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双刀飞出,从侧面斩向东野康元,由于他本身正处于旋转之中,已经无法回头抵抗

    即便还相隔几米的距离,东野康元就已经感觉到这双刀表面透发出来的凛冽气息

    可惜的是,招式用老的他已经是避无可避

    即便小幅度的扭转身体,也没法避开这双刀的追杀

    “啊”

    一声大吼,东野康元想要用长刀去迎击,可是身体的协调性根本无法完成这种高难度的动作

    唰唰

    一记寒光从东野康元的手臂上划过,几乎像切豆腐一般,毫无滞涩,轻易的就切断了他的手腕

    由于刀身太过锋利,他几乎没感觉到疼痛,就发现左手随着自己的身体一起落在地上

    血肉之身,如何能够抵挡华夏兵器谱上排名前十的顶级利器

    另外一把刀则是冲着他的咽喉而去,由于东野康元扭了一下头,这次刀并没有击中要害,而是擦着他的耳部飞过

    东野康元只不过是感觉到脸上一阵凉风吹过,耳朵就已经不翼而飞了

    锋利的刀锋顺带着把他左侧的脸颊都削掉了一半

    整个人已经瞬间变的满脸血腥,狰狞无比

    龙凤呈祥双刀在重创了东野康元之后,在空中绕了一个大大的弧圈,然后倒飞而回,落在一个身材纤细高挑的黑衣人手中

    如果苏锐在这里,一定能够认出来,这个黑衣人就是夜莺

    只是,她不是应该跟在白秦川的身边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夜莺握着双刀,并没有思考太多,冷冷看着东野康元。更新最快去眼快

    如果从单打独斗的方面来讲,夜莺或许并不是东野康元的对手,她之所以能够将对方重伤,完全是由于的那只小兔子的缘故

    兔妖从地上爬起来,和夜莺并肩站在一起,看着东野康元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还是要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蓖醚档?。

    她已经从夜莺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上面看出来了,这是个女人,而且某些地方的尺寸还算火辣。

    夜莺并没有吭声,而是冷冷盯着东野康元。

    “断了一只手,少了一个耳朵,现在我们应该可以轻易战胜他了?!蓖醚档?。

    “我们”夜莺冷笑了一声。

    很显然,她很介意这个称呼,似乎并不太想和兔妖变成一伙人。

    兔妖不禁有些无语,这女人是在搞什么,酷酷的想干嘛

    东野康元的左手腕断掉,鲜血狂喷,左脸只剩一半,简直恐怖的犹如厉鬼

    看着这个样子,也许是由于女人的天性使然,夜莺和兔妖皆是有种淡淡的不寒而栗

    两个人本来想继续进攻,可是后者却忽然一把扯断了脖子上的细绳,单手打开瓶盖,把粉末往嘴里猛倒

    又是所谓的东洋“疗伤圣药”

    他们随身携带这种东西,无疑就相当于打游戏带着外挂超级作弊器

    这种药粉的造价很高,即便山本组富可敌国,也不可能给每个人都配备,也就中忍和上忍才能拥有

    而且服用这种药粉,基本上是属于自杀性质的,就算可以从敌人的围攻之中生还,但是药效过去之后,还是会造成身体机能的大幅度衰退,甚至变成植物人都有可能。

    也就是说,这种“疗伤圣药”的真正效果,纯粹就是为了“最后一哆嗦”。

    东野康元服药之后,眼睛中露出视死如归的表情来。

    他感受着逐渐恢复的生命力,眼中的杀意重又开始缓缓凝聚

    “你们两个,全部都要死”

    他的右手握住长刀,朝兔妖和夜莺冲了过去

    看那速度,甚至比起刚才来还要快上一分

    二人皆是娇咤一声,同时迎敌

    可是,她们终究是女人,在身体力量等方面,先天就不如男人。

    或许夜莺本身的战力并不比东野康元要弱上太多,可是对方知道自己已经是将死之人,一招一式蛮不讲理,甚至看起来隐隐有发狂的迹象,这就让二女开始处于下风了

    相比之下,兔妖的战斗力要更逊色一些,由于之前已经把体力耗了大半,再加上现在一臂骨折,伤上加伤,已经难以为继

    砰

    东野康元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一脚踹在了兔妖的后心,导致其远远摔出,趴在地上,不断咳血

    与此同时,夜莺的龙凤呈祥双刀同时发动,一把划破了东野康元的大腿,一把刺进了他的肋下

    如果夜莺的刀能再前进一分,就能刺破他的脾脏

    东野康元一声大吼,身形爆退一步,脱离开短刀的伤害范围,同时右臂一轮,长刀横向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弧线,直奔夜莺的咽喉而去

