了好几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老八,别把人给打死了?!笔菪∧腥怂档?。

    “七哥,你放心,我手上可是留着劲呢,弄不死他?!惫馔纺心σ簧?,然后冲远处招了招手。

    一辆遮挡了牌照的别克商务由远而近,停在了他们的跟前

    光头男从腰间掏出一块黑布,罩住罗飞良的头,然后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扔进别克商务车的车厢里

    “敢私自和苏锐联络,把我们老板的话当成耳旁风,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光头男把罗飞良踩在脚下,狠狠的蹍着

    尽管身体很疼,但是罗飞良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还挺硬气?!惫馔纺胁恍嫉乃档溃骸暗裙艘换岫?,见了你的老婆孩子之后,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硬挺妈的”

    说着,光头男又往罗飞良的身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与此同时,别克商务启动,朝着远方风驰电掣的赶去

    这一趟的路程可真的不算近,足足狂奔了三个多小时,别克车才停了下来。

    由于罗飞良从始至终都被黑布盖着头脸,因此光头男他们倒不担心前者能够记住车子行驶的方向及目的地,甚至,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还开着车在宁海的市区里七拐八绕,就算是正常人都绕晕了,更何况还挡着眼睛

    可是,这二人却不知道,“罗飞良”的耳朵轻轻的动了动,心底默默的说了一句话。

    “距离宁海两百五十公里左右,方向偏东南,”

    他默念完这句话后,便被推搡着进入了一间废弃的厂房

    “罗飞良,你很不听话,所以,我才把你请到了这里?!?br />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罗飞良的前方响了起来,阴沉至极

    ps:今天晚上九点多才加完班,搞到现在才弄好第一章,实在写不动了,今天就一更吧,大家还是关注一下烈焰的微信公众号,更新的通知会提早发布在公众号里面。r1058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