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

    天知道苏锐这一巴掌究竟使出了多大的力量,重重的打在王光明的脸上,让后者翻滚着飞出好几米,直接跌落在了讲台的另外一端

    敢在市政府的报告厅内当着上千人的面公然打人,打的还是刚刚选出来的行业精英,苏锐这可是独一份了

    王光明就像是死狗一样的趴在了地上,整个脑袋嗡嗡乱响,好像有无数只小蜜蜂在飞一般

    他的嘴角流出鲜血,几颗带血的牙齿散落在地上,全都是被苏锐一巴掌抽掉的

    看着王光明被打成这个样子,在场的人几乎集体愣住

    就连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许多市领导也完全的失去了反应

    见过张扬跋扈的,没见过这种张扬到了突破天际的

    “真是不禁打?!?br />
    苏锐摇了摇头,目光之中已经是一片冰冷。

    这个王光明害得他差点失去了失散多年的妹妹,苏锐怎么可能放过他

    让这种人当上了宁海的岗位精英,简直是对这个荣誉称号的极大羞辱

    苏锐揪起王光明,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这一脚让后者整个人都缩在了一起,从讲台的这一端又飞到了另外一端

    他在下落的过程中,一头撞到了演讲台上,顿时头破血流,不省人事

    叶冰蓝此时终于赶到,她看着苏锐冷然站立的样子,眸光微动。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之外,还有谁会这样疼自己

    只有他这位失散了将近二十年的哥哥

    只有这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哥哥

    此时叶冰蓝不禁感觉到呼吸有些急促,心中被一种叫做“感动”的情绪所充满

    见到苏锐公然打人,市长段清峰重重的一拍桌子,对着苏锐吼道:“你在做什么”

    在这位市长看来,苏锐的举动是对他的挑衅

    “你先闭嘴,我只是来讨回我的公道,闲杂人等不许插手”苏锐伸出一只手,遥遥指着段清峰

    被这样指着鼻子骂,对于段清峰来说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他气的脸都红了

    他可是堂堂的直辖市市长,是多少人都在觊觎而不得的“封疆大吏”,可是,今天他居然被人说成了是“闲杂人等”

    苏锐警告了段清峰之后,再度走到趴在地上的王光明身前,又是重重的一脚,踢在了他的肋骨处

    随着苏锐的一脚下去,他左侧的肋骨全部断裂,身体也像是炮弹一般,带着强大的动能,远远飞出

    而王光明所飞行的方向,正是市领导们所在的第一排

    由于报告厅中的桌椅都是被螺丝固定在地板上的,因此王光明的身体并没有把桌椅撞翻,而是直接撞碎

    甚至,毛东升和另外一名副市长也因此被撞翻在地,倒在一堆碎木头中,实在是形象全无,狼狈无比

    市政府中发生了这种事情,简直堪比恐怖事件了

    “警察呢,值班的警察在哪里”段清峰吼道。

    没有人应声,现在的人都站起来了,但是谁也不敢冲上前来制止苏锐。

    毕竟,看后者的样子,那架势可真是太吓人了,随随便便都能把一百好几十斤的男人踢飞好几米,谁敢上去触霉头

    “市局局长陈志山怎么没来回去要让他做检查”段清峰不顾形象的吼道他连一声“陈局长”也不叫了

    事实上,陈志山身为宁海市局局长,同时也身兼宁海市委常委,地位比段清峰低不了多少,可是后者自认为是宁海如今的太上皇,哪里会把马上退居二线的老好人陈志山放在眼里

    随随便便就让一名常委级别的领导做检查,这段清峰还真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

    “我在这里?!?br />
    这个时候,报告厅的后门忽然传来了陈志山的声音

    本来他几乎是被罗飞良“绑架”来的,他可不想替苏锐出这个头,可是此时听到段清峰趁自己不在的时候竟对自己如此不尊敬,老好人陈志山的心中竟然也升起了一股火气

    如果自己今天并未出现的话,那么会后一定会成为整个宁海官场的笑话

    “我来了,不知道段市长有什么指示”陈志山面色铁青,话语里虽然对段清峰用着敬词,但实际上没有一点敬意

    “陈局长,你来的正好,快点叫人把这个暴徒制服,带走审问”

    段清峰见到陈志山出现,并没有任何的尴尬,只是不着痕迹的换了个称呼,毕竟今后大家还要共事一两年,撕破了脸闹得太僵对谁都不太好。

    “暴徒不知道段市长从哪里看出来我是个暴徒”

    苏锐一步一步的从讲台上面走下来,看着大腹便便的段清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不问青红皂白,就让警察把我带走审问,这就是你身为一市之长应该说的话”

    “好个牙尖嘴利的家伙”

