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

    稻本润一想要速战速决,可是却没想到,苏锐已经完完全全的看透了他的意思

    两个人缠斗的时间越是拖延一分,就给周围的东洋武士们多增添一分危险

    “给我去死”

    稻本润一再一次使出了裂空斩,这全力一击,却仍旧被苏锐挡下

    连续后退几步,苏锐的虎口已经止不住的流血,鲜血顺着他的军刺滴下,染红了地上的泥土。

    而稻本润一,则是再度发现,他的血狂长刀上面又出现了一个缺口

    这个场景让稻本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了

    血狂长刀在他的眼中简直比生命还要重要,如今被如此毁坏,他怎能不愤怒怎能不发狂

    稻本润一心中已是恨极,如果不是自己身受重伤,背部肌肉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每一个动作都使得伤口撕裂的更加优-优-?。担拢睿煅现?,苏锐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晋阶上忍,这二十年内,稻本润一根本没有停止过修炼,在武道上的造诣已经堪称登峰造极

    可是,这所谓的登峰造极,却被苏锐的一枚c4炸弹给炸的至少损失了一大半战力

    即便此时全力爆发,也只不过是强弩之末了最多也就能支撑二十分钟的时间

    每一次的拉扯伤口,都会让他的生命力加速流失

    如果二十分钟之内无法解决苏锐,那么等待着稻本润一的下场只有一个死字

    看了看自己虎口流出的鲜血,苏锐的眼中绽放出一片冷芒:“老东西,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说罢,他的脚步一顿,在地上重重一蹬,整个人便向出膛的炮弹一样,朝着稻本润一直直射去

    这种瞬间从静止到高速的状态,充满了极致的动感

    稻本润一惊奇的发现,这一次苏锐的攻击速度,竟然比起之前还要快上许多

    而且,他的步法,为什么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熟悉的感觉

    稻本来不及多想,一声大吼,提起全身的气力,迎向苏锐

    两个人越战越凶,刀光也越来越盛很显然都拼出了全力

    苏锐的速度很快,让稻本润一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够快速解决战斗,而且,他竟然发现,随着战斗的进行,苏锐那已经很快的速度居然还在提升

    两个人的兵器相撞,苏锐顺势伸出一脚,重重的踹在了稻本润一的胸前

    后者被这一下踹出了十几米甚至直接撞断了两棵碗口粗的树

    而苏锐的身体也倒飞而起,在空中连续两个鹞子翻身,然后下坠势头陡然减慢,竟然落在了一片树枝的前头

    这个动作,简直像极了当日山本极战攻击远威帮时的模样

    捂着胸口吐了两大口血,当稻本润一抬起头来看到轻轻站立于树巅的苏锐时,眼珠子差点都瞪出来了

    “你你怎么这怎么这怎么可能”稻本润一捂着胸口侧翻在地,满眼都是难以置信

    这种动作,这个华夏男人怎么可能做的出来

    这是他们伊贺流的轻功秘籍,根本不外传

    哪怕知道了修炼法门,如果没有几年的浸淫和修炼,根本不可能掌握到这般地步

    “没什么不可能,山本极战落在我手里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把他所有的剩余价值都榨干的话,我岂不是浪费了这两个月的时间”

    苏锐的身体随着树枝轻轻摇晃着,看起来实在是飘逸之极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是的,我用了一些手段,让山本极战吐出了他的轻身功法,并且,我已经学到入门了?!?br />
    苏锐冷冷一笑:“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轻功,只不过是加强对身体力量重量的调节、来控制平衡提升速度的法门而已,不过,饶是如此,我也是很佩服你们创出这门功法的祖师了?!?br />
    “而事实上,我本来还有一些滞涩和难题并没有搞清楚,不过,通过刚才和你的战斗,我的这些不理解的地方全都迎刃而解了”

    苏锐微微一笑,道:“说到这里,我还得谢谢你”

    稻本润一听着,噗的一声,又是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自己竟然在无形之中成全了对手简直是憋屈之极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夜空之下忽然传来了“啪”的一声轻响

    这是树枝断裂的声音

    苏锐的轻功终究还是刚刚入门,即便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已经掌握到了让人惊讶的地步,但还是欠了很多火候

    控制不住身体的平衡,他从半空重重摔落

    稻本润一见此,眼中闪过一抹冷芒,他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两只手重重的在地上一拍,调动身体所有的气力,身形腾空而起,朝着苏锐平平飞了过去

