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揍你不需要理由

    看你不顺眼,于是我就动手了

    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任性

    欧阳冰原被扇的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能不能听得清苏锐讲话。

    苏锐也是使坏了,身上一点不碰,专门瞄准对方的脸狠揍

    谁让你长得那么娘炮的

    谁说打人不打脸的

    打人就要打脸,骂人就要揭短不然还有什么意思

    好端端的一张脸迅速的肿成了猪头,让人目不忍视

    现在的欧阳公子,哪里还有半点邪魅冷傲的模样

    看着对方的惨象,苏锐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很有成就感。

    而后苏锐抓住他的领子,拖到桌子旁,把上面的一桶纯净水全部浇到了对方的头上

    清凉的水当头浇下,让欧阳冰原略微清醒了一些。

    当他透过肿成了一条线的眼缝,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已经不成人样的脸时,眼中顿时涌出浓浓的屈辱神色

    “啊”

    从小到大都是习惯了高高在上众星捧月,欧阳冰原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屈辱

    一直都是他站在幕后策划着阴谋诡计,却不曾想到终有一天有人敢用拳头这样毫无顾忌的打自己

    “喊什么喊你以为你多喊几声就能有人来救你”

    苏锐轻蔑的看着欧阳冰原,冷笑着说道:“我看你不爽,于是就揍你了,你也别问我要理由,也别问我要证据,我都没有?!?br />
    欧阳少爷简直快哭了,你特么的没有任何证据,就来这么揍我还下手那么狠这是什么道理

    他哪里知道,苏锐行事根本不需要任何道理,管你什么阴谋诡计,咱们不服就干越简单粗暴越好

    你是阳春白雪,我就是下里巴人

    你玩阴谋诡计,我就拳打脚踢

    非把你搞死搞残搞怀孕不可

    “我怀疑你对我不利,这就足够了?!?br />
    “证据在哪里”欧阳冰原咆哮着,他也真是悲哀,都被打成这个熊样了,还在要求苏锐提供证据。

    苏锐盯着欧阳冰原的眼睛,说道:“我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这并不妨碍我揍你?!?br />
    说罢,他伸出手来,又是重重的一巴掌,把欧阳冰原扇翻在地

    苏大官人貌似已经打顺手了

    欧阳冰原趴在地上,脖子上青筋暴起,歇斯底里的说道:“苏锐,你会死的很惨,我保证我保证”

    “傻逼,我要是你,就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多嘴?!?br />
    说罢,苏锐揪起欧阳冰原的头发,然后按住对方的头,将其重重的撞在了茶几的玻璃面板之上

    稀里哗啦

    玻璃碎了一地

    欧阳冰原满脸是血的趴在一堆碎玻璃中

    “这个时候多嘴总会带来很爽快的结果,是不是”

    苏锐冷冷一笑:“我再警告你一次,别再鬼鬼祟祟的筹划那些阴谋诡计,虽然这不是个能随便杀人的社会,但我这次能把你的脸打肿,下次就能让你当不成男人,如果不信的话,那就尽管尝试一下,我想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br />
    苏锐说完,站起身来就要走。

    可惜的是,欧阳冰原并没有任何这种与敌斗争的经验,他感受着脸上钻心的疼痛,心中的屈辱感已经要彻底井喷了

    “苏锐,我要你死你一定要死”

    他抬起头,带着满脸的玻璃渣子,怨毒的咆哮着

    苏锐的手已经放到了门把手上,他都准备要离开了,听到这话,又停下了脚步。

    “既然这样,我可不能让你活的那么舒服?!?br />
    这里是监控室,也是会所安保人员的值班室,华宁会是宁海的高端会所,会员全部都是本地身家十亿以上的大富翁,这里的安保人员自然会配备标准的防暴装备,以?;せ嵩泵堑陌踩?。

    苏锐一抬眼,正好瞥见了墙角有一大瓶警用辣椒水,足足有五百毫升

    “来,欧阳冰原同志,再爽一把吧?!?br />
    苏锐把门窗全部锁上,把满脸是血的欧阳冰原翻过来,对着他那本来英俊的脸,毫不犹豫的按下了辣椒水的喷雾按钮

    这是由辣椒和芥末的精华提取素制成,比最辣的辣椒还要辣两千到三千倍

    只要对人喷上一下,就能让其在半个小时之内失去战斗力,半死不活,痛苦无比

    当那淡红色的烟雾第一下喷到欧阳冰原的脸上时,他顿时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因为,他的脸上有很多伤口都还在流着血