    段清峰同样对苏锐报以冷笑:“我不想和你争论任何事情,事实都是明摆着的,陈局长,快让你的人把他给我带走”

    陈志山转头看了看罗飞良,仍旧一声不吭。

    “敢公然大闹先进事?;惚ɑ?,这种情况必须要严肃处理”段清峰一摆手,根本没有任何给一旁的市委书记黄伯容讲话的意思,干脆利落的对陈志山下了命令

    他看到陈志山仍旧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不禁有些不满。

    “陈局长,你的下属被打成了重伤,你这位局长难道不应该表态吗为什么还不把嫌疑人扣押了”段清峰异常不满。

    一位市长,当着上千人的面公然训斥一位常委,在整个华夏官场也很少见这种情况。

    “段市长,我认为这件事情需要调查之后才能下定论,现在下决断还有点为时过早?!背轮旧礁惺艿搅松砗舐薹闪嫉哪抗?,清了清嗓子,竟然把段清峰的话给顶了回去

    若是以往,这种情形绝对不会在陈志山的身上出现

    “陈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犯罪嫌疑人强闯市政府,殴打宁海警局的岗位精英,致人重伤昏迷,这种事情难道还需要调查”

    段清峰可谓是气炸了肺,陈志山居然敢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真是老糊涂了

    毛东升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女儿好不容易才谈了一个对象,就这么被人打成了重伤,看苏锐那几下子狠手,真不知道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估摸着女儿的婚事又要黄了

    他连思考都没有,铁青着脸说道:“我非常赞同段市长的话,对于这等暴徒,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宁海市局不立刻制止他的暴行?!?br />
    苏锐看了看地上的王光明,冷冷一笑:“你们这群所谓的市领导,连事情都没搞清楚,就在这里一个个的瞎做决定,怪不得这几年来宁海经济的增速放缓,人民幸福指数下降很多,看来都是你们的责任啊?!?br />
    要是论起斗嘴吵架,在场的千把人加起来也不是苏锐的对手

    不过,苏锐今天是来杀人的,不是来斗嘴的

    他冷冷的横了段清峰一眼,然后单手拎起被打的如死狗一般的王光明:“今天我要带他离开,我看谁能拦我”

    段清峰则是吼道:“我看谁敢放他走”

    不过,他也只是吼吼而已,连市局的人都不听他的调遣,谁还敢拦住苏锐

    苏锐看着这位宁海市长,目光之中冷芒闪动。

    “段市长,先不要激动,我也认为这件事情需要搞清楚来龙去脉再做决定?!闭飧鍪焙?,市委书记黄伯容忽然开口了。

    这个已经低调到尘埃里的市委书记,此前一直一言不发,让人几乎忘记了他的存在而此时他一张口,便是明显的偏向苏锐和陈志山

    黄伯容看起来不过是四十几岁而已,就已经成为了宁海的一把手,很显然在某些方面很有能量。

    但是段清峰却完全不吃这一套,他冷冷的看了一眼黄伯容:“黄书记,我并不赞同你的看法,他这样打人,已经是公然违反法律,破坏社会稳定了?!?br />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而且他殴打的还是我们刚刚选出来的宁海十大岗位精英,难道你认为这种行为还需要酌情考虑吗”

    黄伯容笑了笑:“段市长,我们不妨听一听这个小伙子怎么说,或许其中有重大隐情呢另一方面,我个人从始至终都不认为这次十大岗位精英的评选处于公正公开透明的监督之下,某些方面人为操控的痕迹太过明显?!?br />
    说到这儿,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常委毛东升一眼,意有所指。

    无论如何,身为一名市委书记,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来都是太不合适了,黄伯容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宁海的一把手,不可能没有这点智商,能够为他这种行为解释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不准备再继续低调下去了

    想通了这个关窍,在场的人几乎同时认为有好戏看了

    宁海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对同一事件发表不同的看法,这还不够精彩热闹吗

    苏锐深深地看了一眼黄伯容,不禁想起了那辆把黄经纬从宁?;鸪嫡窘幼叩暮谏纬?。

    “我想,这件事情还是由我来解释一下吧?!甭薹闪颊玖顺隼?。

    “乱弹琴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插嘴”

    段清峰暴怒的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飞良,现任宁海市局的副局长?!甭薹闪伎戳怂杖褚谎?,然后又把目光移回段清峰的脸上。

    “这里都是各个单位的正职,有你说话的份吗”

    真的不能怪段清峰说话没有修养,因为他从来都是这种语气语调。

    罗飞良毫不介意,面无表情的说道:“在来到宁海之前,我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国安重案四处的处长?!?br />
    ps:终于把第二章写完了,已困成狗,继续求月票r1058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