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

    淡淡的一句话,却又包含着多少感情。

    看着眼前的花,嗅着那淡淡的香气,林傲雪曾经坚硬如冰山的内心终于彻底被融化,泪水也已经决堤

    此时的林家大小姐捧着花瓶,微微仰起脸,闭着眼睛,泪水不断滑落

    她的耳边不断的回响着苏锐之前的话语。

    你只见过她枯萎的样子,却没见过她盛开的样子

    “傻姑娘,哭什么”

    苏锐伸出手,给林傲雪抹去脸上的泪水。

    可是,这泪水却越抹越多。

    “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br />
    苏锐掏出纸巾,仔细的给林傲雪擦着泪水。

    说实话,他之前也没想过能把林傲雪感动成这个样子,他一度以为这个小姑娘不会被任何事情所感动呢

    “苏锐,我们上车?!?br />
    林傲雪抹去泪水,眼中流出坚定之色,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语气之中带着命令的意味,完全不是在和苏锐商量。

    “上车去哪里”

    王远不在,苏锐自然坐上了驾驶座。

    “丽思酒店?!绷职裂┳诟奔萆?,怀中紧紧抱着那水晶花瓶。

    “丽思酒店”苏锐一惊:“都晚上十二点了,咱们不回家吗”

    “不回?!绷职裂┧蛋?,便闭上了眼睛。

    她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冷淡,但是起伏频率逐渐加快的胸脯却昭示着她不太平静的内心。

    大晚上的去酒店做什么

    苏锐忽然生出一种很很不错的预感

    他转过脸看了看林大小姐,试探性的问道:“去酒店干嘛”

    对于这个很没有技术含量的问题,林傲雪根本就懒得回答。

    丽思酒店距离金龙湖很近,不过五分钟的车程而已,这也让苏锐并没有期待太久。

    走到前台,苏锐对服务员说道:“麻烦开一下房间?!?br />
    服务员问道:“二位,开几间房”

    林傲雪轻声说道:“一间?!?br />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紧张和害羞,眸光坚定无比。

    苏锐倒是颤了一颤。

    “请问是要两张床的标间,还是要大床房”这前台小妹看起来很周到很贴心啊。

    苏锐再次看向林傲雪。

    “大后面一个?!?br />
    林傲雪终究没有说出“大床房”三个字。

    “好的,718房间?!?br />
    听到服务员这样讲,林傲雪便立刻朝电梯走去。

    苏锐似乎已经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连忙跟在后面。

    不知为什么,看着林傲雪的背影,他的心简直快要跳出来。

    她不会不会真的要把自己给推倒吧

    即便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但是站在电梯里的苏锐还是很难保持冷静。

    他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林傲雪,然后右手放在胸上,试图去抚平都要跳出喉咙的心脏

    直到刷卡进了房间,两个人都没什么交流。

    林傲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先去洗澡?!?br />
    “好?!?br />
    苏锐很自觉的跑到阳台,还顺手把窗帘拉上。

    此时,他觉得自己手脚冰凉尼玛这是血压升高的表现啊

    林傲雪轻轻解开长裙的肩扣,她的手指似乎有些颤抖。

    湛蓝色的长裙落在地上,她那让国际顶级超模都自惭形秽的身材便暴露出来。

    苏锐此时转过脸来,恰巧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林傲雪的背影,拳头顿时紧紧握着,手臂上青筋暴起。

    他不得不已这种方式来控制自己的内心

    谁也不知道林傲雪此时心中抱着的是种什么想法,她洗澡洗的很慢很仔细,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才从浴室里走出来。

    身上只是简单的围着一条浴巾而已,雪白的香肩和双腿都暴露在外,林大小姐光着脚走到阳台前,敲了敲玻璃门。

    苏锐正四十五度角望向星空保持思考人生状,终于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差点没激动的跳起来。

    林傲雪并没有看他,转身走向床边:“该你洗澡了?!?br />
    “呃好?!?br />
    苏锐看了一眼林傲雪的诱人身材,使劲咽了口吐沫,滋润一下干渴的喉咙,讪讪的朝浴室中走去。

    当他看到林傲雪洗好挂在浴室中的内衣时,鼻孔中便涌出了一股流血的冲动。

    这感觉真要命

    等苏锐把身上冲干净,正准备擦身上的时候,浴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苏锐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并没有转脸,浑身僵硬。

    他现在可是浑身上下不着片缕的,如果要是转脸,那可就露点了。

    林傲雪光着脚,脚步很轻,当她见到苏锐的背影之时,脸上瞬间腾起了两朵红晕。

    即便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即便她早就下定了决心,但一旦到这种临门一脚的时候,没有任何经验的林大小姐还是难免充满羞意。