    这一刀的速度极快,带着雷霆万钧之势

    一寸长,一寸强,东野康元的长刀虽然没有龙凤双刀锋利,但是却比对方长一倍有余

    由于刚才的攻击,导致夜莺的站位极其靠前,因此面对这迅猛的反击,已经是退无可退

    没有办法,她只能拼命后仰身体,同时收刀格挡

    两刀相撞,夜莺手中的刀被对方的长刀带的偏离了方向,也正因为这一次格挡,让东野康元的长刀没有抹掉夜莺的脖子,险而又险的从她的锁骨下一寸擦过

    这一下,不仅划开了夜莺胸前的衣服,更是让雪白的山坡上出现了一道伤口

    虽然伤口并不算深,但是却足够长,从左划到右

    伤不算重,但是却伤在了如此让人感觉到尴尬的部位

    作为一个女人,绝对不能接受身体肌肤上的任何伤疤,更何况是这种关键部位

    当然,有些时候,某些地方尺寸过好也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至少在打架的时候就极有可能增大自己的受创面积

    看着胸前的伤痕和裸露在外的肌肤,夜莺的眼中全是阴冷和愤怒

    她挥舞着双刀,再次冲向东野康元

    后者并没有多看这景象两眼,眼中仍旧是一片死灰。

    他残了,他快要死了,哪怕侥幸逃生,后半辈子也是个残疾人了

    他必须要让这些华夏人全部死亡

    此时东野康元所爆发出的战斗力是堪称恐怖的,虽然夜莺是含愤进攻,但仍然被其压制

    “该死的华夏女人,给我去死”

    东野康元长刀一挥,眼看着就要落到夜莺的头上,面对这嗑药之后暴增的攻击速度,后者收刀回防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雪亮的刀锋在自己的眼中越放越大

    “连一个快死的忍者都打不过,难道就要这样死了吗”夜莺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事实上,东野康元已经是东洋中忍之中的顶级存在了,夜莺和兔妖联手,将此人逼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了

    就在夜莺已经闭上眼睛选择认输的时候,她却发现,东野康元的刀锋并没有落下来

    是的,长刀就停留在她面部之上一尺的位置,被一柄散发着乌光的军用刺刀给拦截了

    那握着刺刀的手是如此的稳重,不曾颤抖一分

    当看到这四棱军刺的时候,夜莺就知道谁来了

    苏锐

    她并没有多想,而是仰面栽倒为苏锐的下一步进攻创造机会

    苏锐一只手握着军刺,挡住东野康元的进攻,同时身体骤然旋转,一记凶狠的侧踢,重重的砸在了东野康元的肩膀上

    后者被这巨大的力量直接砸的飞起,在半空之中飞了好几米

    可是,苏锐根本就没有等东野康元落地,直接就追了上去

    抓住对方的脚,苏锐身体重心下沉,猛地一发力

    东野康元完全失去了重心,苏锐的双手就像是铁钳,死死钳住他的脚踝,根本别想挣脱

    苏锐的身体在地面上连续旋转,抱着东野康元,把对方的头在周边的树干上挨个撞了个遍

    那一声又一声的闷响,简直让人心颤

    等到转了几圈、用脑袋撞了十几棵书之后,苏锐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把东野康元的身体随手甩在一边。

    后者已经颅骨破碎,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个时候,苏锐才注意到夜莺,还有她手中的龙凤呈祥双刀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锐说道。

    夜莺一声不吭。

    苏锐说道:“你等我一下?!?br />
    他去查看了一下兔妖的伤势,招了招手,霍尔曼便跑了过来,递给苏锐一个小小的医药箱,然后把兔妖扛起来便往外面走去

    当他转过脸的时候,却发现夜莺已经准备站起身来离开了。

    “夜莺”

    苏锐快步上前,把医药箱递给她,说道:“你受了伤,快点处理一下伤口?!?br />
    夜莺这才意识到自己胸前的衣服和肌肤已经被东野康元的长刀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雪白的山坡已经露出来不少,那一道刀痕正往外面流着鲜血

    她的脸上顿时冒起淡淡的红色,不过还好,由于标志性的黑色口罩依然戴在脸上,因此并没有让苏锐看到她的异样。

    “我自己处理,你走开?!币馆豪渖档?。

    “好吧,你自己处理,我不插手?!?br />
    苏锐知道,自己要给她处理伤口也不合适,即便她是个暴力女,但归根结底都还是个女人,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可能愿意被男人随便碰那种地方

    此时,战场上的枪声还在此起彼伏的响起,李阳和张紫薇已经率领大批战堂人手涌进了两山口,严格按照苏锐的指示,负责清理所有的忍者和武士,地毯式搜索,一个都不放过。

    这一次的战斗已经基本宣告结束,苏锐也得以腾出手来回救兔妖,却没想到碰到了夜莺。

    如果他再晚来十秒钟,夜莺可就要香消玉殒了。

    夜莺走到一棵大树的后面,脱下那已经不能穿的上衣,露出了雪白的背部和黑色的紧身内衣。

    苏锐在不远处给夜莺警戒着,他一转头,正好看到了夜莺从大树缝隙间露出来的后背,不禁立刻转移开眼睛。

    从这个层面上来看,他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夜莺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