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冰蓝点了满满一桌子川菜,苏锐对川菜很感兴趣,一点不挑食,开始风卷残云起来。

    只是,他吃到一半才发现,叶冰蓝并没有动筷子。

    “是不是还在为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而担心”

    苏锐以为叶冰蓝是因为第一次杀人,可能有些不太习惯,于是笑了笑,说道“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时候,也是恶心的不行,不过现在那么多年下来,已经跟家常便饭一样,完全不会有什么感觉?!?br />
    经历了西方黑暗世界的磨练,现在的苏锐完全可以在敌人的尸体旁边喝酒吃肉。

    叶冰蓝听到苏锐这样说,不禁泛起了一阵心酸。

    这个男人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在孤儿院中无忧无虑,可是分开之后,他便开始经历腥风血雨,而自己则是被现在的父母带走,每天都在品尝着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宠溺,这样的境遇可以称得上是天差地别。

    想到自己在和家人一起其乐融融的时候,苏锐却同时经历着血腥残酷的战斗,叶冰蓝的心里充满了苦涩。

    “哥,这些年来,你受苦了?!?br />
    “这算什么?!彼杖窕觳唤橐獾乃档馈耙悄囊惶烀挥写虼蛏鄙?,我还不习惯呢?!?br />
    “哦?!?br />
    叶冰蓝低下头,她的眼眶微红。

    “快吃点东西吧,为了庆祝咱们安然脱身,就该好好的大吃大喝一顿?!彼杖窀侗都辛艘豢曜硬?,说道。

    叶冰蓝秀眉微蹙,点了点头。

    苏锐的表情里闪过一丝疑惑“说到这里,我一直有点纳闷?!?br />
    “你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这个消息除了老院长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如果山本组要绑架人质来要挟我,最好的选择肯定是林傲雪,可是他们不仅没有找到林傲雪,甚至连必康公司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找,反而绑架了你,还知道你和我的关系,这就是我没想通的地方?!眑;

    “我知道原因?!币侗队淘チ艘幌?,还是说道。

    她知道,这件事情并不好处理,甚至要比昨天晚上的大规模激战事件更加复杂。

    像昨晚的事情,双方发生大规模的火拼,只要事后青龙帮的李阳出面,向宁海当地政府解释清楚,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而现在则不一样,王光明表面上还是北区分局的刑警队副大队长,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能够表明其出卖了叶冰蓝,而这种“出卖”,虽然是触犯了某一条法律,但是所有的东洋忍者都死无对证,仅仅靠叶冰蓝的指正,口说无凭,完全无法证实真伪性。

    而据说现在平民出身的王光明还正在和一个宁海市委领导的女儿谈恋爱,有了这层关系,他的前途很光明。

    虽然那个市委领导的女儿是离过婚的,还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可是一门心思向上爬的王光明,又怎么会在乎这些

    如果叶冰蓝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指责王光明,有多少人会相信多数人甚至还会以为这是叶冰蓝信口胡言,因爱生恨呢

    到时候王光明如果抵死不承认,叶冰蓝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等风头过后,王光明说不定会对叶冰蓝展开一系列的报复到时候可就有的受了

    “什么情况”苏锐听到叶冰蓝这样讲,立即放下了筷子,目露凝重之色。

    他已经从叶冰蓝的表情之中读了出来,这个背后的原因一定不简单,否则不会让她如此的忌惮踌躇,要知道,首都叶家的关系也着实够厉害,虽然叶冰蓝只是一个养女,但若有心借用叶家的力量,少有事情不能够成功。

    “哥,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币侗队械愫蠡谧约旱淖炜?,她知道苏锐的性格,如果他知道这些事情的话,一定会不顾后果的去找王光明算账,倘若把他牵连进来可就不太好了。

    “对我还有什么不该说的”苏锐显然料到了叶冰蓝的担心,他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道“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这次的事情已经让你有了生命危险,绝对不可以再有下次”

    “可是我担心让你有麻烦?!币侗端党隽诵睦锘?。

    “在你的生命安全面前,即便有麻烦,又算的了什么”

    有人敢打自己妹妹的主意,这让苏锐怒火中烧

    稻本润一这种东洋上忍想要绑架叶冰蓝,都被苏锐炸上了天,真不知道出卖叶冰蓝的那个人长了几个脑袋够不够自己砍的

    苏锐的话让叶冰蓝一阵心暖,于是,她便把那天经历的所有事情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苏锐。

    苏锐听完之后,闭上眼睛坐在桌子前思考了一分钟,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之中已经是一片冷芒