    当浓缩之后的辣椒素精华和伤口全面接触的时候,那种酸爽简直无法形容

    都说别往伤口上面撒盐,那样会造成极大的痛苦,可是,如果往伤口上喷辣椒水的话,又能造成怎样的后果呢

    仅仅是被喷了一下而已,欧阳冰原就感觉到鼻腔和口腔之中充满了浓浓的辣味,气管和食道也很快被充满,呛得死去活来

    想象一下平时吃辣椒不小心被呛着的感受吧,现在这种感觉比吃辣椒呛着要强烈一万倍

    由于苏锐是近距离喷的,因此所造成的威力更加恐怖

    辣椒水雾气透过那肿成了一条缝的眼皮,和欧阳冰原的眼球发生接触,他再度发出一声惨叫,眼睛中瞬间被泪水充满

    一边咳嗽一边流泪,鼻涕眼泪混合着鲜血糊了一脸

    可是,这还不是最痛苦的时候,最痛苦的是伤口接触到辣椒水之后,仿佛有无数个小虫子在疯狂的噬咬他,那种钻心的疼痛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欧阳冰原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咳嗽越来越剧烈,惨叫也一刻不停歇,他的双手覆盖在脸上,想要抠想要抓,却下不去手

    血腥而狰狞

    “这都是一些小手段罢了,如果你还不知悔改的话,更劲爆的大餐还等着你?!?br />
    苏锐说罢,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抄起那足足盛放着一斤防暴辣椒水的瓶子,对着欧阳冰原浑身上下喷了个遍

    直到确定瓶子里连一滴辣椒水都没有之后,苏锐这才把瓶子一扔,忙不迭的离开监控室同时他还不忘把门关的死死的不让那些辛辣的气味扩散出来

    “呼”

    苏锐出来之后,大口喘着气

    刚才在房间里,他可是一直憋着气的

    这么大的房间,喷上五十毫升的辣椒水,就足以让人失去战斗力了,刚才的剂量可是这个的十倍,简直能把人给整死

    这么强大的浓度,能让欧阳冰原半死不活,苏锐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虽然经过特殊训练,但此时也感觉到浑身暴露在外的皮肤都火辣辣的,眼睛几乎睁不开,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摸索着来到卫生间的水龙头旁,往脸上身上使劲的拍着凉水,好大一会儿才感觉好受了一点。

    而欧阳冰原趴在里面,呼吸着那么的空气,恐怕早就趴在地上人事不省了吧

    事实上,这种行为会对身体造成严重的伤害,不管是气管,还是肺部,受到这样的严重刺激,恐怕没有个半年时间是很难恢复过来的

    “他还活着吗”

    不知何时,林傲雪已经站在了苏锐的身后,问道。

    “活着,不过也是半死不活了?!彼杖裼弥浇聿亮瞬亮?,勉强能睁开眼睛了。

    唉,辣椒水真是个害人害己的东西啊。

    林傲雪并没有问苏锐为什么这样做,因为她知道,后者行事看似跳脱,但任何事都有自己的理由。

    “这种人就是活该,下次再敢这样,我就弄十斤辣椒水给他灌肠?!彼杖穸窈莺莸乃档?。

    用辣椒水灌肠那得是一种怎样的酸爽

    恐怕把这货灌完肠后,得n天不敢上厕所吧

    林傲雪闻言,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额头上冒起几条黑线。

    “我们回去”林傲雪问道。

    “斯塔德迈尔呢”

    “他有事先走了?!?br />
    “有事先走了这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猫腻”

    苏锐实在是想不到,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能让堂堂的财神爷亲自来到华夏。

    “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事?!?br />
    想着自己刚才和斯塔德迈尔的密谈,林傲雪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

    “他就是个混蛋?!?br />
    苏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林傲雪,说道:“刚才你怎么那么维护我”

    “我哪有?!?br />
    “没有吗”

    “你记错了?!绷职裂┟嫖薇砬?。

    “我真的没记错?!?br />
    苏锐微微一笑,想起来之前林傲雪站在自己身前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样子。

    这护短的姑娘,真是太惹人爱了。

    “是谁对李永兴说没有人比苏锐优秀”苏锐摸了摸鼻子,有些自恋的调侃道:“这种话听起来实在太让人感觉到开心了?!?br />
    林傲雪面色微红,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先别走啊,别破坏情趣?!?br />
    苏锐拉着林傲雪的胳膊,带她走向了走廊的另外一头。

    “干什么去”

    “带你见一个人?!?br />
    “谁”

    “到了就知道了?!?br />
    苏锐淡淡一笑,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顺手就拧开了门把手。

    在这个房间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运动夏装的男人,看起来仪表堂堂,剑眉星目,很有气质。

    苏锐把林傲雪拉进房间中,关上门,笑着说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在首都大名鼎鼎的”

    苏锐的话还没说完,林傲雪就已经脱口而出四个字:“欧阳星?!?br />
    ps:感谢上官唐、心恋红尘、muguaiguai、梦里人生、龙轩听雨、肥du嘟、残夜孤烟、紅龜仔兄弟的月票支持

    貌似高考已经结束了,开始填报志愿了,兄弟们填志愿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啊,我当时在江苏科技大学张家港校区,男女比例将近八比一,这种工科学校乌央乌央全是男的僧多粥少,想要来一场浪漫校园恋情的兄弟们可一定要慎重我有个好哥们考的医学院学护理,一个班几十个女同学,就他一个男人,简直禽兽,不过他现在在某个医院手术室整天给男病人“备皮”这个词大家可以查一下,一想到这一点,我心里就平衡了许多,开心