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文字在线本站域名手机同步请访问m.

    苏锐确实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因为他曾经在这里陪一个伤心的女人喝过酒,跳过舞,打过架。

    那是她的酒吧,那是她调制出来的酒,她已经从自己的视野之中消失了很久。

    苏锐不禁摇了摇头,他知道表面看似光鲜亮丽的薛如云究竟有着多么凄苦的身世,他知道薛如云决定作出复仇的举动后,会有多少艰难险阻在等待着她。

    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扳倒薛家那样的庞然大物,就连苏锐也不能轻言办到,更何况是薛如云这样势单力薄的女人

    “不知道她在南方过的怎么样,希望她一切顺利吧?!?br />
    苏锐忽然回想起薛如云在临别的电梯中给自己的那一记轻吻,于是便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嘴唇。

    “你在想些什么”看着苏锐怔怔出神,维多利亚不由得问道。

    “想起了一个人?!?br />
    “女人”维多利亚微涩的笑了笑。

    苏锐不置可否,仰起头,望着车窗外少见的蓝色天空,上面有朵朵白云在飘着。

    你如云彩一般,这样无根的随风飘荡,不知道你母亲在给你取名的时候,是不是也看到了天上的云彩

    “如果要打起来的话,尽量不要破坏麦克斯酒吧的物品?!彼杖袂嵘档?。

    当然,几个小时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说的是废话了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废话。

    华灯初上,苏锐和维多利亚在外面吃完了饭,核对了一下见面时间,把一系列安排全部发布下去,便驱车来到了麦克斯酒吧。

    抬头看着酒吧的招牌,苏锐不禁有些感慨。

    这才多久的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你今天好像和往常不太一样?!蔽嗬敲羧竦木醪斓搅怂杖竦牟徽?。

    “有吗”苏锐一笑:“时间还早,我请你喝一杯?!?br />
    “我虽然很乐意,但是你曾经说过,大战之前禁止饮酒?!蔽嗬堑故峭崾卦虻模骸澳闱卓谒倒幕?,难道要打破吗”

    “这个”被下属质疑的苏锐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几个东洋人而已,还能算得上大战吗”

    维多利亚摊了摊手,既然苏锐这样讲,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我们需不需要做一下伪装”维多利亚道。

    “对付几个东洋人而已,有什么好伪装的”

    苏锐还没说完,后者便已经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身体已经紧紧的靠着他了。

    苏锐的肌肉骤然僵硬:“你这是做什么”

    由于维多利亚穿的极其清凉,上半身仍旧是一件薄薄的短款吊带,苏锐甚至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两座柔软却有力的山峰压在自己的手臂上

    “装扮成情侣,这样显得比较隐蔽?!蔽嗬撬档溃骸袄凑饫锏哪腥撕团四母霾皇羌拍涯偷奈铱刹幌胍换岫苁潜淮钰??!?br />
    “以你这样的条件,被搭讪也是正常的?!彼杖褚×艘⊥?,算是认可了她的做法。

    来到吧台前,苏锐说道:“麻烦调两杯朱颜血?!?br />
    “二位请稍等?!狈裆底疟憧嫉髦破鹄?,动作很顺溜。

    苏锐记得很清楚,自己当时和薛如云喝酒的时候,就是这个小伙子,一直对薛如云露出极为痴迷的目光。

    以后者那经典的御姐气质,足以让这些年轻人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对华夏语有一定了解的维多利亚却有些疑惑:“朱颜血很怪的名字,这让我想起了黑暗之城的血腥玛丽?!?br />
    苏锐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这完全是两种东西好不好如果你了解这种鸡尾酒的故事,就一定不会拿这种酒与血腥玛丽那种暴力分子才喜欢喝的酒相提并论了?!?br />
    “暴力分子喜欢喝的酒”维多利亚用诧异的眼神看着苏锐,说道:“可是你以前很喜欢喝血腥玛丽?!?br />
    “维多利亚同志?!彼杖裾档溃骸扒氚谡愕奈恢?,注意你说话的语气?!?br />
    维多利亚看苏锐本着脸,立刻双手抱住苏锐的肩头,身体都挤压在他的身上:“我知道啦,咱们现在在扮演情侣,说话确实不能那么生硬?!?br />
    苏锐无奈的说道:“你如果继续装傻的话,我还真的没什么太好的办法?!?br />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边慢慢喝着酒,一边观察着现场的情况。

    如今正是酒吧最火爆的钟点,大量的年轻人涌入,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炽热。

    看着舞池中那些随着摇滚乐疯狂扭动的人影,维多利亚的眼睛里放着光芒,她搂着苏锐的胳膊,在其耳边大声说道:“我也想去跳舞”

    “随便你?!?br />
    苏锐知道维多利亚并不是分不清事情轻重缓急的那种人,她这么说一定有着自己的目的。

    可惜的是,苏锐这次却想错了,因为维多利亚的目的就是趁机“假公济私”和“中饱私囊”。

    “我要你陪我一起去”维多利亚已经把苏锐拉了起来。

    “我要盯着那些东洋人?!彼杖袼档?。

    “咱们两个傻坐在这里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连半杯酒都没喝完,你觉得正常吗就这样下去,不引起那些东洋人的注意才怪”