    “我来了?!绷职裂┣嵘档?。

    “我知道?!彼杖袂嵘?,他在心中努力告诉自己要镇定要冷静,但还是感觉浑身都在发烫

    林傲雪知道,这是自己选择的道路,如果退缩的话,那么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但是她不会。

    伸出纤手,在浴巾上轻轻一拉,林傲雪那姣好无比的身段便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中。

    苏锐清晰的听到了浴巾落地的声音,他的身体也更加紧绷,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爆炸开来一般

    “你转过来?!绷职裂┧档?,语气仍旧是命令的口吻。

    事实上,天知道她现在有多紧张

    苏锐知道,有些事情终究要面对,有些步伐终究要迈出去,有些人终究是属于自己的赶也赶不走。

    苏锐转过脸来,却发现林傲雪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的目光在对方那极致完美的身材上面扫了一眼,便感觉到心底的炸弹直接被引爆了

    再也不用在多说什么,他清楚的感知到了林傲雪的心意,很多事情在感情到了之后,都变得水到渠成了

    一把将那极致的身体搂进怀中,苏锐已经撬开了林傲雪的嘴唇。

    即便没有任何的经验,但是出于本能,此时的林傲雪也知道该怎么做

    她的冰山之下同样有着越烧越旺的火焰,甚至早就潜伏着一座活火山,随时都有着喷发的可能

    而此时,这座火山终于到了喷发的临界点

    两个人剧烈的喘息着,浴室之中已经是春色一片

    冰山彻底融化

    一个小时之后,从浴室到房间,从瓷砖到地板,到处都留下二人的痕迹。

    林傲雪在过往的二十几年时间里,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事情,今天甫一经历,在最初的疼痛过后,便开始主动去品尝着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此时林傲雪正趴在苏锐的怀里,感受着那意犹未尽的余波。

    苏锐已经满身汗水,他充满爱怜的看着怀中的姑娘,说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很好?!?br />
    林傲雪的回答实在是言简意赅,不过,能让她说出“很好”这个评价的,就说明她已经十分满意了。

    “我的表现还可以吧”苏锐看着浑身无力的林傲雪,大手在某些部位抓了一抓。

    “凑合?!绷职裂┍凰杖褡チ四敲匆幌?,身体的某些触觉重又升起。

    苏锐到现在还感觉到有点不真实,那么多人苦苦追求而不得的宁海商界第一美女,就这样被自己征服,说实话,刚才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妙,苏锐同样意犹未尽。

    “仅仅是凑合吗”

    由于天长日久的坚持锻炼,苏锐对自己某些方面的能力还是很自信的男人嘛,就得多跑跑步多流流汗多做做俯卧撑,当然,第三点比较重要,俯卧撑做的好了,才能让女人满意嘛。

    “我又不知道其他男人怎么样,没法比较?!绷职裂┢沉怂杖褚谎?。

    这似嗔似怪的眼神,让苏锐心中的火苗再度升起

    他低头看了看这如羔羊般的诱人身体,一声低吼,嘴巴便蛮不讲理的吻了上去

    “再来”苏锐恶狠狠的看着林傲雪。

    “哼?!绷职裂┮簧浜?,看起来极为不屑。

    这个哼声刺激了苏锐当然,作为男人,遇见女人这样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刺激

    “今天不把你弄的服服帖帖,我是不会罢手的你到时候喊求饶也没有用”

    苏锐说罢,大手在林傲雪的臀部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

    他这一下可不算轻,林大小姐雪白的肌肤上霎时便出现了五个红红的指印

    手感太棒了

    在和远威帮在午夜电影院对峙的时候,苏锐一时脑残,曾经对林傲雪做过同样的事情,可是当时和现在完完全全的是两种感觉

    现在的手掌上所传来的快感,远胜当初几十倍

    “疼?!?br />
    林傲雪嘴上虽然这样讲,但眼神之中仍旧似嗔似怪,让男人看了之后就有将其立刻吃掉的冲动

    苏锐一声低吼,再度扑了上去将林傲雪狠狠的压在身下

    “别压我?!绷职裂┧档?。

    “嗯”苏锐一时间没弄明白林傲雪的意思,但他也没多想,自顾自的做了该做的动作之后,道:“你说了不算?!?br />
    “别动?!?br />
    林傲雪忍着说道:“这次,我来?!?br />
    苏锐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嘿嘿一乐:“你要是不怕累,那就尽管上来吧?!?br />
    说罢,他直接躺下,看着林傲雪小心翼翼的挪到了自己的上方。

    双手枕在脑后,望着眼前的美景,感受着某些地方的感觉,苏锐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就是宁海最幸福的男人。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