    这种冷芒让人浑身僵硬,周围已经有食客感觉到了这种莫名的寒意,却不知道从何而来

    大夏天的川菜馆,怎么会那么冷

    当然,这只是一种心里感觉而已,苏锐如果真的能起到人体空调的效果,那可就要被科学家们捉去做切片试验了。

    “跟我走?!彼杖癯了脊?,一把拉起叶冰蓝,风风火火的便走出了川菜馆

    “你们还没给钱呢”川菜馆的收银员跑出来喊道。

    可是她已经晚了,只能看到苏锐的汽车尾灯消失在夜色之中。

    “真是,这个年头还有喜欢吃霸王餐的人”

    收银员愤愤不平的走到苏锐的桌子前,却发现盘子下面压着三张百元大钞。

    苏锐的思维不可谓不缜密,到这种关头还不忘记付钱,说明他仍旧在一定程度上保持着冷静。

    “王光明家住城南哪里”苏锐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

    “我和他不算多么熟,也只知道是在城南,他靠工资买不起宁海的房子,现在也只是租住而已?!币侗度缡邓档?。

    苏锐单手控制着方向盘,拨打了现任宁海市局副局长罗飞良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一直没有人接。

    苏锐连续打了次,都是这种情况。

    很显然,现在罗飞良对苏锐的态度已经发生了一百十度的大转变,他已经不敢招惹苏锐这个煞星了,如果不是他和苏锐走的那么近,他的妻女也不可能被幕后之人绑为人质

    听着无人接听的声音,苏锐的眼睛里寒芒再盛一分,拨通了上官墨的电话。

    “锐哥,那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上官墨立刻接通了电话。

    “上官,罗飞良在你身边吗”

    “他在办公室?!?br />
    “好,你现在把电话给他,我有话要和他说?!彼杖竦档?。

    “可以,你稍等?!鄙瞎倌坪跻馐兜浇⑸裁?,没有半点犹豫,这个世家出身的子弟办起事来也是干脆利落。

    上官墨走到罗飞良的办公室前,敲了三下门,并没有等后者同意,便直接推门进去。

    罗飞良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桌子上的照片,怔怔出神。

    那是一家三口的合影,女儿笑的是这么灿烂,妻子笑的是这样温婉,可惜的是,如今对他最重要的两个人却都不在身边。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苏锐。

    罗飞良深深的叹了口气。

    从内心来讲,他是一点也不愿意和苏锐作对的,毕竟道义让他始终都站在苏锐的一边。

    可是,当敌人拿妻子女儿的生命相要挟的时候,罗飞良踟蹰了,犹豫了,因为没有什么比妻女的生命更重要,如果她们不在了,那么罗飞良铁定会立刻到另外一个世界陪伴她们。

    “头儿,你的电话?!?br />
    罗飞良没有任何接电话的意思,仍旧看着桌子上的照片,短短个把月的时间,已经让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

    上官墨无奈,直接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面上,道“锐哥,你现在可以说了,头儿能听见?!?br />
    听到“锐哥”两个字,罗飞良终于从出神状态中退出来,盯着桌子上的电话,面露复杂之情。

    “罗飞良,对于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很抱歉?!彼杖竦纳舸拥缁澳且欢饲逦拇础拔蚁M颐悄芄慌浜掀鹄?,一起救出你的妻子女儿?!?br />
    华夏古代有这么一句话,我不杀伯夷,伯夷却因我而死。苏锐虽然没有去害罗飞良的妻女,却是导致她们被绑架的直接原因。如果不能把这两个无辜的人救出来,那么苏锐将寝食难安。

    罗飞良刚想说话,脑海之中忽然回想起那神秘之人的警告,对方曾警告他说,如果发现他和苏锐联系的话,那么妻子女儿的生命将会遭到威胁。

    想到这儿,他改口说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br />
    苏锐不禁气结“罗飞良,你糊涂了吗这个时候还装什么疯卖什么傻”

    “还是我来说吧?!?br />
    上官墨插嘴道“头儿,我已经私下检查过你的办公室了,找出三个窃听器,现在已经安全了?!?br />
    听到上官墨的话,罗飞良诧异的抬起头来,他并不知道上官墨这样做的动机。

    “抱歉,发现你这一段时间不太正常,我就监听了你的电话?!鄙瞎倌弈蔚乃柿怂始?。

    “你妻子和女儿的事情,我保证会处理好?!彼杖衩辛嗣醒劬Α奥薹闪?,你是国安的重点培养对象,应该比我更清楚,和对方合作,只能是与虎谋皮最后说不定妻子女儿保不住,你自己也性命难?!暴I:㊣\\㊣

    罗飞良的脸色无比凝重而纠结

    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救出家人

    “你需要明确的一点就是,在这个关头,只有我才能帮到你?!?br />
    说到这儿,苏锐又停顿了一下“冒险不一定能够救出你的妻女,但是如果不冒险的话,她们肯定会死?!?br />
    苏锐的话语很平静也很凝重,让罗飞良眼中的精光一点一点的流露出来。

    “好,我们合作?!?br />
    p今天一更,喝了杯咖啡也没撑住,大家晚安。我希望我下个月可以给力一些,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