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身体正处于下落的过程中,因此大全龙一完全无法借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狙击枪子弹由远而近,瞬间打爆了自己的心脏

    他还没来得及喊出一声,身体的生机就已经被截断,在脑死亡之前,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身体距离地面越来越近

    这个时候,一辆小货车恰好从楼下经过,大全龙一的尸体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车斗中,就像是事先计算好的一样

    车子带走了东洋中忍的尸体,现场没有引发任何的骚乱甚至几乎没有人知道刚刚死了人

    而此时的舞厅之中,村上海健正和三名手下面色冷峻的坐在原地,等着大全龙一“爽完之后”归来。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可惜,他们永远也等不到这时候了。

    “几位先生,你们还在这里傻坐着呢”

    维多利亚风情万种的走过来,目光之后带着嘲讽之色。

    “你来了我的朋友呢”村上海健见过来的只有维多利亚一个人,不禁有些意外。

    可是,在下一秒他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面色骤然冷了下来

    整个人瞬间紧绷,村上海健犹如见到猎物的豹子,双手成爪,扑向维多利亚

    后者不慌不忙,仍旧面带冷笑,掏出一支手枪,那么近的距离,连瞄准都不需要,直接就扣动了扳机

    在见到维多利亚掏枪的一瞬间,村上海健就已经做出了反应

    他猛地一踹侧面的沙发,在空中硬生生的扭转身体,强行闪到了一旁

    于是,维多利亚这一颗本能将其心脏打爆的子弹,却只是擦伤了他的肩膀

    仅仅留下了皮外伤

    遇到这样的袭击,村上海健终于意识到,大全龙一和他的几个手下绝对已经被敌人控制,说不定早已阵亡了

    这位中忍彻底被激怒了,他怒吼一声,刚想要干掉眼前的女人,却没想到一道寒芒已经照亮了他的眼睛

    这道寒芒散发自一柄雪亮长刀,并不是奔着村上海健来的,而是冲着他那些手下而去

    看着那凌厉的刀芒,村上海健目眦尽裂

    一名下忍正准备来支援自己的老大,可是他却不知道,雪亮长刀已经带着雷霆万钧之势,重重的切进了他的肩头

    就像是切豆腐一般,长刀的刀锋轻而易举的割破皮肉,而后似乎毫无阻碍的继续切下

    无论是肩胛骨还是胸骨,都无法阻挡这长刀片刻

    一秒钟后,这名下忍就听到了心脏爆裂的声音

    连坚硬的骨头都无法阻止这锋利的长刀,更何况是软弱的心脏

    一刀把心脏剖成了两半,鲜血炸满了整个胸腔

    苏锐抽出长刀,对着几米开外的中忍村上海健露出一个冷笑,随后看也不看,反手一挥,长刀斜斜劈下

    就像是脑后长了眼睛一般,苏锐的长刀和一名中忍的“手里?!焙莺莸呐鲎擦艘幌?,发出了清脆响亮的声音

    后者刚刚想要做出反击,却没想到苏锐的动作更快,两个兵器相撞的同时,他左手的一道乌光已经爆射而出

    就像是神雕侠侣中的左右互搏之术,就像是萍踪侠影录里的双剑合璧,左右手同时做出不同的攻击动作,对于现在的苏锐而言,根本就没有多少难度

    如果想要发现自己的左右手有没有同时动作的天赋,其实很简单,两只手各持一支笔,左手画圆形,右手画方形,同时开始,看看能否画出来

    而苏锐几乎第一次这样做,就画的极为标准

    一只手对两只手,在攻击速度并不占优势的情况下,这名下忍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四棱军刺捅进了自己的腹部

    “啊”

    这名看起来意志力还算不错的下忍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因为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在把四棱军刺捅进自己的腹部时,苏锐顺势手腕一转,锋利的刺刃直接绞断了自己的肠子

    苏锐毫不犹豫,抽出军刺之后,一脚踹出,正中对方腹部伤口

    这名下忍受此重伤,根本就没有了抵抗的能力,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空中洒着血滴,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重重的落在舞池中央

    “使劲使大了?!彼杖褚×艘⊥?。

    他这一脚,估计隔着皮肤已经把这名下忍的脾脏震爆了

    由于刚才的那声惨叫实在太过惊天动地,甚至已经超过了酒吧dj的声音,因此舞池中有许多人都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来,这一下可不要紧,正巧看到一个大活人高高飞来,重重落地

    甚至有不少人的脸上都被溅上了鲜血

    摸了摸脸上热乎的血滴,这些跳舞的年轻男女们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个个尖叫着往外面逃去

    酒吧里发生了砍人事件,他们可不能被累及

    苏锐摇了摇头,本来还以为能够在不声不响的情况下干掉这些东洋人,至少不要让薛如云的酒吧受到的太大损失,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无疑是不可能实现的。

