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条件”林傲雪有些好奇。

    “每年给必康提供十亿以上的帮助资金,逐年累加两亿,十年封顶?!彼杖袼档?。

    听着这个数字,林傲雪的眼神略微有些复杂起来。

    她没想到苏锐竟然会和欧阳星海商谈出这样的条件

    即便在这种时候,他的心中仍旧想着必康

    即便再冰冷再坚硬的内心,遇到这种情况,又怎么可能不变的融化,便的柔软

    苏锐微微一笑:“劫富济贫嘛,我最喜欢干这种事情了?!?br />
    欧阳星海差点无语。

    为了悄无声息不着痕迹的击败自己的弟弟,他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巨大

    这么多钱,已经不吝于一场豪赌了

    可是,欧阳星海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苏锐可以办成这样的事情。

    即便即便对他抢走自己的未婚妻还有一丝怨恨,但是欧阳星海很清楚的知道,漂亮的女人和稳定昌盛的基业,自己究竟该如何选择。

    考虑了一下,他才说道:“现在稍微有点早,由于主持家族事务的还是冰原,所以我只能暂且每年支付三分之一,等到冰原下台之后,剩下的钱会一次清掉?!?br />
    “可以,你别站在背后对我使绊子就行了?!彼杖袼档?。

    “我保证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迸费粜撬档?,他的话语虽然平淡,但是看起来却充满了坚定的意味。

    “好了,我们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面多做纠缠?!彼杖裉颂?,说道:“现在,你可以派人去看看你那个死狗一般的弟弟了?!?br />
    “那我就不送你们了?!迸费粜呛U酒鹕砝?。

    “送钱给我们就行,希望我们继续合作愉快?!彼杖裎⑽⒁恍?,拉着林傲雪离开。

    回到车上,林傲雪仍旧没从这次事情给她带来的震撼之中回过味来,

    “我感觉”林傲雪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彼杖竦捻馍了噶艘幌拢骸澳闶堑P奈矣牖⒛逼??!?br />
    “嗯?!绷职裂┣崆岬懔说阃?。

    在她看来,凡是那些认为权力大于一切的男人,都不是好相与之辈,为了权力,他们可以牺牲掉任何东西,甚至不惜抛弃妻子,和这样的人合作,说不定一个不留神就会被算计到。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再说了,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能为必康多谋得一些资金,总是好的?!彼杖裥γ忻械乃档溃骸芭费艏易逭庑┠昀闯没绕?,不知道攒了多少钱,如果没有我,他们也不可能做到这样,所以,就当是应得的报酬好了?!?br />
    苏锐说的如此云淡风轻,恐怕欧阳家族的人听了之后会集体对他咬牙切齿凭什么我们就该付给你报酬

    “谢谢你?!绷职裂┣嵘档?。

    “咱们都那么熟了,还客气啥”苏锐前一句还像是毫不在意,下一句就暴露了他的嘴脸,说道:“以身相许就行了?!?br />
    开车的王远其实一直支起耳朵在听着,听到苏锐这句话,腿一抖,油门差点当成了刹车。

    “好好开你的车”苏锐对着前方竖了个中指。

    不过在接下来的一秒钟,他就感觉到自己浑身僵硬了。

    因为一股淡淡的香气钻入鼻孔,林傲雪已然把头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虽然没说一个字,但是这个动作无疑已经把林傲雪的心情表明无遗

    王远一不小心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个场面,立刻转移了目光,目视前方。

    苏锐咳嗽了两声,僵硬的伸出一只手,犹豫了再三,才揽在了林傲雪的肩膀上

    “月黑风高不,月朗气清,咱们停车出去走走吧”苏锐看了看手表,道。

    如今车子已经行驶到了宁海的金龙湖,时间已经超过了十一点半。

    “好?!绷职裂┛吭谒杖竦募缤?,轻声应道。

    “那啥,王远,你自己打车回去吧,不要打扰我和傲雪的二人世界?!彼杖穸宰徘芭耪A苏Q?。

    王远欲哭无泪,只能把车子停好之后含愤而去。

    他心里那个憋屈啊,为什么自己当了那么多年的保镖兼司机,林大小姐都不多看自己一眼,苏锐才来了几个月啊,这就已经抱得美人归了

    人比人,气死人

    只是,王远已经走出了上百米,回过头来,却发现苏锐和林傲雪仍旧没有下车。

    “这两人不会是想要车震吧”

    想到了这种可能性,王远顿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蓖踉缎闹心钭?,然后快步跑远。

    车中的二人静静的依偎了一阵子,气氛有些难言的暧昧。

    “我们下车走走吧”