    此时苏锐人在半空之中,失去了平衡,无法借力,是将之斩杀于刀下的最好机会

    稻本润一这一击,几乎把身体的所有力气都调动起来,妄图毕其功于一役

    又是一记裂空斩

    可是,这个世界上总不会有那么多的如意。

    当他自下而上的刀锋即将接触到苏锐的时候,后者忽然在半空中硬生生的扭转了身体,对其露出一个颇为冷冽的笑容

    看到这个笑容,稻本润一大感不妙,可是,为时已晚

    苏锐的身体扭转过来,右手一甩

    那把长刀便像炮弹一般,朝着稻本润一胸前插去

    那雪亮的寒芒,好似划破夜空的白色闪电

    中计了

    稻本润一这才意识到,什么树枝突然断裂,什么失去平衡半空摔下来,全部都是苏锐装出来的

    这是他的诱敌之计就是为了让稻本润一主动攻击,从而露出破绽

    稻本润一觉悟的太晚了,他的裂空斩并没有击中目标,招式用老,无法回援,只能大吼一声,扭转身体,避免要害被击中

    天知道这一下苏锐究竟使出了多大的力气,长刀毫无滞涩的插进了稻本润一的肩头,巨大的惯性将其从半空砸落,狠狠的钉在了地上

    “啊”

    稻本润一一声惨嚎,他刚才的攻击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可是,此时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哪怕再多耽误一秒钟,苏锐都有可能对自己发动攻击,稻本润一的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一把扯断了脖子上的细绳

    在细绳的顶端,挂着一个小小的吊坠

    不,这不是小吊坠,而是一个类似于小吊瓶之类的东西

    这是山本太一郎亲自下令花了大力气大价钱才研制出来的“疗伤圣药”,实则是基因改造液的粉末,和当日山本极战服下的一模一样

    当日,重伤濒死的山本极战喝了这小小的一瓶粉末,几乎能够恢复全盛时期虽然这种恢复是有着时间限制,但是绝对可以给他们造成巨大的麻烦

    如果让稻本润一喝下去的话,苏锐无疑是要多费一番功夫了甚至,从个人的战力来说,他极有可能不如稻本润一的巅峰时期

    事实上,作为东洋的顶级上任,稻本润一从来不曾看上过这种所谓的“疗伤圣药”,短时间的身体恢复,换来的是对生命潜能的巨大透支,完全是得不偿失的做法

    可是,此时的他已经没有选择

    要么服药,要么死路一条

    根本就没有多想,稻本润一便拧开了瓶盖,将里面的粉末一股脑的倒进了口中

    可是,急于恢复的稻本润一却没有注意到苏锐的动向

    在将稻本润一钉在地上以后,苏锐压根就没有落地,而是侧身踩在了一棵树干上,一个迅猛的弹射身形骤然飞出了十几米

    在落地之后,他的脚尖一点地面,再度飞出了好几米的距离

    与此同时,稻本润一服下“疗伤圣药”,面色红润了许多

    他站起身来,并没有急于拔下插在肩膀上的长刀,而是四处寻找着苏锐的身影。

    稻本润一对他刚才没有追加攻击感觉到很诧异,按照常理来说,当自己落地之后,苏锐应该持续保持高强度的攻击才对,怎么会给自己服药恢复的时间

    苏锐站在原地,大口的喘着气。

    他没有继续追击稻本润一,自然有他的道理。

    之前和稻本润一的激战,也消耗了他很多的体力,尤其是刚才诱敌深入,那看似简单的动作,实则对身体协调性的要求极高,对体力的消耗更是在瞬间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

    稻本润一终于看到了远处的苏锐,对他的行为虽然有那么一点不理解,但由于自己已经恢复了体力,也并没有思考太多,此时选择动手,无疑是极佳的选择

    如果再晚一些,那么药效可就要失效了

    “稻本润一,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跑这么远吗”苏锐高声喊道,声音之中带着戏谑。

    “疑兵之计而已?!钡颈救笠缓鋈幌肫鹆嘶睦飞献钪摹翱粘羌啤?,冷笑了两声。

    或许这苏锐也已经受了很重的伤,自己两记裂空斩虽然没有让他受到太多皮外伤,但是绝对会震到脏腑

    “疑兵之计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可以杀一个上忍,自然就能杀第二个上忍,哪怕你们东洋把所有忍者都扔到华夏来,我也可以全部吃掉?!?br />
    苏锐的声音之中饱含着冷意

    “说那么多废话有什么用受死吧”

    稻本润一往前跨了两步,伸手想要拔掉那贯穿肩头的长刀,可是,他刚刚触到刀柄,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刀柄很黏,就像是橡皮泥做的一样

    在这一刻,稻本润一的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名词c4炸药r1058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