    十秒之内,两名下忍尽数身死,这让村上海健快要疯掉了

    自从他成为忍者以来,就从来没遭遇过那么大的损失,从来没遇到过那么强的对手

    他对上自己的手下,简直就是一场一边倒的虐杀

    本来村上海健可以冲上去帮忙,无奈维多利亚的子弹从始至终都在跟随着自己,如影随形

    冷兵器遇到了热武器,在一定距离以内,就是这个结果

    眼看着苏锐已经对仅剩的最后一名下忍发起了攻击,村上海健知道再也不能等下去了,他随手一撒,三枚手里剑就冲着维多利亚奔去

    维多利亚见此,连连扣动扳机

    砰

    一枚手里剑被子弹正面击中,发出了灿烂的火星,方向发生了九十度的改变

    维多利亚的枪法不错,当然,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她的出枪速度并不算快,因此并没有击中剩余的两枚手里剑

    这种战斗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在比拼速度,短短几米的距离,瞬发即至,谁的速度快,谁就能占得先机

    既然无法击中,那么就只能躲开

    维多利亚并没有往侧面闪身,身形一个后仰,就像是失去重力一般,整个身体向后平平砸向地面

    只不过和失重不同的是,她倒砸地面的速度要快上很多

    两枚手里剑几乎是擦着她的额前飞过甚至已经削断了她额头上的几丝碎发

    如果再晚上半秒钟,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由此可见,村上海健这个中忍的实力极为不凡,看起来只是随手一击而已,就差点要了维多利亚的命

    不过,在西方黑暗世界打拼了那么久,能够混到如今的地位,维多利亚不知道经过多少这样的场面

    她并没有被这种攻击吓得花容失色,反而扬起手枪,继续追寻着村上海健的身影

    而此时,苏锐正准备对最后一名下忍发动攻击

    他的长刀刚刚劈飞了对方发出的手里剑,还没来得及伤到对方,就感觉到一阵寒风从身后突袭而来

    苏锐想也不想,根本没有躲避,反手抽出长刀,在脑后划了一个大大的半弧

    这半弧好似浮光掠影,正好击中了两枚手里剑的腰部

    简直比制导导弹还要精准

    村上海健本以为自己的暗器能够偷袭成功,却没想到苏锐的反应实在太快,那防守的刀法简直是信手拈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仅剩的两枚手里剑被打飞,然后钉入墙壁中

    被他救下的那名下忍见此,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来,大吼一声,便朝着苏锐扑来

    背对着此人,苏锐根本就没有做任何动作,依旧冷冷看着村上海健

    而此时,维多利亚的手枪也已经对这名偷袭苏锐后心的下忍射出了夺命的子弹

    眼看着苏锐的后背近在眼前,这名下忍还没来得及高兴,他的持刀右臂就已经被子弹狠狠击中

    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之下,他手中的短刀再也握不住,铿然落在地面上

    第二发子弹打中了他的肋部,让他整个人本能的朝侧方趔趄两步

    而第三发子弹则是杀机毕现,直接从侧面打穿了他的脖颈

    子弹从脖子的一侧窜入,爆断食道和气管,又从脖子的另外一侧钻出

    如果有高速摄像机的话,就可以发现,在子弹击中目标的一瞬间,这名下忍的脖子两侧几乎同时炸开一道血线,唯美而血腥

    可是,维多利亚连续扣了四次扳机

    第四发子弹随后赶到,准儿又准的钻进了这名下忍的太阳穴

    他的生机在这一瞬间,彻底断绝

    而此时,混乱的场间只剩下了苏锐、维多利亚和村上海健

    “大东洋的忍者,这是华夏送给你们的见面礼,怎么样,喜欢吗”

    苏锐的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

    村上海健冷冷盯着苏锐,没有任何回答的意思。他的手中握着一把短刀。由于为了出行方便,他并没有把最趁手的长刀带在身边,这也直接导致了他近身战力的下降。

    “并不是每个不讲话的人都显得很冷酷?!?br />
    苏锐摇了摇头,手中的长刀一横,眼中升起战意。

    “去死吧,支那人”

    村上海健说出了一句带有很大侮辱意味的称呼,身形一展,将忍者的轻身功法发挥到极致,朝着苏锐扑来

    听到“支那人”三个字,苏锐的眼中顿时闪现出无限的冷芒

    “到地狱忏悔去吧自大的东洋武者”

    他的长刀一扬,根本不做任何的防守动作,朝着村上海健暴劈而去

    看这一刀的架势,是要把村上海健直接劈成两半的节奏

    ps:三天假期,加班加了两天,我一直反对任何形式的加班,颈椎疼的要死,领导要的调研报告还没写完,我在很认真的考虑全职写作的事情,估计近期就会付诸实施,结婚生子之后,做出辞职的决定很艰难,希望大家能给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