    美人在怀,自己却浑身僵硬,苏锐实在无奈。

    “不?!?br />
    林傲雪说罢,忽然坐起身子,双手揽住苏锐的脖子,眸光有些微微的迷离。

    被这样的眼光盯着,苏锐的心中微微一颤。

    绝美的目光,比天上的月色还要柔和,还要皎洁。

    深邃的眼神,似乎能把人的魂魄给勾进去。

    两个人的头越靠越近,眼看着就要接吻了,而且这一次还是林傲雪主动。

    不过,此时此刻,苏锐却咬了咬牙,道:“等我一下,可以吗”

    “等什么”美好的气氛被打破,林傲雪有些意外。

    想到自己刚才居然做出了那么主动的动作,她的双颊微红,有点热。

    很显然,这种时刻这种气氛之下,冰山美女也开始情动了。

    “来,下车?!?br />
    苏锐打开车门,也不征求林傲雪的意见,就把她给拉下了车。

    后者有点迷惘和茫然,不知道苏锐要干什么。

    这个时候的金龙湖畔几乎没有人,就这么孤零零的一辆车,还有两个被月光拉长的身影。

    苏锐看了看手表,道:“再过五分钟,就是你的二十六岁生日了?!?br />
    林傲雪闻言,掏出手机看了看,这才反应了过来。

    平日里忙来忙去,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扑在公司上面,她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

    可是,自己忘记了,苏锐却还记得。

    这个世界上关心自己的人并不多,要好好谢谢他。

    林傲雪的眼眶微潮,一时间有些唏嘘。

    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微微仰起头来,看着苏锐,道:“生日礼物呢”

    “这个必须准备好?!?br />
    苏锐一笑,打开后备箱,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长方形的精致礼盒。

    这礼盒是竖着的,看起来重量不算轻。

    不知为何,当林傲雪看到这礼盒的时候,心脏竟然开始扑通扑通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她很期待看到这礼盒之中装的什么礼物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林傲雪佯装镇定的说道,语气听起来很平淡,但实则语速已经比平时快了不少。

    “要不你来猜一猜”苏锐笑着把礼盒捧在手里。

    于是,林傲雪便开始开动脑筋猜起来,事实上这个时候的她已经难掩自己雀跃的心情了。

    “一个台灯?!?br />
    “不对,虽然看起来很像?!?br />
    “一个蛋糕?!?br />
    “不对,谁会把蛋糕做成这种样子再猜?!?br />
    “一个花瓶”

    林傲雪根本不知道苏锐到底送的什么,她现在完全没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

    “猜对了一半?!?br />
    苏锐笑呵呵的把礼盒轻轻放在备箱盖子上,然后小心翼翼的从其中取出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花瓶。

    月光和灯光透过花瓶,显示出如梦似幻的迷离色彩。

    花瓶中盛放着清水,有一大束无根的花枝插在其中。

    蓝白黄相间的鲜花盛开在花枝的顶端,色彩并不算浓烈鲜艳,看起来淡雅素净,但是柔和之中却流露出淡淡的热烈。

    这花朵似乎有一种奇异的能力,让人多看几眼,整个人便都会感觉到心情都变得沉静起来。

    林傲雪看到这花的时候,第一时间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看着这颜色淡雅的花朵,林傲雪忽然有一种魂牵梦萦的感觉

    在几秒钟之后,当那丝丝缕缕的淡淡花香钻入鼻间的时候,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贯冰冷的眼眸之中开始悄悄的出现激动之色,单手捂着嘴,难以置信的说道:“这是莫斯比花”

    苏锐微微一笑:“是的,正是莫斯比花,你每天都会喝它泡的茶?!?br />
    “嗯嗯?!绷职裂┠蜒诩ざ男那?,捂着嘴连连点头

    “你只见过她枯萎的模样,却没见过她盛开的样子。很庆幸的是,她的花期正好赶上了你的生日,知道你一时半会儿出不了国,我便让人去了一趟潘帕斯草原?!?br />
    此时,林家大小姐眼中的晶莹泪珠已经大滴大滴的滚落而下

    她万万没想到,看似大大咧咧的苏锐竟然可以如此的心细如发,竟然专门让人不远万里跨过重洋去阿根廷摘花

    这种鲜花每年的产量只不过几百斤而已,零星的盛开在潘帕斯草原之上,寻找起来难度极大,因此莫斯比花茶才被炒到了天价

    苏锐能摘来这一大束娇艳盛开的莫斯比花,跨越万里之后还能保存的如此完好,其中的难度该有多大

    对于林傲雪而言,这一束花几乎是无价的。

    把花瓶放在林傲雪的身前,苏锐笑着说道:“傲雪,生日快乐?!?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