    说着,维多利亚已经把苏锐拽到了舞池中,并和着音乐对后者贴面舞了起来

    苏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严重失误,如果放在平时,这种失误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由于刚才满脑子都在考虑薛如云的事情,苏锐本能的想要慢慢的品一下这“朱颜血”,因此才会这样

    幸亏维多利亚提醒的快,不然真的要被那帮警惕的东洋武士给发现了

    要知道,据维多利亚从那个矮个子武士口中审问出来的结果表示,这次山本太一郎可是下了大本钱,派了好几名中忍分别带着手下来到华夏,还有一个上忍坐镇指挥

    这位被苏锐狠狠打脸的东洋黑道大佬早就下了命令,如果找不回山本极战,那么这些人就自裁谢罪,永远的留在华夏

    至于这名被山本太一郎委以重任的上忍到底是谁,该怎么联系他,矮个子武士并没有说出来,他的级别连中忍都算不上,自然有很多事情不知道。

    一边和维多利亚在舞池中随便跳着,苏锐一边观察着现场的情况,眼神在黑暗中变得越发锐利。

    他在来的时候适当的做了一下伪装,换了发型,贴了胡子,因为在遭遇海上袭击的时候,苏锐就已经确定,这群东洋人掌握了自己的样貌,甚至身份和行踪。

    这个时候,四个男人从酒吧入口处进来,他们个子不高,走路很快很稳,眼神之中充满了警惕,在苏锐这种内行人看来,绝对是经过特殊训练的。

    如果真是来到酒吧放松的人,为何要始终怀着这种眼神

    苏锐的眼睛微微眯着,拍了拍维多利亚的肩膀。

    “我们动手”维多利亚用眼神询问着,二人配合多年,在关键时刻即便不说话也能够明白彼此的心意。

    “再观望一下,人还没到齐,别打草惊蛇了?!彼杖窨此铺暮茑?,但仍旧警惕着周围的动向。

    他知道,山本太一郎的这些手下就像是不定时的炸弹一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了,危险系数极高。

    苏锐要把这些人彻底的斩草除根,让山本太一郎尝到痛

    这四个男人走进来之后,随便找了个大的沙发,随后舞池中又有几个男人陆续离开,很显然,他们都是事先埋伏在这里观察周边情况的,只要一有不对,就会立刻离开

    这些人连包厢都不用,只是选择公共区域的卡座,很显然认准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苏锐看来,这种举动真是自以为是,和傻逼没什么区别。

    又观察了几分钟,觉得不会再有异常情况出现,苏锐这对维多利亚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转身便走向那群东洋人。

    “赤井精进带的几个人全部失去了联系,不知道是否已经阵亡,真是没用的东西?!币桓龊谝履腥怂档?,他五官瘦削,看起来在这伙人中威信颇高。

    此人名为大全龙一,是来到华夏的几名中忍之一。

    “我们两组单独碰面,希望可以商讨出一个对策,来向稻本大人禀报?!绷硗庖桓鲋腥檀迳虾=∫部诹?,他的目光之中带着凝重之色。

    至于他口中所说的赤井精进,就是被苏锐开着快艇来回撞的只剩三分之一条命的矮个子男人了。而那什么“稻本大人”,正是东洋国宝级别的上忍稻本润一此次来到华夏,一切行动由其全权主持

    “这次敌人非常的棘手,开着飞机撞塌了我们山本组的总部大楼之后还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这是我们毕生的耻辱此仇不可不报”大全龙一将杯中的白酒一口气喝完,说道。

    “我们两组这次碰面之后,短时间内就不要再见面了,避免被敌人发觉”村上海健的目光中透露出狠辣决绝的神色来:“这一次事关诸位的性命,必须全力以赴”

    “可是,村上,让大伙儿在大战之前好好的放松一下吧,毕竟我可是答应了他们,让大家尝尝华夏女人的味道?!贝笕凰档溃骸叭绻瓴怀扇挝竦幕?,我们可是要死在华夏的?!?br />
    村上海健刚想拒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叹息道:“山本大人的小儿子失踪,如果找不回他的话大全龙一,你想做什么,我不干涉,只要不影响任务的完成就行?!?br />
    此言一出,大全龙一手底下的几个人都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而村上海健一组则依旧面无表情两组的差距实在是太过明显

    “我可是早就想要体验一下华夏女人的滋味了?!贝笕坏牧成下冻鋈萌宋薹ㄖ笔拥男θ堇?,刚才在舞池中,他可就揩了不少油

    “几位先生,华夏女人没有,英格兰女人怎么样”

    这个时候,维多利亚的俏丽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ps:热烈欢迎进群的童鞋们,明天晚上八点左右会开始发系列红包,大家到时候尽量在线啊。群号:287999620r1058

    最快更新,请。

    西施编辑整理,谢谢观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